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燃 第十三章 天鹅与石头

时间:2018-03-30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

    天刚刚蒙蒙亮,程燃就出门跑步去了,围绕着大院外的街区跑了一圈,沿途遇到过几个出门吃早饭的大院子弟,这些人属于平时认识,但很少和程燃这一圈子往来的人,和程燃相对而过的时候,程燃向他们温和一笑点头,但这些人眼神却躲闪开去。他当然不知道昨晚他走之后发生的一切,后来在院子里发酵成什么样子。

    回家吃了早饭,程燃背着书包走出楼道,就遇上两女一男,都是单位大院里的父亲同事,程燃根据印象打了个招呼,“张阿姨,刘阿姨,赵叔叔!”

    三人中赵平传是爱理不理的嗯了一声算是回应,张春霞倒是对程燃笑着回应,“噢哟,程燃,听说你脾气不小噢,跟你们班班主任都冲起来了。”

    “耶……你这个脾气,怕是要当将军的料噢……”刘群环着手,踩着高跟鞋哂笑,明褒实贬。

    程燃就有些凌乱了,不过片刻也就明白了,赵平传的儿子赵自伟是隔壁班的,和自己班上有几个人也打得火热,自己和李斩的事情,当时发生以后,赵自伟是得到消息了的,譬如自己班上一些人就会告诉他,“你们单位里那个程燃……和李斩冲起来,霍,当时那个情况……吧啦吧啦……”

    这下……上个星期五发生的事情,今天学校是什么情况先不说,单位里面这事算是捅出去了。

    毕竟这个时代,老师的威严,是直接可以透过学校震慑到家长的,更别提一中这个出了名不好易于的班主任李斩。就是老师当面打你,师道第一,也不管师德如何,你就得站端正挨着。

    赵自伟告诉赵平传,又从赵平传这里传出来,以赵平传这个人爱搬弄是非的性格,恐怕这件事传遍大院,只是时间问题。而单位里这些的阿姨大妈,过惯了平淡无水的生活,恨不得每天身边都是鸡飞狗跳,现在他程燃恐怕不仅有了个成绩差,而且还“无法无天”的评价。

    想了想,程燃开口,“赵叔叔,你家赵自伟星期五放学跟一群女孩打得火热,其中一个还手牵手互相喂冰淇淋呢!”说完他就头也不回的走下单元楼了。

    身后传来赵平传愕然的声音,“什……什么……”然后是两个妇女同时“哦哟!”高昂的声音。

    赵自伟平时就喜欢和女生玩在一堆,只不过到底有没有和女生牵手,那就是他管不了的了,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转移火力的程燃踩着水泥路,向大门方向而去。

    这个时候柳英正好乘坐自己父亲的桑塔纳轿车从车道开出来,她看到程燃的侧面,突如其来破天荒的从窗户伸出手去,挥挥手打个招呼,“程燃!”

    柳军开车比较快,柳英和程燃一错而过,柳英回正身子,她没想喊程燃做什么,但只是觉得要喊出这么一声,她抑了一晚上的心头才舒服了许多。

    程燃看着柳英离去的车,挠了挠头,如果他没记错的话,昨天柳英不是还对自己作脸作色的吗,刚才她那声消散在风中的呼唤,有点反常啊……

    就在这个时候,一单元那边手里提着一个口袋的杨夏正好走下楼来。

    杨夏看了他一眼,然后轻轻扭头径直向前走,看门的老大爷今天有些意外,杨夏平時都是全院可以说第一个上学的,今天怎么足足晚了十分钟,居然和程燃上学时间一样了。

    杨夏走得并不快,凭她对程燃的了解,过不了多久他就会跟上来跟她打招呼搭话了。

    结果是……没有。

    走到有拐弯路的时候她乍作不经意向后瞥了一眼……他并没有加快步调。

    停下脚步的杨夏转过身来,道,“下一班车就快到了,你想迟到吗。”

    和杨夏并肩站在站台边,杨夏低头在手上的口袋里找着什么,程燃注意到她提着的口袋里是一套演出服,似乎初三文艺告别演出要来了,今天可能她就要去排练。

    “唔。”杨夏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皱成一团的纸团,手臂平伸,展开手心摊在程燃面前,眼神移开,“给你。”

