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燃 第一百零五章 送伞人

时间:2018-03-30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

    九八年就这么到来了,重生回来大半年的时间,面对过去的九七,程燃其实也没有闲着,家里程飞扬那台电脑上面,他储存了很多这个时候可以通过网络查找到的资料。

    程飞扬这种在老国企出身的人有个习惯就是家里报纸已经订成习惯了,所以程燃所能接触到的信息量目前算是这个时期很高的。

    在过去的大半年时间里,他进行了很多详细的比对,把后世他还能记忆的事情和眼前这个有所改变的世界进行一些参照。后来发现一个时代,的的确确即将开启来临。

    那片即将一日千里飞速扩张的战场,很快就会是群雄竞逐,且持续深远的改造影响着未来。

    谢候明在中海开完关于98年的科技发展计划会议,元旦节回到山海,约程燃一家吃饭的时候,还多加入了一个人。

    这个人和谢候明像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三十大几岁,就像是年轻些的谢候明,同样温文儒雅,但仔细看,谢候明的的儒雅中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息,这个人却没有这种气质。而是另一种,执着,精神或者说足够精明,是那种仿佛精力永远用不完的人类型。

    谢侯明一番介绍,谢乾。他的弟弟,谢飞白的亲叔叔。

    这个就是谢飞白曾经说起过,在外面做生意,事业有成,给谢飞白在蓉城备了一条街商铺的那个人。

    整体给人感觉待人处事极为得体,按理说也是大富豪,或许在外面呼风唤雨,但面对程燃一家的时候,却是极其有礼,介绍了之后,谢乾双手和程飞扬一握,用力摇了摇,“了不起能一己之力把伏龙公司搞起来,这可不是容易活,要做技术,同时又懂经营,还能带得了人,三者为一身,不简单啊老程”

    “哪里,也是艰难发展中”

    第一次见面,就给人老朋友一样如沐春风的感觉,程燃觉得这个谢乾还是很厉害。别看谢飞白吊儿郎当,但其父和这个亲叔叔,可都是不省油的灯。

    酒菜上桌,谢乾和程飞扬第一次喝酒,彼此互相碰杯仰了两杯。

    谢乾拿筷子夹了几片肉在嘴里嚼,“好久没吃过老哥你们家的香肠腊肉了,我这经常在外,不落屋,什么都能吃到,但有时候就是想老哥家过年时的香肠腊肉啊,想的那个口水”

    “你也是也不说好好成个家。现在像个什么样子”张薇又不免唠嘱两句,谢乾一个劲的拱手缩头,一副行行好的谦恭求饶。

    两个妇女都笑了起来。

    席间的气氛很是融洽,谢候明也介绍起谢乾的事迹,八四年川大毕业,国企干了四年,“不喜欢那种一眼看到尽头的人生,想干一番事业”的初始念头,就辞了职。

    因为在大学里倒是研究过一个净水课题,就以这个为突破口,拿了一笔钱注册了个小公司,那个时候超滤膜技术无论国内外都极其昂贵,一般只用于血液透析等领域,一台超滤膜国外净水器,国内要卖到九零年代初的三千块钱。抓住这个机遇,谢乾利用大学时候课题的积累经验,继续钻研下去,先从周边做起,到后来省内的各大啤酒厂用的都是他们家的设备,中间也有很多成功失败的地方,后来九四年的超滤机在国外展销会上一炮打响,性能和国外产品相当,但成本仅是三分之一,直接解决了超滤技术成本居高不下的世界难题。

    澳洲一家公司以大价钱买断他的技术,具体多少钱没说,程燃一家虽然听得极其感兴趣,也不好过于打听。这谢乾说来也怪,一件事这么钻研到顶峰之后,却又意兴阑珊,干脆也就卖了,套了钱回来。

    九五年左右成交的,程燃估摸着这笔钱也不会少到哪里去,谢乾对那个行业还是知之甚详,国内的公司分不了蛋糕,但国外净化水市场,可是极其成熟而发达的产业。

    徐兰早在很早之前就或多或少从张薇那里听过他的传奇了,这个时候就笑,“还真是亲叔叔啊飞白这孩子享福,听说你给他买了蓉城盐市口新商业街东街一条街铺面”

