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燃 第二十八章 赵云……

时间:2018-03-30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

    一辆市府牌照001的车进入骊山后山,沿着盘山路进入一个雷达部队的军事禁区驻地。这里是骊山尚未进行旅游开发的东南峰,风光独特,胜在安静,又有部队驻所,不会有闲散的游人打扰。

    李靖平时常会来这里登山锻炼,从军事禁区进,爬五六公里山路,在峰顶饮一口雪泉,甘冽清澈,再经由山风吹拂,许多工作上的念头和困扰之处,往往都迎刃而解通达起来。这是李靖平保持体能和清醒头脑意志力的秘诀。

    穿着运动服的李靖平爬到峰顶,转过身来,秘书孙伟落后了好大一截,等到孙伟踉踉跄跄爬到近前,李靖平就笑孙伟体能差了好多。孙伟指了指李靖平穿着的天蓝色,上面有史酷比的运动服,“李市,今天哪敢和你比,你这是穿着自己女儿送的战袍……爬得赢才怪!”

    孙伟又忍着笑,“只是李市你这身运动服……这个,不适合在外面……”

    李靖平压了压腿,“红芍就是爱胡闹。”

    孙伟又表情古怪,“按理说红芍这名字,也是很奇特啊,在咱们山海,大街小巷要是叫起卖红苕来,孩子肯定很尴尬吧……”

    “这也是没办法,孩子她外公取的名字,她外公是趟过雷,打过仗,拼过刺刀,指挥过战役的……这个名字可不就是老爷子那个年代的人对小孩的取名吗。”

    “姜红芍已经去了蓉城了吧。”孙伟笑了笑,竖起大拇指,“不过李市你家女儿也太能了,市重点的一中全校第一啊,这是良好的基因遗传吧。”

    李靖平摆了摆手,“她这一下子走了,我心头怪空的。不过也倒是可以放手干工作了,明年的国际旅游节,可是山海市百年难遇的发展腾飞时机!”

    “可不是嘛,”孙伟道,“咱们山海市是国内第一批旅游城市,本身地理环境和风景风光都得天独厚,省国际旅游节的举办城市,本就是我们志在必得……然而之前的省里筹备工作上,隔壁卢浮州可是眼红得很啊……恐怕六二大案发生,他恨不得案子没破,咱们栽在这里吧。”

    “不要胡乱说这些有的没的的东西。”李靖平批评过来。孙伟就不说话了。

    停顿了一下,李靖平道,“这个事,最终还是落在我们的头上了嘛。省府拨款的二十亿前期资金,就要陆续到达,咱们可得好好想想,怎么把这笔钱用好了,用到位!这政策上面,也是对我们大为开放,好日子就要来啰。”

    “要修厕所!”

    李靖平站在峰顶,俯瞰城市,“明年省筹备组验收之前,山海市要完成一百零八座旅游厕所的建设,这个厕所革命,我们要进行下去。”

    “要把旅游节会场设施建设完备,从军旅,历史,科技,工业,旅游,文化为主题,着力打造会场。同时借助这一波国际旅游节的东风,将基础设施更新换代,实施‘交通大会战’,加快构建航空、铁路、公路、水路立体交通网络!让咱们山海市,在国际上都能闻名遐迩!让这波东风,真的能够造福这里。”

    孙伟也是热血激昂,“人家说雅丽市是省内的小蓉城,他们的生产总值,经济,各方面指标在省内排名都在我们之前,这一次,咱们山海市就能藉着这股风发展起来,明年再来看指标,没准我们就能跃居省内第二,雅丽市的‘小蓉城’之名,恐怕就要被我们山海市后来居上了!”

    李靖平知道孙伟由衷是关注于他的政绩,在这个年代,省内官员的政绩都是经由gdp作为指标考核的时候,能切切实实拿出数据来,这可是谁都无可辩驳的东西。

    只是在李靖平看来,为政一方,还有什么比能够切实的看到这里在自己的主政下改变腾飞,看着一个又一个设施从立项变成现实,更有成就感和骄傲的事情?

    在李靖平俯瞰这座城市,并为未来的国际旅游节心驰神往之际,他接到了一个电话。

    电话来自京城。

    老爷子让他回去一趟。

    放下电话,李靖平眼神里微微露出愕然。

    那个平时只会在年节时候,和自己说上两句话就顶天了,甚至就连姜红芍遇险后,他也没过多干涉的老爷子,竟然会因为山海的事情让他回京一趟?

    ……

    ……

    暑假到来了,在谢候明的华谷集团介入之后,华通公司的改制正式启动,这个时候国企一般改制还是适用内部改,即将公司资产作价向内部员工出售。

    虽然说进行公开的招投标是最为透明的方法,但却因为实践起来的困难而放弃了,特别是华通公司这样涉及技术向的公司,在公开过程中不利于保守商业秘密,内部转让几乎是唯一的办法。

    在谢候明的支持下,作为管理经营者的程飞扬将在华通公司脱胎而出的新伏龙有限股份公司占据百分之六十的股份,华谷公司占股百分之三十,职工股百分之十。

    华通山海分公司本就是蓉城的总公司一个累赘,在审查组被阻拦离开之后,华通总公司几乎就放弃了这个烂摊子,要是能换成充足的资本回流总公司,对于总公司上面免不得还是一个保住国有资本不流失的政绩,原本的司长宋华也有了新的去处,据说是调往蓉城一家公司当老总,这相比在华通公司就不可同日而语,所以有了好的落脚处,宋华倒也十分乐于促成此事。

