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燃 第六十六章 降临!

时间:2018-03-30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

    郑秋英拿着成绩条下来就看了,原本她是预期自己仅仅在李德利之下,班上前几名中,就她和李德利算是数一数二,李德利的成绩挺好,她有几科落后,也有比他拔尖的,就看水桶能不能补齐短板。

    除此之外,班上三名以及往后,说实话,和他们还是差了一个台阶的。郑秋英也只是偶尔看看后方被抛下的风景,那个时候只会觉得一种高处不胜寒的感触,最终她还是盯着前方,她追着的是李德利,以及年级上更高的那几个人。

    但是——

    第四!

    她看到自己的排名,微微呆。

    然后那边突然传来声音,“杨夏,94o分!排名第三!这么厉害,你都快追上李德利和郑秋英了啊!”

    那是杨夏前后左右的学生,本身杨夏作文被贴出来,她也已经成为了焦点,所以纸条拿下来后,旁边姚贝贝摊手要,杨夏只能递过去,姚贝贝等人接过,旁边就有人围观,有女生的声音传了过来。

    郑秋英幽怨的回过头,她心底产生出浓烈的不甘心。杨夏成绩好像之前也不错,班上应该前十左右,但是毕竟是无法和她相比的。

    自己每次看到那张脸的时候,总会有些骄傲,长再漂亮还不是花瓶,不如内在的丰满。所以郑秋英有点傲气,长期班上名列前茅,在学习上面没有傲气也说不过去。

    但是,这股傲气,突然被击得粉碎。她原本不看好的花瓶,这个时候,竟然直接把自己挤了下去,这一挤,还不是挤到耻辱的第三名。

    自己居然直接滚地葫芦般到了第四……究竟还有哪个上来了?李亚?一定是他了,考试前后他就闷油瓶一样不出声不出气,没想到是憋着一口气在往上冲!

    总归,还是自己大意了啊。

    然后,李德利朝她看了过来,声音响起。

    “耶……郑秋英,没想到啊……隐藏得这么深噢?”

    看到李德利那张揶揄的脸,郑秋英眼睛一红,差点没忍住。这是知道自己掉得厉害,所以直接这么说起了风凉话?

    平时大家有说有笑,好像是共同进步的氛围,你帮扶我,我支援你,即便有竞争的心思,那也是压抑得最低……结果这场考试一结束,人考得好了,立马原形毕露,得意得辫子都要翘上天了!

    这话是……羞辱自己吗?

    郑秋英苦涩一笑,回应,“李德利,恭喜你了噢!”

    李德利当即就有闪了腰的胸闷,这郑秋英真是杀人不见血啊,这句话是恭喜自己被她挤下去,排到第二去了?

    敢情你这个郑秋英才是心机深沉啊,平时自己毫无保留给你讲题,现在看来,有些错误率,莫不是故意犯下的,以此来迷惑自己吧……这不过就是个高中,咱们都还在上学,都是学生,就至于这么勾心斗角吗?

    李德利嘴唇都在抖,嗫嚅道,“第一有这么重要吗,你这么不择手段。”

    “我不择手段?你考了第一你说什么风凉话呢!”

    郑秋英先是一激动,旋儿又凄声道,“我934分,排名第四……李德利,你不用怕,我追不上你了。”

    “你第四?真的?”

    “何必假惺惺!”

    “我靠,我这次949,班里第二啊,我以为考第一的是你啊!”

    “啊……!”

    两个班上平时钦定的一二名隔着一个纵列对话的时候,特别是还在讨论排名,必然引人注目。很多人竖着耳朵在听,听到这个结果,在李德利前排的人扭转身来,找李德利要了成绩条,郑秋英那边也有人对比了一下她的成绩条。

    “李德利949第二,郑秋英是934第四……是的!”

    “这么说来……杨夏94o分第三……那第一是谁?”

