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燃 第九十四章 期待之日

时间:2018-03-30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

    97年的冬至。寒流袭来,山海市温度骤降。

    这个冬至之后两天,就将是平安夜。

    圣诞节这个由西方舶来的节日在国内青年之间有很高的人气。其实也就是给大家一个玩耍的理由和热闹的氛围,一般这种时候高中生都在上课,不过互送礼物是最常见的。

    每年华通公司大院子弟之间都还是免不了俗要搞搞形式主义大家送来送去,当然,现在恐怕要改名为伏龙公司大院了。

    大院内,已是华灯初上。

    冬至是星期一,却不上晚自习,一高很人性化,下午放学学生就破例放假回家了。

    临近圣诞元旦,每每这个时候找父母开口要钱是最正当的,比平时编撰补课费之类还要理直气壮。当然这个时候有的父母还是会窥探,比如俞晓家里。

    “妈,给我钱,大后天圣诞节,我送同学礼物。”

    “你要买什么啊,要不然我帮你去超市买?自己买啊……那有没有收到巧克力嘛……哎哎哎,知道了知道了,以后不问了,哎呀问你一下你现在脾气那么大……”

    “要多少钱?六十!?这么多?送什么噢,随便送点东西就够了嘛……好好好……拿去!”

    等俞晓母亲打开钱包,抽了几张钱出来,表情还一脸狐疑,“你不会是要买花送女生吧……?”

    其实俞晓压根也就是送送贺卡,三毛,五毛不等一张,几块钱就能把要送的人搞定,其他的钱就中饱私囊。在这种事情上,程燃和俞晓保持着兄弟般的高度一致。

    程燃家里。

    徐兰端上了羊肉汤,最后搁了二十块钱在程燃的桌前。

    “马上年底了吧,你们不是要互送礼物吗,拿这些去买吧……”徐兰说着,“今年你怎么不提前找我们要了?你有钱啊?”

    程燃暗忖自己老妈的嗅觉之敏锐,他笑了笑,“上个暑假的时候不是说起我们用程翔家的店制作印刷棋卖钱吗?卖了一些钱。”

    “对对,这事我听你二婶说起了,卖了很多钱吧,你脑子里哪这么多主意……钱呢?你挣了多少嘛?”

    “那钱是有成本的,我们几兄弟历来的压岁钱啊……现在勉强赚了些回来吧……几千块。”程燃不知道下次家庭聚会,二婶会不会就把店铺做这个销售数额给曝出来,店子自然请了小赵姐打理,二婶大多数时间也是去打麻将,每天收账的时候来看看,应该不会完全计算他们所赚和所盈利的。不过这个也说不好,没准二婶倒是掌握了他们全部的收支。这也不打紧,知道也就知道了吧。程燃只是需要掌握个度,不让家里人达到介入进来的程度就够了。

    目前的盈利,往一些,他们还是能接受的,甚至还会夸他们兄弟之间会做生意,还不至于介入,但如果要是几十上百万的利润,那家里人还不惊世骇俗起来,一个个恐怕都要指手画脚了,这种平静的家庭格局,就得生生打乱。

    所以程燃后续才要联系印刷厂来做活,省时省力,只需要给钱就够了。而其实三国杀的单副制作成本反而降下去了。

    徐兰道,“噢……这样啊……赚了就赚了钱吧,自己赚的钱自己存着,计划着安排。这二十块还是拿着吧,这是妈妈给你的。我先说好了,无论你做什么,可不能影响成绩。否则你爸第一个就会回来找你谈话。”

    布泸县的邮电所开局,程飞扬这两天都带队去县上面驻守了,冬至都没能回家。

    布泸县的邮电所攻克意义重大,从地理位置上,是山海以北,省内西北地区两区十地和主要城市的联系咽喉要隘处,交通和通信的枢纽,这里一旦打开局面,往西北方向两区十地的设备更新就会顺理成章。现在正是伏龙攻城略地的时候,程飞扬免不了要到处跑。

    程燃知道自己的成绩才是这一切稳定的基础,要是真有天落后了,支撑程飞扬的这股劲没准也会泄下来。

    但是,冬至也没能等到程飞扬的身影,家里总是会有些空落落的。

    收下了自己老妈的钱,吃了羊肉汤,用打了蘸水的羊条肚白萝卜刨了满满一碗饭,程燃回到房间里。

    桌子上面,摆着一些贺卡。

    都是和俞晓放学时买回来的,打批发,手写上圣诞快乐,省时省力啊。只是给姜红芍的,在她略带威胁的“建议”下,还是附上有关自己最近的照片。

    主要程燃也不知道该送些什么给姜红芍,要说巧克力之类,就俗了,只能说服自己对于老姜而言,收到贺卡和照片,也许就超越了其他形式上的事物。

    程燃收到过两张老姜的照片,除了第一张国外电话亭旁边的,第二张则是她在信里附上的蓉城十中教室里用水杯喝水被友人拍下来的一幕。教室中,她握着水杯,可能是发现被拍,俏丽的眼睛瞪着,斜瞥着相机,眼珠子睁得忒圆。

    背景是黑板后面的板报,窗户外有枝繁叶茂的绿藤,光阴似乎就从那些窗户口飘散进来。

    这张照片要是放在后世被公布,程燃几乎可以想象得到会在网络上引发怎样的热潮,在那些人造美女已经看够,审美疲劳的信息时代,这就是核弹一样的杀伤力。

    窗户染上寒霜,房间里透着温暖的光,播音机里传来广播里的歌声,是老歌追忆《卡萨布兰卡》。

    “……我想我们的爱情故事永远都不会被搬上银幕,但当我不得不看着你离去,我也感受到那种伤痛……噢!卡萨布兰卡的亲吻依旧……但没有了你的叹息,那吻已不成吻……”

    “请回来卡萨布兰卡找我吧……随着时光流逝,我一天比一天更爱你……”

    “我猜,在卡萨布兰卡有很多伤心人……你知道我从未到过那里……”

    歌曲伴着冬天里轻扬的雪沙。

    回荡在这馨黄的房间。

    程燃已经开始期待起新年里能收到老姜的信来。

    ……

    杨夏家。

    桌台上,整整齐齐的码放着笔记本,封皮是卡通的图案,是的,杨夏打算送给身边人笔记本。

    而在每个笔记本的扉页上,她都会写上一段话语,譬如给姚贝贝的是:“希望你的乐观和耿直永远伴随着你。”给柳英的是一首属于女孩会喜欢春妍丽夏小诗,给俞晓的是:“来年不要当吠头子!”给张小佳的,给张鑫的,给刘科宏的……

    很多人的,几乎都写好了。

    但是偏偏就是给程燃的,有几本都写坏了。

    终究是没能定稿。

    收音机里传来歌声,是《卡萨布兰卡》。

    听着这样的乐章,杨夏深吸一口气,提笔,像是下定了决心,在一个深蓝色的笔记本扉页,用漂亮的手书写下:“每个人都会为一些东西而坚持,其他人觉得是浪费时间,但对这个人来说,却很重要。也许这个人所等的,只是一个……回头?”

    一写完杨夏就迅速叩上了笔记本,想起这笔记本终究会送到那个人手上时的一刻,她就用双手狠狠把它压在了身下,却无论如何也不愿撕了,手臂枕着头。

    歌曲的乐章中,杨夏咬着嘴唇,绯红的脸颊鲜艳欲滴。

    ·

    ·

    (谢谢阿c的又一盟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