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燃 第八十章 歌唱(求票!)

时间:2018-03-30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

    九七年已经进入了十二月,临近了这一年的尾声,临近岁末,年轻人们的脸上总是会透露出雀跃,年迈的人们脸上却又会多染上几分岁月的霜尘。

    人们对这一年的印象最为深刻的大事件,还是伟人的逝世,港城和澳门的回归。那位承前启后,影响深远的伟人还是没能等到港城的归来。

    遗憾就是这种事物,哪怕雄如伟人,恐怕也是不可逃避吧。

    人们仍然在这片大地上生活,下岗潮的暴雪已至,看不到未来和前路的阴影笼罩了很多人,人们却仍然微茫的,如同杂草一样倔强的生存着。没有商品房遍地拔高的世界,大多是普通而老旧的楼房,没有人被赶走,人们在大地上轻如蝼蚁,但彼此走街串巷,维系起来的网络和生活……却重如泰山。

    这一年之间发生了很多的故事,那些悲伤的,愉悦的,喜怒哀乐,都被沉淀起来到了心底,也许很多很多年后被翻出来,能引起记忆的,也许是一个欢声笑语的画面,也许是一个泪流满面爱别离的场景,还可能是,定格了时空的一首歌谣。

    对于山海老初一中的学生们来说,这一年里,他们所有人共同的记忆点,还是在于那个叫程燃的学生,不讲道理的横空出世。

    他画的海尔波普彗星文化墙惊艳了时空,和姜红芍一个考全校第一,一个班级第一,成为了后来被人形容为扮猪吃老虎的两匹黑马,蛮不讲理的把平时学校里占据榜单的各路学霸诸佛菩萨挤开给他们让道,站在了人们记忆的舞台之上。

    第一高中少了姜红芍,这让初一中的学生们还是有些遗憾,因为程燃后来直接战斗力爆表成为年级第一之后,初一中很多学生都会“漫不经心”的宣扬,“这有什么……当年我们年级第一压了程燃一头的姜红芍,现在已经去蓉城十中了,据说蓉城十中新换了招生海报,她就是封面照第一人……”吧啦吧啦一大堆,引发一个个心驰神往的眼神。

    传奇的故事仍然在继续,这个年代里有的东西虽然让人绝望,但美好的事物仍然在萌芽。

    当程燃参加那个“57度”乐队之后,有的人也会专程去打听这个57度乐队有什么过人之处,本身因为程燃的加入,又有秦西榛的指导,这个乐队还是很引人瞩目的,至少一度还是全校都为之知名。

    但乐队练习之时,来打听的人多半摇头苦笑而去,能坚持听完两首的都多半冲着秦西榛的颜值。事实证明,秦西榛哪怕专业能力很强,但在教育这一块,还是很不擅长啊……

    所以哪怕有程燃和秦西榛,这个乐队仍然是聚不起什么人气,乃至于很多人眼中……

    程燃这个年级第一人,也似乎沉寂在了焦点之外去了……

    元旦的即将来临,对期末的冲刺,不甘心落人一头的学生们又埋头咬牙苦学,以期迎头赶上,在面对艺术节的准备间隙,学习上你追我赶的架势,也是浓烈得很的。

    在这样的情形中,程燃在放学到晚自习的间隙中,来到了秦西榛叫他去的音乐教室里。

    程燃进入教室的时候,林楚等一干乐队成员们已经在了,门口有人路过,看到他们,又摇摇头笑着走了。没有人驻足聆听或者围观,那种彼此交谈的嘲笑声,还在楼道经久不歇。

    林楚等人的脸色有些难看,程燃进门来,林楚就半开玩笑又歉意道,“秦老师还没来……抱歉又让你听噪音了……”

    程燃笑了笑,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已经是噪音,那么对于秦西榛那种专业级的耳朵来讲,恐怕就是巨大的折磨了,可她仍然要忍受着这些指导这群音乐的初学者,其实说起来,还是挺不容易的。至少程燃觉得换做自己,绝对没这个耐性。

    过了一会秦西榛就匆匆忙忙的进来了,手里提了两大包的口袋,“抱歉抱歉来晚了……”秦西榛环视了一下,目光在程燃身上定格了半秒,嘴角扬起一个笑意,然后举起了塑料口袋,“都来了啊,最近辛苦了……请大家喝台湾奶茶!”

    “台湾奶茶!?”