    “那边李亚呢,快快快……问了没有……”

    “李亚912,排名第七……”

    教室底下的议论,纷纷扬扬。

    ……

    程燃从谭庆川手里领了纸条,谭庆川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那眼睛里,有一种险些抑制不住流溢出来的笑意,最终他还是忍住了,轻声道,“再接再厉。”

    程燃对他点了点头。

    谭庆川眼神移开,又念起下一个人。

    程燃拿着纸条往回走,一来他本身在班上喜欢独来独往,和其他人并不太熟,所以也没人拦着问他成绩。程燃扫了一眼成绩条,一目了然。

    他看到的是,总分的数字和后面紧跟着的,标明为“1”的排名。

    这个数字,就这么简简单单,但却有难以言喻的魔力。

    他心里有数,把成绩条揣裤兜里,走回了自己的座位。

    这个时候,他座位四周的学生们还在上下左右交头接耳。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在别人问及自己成绩的时候,都会公开,也有不主动透露的,有的可能考得不如预期,哪怕排名前面,也是心里不舒服的,不想多聊成绩。

    这样一来,谜团就更多了。

    “成绩好的就那么几个,第一到底是谁啊?不过张峰和李若秋的成绩没人问过,难不成是他们两个其中之一?”

    “张峰是班长,之前月度测验单科还是有拔尖的,说不准是他噢……”

    “李若秋也不是不可能,只是难度很大,他理科成绩很好,堪比李德利,甚至比李德利好也可能,但关键英语几科偏科严重……难道最近上补习班给补齐了?”

    其实如果没有七班和九班打擂台这种事情,没有两个老师闹得年级都知道的争锋,没有七班第一的宋时秋这么一个人,估计人们也不会对这次他们班第一名是谁这么关心。

    程燃走回座位,前两排那边,柳英扭过头来,开口问,“程燃,考得怎么样啊?”

    听着那些周围纷纷扬扬的议论,程燃笑起来,对柳英和看过来的杨夏等人道,“第一。”

    杨夏和柳英是怔了一下的,就连程燃四周围的学生,原本还在说着分数,或者聊着题,突然就这么静了一下,诧异的朝他望来。

    柳英手已经摊了过来,“来来来……给我看你纸条,不信了……”

    程燃手插进裤兜里,是准备掏出来给他们的。

    但那边,姚贝贝瞪大眼睛,一脸的鄙夷,“屁!你骗人!你要考了第一,我手板心煎鱼给你吃!”

    旁边的俞晓恨了一眼过来,“姚贝贝你是不是傻!手板心怎么煎鱼!”

    “爱怎么煎怎么煎!”

    程燃看向姚贝贝,原本在兜里拿出来的纸条,又收了回去,对她笑了笑,“为了你的手,还是不给你看了。”

    “切……”姚贝贝就瘪瘪嘴,把柳英摊开的手掖回去了,“他根本就是在吹牛,豁别个……信他才有鬼噢!”

    柳英还待准备再出言看程燃的纸条,但是转念一想到课间时候七班那边对他的打听,以及拿他和宋时秋相比的事情,柳英也就不再追问了。

    这个时候杨夏才挑了挑睫毛,带着嗔意看了一眼程燃,似乎怪他这种事还拿来开玩笑……但是,眼底子深处,有一丝疑惑。

    上午的这堂课,因为试卷还没拿下来,完成绩之后,谭庆川就在黑板上给大家讲数学试卷最后的几道大题是如何解答的。

    课堂又恢复了纪律。

    最后这节课临结束前,谭庆川在郑重提及了下午各科科任老师会布试卷,年级上的排名也会出来。同时他下午要开一个校长主持的会议,就不来教室了,大家要用心总结各科经验教训云云……最后宣布了放学。

    铃声中,学生们66续续出了门,片刻后,有人又从外面折转回来了,一个消息,同时传了进来,“……宋时秋班上成绩出来了,宋时秋972!”

