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燃 第一百零六章 砺锋的剑,璀璨的芒

时间:2018-03-30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

    程燃想了想,道,“伞就不收了要真收伞,那这声叔就不能叫了。”

    谢乾音调立马渐沉“唔嗯唔嗯”得摇头,手平推出去,“那不行,叫了叔就得有礼。这样吧,你也别忙着拒绝再考虑考虑,就签个字摁个手印的事情”

    程燃也见过送礼送玉石字画名表的,相比起来,商铺也算不得什么大不了的,但谢乾自比是送伞人,商铺就真的能和普通人家的“伞”比

    玉石字画这种大价值的事物,都可能直接在程飞扬和徐兰那里挡住了,手表的确名贵,但未必能有商铺来得震撼直观。商铺最能绕开程飞扬和徐兰,直叩程燃本心。

    这就像是一场善意的试探。

    从刚才开始,谢乾就没有特别注意他,这其实是比较反常的,今天的主肉是在于谢乾想看看程燃这个谢候明的救命恩人,其次才是认识他们一家。他越是对主角平常以待,其实越是举重若轻。

    真正等着程燃的,其实是在这里吧。

    相比起程燃的镇定,程飞扬和徐兰算是看的目瞪口呆,一直听谢候明说起过他这个弟弟的事迹,是个不同寻常的人,今日一看,还真是行事路子都羚羊挂角啊。

    谢候明一笑,“程燃啊,我算是看明白了,谢飞白这个小叔,从小就是不甘在我之下,这是占我便宜来着。我第一次见面称你是小兄弟,然后咱们的称呼也就这么定下了,他开口就要让你叫他叔叔,这是要压我一头啊。”

    一番话说的众人笑起来,他续道,“不过这个你可以考虑考虑,他有钱人,大富豪,别看他跟你说的抠唆抠唆的,其实两间商铺,就是九牛一毛而已,这个时候不刮他点,什么时候刮”

    “好说好说,以后程燃就是我侄子了,自己侄儿子,那当然是什么都好说”谢乾拍胸脯道,“就好像谢飞白,以后要是泡妞娶媳妇儿什么的,要车要房,我都给。”

    谢飞白一脸的懵,“这怎么扯到我身上来了”

    程燃心忖无论是不是谢乾以此举故意探测观望他的反应和气度,但谢乾本意和态度,倒是真诚的,这个时候,人与人之间相交相识,都讲义气感情,而类似谢乾这样在外面闯荡过的,身上江湖气和人情味其实更浓。

    谢候明适时道,“不过啊我是我,谢乾是谢乾。我们各叫各的,互不干扰,我还是以小兄弟称呼你,程燃,你和谢飞白一样,就叫他小叔,满足一下他行不行”

    程燃点点头。又对谢乾道,“小叔。”

    谢乾那叫一个心情大好,和程燃一个白的一个啤的,连干了三杯。

    这之后桌上的气氛更是推波助澜,热度更高起来。

    似乎了结了一桩大事,谢候明和张薇又开始翻旧账,“讨伐”谢乾卖掉技术套现的事情。

    谢候明道,“都不说眼光问题,你这小子眼光不错的,但就是缺少格局气度,你说就算套了钱出来,又怎么样,一辈子可以做的事业给别人了。我可是听说了,买你技术的那家公司,去年就用你的技术拿了好几个国家的单子,那是多少钱一个项目就是几千万,你这事自己做着,就是可持续发展,多好也给咱们国家争口气啊”

    “这都不是为国争不争光的问题,你谢侯明想为国争光,我同意并支持。但我志向不同,我当年就因为不喜欢一眼看到尽头的人生,所以出来自己干,到了一个程度,我想是也看到了一辈子,我这么搞下去,以后哪怕我就是这个领域权威,但这一块太小了,做不到人尽皆知。每个人每个阶段,想法都不同,谁都不敢说十年后你还坚守着十年前的念想。哪怕是有,那也是脱胎而升华。这一辈子,就好像爬山,到了一个平台上面,山路或许又不同,老办法就得变了。”

    “前一段目标,是干出一番事业。现在做到了,可以开始第二阶段了嘛。”