    且作为欣赏程飞扬干劲和才能的老同事,宋华也是由衷希望程飞扬能干出一番名堂来,重振雄风。

    一般来说职工的安置和补偿是整个改制环节中最困难的部分,但这次因为有谢候明背后的财力支持,却没有多费多少口舌。因为大家最初时,本公司几乎所有人都对新公司改制是没什么信心的,而他们其实本身就已经在外面铺好了路,各有各的盘算,本身就打算拿到职工身份置换补偿金的一笔钱。如果要认购职工股,那可是一大笔钱,完全没有必要。而华谷公司介入进来后,补偿金价格比之前买断工龄几乎翻了一倍,所以认购的并不算多,反倒觉得钱拿到手里踏实的不少。

    人各有选择。

    有的是基于对未来的预期,有的是囿于摆不脱现状,只是程燃觉得,如果有那么一天,他们回过头再来看的时候,会不会捶胸顿足。站在光阴长河有机会回溯这样的时代,总是能看到因为人对于所处时局的狭隘偏窄,而导致很多总结起来大概就是一句“造化弄人”叹息的事件。

    “爸,新公司的章程……”程燃将一叠打印的纸递了过来。

    程飞扬接过去,看到上面的“伏龙基本法”,扬起眉头,“这是……你从网上弄下来的?”

    “目前最先进的公司管理办法,职业化管理,未来伏龙公司要做大做强,这一套流程是必然的……当然,先定个框架再说,其他的可以再增删改进……”

    程飞扬看着这叠“基本法”内容,最上层,是公司宗旨,管理哲学等所谓“企业文化”的内容,其实这不算什么新内容,转换个思路,程飞扬就明白得很了,要说企业文化,过去吃大锅饭的时候,企业文化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公司都要纯粹,淳朴,精神更是高度发达,思想觉悟高度统一。

    这些对于程飞扬来说大而空,现阶段看不出所以然,无甚出奇。

    倒是略过了,接下来是人事政策,控制政策,组织政策,工作道德和纪律等等方面的内容。

    “这个……让公司里的那几个老笔杆子来,思路也差了几条街啊!”程燃不知从哪里下载来的这一番提案,让程飞扬有一种大开眼界的感觉,因为这不是死的,这份“基本法”是活的,在公司的每一个阶段,就有相关的调整,这些都事无巨细的写进了规章之中。

    一份好的公司章程最重要的就是一目了然。

    程飞扬拿着看着,几乎就像是能掌中观纹的了解到公司成长到每个阶段所需要搭建的框架。这些年他是从基层到中层,是管过人,做过第一线打拼过的,有的东西,脑子里没成型,总是有那么一个概念,甚至是有些想法的。

    这份章程,如果拿给一个普通人,恐怕就像是远观一座山。

    但只有登过这座山的人,才清楚这份规章就是那条最能登顶山峰的宽石阶正路。

    在这之前,程飞扬其实就让公司里的几个文职做了好几版了,总是没办法达到要求。

    要知道改制不是瞎来,新公司为什么能够脱颖而出,在没能看到一个公司成形之前,规章制度搭建的框架就是给人家评审看的骨架。

    谢候明的华谷公司是国资委直辖单位,评审组都是此道专家。程飞扬可不想自己在对方面前露怯。

    程飞扬爱不释手,“这个好,程燃啊……所以时代在不停的变化,个人在其中不进则退,所以我才让你好好读书……你看,这网上有文化的人写出的东西,就是不一样。”

    不过说到底,这种东西程燃能下载,其他人也许也能拥有,这种好东西,要是其他人都有了,人人拿着一个指路明灯,这不也就都成了程燃之前给自己灌输的“红海”了吗。

    程飞扬想了想,又有些危机感,新公司成立之后,可要撸起袖子加油干啊。他又看了程燃一眼,“你这孩子,这回能上一中,总算是大大争气了一回!哈哈哈……”

    程燃打断程飞扬时不时提及自己成绩就会神经质爆发的这种笑声。

    “爸,其实一个公司章程,再如何完美,最终贯彻其中的核心,还是人。新公司要发展壮大,还是要多招揽人才,而且我相信你,你能成为新公司真正的带队核心,你的干劲才是激励公司的员工不断成长的力量。”

    程飞扬揉了揉程燃的头,“不要以为你表扬你爸,我就飘飘然了……哈哈哈……”

    程燃:“……”

    “爸……俞晓家,还有一些柳英啊,杨夏家,是怎么决定的?”

    “俞晓,杨夏,柳英,还有好多家吧,都将赔偿金转为了等价股权,各认购了五千股。其次解除了劳动合同的许多职工,在新公司成立后可以重新签订合同。当然,这次我们招的,可都是要干活的人。他们各家可能也要进来……”

    程燃点点头,也就不说什么了。

    他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爸,你慢慢看,我进房间里了。”

    “你每天在房间里画些什么?我那天看了一下,画得还挺不错。”程飞扬翻阅着文件,不动声色的看了起身的程燃一眼。

    程燃手头上还有当初办文化墙用剩下的颜料,没有还给姜红芍,而是自己独吞了。趁着假期没事,就在房间里鼓捣。

    本身以前画画就是他的爱好,在成绩不好的时候,每次做这些事都会被徐兰无情谴责。

    现在当然再没遭遇横加干涉。

    徐兰看来,程燃只要成绩好,又是放假期间,想干什么都可以,权当对他的奖励。

    这可是新时期了,程燃一跃黑马般的成绩可以说让整个家的思想觉悟都提高了,徐兰和程飞扬陷入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自我反省中,现在家风开明,远超以往那段黑暗时期。

    “噢,这个啊,最近有点无聊,弄点玩的东西……”程燃摆摆手,从冰箱里拿了两罐可乐,进了房间里。

    “什么玩不能玩……”看着程燃的背影,程飞扬又想起在程燃桌子上看到的那些彩色卡片。

    “赵云…关羽…张飞…?”

    “还真画得有模有样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