    本身就引人注目的宋时秋成绩一爆出来,还是引了一阵惊噫,一向自信的李德利可以说接连受挫,脸色都有些变了。

    972,压了他二十三分啊。

    这23分的差距,已经是两个层级了。

    走到门口的谭庆川是听到了这个消息,他背影微微停滞了一下。

    在这个时候,背着书包的程燃似乎把教室里的一切喧闹甩在脑后,和谭庆川一错而过,走出教室。

    谭庆川目视着程燃背影,又面无表情迈步而行。

    一老一少,一前一后,行走在楼道的光影中。

    ……

    ……

    有暖阳照临的下午。

    一中行政大楼会议室之中,“期中总结大会”的红色横幅已经高挂。

    校长马卫国率教导处领导,主持这次高一十七个班的班主任都列席参加的这场“誓师大会”,虽然是第一学期期中考,但马卫国讲究做事一个好的开始往往就是成功的一半。

    这场会议将在两点半准时开始。

    而这场会议上,各班班主任,就要见真章了,考得好的,那就恭喜了,嘉奖表彰各种福利那是绝不会少的……考得不好的,那就是要在马卫国面前拿话来说了。

    与此同时,备课铃打响,下午上学的学生们66续续的进了教室。等待着……那第一节课的开始。

    对于七班来说,那个神秘的班上第一名,在一个中午的酵之后,仍然没有露面。这就是只成绩条不公布成绩单的坏处,虽然保护了学生的面子和隐私,但也让这种信息无法及时脱颖而出。

    当一个事情你不去注意的时候,或许并不以为然,然而当你注意力放在上面,却还没能得到结果的时候,就会抓心挠肝。

    那个考了第一的,能比李德利的949分还高的,到底是谁,了李德利多少分?

    ……

    会议室之中,人们已经就坐了,马卫国其实早二十分钟就来了,很多后来的班主任看到马卫国在环形圆桌上正襟危坐,心头就是一突,看来这马卫国对今天的会议,是非常重视的。

    这也说明那个传闻,马卫国有野心在任期把市一中升一个格,从省级重点在往上跳一个龙门?这种情况下,教学的成绩,那就是必须硬碰硬拿出来的东西了。这几届高中生,恐怕马卫国就要苦心经营,运作一个大盘子起来。

    一个又一个的班主任进入会场,在自己的桌位上坐下来。王奇看到谭庆川在自己的位置上就坐。

    那一刻,王奇心头掠过一丝古怪的念头。他询问过一些科任老师,他们所教的科目,所教的班的最高分成绩。王奇知道时间有些紧,这次考试周二开始,考三天,加急改卷,到周六出来班级成绩,其实已经很快了,年级上面的汇总没有出来,倒是不足为奇。

    只是作为每个科的科任老师,应该也知道自己所教的班最高分了吧。他本想比较一下,看看宋时秋是不是稳拿第一。结果这些科任老师都回答他说还没有进行单科汇总。

    也就罢了,王奇问不到,就去问月度测验的年级最高的几个人,这么直接问到别的老师的头上,人家碍不过还是会告诉他的。结果是那几个人的成绩,都被宋时秋甩下去了。

    那其实已经没有悬念了。宋时秋已然站在了最高层金字塔学生的顶尖。

    他看着谭庆川,心头一嗤,想这次你还怎么跟我比?

    “距离开会还有几分钟时间,大家来聊聊天吧,在座各位有什么新奇事,想分享吗?”马卫国大概想活跃气氛,环视一下众人。

    王奇嘴角一翘,把手头上的一份文案提了出来,环顾全场,“最近……省上做出新的精神指示,要让各中学探讨教育改革的……我所知道的,是省上好些著名的中学,已经开始做出符合文件精神的调整了……马校长,我这里也连夜写了一份方案……你看一看,我研究了一下,我们第一高中啊,作为老牌高中,目前还是很有问题的,主要是出现了‘四个脱离’,脱离培养目标,脱离教师自身特点,脱离中学教育实际,脱离‘三个面向’,因此,我向马校长郑重提出这个改革方案,那就是最大程度的挥教师的个人特色主观能动性,我们将我们的教师队伍,进行实验分组,彼此进行竞争,竞争涵盖五十个大类比,由专门的负责人进行监督打分,一学期下来,教师队伍再也不是根据资历来调整,而是你的教学分越高,你享受的待遇,获得的回报,学校能给予的资源也就越多……”

