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燃 第九十章 纵横捭阖

时间:2018-06-10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

    开赌前王同光身边人一个叫刘斯的拉他借口去趟厕所,两人在厕所门口,刘斯皱起眉头,“王哥,小心后手啊,这种赌法,是概率啊,本雄厚的,只要持续赌下去,总会赢。”

    王同光眯着眼睛,“你说错了,本厚,运气也还要好,两边本钱差不多的情况下,谁运气好谁就通吃!运气不好,哪怕本厚,总不可能是无底洞,亏到时候也把人亏死,先不说这个够刺激……谁都知道这个是比谁更有钱……他这么提出来赌这个,什么意思?跟我绷面子?跟我比有钱?”

    刘斯阴沉,手比了个十字,“我看那娃腰上的腰包鼓鼓囊囊,刚才外包打开,约莫都有这个千数。内包里保不定数目更多。”他也是惊疑不定,这个年头,手上大几千装着的,他们这群人也不常见啊,王同光倒是因为家里有钱,基本上出去打牌都是几千块的输赢,但如果对方真有那么多后备弹药,这场仗恐怕打不过。刘斯只是估计王同光面子,没有说透。

    王同光却笑了,“蒋二娃刚才都输成猪肝脸了,叫人去搬救兵,你以为他们没有准备?这小子一来故意跟我提出这么赌,怕我不上钩的样子,还露出那么鼓的腰包,正常来说这难道不是把底都透了?明知道赌谁有钱,还一副我有很多钱你干不过的架势……”

    刘斯蓦然惊醒,看着王同光,“难道说他们……”

    王同光伸手拍拍他的肩膀,神秘笑道,“所以说吧,论察言观色,你还是嫩了点……这是想故意挤我,让我知难而退。我要是今天因为这个退去了,我王同光在附近也不用混了。他蒋二娃这是将我军,所以说这个蒋二娃,有点小聪明,但是仅限于小聪明了。毕竟还是出身差了点,我什么场面没见过?”

    王同光笑着道,“我敢保证,那小子腰包内包里,塞得估计就是一大团卫生纸。就外面那挨边一万块钱,是拿出来充场面的!天授不取,必被其究。再说了,就算那里面还有钱,到时候赢了那一万,我见好就收,抽身就走,让他肠子都悔青!”

    王同光和刘斯再坐下来的时候,这个时候刘斯看着程燃腰包,眼睛也流露出贪婪了。

    王同光诺基亚手机一搁,温兰过来洗了牌,噔桌上,他又斜着眼睛看程燃,一副赌桌老油条的慢条斯理,“……那开始吧。”

    第一局,程燃摸个k,王同光摸了个10点,程燃赢一百。

    第二局,王同光摸了个5点,“妈个比!”甩桌上,程燃一手摸出3点,他又笑出猪声,把桌上四百给收了。周围华通院子的人一阵惋惜,王同光那伙人则起哄壮起声势,笑声中隐带嘲讽。

    随后连续三局,王同光都是一路获胜。

    “啊哈哈……你7点,我9点,我大!”

    “啊哈哈哈……我j,还是赢!”

    “哦哈哈哈……”这一局他甚至故意抓不住手上的牌,任其自由下落摊开,一脸皱起褶子的惋惜“哦豁,又比你大!怎么办……”

    这个时候,程燃已经前后输了三千多。先前拿出来的钱所剩无几,他又打开外包,把里面剩下的钱总了一下,数了六千四的注搁桌面上。

    这个时候华通这边人人心脏攫紧,士气低落到极点。反观王同光那边,一个个朝王同光竖大拇指,笑声恣意无忌,颇有些群魔乱舞的味道,这就是赌博,在某种程度上,那种以小博大剑走偏锋,人性的贪婪,能够让人心智癫狂,失去理性。

    华通公司众人,不知道程燃为何如此沉得住气,不急不缓的把钱数出来,搁桌上,这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了。

    这次程燃抽了张a,最大。王同光一脸晦气的把q甩掉了,程燃把面前的钱一股脑盘过来,老华通公司这边的人才人人心情激动,喜形于色。

    李伟路,连孝等人更是效仿先前王同光那帮人的嘚瑟,给对方上眼药。

    但连孝还是扯了扯程燃袖子,“多的都赢回来了,咱们走……”

    这一把程燃不仅把先前输的一口气收回,甚至还多赢了三千多。

    众人都松了一口气,这也算是最好的局面,因为再往下,第八局,注就翻到一万二千八了,这个太吓人了,每个人都觉得,扑克牌上面的那个的数字,从来没有这么赤裸裸的让人畏惧过。

    王同光却把双手拍在桌子上,眼睛有些红丝看过来,“输家不开口,赢家不准走。这个规矩没听说过?只要摆得起注,这个局就要殃起走……继续!老子有钱。”

    王同光把裤兜里掏了几千,最后又往衣兜内侧掏了一大叠,跟旁边说了两句,恼怒说,“老子回去还你,婆婆妈妈!”那被他吼了的两人一人拿了一千多,王同光这一把拍桌上了。

    明显看得出在努力沉住气,撸起膀子道,“来……继续!”

    这个时候桌子上都坟了两堆花绿钞票,气氛诡异的寂静。

    温兰洗牌的手在微微颤抖,蒋二娃抿着嘴,但眼睛是盯着程燃,心如鼓擂,而程燃那份至始至终的沉静又让他多少开始有些佩服了。

    程燃抽了一张直接摊开,九点。

    王同光伸手抽一张,又像是扎金花一样用手捂着,甚至挤到了椅子最靠后,手逐寸在牌面上挪,身后一排人几乎半蹲着看。

    然后“豁!”得巨大的失落声。王同光牌甩桌子上,就那么起身走了,身后一群人悻悻撤退。

    连孝上去翻牌,“嘿”得笑起来,“七点!”

    “耶!”华通公司这边一大群人尖叫着跳起来。

    连孝激动道,“你早知道的是吧,你早算好了吧……你爸那么厉害,都说伏龙从山海崛起过来,诸葛亮一样……你早算计在内吧……”

    程燃摇摇头,又拉开自己腰包的内包,里面真的是一大叠钱,“出门前听你说情况,我专门带够了钱啊……”

    连孝怔了一下,“那要是运气不好,真输光了呢?”

    程燃笑了一下,拍拍他的肩膀,“胜败乃兵家常事,输了就输了吧,多大点事儿。”程燃心想这几万块钱的,大约也就是三国杀一个星期利润,既然要赌,怎么输不得。

    ……

    王同光一群人出来,在街道拐角,一支烟一支烟的抽着。刘斯看他的表情都有些不对了,“王哥,就这么算了?要不跟宝哥那边说一声,他们派出所不是最近在抓赌博吗……蒋二娃这帮人没啥背景,整他们容易得很。”

    王同光深吸一口气,“算了,老子输得起。不过,打听一下,那小子是谁……”

    ……

    这头,程燃把之前蒋舟输的钱数出来还给他了,然后又看李伟路,“你认识对方?”

    李伟路点了点头,“他爸是五金公司总经理,所以这王同光在附近横的很。”

    程燃把王同光输的钱拿了出来,递给李伟路,“人是输了,但那种赌徒,不甘心,还会再来的,我没那么多功夫……把这钱还给他爸,他估计就消停了。嗯……怎么了?”

    程燃说着,但面前的一干人一个个都看着他。

    看着他遇惊雷之局又面如平湖,看着他纵横捭阖后又举重若轻。

    清俊的脸好像都在泛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