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燃 第二十三章 修车

时间:2018-03-30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

    如果可以,程燃是恨不得把自己父亲脑袋撬开,给他反复灌输一定要走你想走的路,一定要把“伏龙”开局成功,这玩意儿对于目前来说,一旦切入就是个金矿啊……此类的信息。但是程燃知道,哪怕就是掌握着真理,最终也不一定能成为胜利的一方。

    现阶段,就有自己中考,单位的分家这些拦路虎,除了中考之外,都不是他可以介入得进去的。

    程飞扬的技术所独立也在寻找投资,现在据说已经找到山海发展这家投资公司,虽然比不得华谷那种国投大企业,但这家公司目前也算是势头很猛了。

    他不知道程飞扬这边和山海发展的投资协议谈到了哪种地步,但程燃是知道,似乎当年这件事是没有成功的,他前世这个时候也不过是个初中生,很多具体的细节,家里根本不会跟他说。当然,这是另一个不一样的时空,很多事情的走向也未必一致,希望一切能够顺利吧。

    程燃夜里上了趟楼顶,这个时候的单位楼楼顶上是大片的空地,每一单元都有个专属的用水泥砌出来的方正大水箱,平台上整齐平置着许多人字形的太阳能热水器,山海市光照充足,这种热水器几乎家家户户具备。

    程燃看着夜色下的城市,灯火斑驳,那一时刻,他还有一种自己只是回到了故乡,一切并没有改变的错觉,只有头顶上那除了明月的东南角最明亮的那颗还将持续几十天的彗星,告诉着他此时的的确确就是一九九七年。

    名叫港都的城市将在这一年回归大陆,这个时候全球的网站不过十多万个,假如和前世偏差不大,十年后,这个数字将变成一亿六千万。这个时候的主流电脑显示器分辨率还是640x480—x600,最出名的搜索引擎叫做“yahoo!”,一切都像是刚刚萌芽,一个波澜壮阔的时代,似乎刚刚惺忪,正欲惊醒。尽管此时已经有人预言信息时代将很快降临,但此时只有程燃清楚并明白,迎面袭来的未来,是怎样的一个世界。

    即便无数次提醒自己待时而行,待时而行。但想到那样的未来,程燃仍然是心潮不止。

    就这样在楼顶不知看了多久的星空,程燃终于起身,拍拍屁股,走下楼道,进入楼门的时候他注意到远处一栋单元楼的窗帘动了一下,似乎有个身影走进了内里的屋子中。

    ***

    星期六是家庭聚会,地点在环湖路的一家饭店“月亮村”,是刚刚兴起的一家很出名的饭店,老板据说是蓉州著名连锁餐饮的富商,在山海市开的一家分店。

    这家饭店最出名的就是食材靠湖而取,能够吃到最新鲜的倒刺鲃,岩原鲤和光唇鱼,老板请来的五星级酒店大厨用野生倒刺鲃做的“松籽鱼”更是一绝。将鱼斜剞成梭子形,加黄酒,食盐,小米椒腌渍,然后用蛋粉糊挂糊,起油锅炸酥,最后加入葱姜蒜,藕丁,辣椒酱多达十几种调料和成的芡汁中过一道,出来撒上香菜和葱末,色香味俱全,味道酸辣可口,就汁都够吃上两大碗饭。

    这家饭店的生意远近闻名,今天请客的是大伯,程飞扬和徐兰先过去了,都是打家庭麻将一样的娱乐,程燃就先在家把书看了,挨着饭点的时候过去就是。

    程飞扬和徐兰也终于看到了程燃持之以恒的坚持,看他学习态度的转变,这倒不像是偶发热了,但也只能是认为儿子在临近中考的时候长醒了,虽然看上去有点晚了,但也不好打击他的积极性,程燃现在常规分数维持在四百多分,加上体育就是四百七十多分了,要是经过这最后几十天的努力,能够提高,不说多了,三十分,也是很够看的了,五百分左右,考上四中不成问题。

    当然,他们也只是这样寄望着。毕竟太多次的希望过,也失望过太多次了。

    程燃差不多在下午四点左右出门,乘坐环湖的大巴,沿着晃晃悠悠的道路来到了站点,饭店的位置距离下车的站点还有几百米路,门外就是一个大大的牌楼,装修豪华,里面类似于度假区,依靠着湖边有设置分区的茶座,就连吃饭用餐的地方,都是在青叶藤的架子之下,夏天非常凉快,不得不说生意好也是非常有道理的。

    程燃走在路上,正看到一辆越野车后面飞驰过来,这个年代山海市的经济也算是省内仅次于省会的城市了,私家车还是比较多的,而去类似月亮村这样的饭店,能见着的车就更频繁了,当然没有后世那么夸张,一个旅游景点车流人流拥堵不堪,节假日到哪里去都是一种折磨。

