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燃 第十四章 火炬

时间:2018-03-30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

    “程局长,一会开始的时候,你就坐在宾客方位,摄像机会在二号位置……”

    市电视台一套节目专栏负责人说着,招招手,“小张,小张呢?东西拿过来!来,程局,这是一会谈话节目开始的时候,我们会问你的十五个问题。你先看一看,有什么要改的,或者涉及到一些机密问题要回避的,你提出来?”

    一身笔挺制服的程斌在电视台的演播室外一张沙发上坐下来,看电视台给他的那张纸,顾小军在一旁问,“听说程燃那小子这次考试考得很好?”

    程斌抬起头,眯了一下,点点头,“啊,706,这个成绩,很高吧?”

    “当然高了,李副局那个他成天挂嘴边宝贝得不得了的女儿也不过六百八十三啊,哎我的印象中程燃成绩一向不怎么样啊……怎么这次就这么牛叉了,考这么好,你这个当叔叔的,还不给他点好奖励啊?”

    “考得好是他自己的事,我给他什么奖励?”程斌瞪了下眼,“不过咱们程家的基因,就是不错的!”

    “这么抠啊?”顾小军悻悻,“那你当初多少分,你好歹也是大学生。”

    “多少分我不太清楚了,我记得高考,那个年代,好像是五百八十几吧……那是,不算程燃他爸,我可是程家唯一统招考进大学的!”

    “那着小子算是比你考得好?”

    “我说我的成绩是高考,高考,能拿中考和我比吗?”

    “中考论分数比值也比你高啊……”

    “顾小军你没上没下了,讨打是吧?”

    顾小军笑着,又道,“对了,你还是把程燃的事情,告诉谢候明了?”

    程斌点点头,“这事儿也藏不住……谢候明就是不通过我,他还是能知道程燃的。说就说了呗……他们自己处理吧……”

    那边山海市电视台台长在一干人的陪同下专程过来了,程斌和顾小军起身,整了整衣服,双方在碰面时,伸出了手相握……

    ……

    ……

    广播里转播的是山海台的法制访谈节目,节目里那位女主持字正腔圆,“这场绑架大案,震动全省,我市公安干警出动一千余人次,对这伙歹徒进行围追堵截……在追查歹徒的过程中究竟经历了哪些困难,我公安干警是如何一一克服,并对穷凶极恶的罪犯实施抓捕的呢?今天我们邀请到了两位特殊的来宾……他们是个人二等功获得者,山海市公安局副局长程斌同志,以及我们刑侦大队的顾小军同志,为我们讲述那场击毙首恶,惊心动魄的历程……”

    六二大案在这之后还是对社会公开了,最先的几家报纸配合通告发布后,震动和哗然,迅速在社会层面蔓延开来。

    人们在单位里议论,在家里议论,在街头巷尾议论,对那帮穷凶极恶的歹徒做下的恶行谈之色变,只是稍微代入那种情景,都会让人感觉毛骨悚然……

    虽然这个年代还是有不少的大案要案,只是对于山海这个城市来说,那些不过是发生在别处的故事,人们在这个慢节奏的城市里听着那些社会传闻,只是引为茶余饭后的谈资……然而真的当自己的城市,在这个夏天发生了这么重大的一桩事件之后,人们才生出犹有余悸的心怵,看着眼前的那片和平安宁的景致,也更加深有感悟。

    诛除首恶的山海市公安副局长程斌家喻户晓起来,据说公安部那边还有纪录片项目组要下来,将这场大捷编入大案纪实之中,程斌这个名字,很可能也会为更多人所知晓……

    所谓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是有人为你负重前行。

    车辆在道路上行驶着,窗外的光线交替穿插透射进来,谢候明坐在后座上,旁边是沉默的儿子和他的老婆,前座是单位安排的新司机,叫老陈,以前川藏线路的老汽车兵,副驾驶位置坐着保卫科科长老许,老许身上有持枪证,出了上次的事件之后,谢候明现在出行,安保升级了很多。

    听着广播,司机老陈打算切换,谢候明却抬手摇了摇,制止了。

    事情已经过去了十几天,最初回到家的那段时间,他眼睛鼓凸着,披着被子缩在床上,脸上还是青肿的血痂,他怕黑,夜里也是灯光大亮,整夜整夜睡不着,浑身发抖,有时候人到了极限实在熬不住闭上眼,一闭上眼,仿佛就能感受到拳打脚踢,死亡如影随形的恐惧,又会满身大汗的惊醒过来。

    儿子谢飞白也性情变了,每天乖乖巧巧,有时候能看到他眼睛红红的,在身边陪着自己。

    很没用吧……自己很没用,在原本儿子眼中高大无比,每天满口大道理的他,居然裹着被子缩在角落,以往的威严已经扫落角落,他像是一个废物!

    谢候明自忖自己是一个很刚毅的人,他以往掌握山海市重大投资项目,发号施令,就连市长在他面前都是倚重商量的低姿态……而只有经历过那种绝望和绝对的恶行,才明白这个世界上存在何等可怕的事物……

    经过心理专家连续的疏导,再加上不忍看到老婆和儿子每天以泪洗面,谢候明内心里的某种刚毅,又重新破壳起来,他终于能重新站起来,每天适当的活动和出门了。

    在度过了那段噩梦缠身的时间之后,谢候明整个人才逐渐恢复精神气,他又找来了刘志国之前的那些卷宗,看到这个团伙做过的那些罪恶。有的是焚化炉的照片,黑白相间人骨的碎末残渣,就在那炉子里,而在此前,那些都是活生生的生命!

    还有一张同是被关在笼子里沉尸的受害者照片,因为时间久远,此前被打捞出来之后,尸体已经严重皂化,偌大一个人缩得跟婴儿似的,根本看不出人形来……

    后怕像是千万根针刺着他的后脑勺和脊椎般涌现。

    如果不是那个少年……他恐怕也就是这幅样子了。自己老婆,儿子,还有家人……多年以后所看到的,也就是那样一副画面……

    车辆进了院子,然后在一栋楼前停住了。

    保卫科的老许转过头来,道,“谢总,到了。”

    谢候明抬起头来,华通公司的灯箱倒映在车窗上,他望向了那边的一家住户,那里透出温暖的灯光。

    对于他而言,那就像是暴风雨中的航船,在绝望的浪涛中,所看到的……

    灯塔的火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