    一群乐队成员把手头上的东西立即搁下了,弹贝斯的女生张眼睛都放出矜持的光芒,鼓手小胖子

    吞咽了一下口水,就连主场摆酷的林楚,都从半坐在桌上的状态无声中起立了。这是对美食最好的致敬。

    这个年头奶茶店刚刚在山海市开起,一杯十几块钱吧,对普通学生来说,赶得上两顿饭钱,也算是珍稀品了。就跟后世星巴克在某地首发,或者哪个著名品牌到来引起的城市潮流一样的热门。

    秦西榛提起口袋,挨着发奶茶,递了杯原味的给程燃。

    口袋里的奶茶发完了,众人才看秦西榛,“秦老师,你没给自己买吗?”

    秦西榛笑了笑,“我才不喝你们这种小孩喝的东西……”

    众人还觉得奇怪,这奶茶风靡附近,哪里算是小孩喝的了,奶茶店里面常坐着的,也都是你这样的大学女生啊,普通高中生有这经济实力的也少。更何况,你秦老师不过比我们大几岁而已,要不要这么一副老人家的语气啊。

    “噢,对了……”秦西榛又从后面的纸口袋里取出一盒小蛋糕。

    “是冠生园的提达米苏!……这可不便宜……秦老师你好有啊……”鼓手喝着奶茶,一只手就探过来了,结果啪!被秦西榛拍了手背一下。

    “这不是给你的。”

    众人眨巴眨巴了一下眼睛。

    秦西榛把蛋糕搁在程燃面前,“星期五虽然算是你自找的,但还是我把你裤子撕烂了。这算是……小补偿吧。”

    一干人等瞪着程燃的“特殊待遇”,心想敢情秦老师你还恩怨分明啊!

    程燃愣着看秦西榛递来的奶茶和提达米苏,这算是过意不去?

    于是他冲秦西榛笑了笑,“好,领情了。”

    于是在一干人咬着奶茶吸管的直勾勾注视下,程燃吃起了蛋糕,味道别说还真挺好,这个年头类似山海这些老牌蛋糕店用料还是很足的,还真是熟悉的味道。

    看着程燃大口吃东西,秦西榛眯着眼微笑,心头生出一种古怪的感觉,为什么会觉得……挺满足?

    程燃吃着吃着,抬起头看大伙,扬了扬手中的勺子,“要不……你们来点?”

    “不了不了,秦老师专门给你买的,吃吧吃吧吃死你……”

    一干人吞了吞口水,矜持的摆手拒绝了。

    ……

    “秦老师,一直都是我们在排练,还没真听你唱过歌呢,要不你给我们唱一首,我们看看音乐学院专业的水平?”

    林楚突然开口。

    众人立即也就响应号召的鼓起掌来。要说起来,这年级上秦西榛上过课,讲音乐历史,讲乐理,甚至给大家弹过钢琴,一干人如痴如醉,但却没有人听过她唱歌。

    他们这算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吧。

    在这些掌声中,秦西榛微微错愕,但随即大方的拿过一把吉他,搬了张椅子在他们面前坐下,她黑发披肩,上面编了一圈辫子扎于脑后,脖颈长长的,瓜子脸,更显得清新优雅。白色衬衣没能遮掩她身体的窈窕曲线,抱着吉他,微微一笑,“那就给你们唱一首。”

    说着她垂下目光,手指在琴弦拨动,冬日的阳光中,整个教室都安静下去,似乎被她转瞬就能达到的专注和沉浸所感染了。

    她抓攫心神的嗓音,仿佛磁铁,带着让人心尖微颤的柔和与温存间唱起:“拥有华丽的外表和绚烂的灯光,我是匹旋转木马身在这天堂,只为了满足孩子的梦想,爬到我背上就带你去翱翔……”

    众人无不屏息,程燃目光一怔……

    这女人——

    好强。

    “我忘了只能原地奔跑的那忧伤,我也忘了自己是永远被锁上,不管我能够陪你有多长,至少能让你幻想与我飞翔……”

    她的身边围绕着飞萤,和弦在空气中回环婉转。

    “奔驰的木马让你忘了伤,在这一个供应欢笑的天堂。看着他们的羡慕眼光,不需放我在心上……”

    她黑发乌黑,眼珠子黑曜石般放射出灼灼的光芒,嗓音像是无形的手,握住听者的心脏,轻轻揉挲,重一些,就呼吸急促停顿,轻一点,就神魂皆舒。

    程燃嘴角回甘,仿佛又尝到了提达米苏的滋味。

    “旋转的木马……没有翅膀。但却能够带着你到处飞翔。

    音乐停下来你将离场……我也只能这样。”

    ·

    ·

    ·

    (第一更,和程燃的故事一同进入十二月的冬天了……求月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