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燃 第四十章 这位同学你回答一下

时间:2018-03-30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

    电影《阿甘正传》说人生就是巧克力,如果不打开就永远不知道下一颗是什么样子,是什么味道。

    在程燃看来,怎么的这句话放在自己身上就变成了生活就像是趟雷区,你永远不知道自己接下来会踩到哪一颗雷,被炸成什么外焦里嫩的样子。

    看到这个叫做秦西榛的女子站在台前,有那么一滞之间,程燃觉得她一定认出了自己。

    其实程燃当时对秦西榛的那句“好腿”,是不含任何杂质的赞叹,就像是看一场舞蹈,会说“好身材”,“好漂亮”,“好华丽”一样,没有半点其他的喻意在其中……但是,程燃觉得她一定不会听自己解释。

    但其实秦西榛的这么一个停顿,还是引起了人们的注意。

    人们循目望去,看到的是在第三排的杨夏,因为程燃在杨夏身后,自然人们就认为秦西榛是看到杨夏了。

    心头大概也释然,杨夏这样的女孩,就胜在清秀脱俗,所谓英雄惜英雄,样貌杰出颜值出众者,似乎总能在人海中找到同类。

    杨夏脸有点红,但是心头却有一点淡淡的欣喜,因为秦西榛很美,被老师所欣赏,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认可,是值得高兴的事。

    短暂的停滞之后,秦西榛道,“我首先想跟大家说一下,很多人认为音乐课只是一堂用来休息,或者用来做作业的课……毕竟高考才是你们最终的目的。但是,我希望在我这里,大家能对音乐有一个新的认识。”

    “音乐,和文字,语言一样,是承载着人类情感和诉说的载体。语言有界限,而音乐却无国界。我们第一高中有和国外大学音乐专业对接的通道,同时,还有艺术生的直升名额,如果你们立志往这方面发展,我相信只要你认真对待音乐,她不会辜负你。而其他的人,则可以藉此提高鉴赏能力,个人的修养,是会跟随你们一生的……”

    要是以往谁对学生们说这些大道理,他们肯定不以为然,现在面对秦西榛的话语,很多人竟然觉得好受用好有道理!说起音乐课拿来做作业走神玩耍,很多人立即是摇头,恨不得立即表明心迹,他们绝不会做这种伤老师心的事情……

    “那么下面,我们开始讲述第一课,《音乐能告诉我们什么》……”

    “旋律是灵魂,节奏是骨架,和声是肉体……”

    “综上所述,我们要掌握一支曲子的结构,还有她传达出来,让你感受到的情绪。请大家先欣赏几首曲目……”秦西榛来到黑板左侧杂物台的录音机前,把带来的磁带插入进去,摁动了播放键。

    很多人简直觉得听她说话和动作都是一种享受,一颦一笑都透着优雅,特别是伸出手指摁下播放键那个瞬间,阳光在她身上泛着光,非常静美。

    甚至有人心想,这只手要是真的在他们面前弹一段钢琴,会如何,会不会无比难忘!不过很快就会见到了,艺术阶梯教室就有钢琴,秦西榛的大课也会在那里上,到时候大概就能一饱耳福和眼福。

    秦西榛先播放了一段音乐,《致爱丽丝》。

    放完之后,她环顾全场,道,“这段音乐,给了你们什么样的情绪?”

    话音未落,就有人喊了起来,“宁静!”

    “‘宁静’好,还有呢?”

    “致远!”“悠扬!”“好听!”

    “悲伤!”突然一个与众不同的声音响起。

    人们纷纷看过去,那是被誉为班草兼班长的张峰,此时正面容悲戚的说着。

    当时就有无数学生暗暗抓狂了,你听个《致爱丽丝》都听出悲伤来了,你是不是故意剑走偏锋想引起秦西榛关注啊!人长得帅心思也这么贼啊!

    所料不差大概秦西榛就会“噫”一声,然后抽他起来讲述一下为什么能听出悲伤了吧,张峰肯定早就想好一套说辞了。

    结果秦西榛点点头,“‘悲伤’是的,贝多芬这首音乐是献给叫做特蕾泽的女学生,其实也是一种对爱情的追求和美好的憧憬。但往往最美好的事物总是会转眼消逝,就像是有的人看着烟花乍现抖逝的美丽会落泪,林黛玉看着花落而神伤。音乐能告诉你的,是它的故事。音乐也有不能告诉你的,那就是你听着音乐之后,所激发的联想和感悟,这是多元化的,因人而异的,激发的是你个人的想象力,音乐的魅力多在于此。”

    张峰半句话都没憋出来,敢情自己准备的说辞全给秦西榛答了,而且答得比他临时想的更多,更好。

    这就像是武侠小说里面对一个剑术绝世高手,你一举一动,她就能猜到你的全部意图,并且在你出手之前,每一剑都封在你的招数之前。

    张峰悻悻然。

    秦西榛突然隔空下颌朝一个方位点了点,“这位同学,你起来说一下,你的感悟?”

