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燃 第三十七章 见鬼了!

时间:2018-03-30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

    “……你这两天终于有心思来关心没完成的板报了……”

    她的语气永远是有一份清和平静,但和姜红芍相处久了,就能听出这语气中隐约的更多意味,有淡淡的置气,这是在……责备他吗。

    程燃打量着这张编织塑料布,准备得刚刚好,显然是测量过了的,最近夜间夏雨频发,虽然文化墙上有檐脊,但画上的版面的确容易受到侵蚀,第二天免不了要进行修补。现在用一张塑料布搭着,不画的时候保护起来,不失为一种办法,看来姜红芍这两天里就在做这些事了。

    “这是两根棍子,可以分别穿在塑料布两个角,你要画的时候,可以这样……”姜红芍弯身下去把棍子支起来,塑料布撑开,在头顶遮阳棚一般打开了。

    她微笑,“呐,就是这样了,要是突然下雨,还可以挡一挡。”

    程燃心头有些微微的触动,这是自己的劳动成果,而她在很努力的帮忙维护着,这样的认真和细致,让人心底动容。

    平心而论,他很爱和她相处,似乎和她待在一起,周边的空气都会变得更舒畅起来。程燃记得以前看过一部奇幻电影,主角们从壁橱就能走进一个全新的奇幻世界,在那里展开爱恨情仇,成了新世界的王。

    似乎这张建筑板后面围起来的工地和文化墙,也是这样一块奇幻之地,一点一滴的酝酿着,只属于此间的小秘密。

    程燃本以为她会询问自己文艺汇演上的事情,毕竟那之后都没再见她,有时候也不知道该怎么来说,这事算是前世的自己坑了后世自己一把,总归属于年少轻狂的狗屁倒灶事情,但却不太好解释,充满了尴尬和“不要吧……”这样的情绪。【】

    但出奇的是姜红芍并没有问起这事,这是不揭人伤疤的良好修养,还是她根本不感兴趣呢?如果是后者的话,程燃倒还有些略微的不爽。这不就代表着对他的事毫不在意嘛。

    不过这也没啥吧,放在心智成熟的姜红芍身上,可能到底有一种看破不说破的心思。甚至并不引以为异,毕竟给她写过情书明里暗里来说的男生也不少,对杨夏表白的程燃无疑也是这样的芸芸众生之一而已。

    倒是她对程燃出色的绘画技巧很感兴趣,他们头顶的彗星再亮一阵时间,就将绝尘而去,那不是一个世纪的离开,而是和人类数十个世纪周期性的分离,在此时记录这颗彗星无疑非常有意义,哪怕只是一瞥它的惊鸿之姿,也能成为一个时段存在的标志。

    程燃翻开那份轨道图,这是姜红芍委托她在海外的姑姑给传真过来的,姜红芍给他的时候,整理了十几页,上面事无巨细的记录着轨道和各种参数,问题是根本用不到这么详尽的资料,不过由此也可以看出,姜红芍的姑姑,也是做事认真的人啊……

    说起来姜红芍无论穿着打扮,都恰到好处,甚至让程燃这个重生者也挑不出毛病,大约也因为家里有国际视野吧,至少程燃观察过她之前的一些衣着,很多都不是现阶段国内能买到的。

    她家里有人在海外,英语口语这么好,也大概是经常出国,甚至可能暑假这些时候,都会在国外度过……嗯,这些信息,总是会林林总总能推测出来的。

    程燃又从口袋里拿出画笔,打开一个瓶子,看到瓶子上的介绍,道,“噢,原来不是水彩,这是丙烯颜料……”

    姜红芍倒是没理会他的纠正,从旁看着半成品,“你这到底是什么样的画法呢?我之前看过吉尔丁·泰,康斯太勃尔的代表作,很多有功底的人大多脱胎不了这些大师的痕迹,但你偏古典主义,重素描,技法上也很娴熟,这样就容易出很唬人的作品……”

    程燃张了张嘴,“你说的这些我都不懂……如果非要说一种派系,那就是大力出奇迹流。”

    姜红芍认真看了他半晌,思忖道,“也不是啊,你铺颜色也没有铺的太过火,恰到好处……”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有好奇心。

    难道自己要跟你说这是重生前卫流吗!