    众人听他一说,也就明白了。

    这王奇是居功自傲,这一次他手头上的宋时秋可能是年级状元,这可是为他大大涨脸,这是借题挥,想趁机对马卫国逼宫了。

    这个人最擅长钻研这些教育政治门门道道,搞斗争,搞政治,那是一套一套的。要是这种改革让他实施了,不消说,谁都知道作为方案提供者,负责人手上的权柄有多重?那个时候,这里在座的哪一个教师,不是任他拿捏?

    而谭庆川这样的人,哪里还有活路?

    众人都紧张的看向马卫国。

    马卫国只是接过他的方案,随手翻了两页,然后在王奇一脸期盼的目光中,呵呵笑了两声,放在了一旁,环视全场,“开会!”

    王奇脸色就有些不好看了。这是怎么个意思?难道马卫国要当众拂他这个劳苦功高者的面子?

    这么多老师看着的情况下,他就不怕伤了威信?

    马卫国清了清嗓子,面对全场二十多名教师,道,“考试是对我们前一段儿工作的善意提醒,其本意不是去比较去衡量老师的优劣,而是取精去粗,保优除劣,现当前问题,理清工作思路,理清工作重点,找到解决途径,为下一阶段工作打基础,做铺垫。”

    “阶段性测评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回头看的机会,绝大多数老师对这次考试做了深入的分析和总结,能用辩证的观点看待成绩,能用理性的思维看待问题……我们即既深刻地剖析学生存在的问题,又毫不留情地揭示自身的不足。”

    “这一次,我要重点表扬我们的一位老师……

    “他所带领的班级,无论是班级分数内差,还是状元,都全面开花!”

    王奇心忖来了。没想到这个马卫国还是挺讲究手段的,原来是在这里等着表扬他的啊,是的,如果一开始就同意他的方案,未免有些说服力不足。但在这样的总结会议上,把他王奇提上来一顿夸耀,他王奇资格有了,威望有了,这个时候再来提他的教育改革方案,那不就是水到渠成!

    姜还是老的辣啊!难怪马卫国是这么一个省级重点高中的校长,不简单!

    王奇不由自主的背脊都挺起来了。

    然后,马卫国的声音继续。

    “平均分上,他虽然不是最高,但是在班上前三十名和后三十名之间的分数差异上,他所教的班是差距最低的!而这一次,全年级第一的成绩,也就是从他们班走出来的!”

    马卫国伸出一根手指头,遥遥指向天花板,“这个叫做程燃的学生,进校时是三十多名,但是经过谭庆川九班的教育打磨,如今已经是飞成长!高达995分的总成绩,高倨全年级第一位!甩了七班的年级第二名,整整23分!”

    瓮!

    会议室里,除了谭庆川之外,高一年级其他十六个班的班主任,整齐划一的同时震愕的看向谭庆川!

    而王奇,整个人从头到尾就经历了从最开始的佻傲,再到期待,到完全傻眼,直至于整个人都不亚于被雷霆劈中般一片恍惚!

    这是个……什么情况!

    程燃!?

    就是早上自己在办公室里,说过的那个“阿飞”!?

    而在场的不少和他属于教学b组的班主任,先是同样为这个消息愕然后,又一脸精彩纷呈,忍着笑看向如遭雷击的王奇。

    早上听着王奇恶意揣测人家女生的那种阴暗,令很多人其实都听不下去了。而现在,只觉得无比的痛快。

    你口口声声说人家是什么不良少年,小阿飞……

    一个年级状元被你如此辱没,恐怕也没谁了。你王奇现在自己回想一下,为不为你当时大放厥词而羞愧?这难道不是啪啪啪的打脸?