    嗯?

    所有人愣了一下,然后循目望去,看到程燃面如平湖的盯着秦西榛。

    他没举手啊……

    程燃知道,该来的似乎躲不掉,在众人注视下起身,“这部作品形式完美,令人印象鲜明,内容和形式达到了高度平衡,没有丝毫匠气,却是人工妙然天成,流传广远而又历久弥新,甚至隐隐启迪了往下音乐的走向和形式……”

    人们目瞪口呆的看着程燃迸出这么一大串说辞。

    敢情你才是藏在后面躲得最深的这一个啊。杨夏转过头来,柳英转过头来,甚至姚贝贝都转过头来,然后不知是谁先鼓起了掌,于是就是哗啦啦的鼓掌声。

    这简直让人没法反驳的排比,这程燃口才和思想觉悟很高啊……平时怎么看不出来。

    这下不用说了,秦西榛肯定对他印象深刻了。

    就在人们以为已经预料到了结果的时候,秦西榛摇摇头开口,“这番感悟太形式主义,更像是那些音乐评论家夸夸其谈泛泛而作的词汇,与之相比,刚才说宁静的,说好听的,说悲伤地,还要更加发乎于心,你坐下吧,以后不要这么形式主义,再多想想,尊崇内心的的感受。”

    在全班的寂静中,程燃一脸茫然的坐下来。

    这女的……什么毛病……

    正是因为想到之前可能引起了她的误会和不高兴,所以程燃不出意料之外被叫起来后,用很郑重对音乐探讨的认真态度回复了她,这多多少少能够体会到自己不是一个没谱的人吧……

    结果披头就是一顿批评啊……

    忍耐是崇高的,克制的是高级的。

    我忍。

    在很多人幸灾乐祸的目光中,程燃闭上了嘴。

    秦西榛又放了一段音乐,冼其炜的《变幻之风》。

    “这首曲子,大家能听出什么来……有没有人能说一下……”

    已经有很多人争相恐后举起了手。他们不怕被她骂啊,巴不得多说几句,谁让她声音都是悦耳好听的,这音乐专业学艺术的就是不一样,一举一动,都流淌的是如沐春风。

    “这位同学,还是你吧,你再来回答一下……”

    唰唰唰!所有人再度看向程燃。

    程燃起身,“我想哭。听这首曲子我很想哭,这就是我的感悟。”

    秦西榛蹙起好看的眉头,“这首曲子,呈现的是清新的自然气息,在曲子中,你可以听到呼啸的风声和排笛交错出现,非常缥缈浪漫,你这句想哭是不是太随口而来了,坐下吧,我要的不是复制之前同学的答案,而是你能体会到联想到的东西……再好好想一下。”

    自己大篇议论你说我形式主义。我现在简单明了又说我不够诚意!

    你到底有没有谱了,就说了你一句“好腿”你记仇到现在?

    秦西榛再播放了一首《少女的祈祷》。

    “这是苔克拉·巴达切夫斯卡,这位没受过专业训练的波兰女作曲家,在十八岁创作的堪比贝多芬《致爱丽丝》的名曲,现在,你们能告诉我这首曲子告诉了你们什么吗?”

    无数人纷纷举手,甚至第一排的,手都要举到秦西榛面前了。

    程燃松了一口气,眼前这一排如枪林立的手,特别是前面的半个身子都撑起来的举手学生,遮挡了秦西榛的视线。

    然后,他们看到,秦西榛伸出手去,和第一排那个男生的手相触。所有人差点就要“噢!”一声叫起来,那个男生只感觉巨大的幸福感冲头而来的瞬间。

    秦西榛的手靠着他的手腕,然后把他的手拨开了。

    拨开了……

    拨开了之后,人们参差间,就露出了程燃。

    然后秦西榛指向他,“还是这位同学吧,看看你有没有进步……”

    那一瞬间,程燃觉得自己嘴角都在抽搐。

    人生已如此艰难。

    阁下不要太过分啊……

    .

    .

    .

    (谢谢赖三头的盟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