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燃 第六十八章 霹雳

时间:2018-03-30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

    看到易雄在那边的吃瘪,很多老师只觉得有种恶有恶报的痛快。

    其实在中午的时候,不少科任老师,班主任都拿到了自己所教的班级的成绩情况,而谭庆川也走转询问过,那个时候,他们其实就知道了谭庆川班级的考试情况,和程燃的名字了。

    很多人惊讶于谭庆川的沉稳,这和王奇那边一得到成绩,仗着一个宋时秋就张扬无比的状况,形成鲜明对比。

    当谭庆川询问到了那个既定的结果之后,他对这些老师不动声色的请求,“能不能,先暂时让这个消息,压一下?”

    很多老师一结合想到下午的期中总结会议,他们就明白了。有老教师回应,“谭老师,我这科啊,的确还没进行统计呢,会晚一点出来。”

    也有年轻老师当即表示,“谭老师,你放心,如果还有其他人问过来,我不会透露的。”

    其实王奇的咄咄逼人,年级上老师们是看在眼里的。谭庆川这样一个老实人,偏偏就因为是模范教师,遭到王奇不断的攻击和打压,很多人从心底为其打抱不平。

    这口气一直都憋着,在这种时刻,谭庆川“振臂一呼”之下,几乎所有的科任老师都响应起来,加之王奇的自大错觉,硬是将他可能得到的信息给封锁了。

    由此总结会上,王奇可以说是一败涂地。

    而私底下,很多得知这件事的老师们,都对谭庆川是刮目相看。

    人家是老实人,但并不代表着就是冤大头,人就傻。

    在逆境中的反击,那叫一个凌厉果决。

    姜还是老的辣啊。

    ……

    谭庆川开完总结会,下午听到自己班教室传来那阵轰鸣,他就微微一笑,在最后快放学的时候,他一步迈入教室。

    科任老师和他点了点头,已经讲完了卷子的老师提前先走了,把最后的时间留给谭庆川。

    谭庆川环顾全场,最后目光落在程燃的身上,微笑道,“程燃同学的事情,大家想必也已经知道了,年级最高分就出在我们班,但是,我们班平均分却不是最高的,这让我这个面子,也不是太光彩。”

    众学生虽然都是少年人,却也从这话里听出了端倪。心想自己这班主任老谭还真是不要脸啊,一个年级状元,他现在也不满足了,敢情已经打起了平均分第一的双料冠军念头啊。这是要当这一届学生的班主任一哥?

    谁给了他这样的自信?

    “大家要以程燃同学为榜样……来,我们抓紧时间,把今天早上没讲完的试卷讲完……一会放学可能占用大家一点时间,我只说两分钟……”

    又是只说两分钟!

    教室里,哀鸿遍野。

    ……

    ……

    等谭庆川足足多拖堂了二十多分钟,回家之后,老婆赵青已经“啊!”得扑了过来。

    “老谭,是真的吗?今天几拨人在我面前提到你在总结会上的表现了!说你气定神闲,不慌不忙的发言,把王奇狠狠训斥了一通,那个王奇全程铁青着脸,你都不知道他们形容描述王奇那坐立不安垂头丧气的样子,果然都是些老师啊,惟妙惟肖的……这院子里,大家都为你感到扬眉吐气!都说让王奇这样的小人得逞了,以后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都在感谢你反击了他的气焰。”

    谭庆川看着自己老婆,从这张雀跃的面容上,仿佛又看到了当年,两人都在师范校,隔着两个城市偶尔才能见面的模样.

    他穿着现在看来土到掉渣的黑蓝工作制服,在绿皮火车上颠簸十几个小时,风尘仆仆的到她的学校去找她。

    那时她扎着辫子,穿着精心打理碎花衬衣,令人怦然心动,就是几十年后想起来,也依然如昨。

    不知什么时候,两人结婚有了孩子多年,便开始为各种生活琐事争吵,照顾老人的压力,孩子的奶粉钱,学费,各种各样的费用,现实无法逾越的鸿沟,压在他们的头顶。他越来越沉默,成为了别人眼中的老实人,老好人。当年小鸟依人的赵青,也被岁月带走了青涩,变得刻薄,唠叨,成为了每天只会数落他抱怨的家庭妇女。

    这一刻,仿佛年轻时候的他们,又重新归来。

    “马卫国是不是说了让你挑大梁这种话……啊!我们的房子是不是有望了!”

    谭庆川微笑着,点点头,“十拿九稳!”

