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燃 第三十二章 动你来了(推荐票!)

时间:2018-03-30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

    程飞扬回家说起了今天去学校的经历,徐兰在旁边听的都出了神,“真的,那章校长真这么说……哎呀你也别太在意了,人家说不定只是想找程燃表叔办事呢!而且没准是大事……”

    “能办什么大事,程燃表叔负责什么的……难道说,章校长家里有人出大事了?”程飞扬也皱起了眉头。

    章明的行为目的一目了然,程燃只是看着自己首次对请家长得到的天地之差待遇兴奋不已和徐兰倾诉的程飞扬,微微生出愧疚的情绪。

    也许……这就是重生的好处吧。

    ……

    ……

    文艺汇演之后的余波,还是波及到了周二下午的体育课上。

    四班下午体育课是最后一节,有初三年级三个班在操场,分别是五班,四班和七班,一般都会进行球赛,但是今天的球赛却并没有进行,平时踢球的五班七班的球员气势汹汹横跨操场,朝林荫广场那边的四班自由活动的地点而去。

    这么一大众人跨区域的反常行动,立即引得旁人侧目,那些在操场跑操的,打羽毛球的,踢毽子的,甚至还有丢沙包的男男女女们,纷纷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跑完了女子一百米项目的杨夏,正和张小佳,蒋婷三个女生沿着操场散步。

    这个时候那边的骚动原因传了过来,“据说是因为上星期六程燃台上惹了杨夏,五班那个足球队的前锋蒋波准备带人去打他!”

    文艺汇演上事情发生了之后,杨夏身边的这些朋友当然是对程燃口诛笔伐,都是劝杨夏别往心里去,而且程燃那最后拿过话筒说的那一番话,让情势又转了一个个,至少圆了场,使得事情毕竟没有那么糟糕。

    有人还是忍不住赞叹程燃机智的,但一般这种都会被张小佳打断,怎么回事,现在不都得帮着杨夏说那家伙的坏话吗,怎么越说越奔好的方向去了……

    当然,杨夏倒是并没有如何参与进讨伐的话题中,大家也看得出来她不想提及程燃,这两天更是根本就没有理睬他。

    程燃应该算是彻底惹毛了杨夏,还不知道他们这朋友最后做不做得成。很多朋友之间因为一两件事决裂的,也还是很正常。青梅竹马又如何,有的当真就是翻脸,即便身处同一个院子,也是越加冷漠。然后就逐渐走出彼此的生命。

    但是,这突如其来出现的蒋波是怎么回事……

    张小佳想了起来,“就是那个五班踢球的!好像上学期给你写过情书的吧!”

    杨夏一愣神,想了起来。

    但随即,她又想到了另一幅画面,程燃被十几个人暴打,伤痕累累的样子。

    平心而论,当时文艺汇演,她为了那支舞准备了好久,最后完满完成,以为程燃上来献花,结果程燃在舞台上放出那首表白情诗,她当时是极度愤怒的,因为几乎就是破坏了她希望在中学演出时留下一个最美好形象的愿望,罪魁祸首就是程燃。

    这就是当时她反应那般激烈的来源,但是,后来离开跑向后台后,她也是听到了程燃最后的那个转折的,她当时满心的委屈,还有这场事故爆发的尴尬,突然就化解了许多。

    这之后,她没有接俞晓的电话,没有接程燃的电话,更多的是心中一团乱麻。愤怒或许有,但那已经不是全部,甚至,还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异样心情。

    舞台,念情诗的表白,那轰动的场面……不住在她脑海里回旋。程燃的身影,也混合成更复杂的模样。

    也许中学毕业的汇演并没有走向她希望的方向,但这段记忆在长久远的以后,会发光吗?

    她现在对他是什么心情呢……她讨厌他吗?

    不,她可以确定,程燃虽然做了那么一件事,但出奇的她内心深处却和当时向他砸去头簪时所喊出的话事与愿违,她并不讨厌他。

    这段情绪正在慢慢消化,当时的愤怒,当时剧烈的心跳,那些缠绕着各种复杂心情的委屈,也许平复所需要的……只是时间吧。

    “我们快过去……”

    杨夏说着,已经快步朝涌动的人潮那头过去。

    众女也反应过来,“对啊,也只有杨夏你可以挡住他们了……”

    “走走走!”

    ……

    ……

    蒋波是一直在等一个机会的。具体来说,是一个向杨夏真正表达心意,并打动她的机会。他前后给杨夏写过两封情书,但最后都被杨夏退了回来,而且都不是她亲自退回来,都是委托她的朋友,递来的时候她的女性朋友还对蒋波道,“杨夏说她现阶段只想学习,不想其他,请你以后不要写信来了。”

    虽然这已经算是委婉的拒绝,但蒋波却不以为然啊,“现阶段”不答应,这不代表以后吧,不出意外,他们初中部里一半人,也都是可以考进一中高中部的。蒋波不仅体育好,成绩也优秀,自觉和杨夏是登对的。到时候都一起升入高中,进入高中,其实就已经算是逐步走向成人了,会有自己的看法,自己对人生的认知,甚至,有对青春和爱情的憧憬,在那样的阶段,蒋波相信杨夏是会被自己打动的。

    而现在,他正好找到了一个靶子。

    事实上在文艺汇演上那一幕发生,看到杨夏奔逃,蒋波当时在台下,两只闪烁的眼睛如同埋在阴影中的狼眸……之前他就观察过这个杨夏的青梅竹马,其实一直在盘算威胁他的一个由头。

    现在,简直是得天独厚的机会,帮杨夏教训程燃,一方面可以打动杨夏,另一方面,他蒋波也是在用这种方式,宣告对杨夏的主权。

    在一起踢球的这些人平时大家周末也会约,会一起吹瓶子一起轮换抽烟屁股,都是同气连枝,平时也会有看谁不顺眼拖过来打上一顿的事情,经常传出踢球的时候谁惹上了他们中的某某某,被他们从操场这一头踢到那一头的事迹。而蒋波这么一鼓噪,这群人立即就跟着他去了。

    事实上当程燃看到和操场连接的小树林那边有很多人抱团过来,在操场的人都远远旁观的时候,他就意识到可能是冲自己过来了。

    那个经常在球场踢球的,程燃其实早就有所注意。主要是对方的眼神赤裸裸的写满了对自己的不满,一副随时都想过来“动一动”他的样子。

    那是一种很臭屁的表情和目光,尽管程燃有两世的心境,仍然觉得这些中学生的态度让他很不爽,有点后世面对熊孩子想给对方两脚头的欲望。

    果不其然,对方还真来“动”他了。

    俞晓在那边被几个人抓住了,拉扯着,俞晓想挣脱,结果蒋波当头给了他脑门一巴掌,其中一个拧住他的衣服,把他的衬衣纽扣噔噔噔拉扯开,攥着。

    俞晓大概是发现自己挣脱不了了,转过头对程燃大喊,“走!程燃你快走!他们找你的!”

    因为和对方爆发了冲突,俞晓脸涨得通红,伸着头的脖子青筋毕露,但那副拼了命的样子,莫名的,让程燃有些感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