    “什么东西?”程燃接过去,不忙着把纸团打开,狐疑的看着杨夏,“该不会里面藏着吃剩的桃核吧!能不能不要玩这么幼稚的把戏。”

    “你正经点!”杨夏咬了咬下唇。

    看样子不像是有陷阱,程燃拆开来背面带着粉色纹路的纸张,那是从笔记本上撕下的一页,上面是诗句:“有如悲伤的目光一样,我喜爱秋天。在多雾的静静的日子里,我时常走进树林……”

    他抬起头疑惑,“这是……孙继超那首诗?”

    “扔了吧。”杨夏轻声道,“随你处置了。”

    晨光中,女孩递来揉皱的一首诗,让自己丢进垃圾桶。

    程燃看了她半晌,“你自己没有手吗?”

    杨夏:“……”

    这个程燃,真的让人很有揍他一顿的冲动。

    “这首诗不错,你不要,就给我吧。”程燃把还带着香气的纸折起来放回兜里。

    落在杨夏眼里,就是对她的东西倍感珍贵了。

    杨夏轻声道,“昨天俞晓公布了你写的那首诗,相比起来,这首的确可以丢垃圾桶了。”

    我的诗……

    原来如此。

    今天早上的一切反常,终于在这个点上串起来了。

    程燃摇摇头,“你说的那首诗啊……不是我写的。”

    “那首诗是柳英的妈妈亲自看过的,她明确表示此前从未见过哪个诗人有写过。所以你想说以张琳的阅历也看不出那种作品的深浅?”

    杨夏歪着头看着程燃,似乎要把他看透,像是找到了一个精美的盒子,满心欢喜打开后发现里面仍然是她那个平淡无奇破旧音乐盒的不甘心。

    程燃哑然失笑,“你该不会认为柳英的妈妈看过这个世界上所有的诗作吧?甚至别人尚未发表的?有的诗明明很好,但就是生不逢时,而没有出来。”

    杨夏犹不死心,“那你从哪看到这首诗的?”

    “我表叔的家里,他写的。”为了避免繁琐的解释,干脆随便甩个锅吧。

    杨夏心里原本的期许,在一点一点溃散了,她相信程燃,因为她知道程燃有一个很了不起的表叔,似乎是市公安局的副局,曾经是个战斗英雄,如果真的是他的话,那就可以解释那首诗的意境了,作为一线,见证过身边战友们和犯罪分子作斗争的牺牲和离去,所以那首诗的敬自由和死亡,以及“无所畏惧”的由来,而且她觉得这很大可能就是事实。

    她所了解的程燃,是不可能写得出那样的诗的,他的心性,怎么可能做到诗中所写生死无畏的地步,下辈子还差不多。她知道自己是因为先受到程燃和姜红芍流利英语对答的影响,也一时心生期许,认为程燃真的作出了那首诗。

    原来程燃很可能说得是真的,他来之前刚好看了那一页英语词典,而他从自己表叔家带回了练字的报纸,被俞晓误以为是他写的拿走了,在聚会上念了出来。

    所以,在一次海潮袭来,当自已以为身边这个人是大浪淘出令人惊喜的金砂之时,事实证明那只是光影造就的虚幻想象,他真的只是一块普普通通的石头。

    程燃看到杨夏眼睛里有些燃烧闪烁的东西,熄灭了。

    晃晃悠悠的四十七路车到了。

    “上车吧。”杨夏头也不回的先一步上了车。

    车上一个同班的女生叫住了杨夏,和她热切的聊起天来,杨夏和程燃隔着几个身位,她穿着白衬衣,松紧棉裤的校服,脚上是白色红条纹回力鞋,人站在那里,似乎整个车上的男生都能被她修长如天鹅的颈项所吸引。

    只是这只天鹅全程都没有再看程燃。

    ···

    ···

    =====

    很多人问能不能更快一点,甚至拿撕票威胁啊……大家是知道我的速度的,一天三四千字算是极限了,有的时候在高潮时,还要因为反复考量而变得更慢。

    所以我只能对大家拱手,我尽量,尽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