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燃 第二十九章 那些轰轰烈烈

时间:2018-03-30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

    台前,主持人用仿佛“能让敌人肝胆俱寒”慷慨激昂的声音唱幕,“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亲爱的老师和同学们,在这收获希望,展示青春风采的季节里,我们欢聚一堂,让我们将歌声舞蹈织成乐声的海洋,让欢歌笑语传遍大江南北……市一中初中部文艺汇报演出……正式开始……”

    演出拉开序幕。

    第一个节目是初一年级大合唱《我的祖国》,稍显稚嫩的合唱却不失这首歌的雄壮辽阔,虽然这个年代的音响效果并没有那么好,虽然每个穿着白衬衣打着红领巾的学生脸上涂得像是猴子屁股,但却令程燃仿佛一下子看到了自己的当年。

    那些尚对世界的一切充满着希望,充满着新奇和无防备接纳探索的年华,而现在的他,虽然身体依旧年轻,但灵魂却有着洞穿了过去未来的苍老……他的青春早就遗留在了这里,就在这片歌声和老式的礼堂凝固的光阴之中。

    当你重回当年,还能为一个鼓励受宠若惊,还能为某次比赛获得名次,亦或者仅仅只是拼搏过而感到热血沸腾吗?还能记得第一次离家遥远,那种开拓未来的激情和分离的愁绪,能回想起第一次表白,四肢发麻的紧张和擂鼓一样的心跳吗?

    很难再找回曾经的那种感觉了吧。

    所以有且仅有的第一次,才那么的弥足珍贵。

    看到那一张张年轻的脸,程燃突然感到很羡慕。

    他干脆在最靠近舞台的第一排边缘找了个台阶坐下,欣赏一个个节目在眼前流转。

    姜红芍出来了,其实普遍而言整个会堂上面还是很有秩序的,大部分的学生此前都是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看节目,只有在小品笑点的时候,会爆发出全场杂乱的哄笑,其他的掌声啊,随着节目的起落都是大致整齐的。

    先是有人帮忙搬来乐器和凳子,琴曲独奏的姜红芍走出坐下后,很多喝彩声就从四面八方涌现起来了,先带动了一波高潮。

    是的,程燃的记忆中,似乎是有姜红芍这么一幕的,但那个时候他记得自己提前溜出了班级的划定方位,梭在会馆的末尾后排,和俞晓几个人去外面买些吃的溜达了大半个演出时间才回来,回来就看到了姜红芍演出收尾的时候,那时只是远远的看着,就像是周围这些人一样。

    程燃被她的那股认真和投入所吸引了,悦耳的音乐在她指尖的律动中跳跃而出,时而小桥流水呜咽泉水叮咚,时而金戈铁马野火燎原蓬蓬大鼓,时而乱石穿空惊涛拍岸,时而长亭孑驻渔歌唱晚。

    有那么一时刻,大家感觉就像是看到一幅幅画面,一个女子将军指挥千军万马冲锋陷阵,而又在战事稍歇的时候,着一席素衣红裙行走烟雨楼台之中,眼神悲悯苍生。

    音乐在激昂和缠绵交替,奔向顶点的高潮中戛然而止,人们只觉得精神一空,还未能从乐音拔高的情绪中舒缓过来,工作人员陆陆续续上去搬琴,姜红芍起身鞠躬。

    人们爆发出热烈无比的掌声。

    校长周韬在第一排坐着,不住点头,“虽然现有的文物研究资料不足以让我们完完全全还原出古箜篌的技术,但这种现代箜篌,弹到精妙处,也还是能够让我们一窥古时之神韵的!能弹成这样,至少就要有古筝和古琴的功底,毕竟现代箜篌也是基于这些研制的新乐器嘛……”

    然后程燃听到四周围就有不少打听的声音。

    “那是谁啊……”

    “初三一班的……红芍,姜红芍……”

    “噢噢,以前见过……还有这样的才艺……”

    “啊啊……凭什么最后要毕业了才发现她啊……”

    “那有什么,考上高中了,还是在一中,不就能见了嘛……”

    “决定了,高中我要追她……”

    “省省吧……”

    四周围窸窸窣窣的声音,即便接下来又过了几个节目,讨论还没能禁绝。

    直至台上出现个人独唱,七班的一个瘦弱男生,手插进裤兜,一脸忧郁的用粤语唱着,“今天我,寒夜里看雪飘过,怀着冷却了的心窝漂远方,风雨里追赶……雾里分不清影踪……”是一首《海阔天空》,这首歌是港都93年发行的歌曲,热度很高,一时让很多人跟着哼唱,沉浸了进去。

    但这个男生偏偏在副歌部分“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也会怕有一天会跌倒……”破了音,引发一阵笑声,有人评价,“宝气!好傻!”

    但立即就有人反驳,“笑什么……换你们敢站上去不?”

    俞晓从那边找了过来,低声道,“下下个节目就是我们班了,一会帮忙搬一下前面那个小品的课桌和椅子就行了……给我们班提前腾出空间。”

    独唱之后的小品在笑声中结束,程燃也就起身,和俞晓以及班上还有几个男生幕布后的桌子,经过后排站着的一群女生边的时候,苏倩啊,张小佳等一干古装女生纷纷小声道,“谢谢!”