    王奇眼神猛地刺向谭庆川,他看到谭庆川不慌不忙的端起水杯,伏溜溜喝了一口茶。那一瞬间,王奇明白了,自己掉入了一个陷阱!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询问那些科任老师,却没有一个人告知他成绩了!

    他被伏击了!

    那些人,或多或少都受到了谭庆川的授意,故意对他隐瞒了他们所得到的部分信息。

    虽然年级排名没出来,但只要这些科任老师守住他们所知道的,每一科他们手里最高分的成绩,那么他王奇就会被蒙在鼓里!

    而谭庆川,却是早就知道了他们班上的那个程燃,一骑绝尘的信息!

    王奇有一种想要喷血的冲动。

    这个谭庆川,根本就不像是表面上这么好欺负啊!简直就像是化骨绵掌,手段狠辣!

    而就在此时,马卫国让谭庆川说两句的时候,谭庆川轻轻搁下了茶杯,抬起头,淡淡道,“刚才马校长讲的话,我很荣幸,但我这个人天生做不管这种场合的言,我就做个提议吧,近段时间,现我们的年轻人啊,学生有些懈怠,还望加强对学生的思想道德工作……”

    说到这里,谭庆川看了王奇一眼,“现在的年轻人就是浮躁,成绩不怎么样,一天小九九却多如牛毛,不好好专研自身的学习事业,却成天筛边打网的,不干正经事……”

    这尼玛!全场的教师都看了出来,这简直就是指桑骂槐啊。

    表面上说学生,但其实就是指着王奇的鼻子数落。

    结果这番言,搞的是所有教师都眉眼弯弯的对视,憋着笑意。王奇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他们联想到王奇之前小人得志的那副鼻子都要翘上天的模样,现在是真痛快啊!

    偏偏马卫国还很配合的适时开口,仿佛并没有看到王奇此刻的脸色,“谭老师说的很有道理嘛……年轻人浮躁,那么以后,就要谭老师这样沉稳持重,低调的老同志,优秀教师多挑挑担子了!”

    这话说到这里,全场哪还不知道王奇已经一败涂地了。

    也有很多人暗暗佩服,别看谭庆川老老实实,这老家伙,根本就不是省油的灯啊!

    不过也让很多人羡慕不来。

    这就是年级状元的威力啊……

    ……

    英语老师宋嘉在下午第一节课,以春风拂面之微笑踏进教室门。

    班长张峰大喝,“起立!老师好!”

    “同学们好,请坐。”宋嘉面对全场,把自己抱着的一大摞期中考卷子搁在课桌上,直接点名,“程燃,起立。”

    程燃愣了一下,还是在众人不明就里的目光中站起来。

    “让我们向程燃同学表示祝贺!这次期中考试全年级英语这一科的最高分——1。就是你们面前这位学生了!”

    程燃看到前排的无数人纷纷扭转身往后看,有杨夏,有微讶的姚贝贝,有不明所以的柳英……一些人被挡住了,还够着身子往他看过来。

    李德利一恍惚,看程燃,随即,好像预感到什么,眼珠子蓦然瞪大!

    俞晓率先带头响应老师号召,死命鼓掌!然后霍霍的跺脚拍起桌子。

    全班在静默了片刻之后,爆出剧烈却又参差不齐的掌声。

    这原本是全年级安静的上课时间,突如其来的嘈杂,传到了楼上的七班。

    七班这边的课堂里面,一阵窸窸窣窣。因为很多人听声辨位,知道声音是从下方的九班传来的。

    “搞什么啊九班那帮人?”

    “神经病,上个课鼓什么掌?”

    就在七班的这种窸窣声中,七班的数学老师蒋淑芳走了进来,搁下了试卷,面对全场,蒋淑芳教数学,整个人看上去很温和,但熟悉她的人都知道是假象,她不火,不闹腾,但总就是会以她的方式,伶牙俐齿软刀子割肉,让你没脾气。

    “同学们啊……这次我们班的数学考得是不错的……但是,戒骄戒躁……你们不要骄傲啊……要知道,原本我是很有希望,年级单科第一,是出在你们班的。”

    咦!?七班顿觉画风突变。一群人纷纷朝宋时秋看过去。

    难道不是宋时秋吗?他数学141啊。这一次数学比较难,这个分数算是傲视群雄了。班上第二名才134分!

