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燃 第五十三章 大壮啊——!(国庆节快乐!)

时间:2018-03-30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

    和姜红芍短暂的交流过后,那边再出变故,人质手被绑在铁笼子上,嘴巴勒入了一根布条,他蒙着的眼睛解开了,看清楚自己的形势,谢候明显然极其激动,又碍于嘴巴发不出声来,只有“呜呜呜……”的哼声,加上剧烈挣扎,铁笼子被扯得离地而起的摩擦声不绝于耳,那边有两个人一左一右抓住了铁笼,匪首夹克衫男一脚踹在铁笼子上,谩骂。

    三个人开始抬笼子,事态紧迫到了极点。

    程燃冲姜红芍道,“脱衣服!”

    姜红芍,“??”

    月黑风高,山风呼啸,那边的废弃厂区,一帮穷凶极恶的歹徒正在制造绑架杀人现场,然而这个时候,程燃却对身边的女孩说出了……“脱衣服!”这样的话。

    而等来的并不是姜红芍扇过来的一巴掌,她在愣了一下后,反手攥住了自己运动衫外套的拉链,哗……的往下拉开。

    程燃已经无心欣赏姜红芍展露出来外套里面单薄t恤勾勒的身段景致,他在地上胡乱抓了一把泥,敷在自己脸上,然后用一大堆枯草往头发上扎。

    紧接着接过了姜红芍递来的外套,朝身上套,有泌人心脾的女孩香气,草腥气,风过林间的沙沙声,各种各样的信息刺激着程燃的感官,衣服有点小了,肩膀耸着,手臂露出衣袖一截,只不过这身粉红色套在他的身上,配合之前的一番捣腾,这模样,不忍直视。

    如果说之前姜红芍对他的评价是“好丑!”,现在的估计这个字眼已经被他演绎得进入骨髓深入灵魂了。

    但姜红芍看着这样的他,眼神却渐次明亮起来。

    程燃一身粉红装,抓住一棵松树,扭过头来,侧脸对着姜红芍,“依照我们之前计划的行事。”

    随后他深吸一口气,回过头,直视前方,觉得这可能是他这辈子做的最疯狂的事情……难道说这就是所谓的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他吗自己只是重了个生,没有从氪星球来,也没被蜘蛛咬了一口变成上蹿下跳的飞人好吧……

    但终究自己却还是要做这样的事情,他“嚓嚓嚓……”踩着地上的枯枝往林子外面走出去。

    姜红芍心乱如麻,然而内心深处似乎又因为那个身影生出一点安定,在这样的山林中,在阴暗,潮湿,到处都是霉味,满目影影绰绰的黑暗中,有一道光明如那个背影,是那样透彻的、炫烂的夺目而出……

    ……

    ……

    “老谢!谢侯明……你不要怪我,你看我已经尽力通知你老婆了,但明显钱仍然是不够的……还差着几十万呢……我们仁至义尽,我给你了你时间筹钱,我提醒过不要报警。是吧,结果你们还是报了警……ok,ok,这些我可以忍,我还给了你老婆和家人时间,让他们再去筹钱……”

    那头,刘志国正在说着,“我人好吧……我够意思了吧……但是,最终你老婆还是没能把钱凑够啊……而且,我新提供的账户,还没多久呢,又被冻结了……里面还有一部分钱没提走啊。”

    “公安以为通过账户可以查到我人吗?没有办法的,我们是专业的,是,在你之前,还有几个人是你的前辈呢,所以你老谢下去了,也不会孤单的……我提供的这个账户,最终指向一个八十几岁的老头子,大半截身子都入土了!”刘志国笑起来,“公安局那边就算摸过去,也只是被牵着鼻子耍了一转而已……”

    有的人在犯罪的时候,其实并不全部都是真个走投无路,反而也会有刘志国这样,会享受这样的过程,会有一种成就感。

    “我们要弄死你,没办法,你老婆报了警,到处都是警察,这个铁笼子本来是关你的,想着能和我们相处一段时间,但警察太多了,顾不了你了……我们只能收手了,今天就把你沉在这湖里。你也不要害怕,上一个人,我们是把他塞焚化炉的,好家伙,烧了几天还没干净……你这次水葬,完整的,全尸啊!”

    在用尽最后挣扎的力气后,谢候明眼睛失神,满是灰暗绝望。

    “你猜我们沉了你后会怎么样,我们就从大山后面翻过去,一路去老挝,东南亚那一片,我老牛是有地盘的人……从那边,去欧洲,去东亚,哪都能走……过一段时间,我们还会回来,那个时候,就是轮到你的继任者了……你看,你是后继有人的……”

    呜呜呜……挣扎。

    刘志国指挥着,两个人拖动铁笼子,到了边缘,突然“嚓嚓,哔啪!”的声音,打破了远处林间的平静。

    在面包车旁抽烟的人手都抖了一下,身子猛靠在面包车上,哐!铁笼子落了地,两个歹徒停住了手,刘志国手上的枪指向了远处。

    那里出现一个明显是男人,却穿着乱七八糟粉红色衣服的人。

    此间所有歹徒的汗毛,都怂!得立了起来。

    “有人!”

    “打死他?”

    “等一等!”

    刘志国已经往前了几步,眼珠子鹰一样缩聚。他是老手,一般的情况恐怕此时就已经出手了,但那边出现的蓬头垢面,穿着女士衣服的身影,还是让他第一时间没有开枪。

    也是因为那个从林间出现的身影,明显像是孤魂野鬼,漫无目的的行走着,像是只是路过,然后一个吆喝声,骤然乍起在这片极其诡异安静的森林之间。

    “卖红苕——”

    “卖红苕了!——”

    “有没有人来买我的红苕——”

    “两块五一斤,五块钱半斤——”

    森林的深处,有个女孩在片刻的凝滞过后,嘴唇微张,终于忍不住呢喃,“我去……”

    这边的歹徒,面面相觑,谢候明原本目光中聚起来的希望,也为之涣散了。刘志国看到面包车那边的人松了口气,自己身边的两个人用征询的目光看着他。

    原来只是一个疯子!

    附近的山民?没人管的?

    刘志国沉声道,“让他过去!”

    于是这些在断桥前的,面包车旁的,塔上的五个歹徒,就这么眼睁睁看着那个身影吆喝着横穿了厂区,消失在门口。

    五个穷凶极恶的歹徒悬着的心才落下来,刚才吓得是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他们杀人如麻,居然是给一个疯子镇住了,想来都有些莫名滑稽。

    但手里头的工作还是要做的。

    刘志国又一挥手,“干活!”

    三个人又去抬那个铁笼子的时候。

    一个刚刚熟悉的声音又从那边传来,“大壮啊!——”

    “大壮啊!——”

    “我的大壮啊!——你在哪里啊——?”

    五个人不约而同的扭头过去。

    那个身影又他吗返回了!

    尼玛!

    这群人立马有一种心口淤塞,要吐血的冲动!

    =====

    =====

    大壮啊——!

    投票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