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燃 第一百一十二章 龟兔赛跑

时间:2018-03-30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

    一个人能提前知道很多世界即将发生的大事件,是什么感觉。

    程燃觉得自己就像是身处游戏中,只是这个游戏是由不可预测的大能所创建,世界重启,所有人都退回多年以前的轨道,唯独把他给遗忘在了规则之外。

    他知道今年的法国将进行一场所有世界杯中最不可超越的一届世界杯比赛,瑞奇马丁的生命之杯将成为最有代表性的足球歌曲,后世上至耄耋老翁,下至妇孺稚童,谁都能“,,,ae,ae,ae”的来上一段。

    这也是最经典的一届比赛。绝对巨星老将巴蒂斯图塔、博格坎普、巴乔仍然光芒四射,齐达内,里瓦尔多正值壮年巅峰,是世界足坛中流砥柱。克鲁伊维特,罗纳尔多为首的新一代正以炫目表现强势登台,所谓承上启下,继往开来,这场比赛荟萃了几乎所有人们所熟知的伟大球员,无论之前和后世,都没有任何一届世界杯可以与之媲美。

    也同样是今年,世界第一条主要用于互联网传输的海底电缆开通,未来,全世界百分之八十的通信流量都由海底光缆承担。自互联网出现以来,过往的三百万年,人类社会从未有今天这样快速的进化,瞬息万变的发展。

    技术带来变革,程燃觉得谢乾搞网站大有可为也是这个原因。

    若是在此之前,他恐怕会给谢乾提议做一些其他领域的更合适,然而偏偏就是九八年,政策的东风,技术的革新,国内开始进行的cha骨干网二期工程更换了千兆位路由器,提升了主干带宽,就像是能让种子发芽的土壤,已经有了足够的营养,从此很多事物,才能在这里蓬勃。

    程燃也会生出一些感慨,其实在此之前,也有一些风云人物在其中搅动风云,但也许正应了那句老话,时势才能造英雄,脱离土壤,很多其实后世看来绝不亚于那些站在顶层之上的人物,他们之中很多人的失败折戟,其实所缺乏的,也只是一个风口浪潮而已。

    今年也有很多的噩梦,亚洲金融危机,日元贬值,港城特区政府入市和国际炒家对抗,全球股市震荡还有很多让人心里发堵,徒叹奈何的事情发生着,程燃不知道这一世是否还会按照以往的轨迹进行,但其实一个大趋势早在之前就会出现预兆,至少至今为止的分析来看,很多事件估计无出其右。

    那些很多都是不可改变的事物。

    其实总览性的浏览一遍历史长河就明白,很多事情的爆发,看似突然,其实都是环环相扣,一层一层的因素累积增熵所导致。

    这绝不是说他一个人重生者出现了,就能力挽狂澜,就能于家国做出多么巨大的贡献的。那些事物有自身所导致因果的机制,贸然干预到一种机制里面,很可能就会遭致恶果的反噬。

    程燃也只能亦步亦趋的,进行着自己的生活,看好身边的事物。

    九八年的一月十二日,山海市第一高中的期末考试来临了。

    在这场考试之前,无论之前艺术节晚会,圣诞节元旦节学生玩得如何嗨和疯,到最后的时刻,第一高中浓烈的学风还是体现了出来,期末的前一个星期,因为是冬天,天亮的晚,但每每还给人以夜幕的清晨白炽灯亮着的教室里,早早来到教室的人就已经很多了。

    而一般基本上聊天比较多的晚自习,也少了聊天说话浮在教室上空的窸窣,多的是埋头书写试卷的沙沙声。

    平时老师布置作业基本上也是发试卷和习题册让你刷题,在一高这里,有的题作业不会检查统一收上去批改,这样费时费力,第二天老师直接在课堂上就讲了。因此前一天你写不写全靠自觉。以往一些人抓住这点,晚自习做题的时候也就聊天或者做其他的事。

    但这段时期,几乎都是这样埋头刷题的身影。

    有时候一高这些学生成熟也体现在这个方面,那就是轮到大事的时候,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考试考的好,体现自己的水平和学力,年好过,家人也不揪心,来年多一份从容。

    考不好,其实也都是这么大的人了,见微知著,

    有时也会对人生前景多一分忧虑。

    总之这段时期心里就是七上八下的。

    而在这紧张的时段之余,期中考试那个萦绕在一高上空的身影,就像是白色幽灵一样,似乎又浮现了上来。

    所有人还记得程燃力压全年级第二名宋时秋二十三分的事情。

    一高开学就是冲刺,宋时秋的实力,那是在一次次月考中,奠定下来的。当每个人都知道他一次次是第一的时候,这个长得帅,篮球打得好,成绩优异,甚至很多人揣摩到他家境还很不错的宋时秋,几乎就是移动的小太阳。

    结果这颗似火骄阳,在半期测验的时候被万古寒川之水淋头浇了一下,差点熄灭了。

    好在这之后的测验中,就像是不服气一样,宋时秋门门拔高。而程燃,又缩了回去,几次测验都中规中矩,偶尔同班的郑秋英,李德利,杨夏,在一些科目上还能和他互有胜负,像是半期一过,程燃就从那个高高在上的绝世高手,进入二线水平和他们绞杀纠缠起来。

    其实往往这样,反倒让人生出希望。

    即将到了学期末,李德利,郑秋英,也有一种念头,是不是这次加把力,就能把程燃给超过了

    不知道是不是这种念头作祟,总之以前平时下课会找上程燃请教的郑秋英,在最后这段时间,突然再没有来找过他了。

    而年级上还生出了一种说法。

    程燃又是搞乐队,又是写歌的,似乎有些忘乎所以,走偏了。因此在月度测验上面,沦落到了和他们九班前五名产生了竞逐绞杀,而这段时间里七班的宋时秋,已经在痛定思痛埋头苦干上越走越远,期末见真章的时刻,恐怕他就要一雪前耻了。

    这种说法其实最早也是从老师圈子里传出来的,后面才在学生中隐隐说起来。

    “都选c”这首歌很好听,程燃很有才,然而高中阶段,每天老师都在拉进度,一时的领先,其实说明不了任何问题。

    后续的很多难点知识点拦路虎,还陆续有来,这是一场障碍赛,前一段你领先,后面的跨栏稍不注意,人家也能笨鸟先飞,后来居上。

    龟兔赛跑的故事听得还不够多么。

    程燃本末倒置,似乎这一次,大意之下,要被宋时秋后来居上,摘桃子了。

    第一高中期末考在一月二十,二十二,二十三日进行。

    考试结束后,全校整理教室,宣布放假两天。

    这两天假,对很多人来说,其实才是煎熬。

    两天煎熬期过后。

    二十六号来临。

    学生们从山海各个角落汇集起来,一股一股的。

    返校领成绩单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