    “第二阶段,好嘛,你说说,又是个什么目标。”谢候明抱起手来,洗耳恭听。

    “这第二阶段嘛,叫做创造一个潮头。世界瞬息万变,你去北京参加会议,也能看到,天下攘攘,谁不想既有一番事业,又能名扬天下。如今是新时代了,互联网已经来了,虽然这被叫了好多年,但我可以断言,从今年起,这一切都将上升一个台阶,未来想要引领潮头,从互联网,就可以打出一条路来”

    在场的人包括程飞扬,都抱着一副“是不是噢”的态度,谢飞白自是听不明白,但似乎自小对这个小叔很有些崇敬,所以他现在说得眉飞色舞,谢飞白也听得意趣盎然。

    程燃则微讶,这话以后世的视界看来不足为奇。因为他可以看到未来几十年,像是一个对人生棋局复盘的棋魂。

    然而谢乾只是局限于这个时代的人物,居然就能做出这样的断言。

    “小叔,你是怎么判断的呢”程燃道。

    “这声小叔叫的漂亮”谢乾一拍手,面朝桌上众人,“你们看看就程燃信我。”

    谢侯明笑而不语。

    谢乾道,“这要归功于我平时活动的也不少,你们当我什么都不做啊北京那边年末的时候召开了密集的会议,约谈了很多圈内人,即已经在开始筹备信息产业部的创建了,同时准备制定计算机国际联网管理办法,制度一旦建设起来,未来国家的发展重心会往这方面偏移,因势利导之下,一个通信业,一个电子信息产品制造业,一个软件业,都将成为受益者,这就是东风起,那无论过江龙还是翻山虎,百舸争流的局面,恐怕也将来了。我一想到这点,就坐不住。”

    谢乾对程飞扬道,“老程啊,你们通信业,这也是个大机会啊。”

    程飞扬点头,“通信上面,不好说,这么大的事情,恐怕都给国内国外的巨头给瓜分了,我们伏龙目前还够不上。”

    “这是逐渐来的,这块大蛋糕,谁都一口吃不完,最后就要妥协,要分配你们能够咬到吃下多少,就看后面自己的本事,现在还是积累壮大实力的时候。”

    最是知自己这个弟弟的谢候明笑了笑,“这么说来,你是想搞相关方面看来你调研过了。”

    “是陈四通,记得吧,以前老是被你叫做陈老四的”

    谢侯明笑,“陈老四怎么不知道,这小子还挨我揍过,都是一个地方出去的,后来和你都是川大的吧怎么,你们还有联系”

    “我那个净水公司,不就是依托学校的技术资源搞出来的吗,这些年我一直和陈老四有来往,他以前是在蓉城电子信息研究所,后面自己出来做了家软件公司,叫做利光,这些年积累了些技术,也带出了一支队伍,我们碰了头,觉得也想趁着国家政策这波东风,搞个什么项目,做个网站,但这个网站的方向仍未确定啊”

    听到谢乾皱眉说到这里,谢侯明笑了起来,自然而然的看向了程燃,“这个行业我具体不是很懂,但未必找不出可以咨询的人,我之前跟你说起过老程的战略,是儿子程燃给想的吧我觉得这小子机灵劲多得很,不妨问问他”

    谢乾一本正经,“那我就姑且问问”

    程燃“你们这是当我不存在吗”

    饭桌上其他人都忍着笑。

    开玩笑归开玩笑,谢乾也并没有将这个当成个笑话,他从谢侯明那里知道的程燃的信息,虽然他还带着半信半疑的态度,但这个时候讨论,还是抱着和可以与自己平起平坐的人共同研讨的态度。

    “是这样的我们思考了很多方向,总共有八个课题你看看”

    接下来的饭桌上就是谢侯明和程飞扬等人自己聊自己的,谢乾凑过来和程燃摆他公司的方向战略一二三六七八。

    程燃听下来,其实还是有些感慨的,谢乾他们所思考的网站方向,其实有很多在后世也都一一出现了。有的还很超前,譬如做个社区啊,搞些虚拟游戏,卖卖生活闲置品,要不单纯网页游戏