    好在姜红芍也没有刨根问底,对于她不明了的事物,她先是多问,当问不出什么结果的时候,也就变成多观察了。

    程燃的构图上是以轨道图显示人类的各个阶段,等同于历史上的重现,当然,一些历史节点程燃是前后对比过这个世界,查阅过资料的,找的都是和前世他能记住的历史对的上的地方。

    看到一幅幅的图景在程燃的笔下逐渐成形,姜红芍似乎也有些沉浸于程燃笔下勾勒的这历史进程之中。

    她轻声道,“原来我们的过去,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啊,如果把过往的历史浓缩进一天,在我们之前几十分钟,世界才发生过大灾难,两个小时之前,人类还未曾进入到工业文明……”

    “我们这一生从出生到死亡存在的时间,大概也就是这不到半个小时的光阴吧。”

    “嗯,”程燃手腕抖动上墨着,接口道,“而且这半个小时里面,是我们在一起。”

    说着程燃已经下意识打算闪躲她接下来的袭击了。

    但却出乎意料的,没有笔啊,墨水这类的精确制导武器砸过来,她只是看着他,微微笑,没说话。但那眼神换做任何一个人恐怕都会有犯下大错的承受不来。

    “我当你刚刚只是说了胡话。”

    姜红芍的声音飘来。

    程燃已经感受到凛冽的气息了。

    他退后一步,休息之余观摩自己的画作,轻声道,“有时候人要有跳出三界外的视野,身处一件事,一个时段,甚至一个时代,并不觉得,只会云遮雾绕。但如果有历史可以纵观借鉴梳理观看,就会发现,无论哪一个时期,这个世界只有两种状态,一是混乱的,二是相对稳定的。”

    “还有一点是绝对的,那就是世界是不断的变化着的,哪怕是在相对稳定的时期,人们手里的工作,从事的事业,一个市场的繁荣,一个行业的兴衰,一段历史的沉浮,一场场战争,在时光的洪流中,都不过是聚了又散的沙塔。”

    正是有重生的经历,程燃说起这话的时候,才有一种天生的圆融自然。

    “世界永远在变。而在这样的变化中,何以立身呢……如果可以,还是愿意站在引领变化的潮头吧。”

    姜红芍看着他,眼神闪烁了几下,微笑起来,“你一本正经的样子……好傻。”

    自己果然没有重生者的范啊,怎么忽悠这一招就从来没灵验过呢!

    程燃那叫一个尴尬。

    但随即姜红芍的声音,又让气氛和心灵骤然凝固。

    她眼神落向教学楼之外那片红云,以及更深邃的苍穹,红唇亲启,“不过,这番话……我喜欢。”

    ……

    和姜红芍从文化墙出来,天边最后一抹日晖也沉降下去了。

    程燃把凳子搬出来还到了门卫室,作为犒劳,这次程燃主动请客,在校门口的小卖部里买了两瓶水,他要了一瓶矿泉水,问姜红芍,后者说和你一样吧。

    两人聊着天往大道上走。

    而他们所不知道的,在这条路上的一家售卖炸臭豆腐,炸洋芋和凉粉的小吃店里,放学没走和闺蜜在这里满足口欲,小口咬着坨坨土豆蘸辣椒面的张小佳手里竹签串起的土豆块“啪嗒!”一声砸进了盘子里,把调味碟里的辣椒面溅起老高。

    “怎么了?”她的闺蜜皱起眉头,“你怎么失魂落魄的……”

    张小佳望着那条街道大路上那两个人影,又极其傻的揉了揉眼……随后,她脸上露出的表情,就像是……

    看到了鬼一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