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燃 第十五章 勇者斗恶龙

时间:2018-03-30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

    章明在办公室,看着正前方的牌匾,脸色阴沉,这张办公室的靠墙面是两张深色皮沙发,但那不是学生用的,有资格坐的只有调解一些事情的学生家长,在面对红木桌的过堂,才是一般学生该站的位置。而且经常是一站一排,等着他训斥。

    章明是个恶人,是个连学校里最恶劣的学生,听到都会从心底一哆嗦的笑面虎。

    这所中学也曾出现过不少的烂学生,但基本上都有被他收拾得服服帖帖,为了达到自己“育人”的目的,章明可不仅限于口头威胁,曾经就有学生被他从办公室直接一脚踹出来的过去。更有人看到过章明用拳头锤打因为打架被叫到政教处的学生,结果打架倒没受什么伤,却被章明锤了个满头包,以至于那些在旁人眼里不敢招惹的学生,看到这个微胖的壮汉无不绕着道走。

    今天,章明就是要看看这个程燃究竟有什么道行,居然敢和李斩顶起来。

    传来敲门声,章明抬起头来,门其实没锁,被叫到的程燃出现在那里,手上还拿着个似乎没放回课桌的塑料水杯。

    他也听过李斩说起这个程燃和他顶冲的细节,那些“二流子”,“蛇蝎心肠”的评价。

    章明点头,“你就是程燃,进来。”然后他继续埋头用钢笔写字,一份上个星期给一个在学校穿拖鞋的学生警告处分的批条。

    章明不慌不忙,对于某些学生来说,他就是要拖,拖得对方心慌意乱,这种给予学生无穷压力心理折磨的套路,他是驾轻就熟,也乐此不疲。官威如何体现,还别说,就在这些学生面前,能够找到那种手握生杀大权颐指气使,对方却只能哀求的快感。

    等到将自己“章明”两个字在批条上漂亮一钩之后,章明抬起头来,猛就是一拍桌子。

    “谁让你坐下的!你还自己会找地方坐啊,我让你坐了吗?”

    原来程燃直接坐在了那张皮沙发上面,也不管他,看上去还蛮享受。

    章明是真的无名火起,没有一个学生敢在他章明面前如此托大,他还真没把他放眼里啊,然而击桌这砰一声巨响中,他看到程燃只是扭过头看着他。并没有他预想中被震撼惊住的模样。

    “狗胆!老子不信了……你敢跟我杠!”虽然程燃有些不一样,但章明何等角色,比程燃硬气的学生都揍趴过,在他看来这个程燃自以为自己很潇洒的和他对峙,其实和愚蠢无异。他微壮的身体起身,就要绕过桌子去把沙发上的程燃给提起来顺势给两巴掌。

    “章主任,我犯了什么错吗?”程燃平静的声音传来,那样子很懵懂无辜。

    程燃这么一问,敢情是没觉得自己有错,那么蓄意挑战他章明的前提就不存在,章明生出的火气倒是突然降了一半。有种面对一团棉花的错觉,毕竟明目张胆的挑战,可以激起他的怒火。但对方什么也不知道,那种打击对方气焰的快感就要大为削减。

    首先拿捏到对方的错,然后大做文章,像是中世纪的骑兵呈三角阵冲入,撕裂步兵方阵造成践踏屠杀。这是章明做教导主任多年以来的手腕,当下就对程燃吼道,“你犯了什么错?你犯了什么错你自己不知道吗?你看看你那写的什么!”

    章明一指对面墙上“尊师守纪”的牌匾,“尊师,你尊师了吗?你还没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啊……你让师道威严往哪里搁!?”

    “关键是,我并没有当堂辱骂过班主任李斩老师啊……而且我还是相当尊重他的。”程燃认真道,“虽然我上课睡觉不对,但我也挨了手板心啊,打赌是他硬拖着我打的……”

    章明顿时就沉下目光来了,这小子就是装疯迷窍。

    这番话看似普通,实则完全滴水不漏,首先,他没辱骂李斩,其次,承认自己上课睡觉,但也受了惩罚,总不至于上课打个瞌睡就违纪处分吧,打赌也的确是李斩想要给他档案上记过的手段。

    但中间漏掉的呢!漏掉的内容呢!

    “你有没有诽谤羞辱过你的班主任,譬如说他什么被开除过这种事实上子虚乌有的事。”章明盯着程燃。正是因为程燃如此激怒了李斩,才会发生打赌这种事。李斩这个人,是小人,而且是明小人。但是章明还是觉得李斩当时是冲动了,修炼不够,才至于被一个学生所趁气昏了头。如果换成是他章明,他有的是私下收拾这小子的办法。

    “瞧你说的,既然子虚乌有,那么又怎么会用‘羞辱’这个落在实处的词呢,章主任你到底语文有没有毕业啊……”

    你他吗这小子……!

    章明有些愕然的看着程燃,他简直不知道眼前这个学生是如何有这样熊心豹子胆的。在他这片教导处的地盘中,此前还没有一个学生说出这么的一番话,不不不,不止学生,身为副校长的他,连老师,平级同僚,甚至校长教育局的头头脑脑都没有这么跟他说话的。

    这里对学生来说,就是阎罗殿,就是他们的修罗场。这个程燃敢挑战修罗场,不怕千刀万剐?

    章明无法形容此时内心的这种感觉。就好像面对你这头狮子,一只田鼠跳起来给了自己一巴掌。

    还跟他在这里扯什么证据有的没的的嘴皮子,直接两耳光褪了他神光,就刚才他说的话,就足以让章明揍他个半死了。

    “你说什么,给老子耍掌了!你要翻天!”

    眼看着章明噌一下脸红脖子粗要上来动手,程燃开口,“章副校长,每年学校都有教育部下放的助学金吧……你好像负责这一块的统计和发放工作……我很想知道,每年上报上去的助学贫困户,和实际钱到手的贫困学生,一致吗?那些申请过助学金,最后却退了学的学生,他们的助学金发下来了,还在吗?”

    “你……他吗……”章明的声音截断了。

    “接下来你一定会避重就轻顾左右而言他,甚至呵斥我转移话题……但你一定很想知道我为什么知道某些事情……”

    “因为我有一个在公安系统做副局长的表叔,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是是是,你不要露出这种表情,你看,我表叔人缘很好的,不光下面有刑侦,经侦,技侦的下属,甚至和纪检部门也多次配合,对打击违法犯罪守护人民生命和财产安全做到了应尽的职责。你以后说不定也会很喜欢他。”

    “他对我啊,保护有加,我们表面上是叔侄关系,其实是铁哥们儿,和我可是无话不说……”

    章明高高举起的手在挥向程燃的半途停下。

    努力控制着面部肌肉保持正常威严冷肃,实际已经完全褪了血色的教导主任。

    从头到尾都坐在沙发上抬起头的清爽少年。

    那时照进办公室的阳光,寥寥勾勒了这幅勇者斗恶龙的画面。

    只是此时的章明,觉得自己才是那个勇者。

    面前是一头……

    张牙舞爪逼来的巨龙……

    =======

    =======

    微信公众号:“奥尔良烤鲟鱼堡”,新浪微博:“奥尔良烤鲟鱼堡本尊”。

    白天还有一章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