    似乎受了这些话的刺激,几个男生简直身轻如燕,恨不得展示力拔山兮的气魄,提着桌椅板凳小跑就下去了。

    张小佳看着程燃的背影,对前面白衣的杨夏道,“其实程燃还是不错的。”

    上场还有最后的几十秒,在张小佳的话语中,杨夏的眼神落向程燃,那个身影搬着一把椅子,渐渐消失在幕后阴影中。

    ……

    ……

    程燃把椅子搬到了指定地点,重重叠叠的,这个时候突如其来,似乎瞥到了一个熟人,是江川。他正在后台音响控制室那里面,打开窗户,对程燃指手画脚。

    江川拿起手上的索尼walkman,打开舱盖,取出一盒磁带挥了挥手。

    程燃皱起眉头,不明白他啥意思。这个时候音乐已经响起,他们四班的《月亮湖》舞蹈开始,舞台上光彩迷离,音乐鼓噪着耳膜。

    程燃对他招了招手,示意他有事过来说。

    但看到不知江川是不是误会了手势,人又回到了音乐控制室里。

    估计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演出完了他自然会找上自己。

    而江川确实是误会了,他其实是在作最后的确认,他拿出磁带后,程燃并没有过来阻止,甚至没有类似的动作,也就意味着,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

    可真的可以吗,真的要继续吗?江川还是觉得太大胆了,估计也只有程燃这样的家伙敢如此。他最早时也去找程燃和俞晓确认过。

    “咱们那个计划……还要实施吗……总觉得,总觉得有些冒险……”

    俞晓当时当着程燃面怎么说的:“有什么冒险的……程燃谁啊……一定能成功的!”

    为了最后确认,在这最后倒数计时的时刻,江川刚才还把磁带拿出来了,程燃那边也没有制止啊……那就是,按计划进行吧!

    想到这里,江川内心莫名燃烧了起来。

    想来很多人在初中最后的时期都希望轰轰烈烈一把,但大部分人都平平淡淡,还是程燃,真心让人佩服啊……

    要是真的能成功……江川看着舞台上那个靓丽的白色身影,不由自主的紧张而又激动了一下,那这件事就完美了!

    ……

    ……

    尽管看过了排练,但是真正在舞台上,杨夏和四班女生群体的《月亮湖》还是有很大不同的,女生们为了这个舞编排了一个月,谁都希望在中学最后的时刻留下最好的注脚,展现出自己最好的一面。

    舞台上,女生们翩跹起舞,精髓的是女孩们排成两排云袖拂舞,而杨夏的白衣在其中穿花蝴蝶般跳跃,她的步伐时而轻快,时而缓,时而急,纱裙勾勒出的长腿不经意就显出具体轮廓,让许多春心萌动的男生喉结急促起伏。

    音乐到了婉转的尾声,众女孩们纷纷向中央集中,而后水袖拨舞,模拟水泉之势,杨夏在最中心,寓意纯洁,双膝跪地,身子仰向后方,两条白袖抛向天空,身子向后弓,少女的体态婀娜多姿,这幅场景定格。换来的是热烈的掌声。

    俞晓抱着一大捧花箭步赶来,直接塞进了程燃怀里,“快快快!上去献花!看你的了。”

    程燃没反应过来,俞晓就焦急指着台上,“快点!要谢幕了!”

    然后在后面连推带攘。

    献花倒也没什么,每个节目完结的时候,一般也会有人往上涌,有班级上给自己班节目安排的,也有主动的,有时候也会掀起台下起哄的笑声,收到花越多,显然也越受欢迎。

    程燃以为这大概也是班上安排的,送捧花上去倒也无所谓。于是他提着花束就向上走。

    这个时候串词的主持人也从旁边过来,节目开始撤了,四班的女生们也都在朝后台走了,只有杨夏在最前面,看到程燃登台献花,也就理所当然的停留了一下。

    突然灯光暗了下来,一道追光落在了上台的程燃身上。

    那是从天而降的白炽光圈,瞬间程燃有点懵。

    这个时候,他也看到了杨夏的脸,上面写满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而后与此同时,音响那边传来一阵杂音。

    江川本就是学生会的,文艺汇演管理播放音乐的就是他。会馆是有人专门操作这些设备,不过具体的演出音乐安排还是听学生会这边的。所以江川让追光落在程燃身上,把磁带送进了播放机里。

    一阵舒缓的音乐传来。

    然后以这样的音乐为背景,程燃原本向杨夏去的脚步骤然停住,但已经来不及了,他此时距离杨夏最多不过三米,然后从扩音器里,响起来的是货真价实,他普通话朗诵的声音。

    “我如果爱你——

    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爱你——

    绝不学痴情的鸟儿

    为绿阴重复单调的歌曲。

    ……”

    台下陆陆续续的议论声响起,“什么啊……”

    “为什么会念诗,还是情诗?难道——”

    “那女孩是四班班花,杨夏。这个叫程燃……就是那个和老师打赌的……”

    “哗!有没有搞错……”

    人声窸窸窣窣,潮汐般越来越剧烈。

    ……

    朗诵继续。

    “也不止像险峰,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

    甚至日光。

    甚至春雨。

    ……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紧握在地下;

    叶,相触在云里。

    杨夏,这首诗代表我的心意,送给你!”