    赵青一瞬间眼睛都红了起来,忍不住捂住嘴巴。

    这么些年,老谭在工作上唯唯诺诺,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就这么一潭死水般过着生活。有时候赵青和他吵架,看不惯的其实并不是现实的窘迫,而是谭庆川的这种模样,这种性子。让她看不到未来,让她一想到也许再过十年,二十年,他们还是如现在一样,甚至更为滑坡的生活……就让人绝望。

    绝望诞生那些失望和争吵,让生活失去了本来的模样。

    然而,在这一场冲突中,反倒谭庆川重新振作,勇于战斗并取得了丰硕成果。让赵青一时间心底压抑的那些愤怨,终于一扫而空。

    也真的是扬眉吐气。

    谭庆川已经拍上了赵青的后背,“哎,你看你……哭什么……”

    “大房子,我们就要有大房子了!儿子终于有自己的房间了,怎么不哭,几十年了……你总算有点出息了!”

    ……

    之前初一中升上来的学生,一直被笃德中学来的学生压了一头,很多方面,都说不上话,而笃德中学的人,也长期是一副贵族学校天生高人一等的架势,但是这里面,最优秀的宋时秋在成绩上遭到这么当头一棒之后,笃德中学血统的这些学生们,终于重新开始审视起了原本他们看不上的一中学生起来。

    这个结果直接打破了历来笃德中学出来的学生在成绩上高人一等压人一头的魔咒。甚至现在笃德中学出身的学生,到处打听这个程燃的来历。

    然后有关程燃在当年初一中的那些传闻,也在年级上面传开了。

    “据说这个程燃是中学最后一学期的时候突然发力,在初一中以班上中下游的成绩,直接破顶,成为了全班第一!说是当年初一中最大的一匹黑马了!”

    “我知道的还不止于此,那边有人说,他还曾经在文化墙比赛中,办了一个文化墙板报,至今那文化墙还在初一中展览,甚至校长还找了记者,拍了照片,上了山海市报纸,那文化墙的报纸照片还进了校史!”

    “据说那文化墙画的是海尔波普彗星的轨道,极其详尽,而且把历史事件结合了进去,绘画也很厉害啊他……”

    “真想看一看那副文化墙什么样子的啊……”

    听着自己这些原笃德中学的校友们彼此谈论着程燃,齐盛表情有些僵硬。

    他还是没料到,程燃成绩,居然能好到这样的地步……

    但又有什么关系?

    他不在乎程燃是否考了年级第一。他只是在乎,程燃和姜红芍走得很近,这让他不可容忍。

    程燃现在考了第一又怎么样。

    自己,可是已经对姜红芍,告知了他当年那些无耻的事情,如何指鹿为马陷害蒋波。

    你成绩再好又怎么样……只要姜红芍知道你是个怎样无耻的人,那也就够了。

    她会疏远你,然后把你驱逐于她的世界之外。

    最终,胜利的还是……自己啊。

    然后齐盛在这个下午,看到了收发室摆着的,来自蓉城十中回给他的信。

    有的人,你仅仅只是看到她的笔迹,她所书写过的痕迹,都会心跳不已。

    齐盛看到那封信,上面用熟悉的笔迹写着“齐盛收”的字样。

    他就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悸动。

    那是只属于他的,和遥远的她之间的,那令人心痒难耐的联系。

    说到底,他甚至要感谢程燃了,让他和她之间,建立了共同的话题和共同指责的对象。

    齐盛拿过信封,捏了一下,心却有些微沉。

    因为当时他写给姜红芍的信,是厚厚的一叠纸,感情充沛,洋洋洒洒,恨不能把胸臆舒展。

    但回信的这信封,是最普通不过的牛皮信封,单薄得让人心疼。

    他压抑着澎湃的心情拆信,抽出了里面的那张薄纸。

    那只是三指宽,普通作业本纸质的一张纸扉。

    就像是写信者随手从手边的一个本子上裁下一截,又随便用一个信封装了,丢进信筒里。

    齐盛手有些抖的拿正那纸扉。

    上面是一行字,漂亮却凌厉,像是一把刀。

    “程燃是我的朋友,我不想从任何其他人那里,听到半点对他的恶意揣测。

    煽惑和谄媚从来不会出自伟大的心灵,以此为戒吧,齐盛。

    不要给我写信了。

    我也不会回了。”

    那年那月的那一天,像是晴天一道霹雳,劈碎了齐盛。

    ·

    ·

    ·

    (月票推荐票公交卡,都拿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