    宋时秋脸色微微有些变化,但变化得不多,他仍然很轻淡。

    有人问出来,“蒋老师,那数学这一科单科最高多少分啊?”

    数学可以说是所有人中学时期的噩梦,但也最关注这一块的分数。

    蒋淑芳眼睛从宋时秋的身上收回来,一脸的吃味,“145,呵,是九班的……叫程燃吧。”

    蒋淑芳只是把在刚才办公室里听到的让人意兴阑珊的消息说出口。

    但她看到,下面七班的不少人,突然停止了议论和交谈,齐刷刷头扭过来——“哈!?”

    一个二个的表情,像是有什么了不得的东西,突然闯进了他们的世界。

    然后,他们开始,依次感受到了这个名字,在那个下午带来的恐惧……

    ……

    九班第二节课是语文范正伟,范正伟一进教室,就对全场道,“今天我向大家公布一件喜讯!当然,这也是对我个人工作的认可!我们全年级语文单科第一,就诞生在咱们九班,我老范教的班级!”

    “程燃,起立。”

    “请大家给予掌声鼓励!”

    于是程燃再一次从座位上,无奈的站了起来。

    这一次四面八方的目光注视过来。

    片刻之后。

    所有人像是意识到了什么……

    “又是程燃!”“两科第一了!”“双料冠军啊!”

    “厉害啊……”

    “程燃!程燃!”

    无数的桌椅板凳被拍打拖动制造的声音,就这么骤然响动于整座教学楼。

    如同雷鸣。

    ……

    九班的剧烈反常轰动在下课之后,引爆了很多班级。不少人过来询问,“咋个了,咋个了,你们怎么回事啊……出什么事了,你们上课搞什么弄那么大动静?”

    “撒子喃!?程燃!又是程燃拿了语文第一,136分!刚才我们七班蒋淑芳说了,他也是数学单科第一啊!数学考了145分!”

    “你说他英语也是全年级单科第一?——1!”

    “我勒个去!不是双料冠军,三夺冠了!”

    消息传回七班,整个七班都陷入一种恍惚和震荡的氛围之中。

    导致随后走入的化学老师易雄进门看到整个七班一片乱糟糟的氛围,猛地就把卷子砸在了课桌上面,一片试卷纷纷扬扬飞洒,整个七班都呆住了。

    易雄怒道,“你们得意得很了啊!还在这里闹!你们有什么可得意的,你们整个班,只有五个人上了9o分,可以说全军覆没,题难不是借口,人家九班叫程燃的年级状元,为什么就可以拿满分?你们班最高的宋时秋,考了个95分,也只能考95分!”

    “而人家之所以考1oo分,是因为试卷最高分只有1oo分!”

    “你们一个二个,还在沾沾自喜,吊儿郎当的……简直为你们感到羞耻!”

    宋时秋的表情,此时已经有些凝固了。

    七班不少人极其凌乱。

    这尼玛……怎么又是程燃啊!

    ……

    得了!这节一下课,七班已经朝九班两头跑问程燃的成绩了。有个别科目今天没有老师来的,好事者干脆直接到了办公室去询问。

    然后……那个学生的成绩,一项一项,逐渐浮现在七班和九班所有人的面前。

    “语文:136,数学……145。”

    “英语……1,化学94,物理……1oo。”

    “地理……98,历史……99,政治……82,生物……97。”

    “宋时秋总分972……他的总分……995。”

    “年级第一!”

    这他吗是诺特丹玛斯在《诸世纪》中预言的恐怖大王,提前降临了吗?

    ·

    ·

    ·

    (明天没有了,这章就当今明两天的吧。今天写了一整天。除了吃饭就是写作……我已经透支了……

    最后最后,求票……谢谢大家!)

    //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