    ……

    这是什么鬼!

    程燃整个人都魔怔了。

    因为光打在他身上,此时的程燃除了能看到近在咫尺的杨夏之外,是看不到舞台下面的情况的,那里是一片片黑压压的黑潮,但程燃知道那些都是人,他的耳朵里,尽是四面八方爆发的“噢喔——”这样轰动的声音。

    第一排的校长周韬,略有些讶异的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

    一干教职员工,看着台上的程燃。有的人笑起来,“这些小年轻……”“这就是青春啊……”

    江川,俞晓的神秘,磁带……

    程燃醍醐灌顶,一切,都串起来了。他也想起了记忆中最细微的那个角落。

    是有这么一回事的……但那是在这场文艺汇演开始的前一个月,那个时候的程燃,就预计搞一趟大的,于是在俞晓家里,找来了成天在学校里拿着那台walkman不离手的江川,录下了程燃打算在这场文艺汇演上寄托表白的诗歌,这首舒婷的著名情诗《致橡树》。

    然而这件事在前世是没有发生的,这就像是一个玩笑,少年人心情激昂时一个突如其来的勇气,就像是你知道那个女孩的电话,然后在一群朋友的起哄下,摁下一个个按钮,却在这串数字即将打过去和她通话建立联系,即将听到那个声音的时候,猛然把话筒扣上。

    前世的程燃,没有勇气,而类似俞晓这样的死党,也自然不认为他能够成功。所以这件事并没有发生,那之后自然而然就将其淡忘了。

    谁知道他会重生,而重生之后的表现,又让俞晓认定他有能力达成目标,甚至连江川都没有怀疑,仅仅只是确认了两次,便狠下心帮他了。

    所以这件事,就这么阴差阳错的出现了。

    这算是……

    自己把自己给坑了么……

    程燃看着眼前先是震惊,而后脸色急遽变幻,眼泪水猛地溢出的杨夏,正准备解释,杨夏一把摘下头饰簪花。

    也不顾发丝受到的拉扯和强行扯断后披散下来的秀发,将簪花啪砸向程燃胸口。

    簪花上的铁器在程燃脖子上划出几道血痕,火辣辣的,上面的珍珠迸溅开来,凌乱落向地面,然后是她带着哭腔喊出的声音。

    “程燃!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讨厌啊!”

    主持人就在他旁边,话筒离得很近,于是这句话的回音源远流长。

    你怎么这么讨厌啊……

    讨厌啊,讨厌啊……

    她一脚踹在程燃的大腿背上,即便穿的是舞蹈鞋,程燃也感到一阵钻心疼痛,他皱了皱眉。

    他看到杨夏的眼神,那是认为他破坏了她中学时代最美好景致的怨憎。

    程燃一叹,人生总有各种各样的意外,但保证没有一个意外像是眼前这样离奇,前世的自己给后世的自己挖了一个大坑。

    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了。杨夏眼泪婆娑慢慢后退,转身夺路而去。

    主持人懵了,全校的喧哗也在这一刻出现了一个停顿。

    这是,表白失败了么……

    程燃在大脑对这场事件短暂的转换和回应之后,探手伸向主持人。那女主持显然还没从变故中回过神来,就看到程燃一只手抓过来,话筒落在了程燃手上。

    程燃捏着话筒,依然在头顶那一束白光下,面对全场。

    会场落针可闻。

    教堂唱圣诗都没这么肃穆。

    停顿了一下,程燃已经换上了严肃脸,对话筒道,“作为四化建设的接班人,大家要以此为鉴……现阶段要把心思和精力用在学习上面!刚才的保留节目上,我就给大家演示了一下,不好好学习早恋会是一个怎样的结果……”

    短短的静默之后。

    一瞬间,轰然的声音再度炸开。那是会馆几乎每一个角落的前俯后仰。

    “还能这样……”一大帮人瞠目结舌。

    李斩指着程燃,对身旁的章明,恨不得口沫横飞,“你看他有多狡猾!章副校长,你看他有多狡猾!”

    那些隔壁班又隔壁班的学生们一个个竖起大拇指,“程燃……这可真是……太稳了老哥你……”

    “牛气……这样都能圆回来……”

    “这虾子太机智了……他是谁啊……也算轰轰烈烈了!”

    也有人表示疑惑,“这难不成真是保留节目,两人商量好的表演?”

    “是假的吧……不过也太像真的了,刚才吓了我一跳呢!”

    “根本就是真的!”

    ……

    ……

    台下全程目睹了一切的姜红芍先是愕然,又看到程燃从头到尾表情的变化以及这番宣言,再也忍不住,“噗!”得笑出声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