    这些其实都很好在这个年头,也许乘着风起,大胆做,什么都能搞起来,但有些时机不对,程燃也不知道是否可以起飞,不过他倒是可以根据自己的经验,提出一些建议。

    “这个你看”程燃指了指四面八方。那是谢侯明家一些放报纸杂志的位置,这个年头,单位的普通人家,每年每个季度,都会有邮差骑着那三八大杠自行车,摁着叮铃叮铃的铃铛上门征询订报纸,这是多年以来的传统,所以那年头家里随便找最多的纸,用来出门踏青垫屁股,学毛笔画,垫桌椅板凳都是过期报纸,除了电视收音机之外,这几乎就是人们获取信息最主要的方式。谢侯明这样的身份,家里报纸更是多如小山,每天都是二三十份。

    谢乾不明所以。

    程燃道,“技术的进步,必然带来改变,我们设想一个场景,互联网来了,硬件的价格每年也会降下来,未来电脑会普及,人手一台已经不是梦想,人们通过电脑连入互联网,第一时间最需要获取的,不就是资讯么。”

    “要是每个人起床泡杯茶或咖啡,打开电脑,开启一个网页,从那里可以知道来自全国乃至世界各地各个地方发生的新闻,每个人都能在那里找到自己想要的信息,无论是求职,相亲,旅游,天气,甚至电视电影哗一下汇总过来,足不出户,也不需要收拢山堆一样的报纸,就能掌握所有的信息,这,是不是最好的获取信息的方式”

    程燃说着,谢乾听着,随后是谢侯明他们也不说话了,都听着程燃口中描绘的情形,一个个都有些心驰神往。

    也是机缘巧合,程燃重回这个时代,本就是想不留遗憾的生活,也不打算自己真的亲力亲为陷入俗务的泥潭里,但似乎面对这趟信息化爆炸,新时代的浪潮,如果不做点什么,好像内心也是过不去的,甚至未来某个时刻,发现在激荡风云的历程中没有他的影子,那也是一种遗憾吧。

    通过谢乾,也许能弥补这层遗憾。

    不过也不必期望太高,总而言之,就是以这种方式,介入一下就是了。

    “似乎国内已经有了,但没有你所说的这么这么多功能”谢乾缓缓道。

    程燃接口,“岂止没有这么多功能,还只是一个雏形而已,只要想得够多,人机性做的够好,就能超越他们,当然,这是一个阶段一个阶段的来的,也不能一口气丢太多出去,时代跟不上,消化不来的。”

    “这真的是,你自己想的”谢侯明开口。而程飞扬似乎也就见怪不怪了。

    这个时候好像没办法推给万能的表叔了,程燃点了点头,指了指自己脑袋,“年轻嘛,年轻人接触得多了,有时候就喜欢胡思乱想。”

    几个长辈总觉得这话哪里不对。

    但明显谢乾已经被程燃寥寥几句话勾勒的内容给击中了。

    “你今天得跟我好好说一下你的想法来来来,我们这边来谈”

    看到谢乾那双充满了探寻求知欲的目光,程燃揉了揉太阳穴,这恐怕又是个漫长的夜晚

    果然是聊到十一十二点程燃一家才从谢侯明家离开,谢侯明亲自让自己的司机开着那辆s400送的一家三口回家。

    车厢里,程燃看着窗外后退的城市夜景,心生感慨,在国有企业大面积出现经营困难,下岗潮,无数人丢失饭碗失业,以为人生最绝望时刻来临的时候,在另一个层面,一股技术进步变革的浪潮也在悄然发生。

    互联网这波风云已经搅动,未来从这里走出去的,都是足以让天下无人不识君的人物,伴随着技术变革推动下的全球化进程,整个世界就像是it业的摩尔定律,每隔一段时间都在快速的发展变化。

    像是谢乾这样的人,其实还是很多,无数人奔跑着拥抱那个时代,涌向那股浪潮,却也有大片大片拍死在沙滩上的层层浪花。

    有的曾立足潮头,却最后跌落谷底,尸骨无存。有的仅仅是那两三年时间,却仿佛历经一生的跌宕起伏,最后安贫乐道,退世养老。也有人璀璨的,踏着无数泡沫和前人的尸骨,以众神走进英灵殿的姿态踏上最高的圣堂。成为技术改变了世界的神。为全世界所知晓。

    他也不知道,今天和他碰面的谢乾,未来又是什么样子,这柄渴望去厮杀的剑已经开始砺锋,并最终会亮芒出世

    那个未来,其实他也还是,隐隐有所期待。

    据说是双倍月票,来个足章求个票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