    盐市口东街,那是未来蓉城的市中心核心商圈,至少程燃那个时代,单价可能都是七八万一个平方往上。

    说起这个,谢乾还是有些小得意的,“也不是全给他,我给了他十几间。”

    “很贵吧”徐兰啧啧道。

    谢乾仿佛就等着她问这句话一样,笑道,“四千一个平方,普遍一间铺面十几二十万吧哈哈哈”

    程燃“”

    盐市口东,一间四五十平方的铺面,十几二十万

    谢乾又笑道,“我买了两千多个平方,哈哈,但是这里面只有一千两百个平方是我的,其他都是帮人买的”

    谢乾说起这个时候,看了谢侯明一眼。

    在寸土寸金的蓉城商圈,能够一口气买下这么多,谢乾要是个毫无来历背景的自然人,估计是不太可能办得到的,所以帮别人买一些,这里面还有各种高一层利益分润的问题。

    徐兰睁大眼睛,“二十万一间铺面这么贵啊”

    “我听说还在涨,”张薇笑了一下,“今年好像涨到四千七,快有五千了。”

    也不怪徐兰难以想象,这个年头还没有后世商品房遍地拔起冲击人们观念的时刻,大部分都是单位集资建房,在农村的自己有地都自己建,相比起来,单位修的房子已经比自己有地的建房贵的多了,就以程燃家来说,一套九十个平方的房子集资建房也就两三万块钱。

    这个时候也没人想着买房屯房,因为就算拿着房子,卖出去价格也不高,这东西就不是个可以倒卖的商品,压款多,回款周期长,赚得也不多,又不能娱乐,花大几千买彩电的比比皆是,买房子,有的住,人吃饱了没事干才买真有闲钱还不如开个店。

    商铺比普通的房子贵,虽然有租金,但租金低回本也慢,所以这个时候投资商铺的,其实也就是抱着买个保障的心态,没有人真的想过暴涨暴富。

    “话说到这里,今天我过来,特意让我老哥请到老程你们一家,其实我是有个打算的谢飞白是我的侄儿,程燃你和谢飞白同龄,也是我家的大恩人,要没有你,我根本无法想象,我老哥这一家家破人亡是个什么景象这事有时候一想起来,就辗转反侧难眠,一整夜一整夜的冷汗,我就有个想法,说到底,我今天是来认侄子的,程燃,我就不倚老卖老了,你和谢飞白一并,都叫我做叔叔,可好我这个叔叔,可是有见面礼的”

    “蓉城那些商铺,我大概手头上还有十几间,我再拿个两间出来,就算是见面礼了”

    程飞扬和徐兰震惊愕然,连忙摇头,谢乾就摆摆手制止。

    “老程,兰姐,今天这事,还真和你们俩无关,程燃要是肯叫我一声叔,这可不是普通那种称谓,是认了我为叔叔,他是我侄儿子,我这就是给侄子的见面礼。得收下”

    “这可是二三十万的事啊”徐兰脸色变着,使劲摇头。

    程燃怔了怔,心头还是吞了吞口水,这可不是二三十万的事分明是六七百万奔千万去的事嘛。

    程飞扬道,“可不能这么做,收不起这么贵重的礼。”

    “这唐宋时期,就有一铺养一家的说法,堂、坊、庄、号都是老辈人传交给后辈,代代相传,这不仅仅是财富,更是一份基业,保障,授之以渔。我这就是讨个彩头,意义上更重一些,到不在乎价格多少,要跟我谈价格,那就俗了。我要是只有个一万家底,那么我送你一把雨伞,你总不好不收吧。”

    “同样个道理,现在这两间铺子,之余我而言,不就是两把雨伞么。”谢乾笑了笑,伸手拍拍程燃的肩膀,“我这个送伞人,倒不是想着要下雨,而是若有一天在落雨时,你能用得上这两把雨伞,岂不是就很好”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