    刚从程燃身边扬尘疾驰而过的越野车在前面突然听到发动机有异于常的低沉嗡鸣,然后就是蓬蓬两声闷响,那辆大切诺基就这么哑火停靠在了路边。随后越野车又进行了几次打火,都是呜呜呜光响引擎不燃,司机就下来,掀起了引擎盖查看。

    等程燃走到近前,正好看到越野车后座上有两个人,左侧靠公路位置是一个西装革履,头发偏分,典型秘书模样的男子,而右侧座席上则是一个中年男人,穿着一身休闲polo衫,面宽耳阔,程燃乍一看有些眼熟,却又不知在哪里见过……路过的程燃看进去的时候,外侧秘书模样的男子扫了程燃一眼,就对外面的司机说,“郑师傅,你也是单位里的老司机了,怎么之前没检查好车吗?”

    秘书的话语温和,又有责备在其中,这其实是他必然要做的,有些话,领导不方便说,自己就要表达出来。那姓郑的司机一时有些窘迫紧张,一个劲解释,“这进口车实在是不好伺候……我以前开的都是中巴,要不就是普桑,或者牛头车,这车高档了复杂了,反倒是一时还没弄明白……”

    秘书有些着急,“那你这怎么弄,等会吃过饭还要回去啊……要不我打电话给小刘,让他调另一部车过来。”

    那个中年男子却摆摆手制止了,“时间还早,让郑师傅先修一下吧,他是老司机,肯定很有经验……就不要占用单位的车了,实在不行,附近有公车站,一会坐公车回去也行吧。”

    程燃看着这辆大切诺基,这可是这个年代的稀罕货,进口4.0升排量,四挡自动变速器,能够开得上这个车的,非富即贵。不过他并不陌生,后世他所参加的越野圈子里,这种老古董比比皆是,越野无贵贱高下,三把差速锁的奔驰g玩得溜,老牌的lc60,y61也同样老当益壮,而且很多老炮儿都喜欢玩这种老车,自己改装,有问题自己修,穿过四大无人区也去过三江源头,把车当情人当战友,程燃很是耳濡目染。

    看着这种原本是有年代感的车崭崭新新的出现在自己面前,程燃很有些手痒,他开口道,“师傅,我帮你看看吧……”

    这番话不仅仅是让秘书和后座的中年男子愣住了,连司机都有些发愣,这年头车可是珍稀资源,他们这些单位里的司机算得上是见证并且亲自上手了汽车在国内的发展历程,从最老的需要手摇杆带动飞轮的212吉普车,货车,到单位更新换代的普桑这些化油器车型,也算是见多识广,而且这时候的司机圈子,都是老师傅带新手,基本上靠口头传授。特别一些进口车型,简直就是宝贝疙瘩,只能赞叹别人的工业水平,就是老师傅,要吃透都要很长时间。这么一个年轻的看上去学生一样的人,哪怕很可能家里接触过车辆,但类似这种小众进口越野车,技术都掌握在别人手里,一旦部件出了问题还要专门从国外邮寄配件,甚至费大价钱邀请专门的技术人员过来检测,你敢说能修?

    “去去去!一边待着去……”那师傅也是个暴脾气,当着领导面憋着,现在对一个学生模样的人自然可以呼来喝去,更何况他所在的单位还真是了不起。

    程燃直接就跳进了驾驶舱里,挥了挥手,“钥匙。”

    那司机攥着钥匙,跟拿着宝贝一样,眼珠子一瞪,就要呵斥,这可是进口车,你小子弄出点问题赔得起吗?

    但那秘书却似乎被程燃的自信带了节奏,对司机道,“你让他试试。”

    那司机兀自不情不愿守着宝贝疙瘩,“这单位上有规定……非汽车操作人员不得……”

    “让你试你就试,哪这么麻烦!”秘书不耐烦了。

    司机终于递来钥匙,程燃插入钥匙孔,扭动,嗡嗡嗡的响。车还是没打燃。

    司机立即就从旁吹胡子瞪眼了,“你小子……球经不懂,瞎掺和什么……”

    早些年单位里的司机大多都是开货车过渡过来的,走南闯北,江湖气也都重的很,所以大概也没啥好话。

    程燃不理他,从驾驶位跳下来,来到车头前,动手三下五除二就把发动机罩给拆了下来,程燃将供油系统的一级过滤网拆下,同时将一个密封圆筒子取出,用平口螺丝刀拗开,将其中的滤芯挑出来,用秘书递来的帕子把每个叶面仔仔细细擦拭,然后给重新装了进去,将整体复原回装,动作娴熟无比。

    那司机全程看着这一幕,连那个中年领导模样的男子都下了车,煞有介事看着这个少年人修车的样子。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那司机全程看着,慢慢也不说话了,只是使劲盯着程燃的手法,仿佛看着令狐冲施展独孤九剑,生怕一眨眼,绝世剑法就稍纵即逝抱憾终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