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燃 第四十一章 有点意思……

时间:2018-03-30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

    即将下课的时候,秦西榛道,“大家一定很奇怪,为什么我要反复让这位学生起来回答问题。”

    无数人看向她又看向程燃,是啊,太反常了。

    杨夏甚至都已经从前面两排的位置转过身来,随着大流看程燃,睫毛跳动,又迅速回过头去,耳朵却在竖着听秦西榛的话。

    秦西榛嘴角划出一个浅笑,转身拿起粉笔,在后面的手书下划出白色粉笔道,“因为很简单,这堂课的内容是‘音乐能告诉你什么,同时,音乐又不能告诉你什么’,这本就是充满了辩证的命题,但什么是音乐中的辩证,我跟你们大道理说一阵,也许你们能明白,但也许不会印象深刻。于是这位同学……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程燃!他叫程燃!”有人已经替程燃喊出来了。

    “好,请大家给程燃同学以掌声。”

    无数人拍掌那个鼓劲啊。

    “程燃同学,其实每一个回答都非常好,但是,如果我不是去不断的否定他,从反面的角度来针对他,你们对音乐的辩证就不会这么有趣而深刻吧……”停顿了一下,秦西榛望着全场,光束透过窗明几净的玻璃照射进教室里,空气中的颗粒都仿佛镀了金,但伴随着秦西榛接下来的话,很多人感觉内心温热得仿佛在燃烧。

    “这就是音乐。它的魅力是无形的,它可以表达我们内心最细微的情感,可以流水呜咽,可以离人清秋,可以金戈铁马,可以荡气回肠。它只遵循你内心的东西。无论你们以后会不会走上音乐这条路,会走多远……每个人心中都应该有一首歌,希望你们坚持自己的旋律,成就自我的价值。”

    雷鸣般的掌声。

    这堂音乐课下课之后,程燃就在年级上出名了。

    消息传到其他班,都听说了这个被秦西榛一连三次抽起来回答问题,作为教案一部分的程燃。很多人醍醐灌顶,不得不佩服秦西榛的这种方式,看似胡闹,其实充分将音乐教案中的辩证理论用独特的方式表现了出来,已经无形中让很多学生对这堂课感兴趣了起来。

    但问题是,为什么其他班先上的课,却没有人像是程燃这样被抽起来回答问题?

    这是不是有运气的因素又不缺乏实力的加持,说实话已经有人想过来向程燃讨教秘诀了。

    更多人是下课了围过来笑着纷纷采访,“怎么,被秦老师一连点名三次当教具是什么感受?哈哈……”“知足吧,要是可以和你换,我们也愿意啊!”

    秦西榛应该是在看到自己之后,电光火石转了念头,用这种方式,既达到了整治自己,又能把她的课堂核心内容宣讲出来的地步。

    想了想,程燃哑然一笑。

    这个女生,有点意思……

    ……

    这也是很多人,再一次的听到了“程燃”这个名字。对于以前笃德中学直升进来的学生来说,这个名字就有些敏感了。毕竟隐约在他们认为要压倒的初一中学生那里,传闻是可以和齐盛一较长短的人物,有的人也在暗暗地观察,但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得出的结论都是……不能和齐盛相比嘛。

    高中的体育课往往是同时段几个班共存,齐盛所在的一班在星期三下午,和四六八一个时段。第一高中是山海市内最好的高中,作为省级重点,这里的硬件设施也是数一数二,足球场,篮球馆,还有这个时候普通学校难得一见的游泳池。当然,常年闭馆的情况时有发生,只有暑假好像会开放那么一两个月,对外售票。

    齐盛所在的一班还有一个很棘手的人物,这个人叫刘俊,名字和人没有半点联系,相反整个人壮而魁梧,原本现在应该是高二生,但因为当时在年级上很跳脱霸道,玩得太厉害留级了。家里据说生意做得很大,父亲忙得很,每次请家长过来,其父就是一副大老板的派头,总之自己孩子没问题,自己管教没责任,就靠你们老师要多尽责了,尽不到责就是老师的问题,又在言语中表示,他和教育局某某某熟得很……导致现在的老师也奈何这个刘俊不得。

    刘俊有时候在学校里,和高二那帮人也能打得火热,有时候遇到了,会在二年级的厕所里聚着抽烟,因此隐隐就有一种高一无人敢惹的趋势。

    因为体育课上的班级较多,篮球馆场地不够用,一个标准篮球场分成了两半,往往就够四拨人进行分组打球了。左侧的篮球框下原本已经有六班的人在打球,一个人刚刚跳起,整个人就被一个肩膀带到,一个趔趄差点没摔在地上。

    径直来到六班这个场地的刘俊带着几个人直接就到了篮板下面运球投篮,似乎根本没有看到那些六班打球的学生。此时六班的学生也只能暂停,站在一旁,有人想上前理论,被自己人给拉走了。

    齐盛刚好从场地旁边走过去,刚才没有把在这里打球的任何人放在眼里的刘俊转过身来,对齐盛“黜!”了一声,道,“齐哥!来打球。”

    齐盛转过头,对刘俊一笑,摆摆手,道,“你啊,不要欺负别人啊……”

    刘俊像是听到最好笑的事情一样,“我有吗,你问问他们,我有欺负他们吗?”他旁边叫做顾东和李伟的两个以他马首是瞻的瘦高个笑着,“齐哥,过来一起玩吧。”

    齐盛没有理两人,径直走了过去,对那边的一个男生说,“孙继超,你过来一下。”

    孙继超也在第一高中,只是是四班的,此时就在四班休息区这边。齐盛这句话其实是有些不客气的,此时四班很多人都朝孙继超看过来,特别是女生,孙继超愣了一下,最终还是起身,走向同是政府小区里的齐盛。

    “那个程燃,就是姜红芍提及过的那个人?”

    孙继超点点头。

    “就这么一个人,以前你们一个中学的,姜红芍和他玩得好?”齐盛笑了笑,“以前红芍身边,总会混进一些莫名其妙的人……作为她一个大院的朋友,我们总是要帮她甄选一下。行了,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一句话就将孙继超召之即来挥之即去,齐盛却似乎理所当然。

    看到那些树荫下朝自己两人这边张望的自己班人,孙继超脸色有些难堪,他准备走回,但最终还是停了一下,转过头道,“齐盛,这个程燃,不是一般人……”

    “他和普通学生,不一样。”

    齐盛突然笑了,笑得很好看,“我爸经常办公厅开完会,就会给我讲很多道理,比如有的道理,是物质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成熟一点。就一个高中生,听说是快倒闭的华通公司职工家庭……还不一般?孙继超,你港片看得有点多了……”

    ……

    ……

    (发烧感冒了,状态不好,现在才码出来。求订阅和票票,冲刺万订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