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燃 第一百一十三章 幸不生同时

时间:2018-03-30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

    其实在元旦节过后到期末的这段日子,秦西榛就隐隐感觉到了暗流汹涌。在食堂吃饭,会看到一些教师嘴里说着什么,然后向她看来。

    也会有男老师和她搭腔,“小秦啊你们那乐队,还在弄啊快期末了啊表演完了就够了,还真让学生继续搞下去”

    在没有做老师之前,秦西榛其实觉得老师这个职业挺神圣,不光在于他们家就是教授家庭,再加上她升学历程从来优秀,似乎遇到的都是些不错的老师,所以在她印象里,老师也就是教书育人,持身秉正。

    毕业出来,在家里关系的运作下,秦西榛进了一高做音乐老师。这个年头,按常理来说,其实应该还是在读大学的女生,虽然做了进入工作岗位的心理建设,但真正置身其间,还是能感受到社会上现实的东西。

    王奇,谭庆川的矛盾,讨厌的人,攀权附势的人,原来老师之间也有竞争,女老师间,彼此聊天聊着聊着,也会走偏,会刻意提及老公或者男友给买的金戒指项链,家里如何如何,或者孩子怎么优秀,看不惯谁穿金戴银。

    老师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只是在学生面前要表现得为人师表,要讲大道理。但下来,这不过是一个职业身份而已,职场上面的问题在这里同样存在,人与人之间的摩擦和矛盾,甚至即便没有矛盾,也会有人看你不顺眼

    秦西榛这样的长相模样虽然是天然的优势,也同样会天然的因此招惹一些人。

    后来还是彼此关系比较好的英语老师宋嘉私底下对她提点了一下,“小秦,程燃你知道吧,上一次月考下来,好几科都被人超过去了,班上虽然是第一,但比半期的排名来说下降太多了现在也有人说,是你的那乐队弄的”

    宋嘉虽然说得很含蓄,但秦西榛一听就明白了。

    很多风言风语,她也是听说了的,有对她仗着长相,在男老师间周旋的恶意揣度。有说她带偏学生,吸引学生搞音乐,不务学业等等的声音。

    从小到大,秦西榛不是没有承受过这些非议,能在川音受欢迎成那样,背后也不免会有嫉妒而恶意中伤她的人,但对于这些风言风语她往往只是一笑而过,以至于人们一度以为她是个毫无脾气的包子。

    有件事在川音山海这边流传很广,也是至今秦西榛在音乐学院名声非凡的原因。

    当时高年级的一个师姐琴色双绝,本来是学校风云人物,结果秦西榛进来后,这个名头就被抢了,那师姐就有些酸,经常在明里暗里一些场合摆起前辈的架子对秦西榛琴艺上面进行挑刺,音乐学院本就比较小,事情后面就弄得人尽皆知,有的人同情秦西榛,甚至为她打抱不平,但碍于那名师姐的“威名”,明面上也没有人敢对她表示支持。

    结果最终事情还是在一个下午的琴房里面爆发了,秦西榛和那名师姐一个前后点预约了同一个琴房,秦西榛到的时候,师姐不挪窝,给她弹了一段难度极高的曲子,一副自己弹得不好,让她给点意见的姿态。这个时候门口已经有看热闹的了,结果秦西榛直接走到了同一个琴房另一台琴旁边,坐下就是以那名师姐踢到铁板的姿态给对方全面压制的弹了一遍,最后秦西榛给她说,刚才你弹得哪哪哪有问题,哪节奏不对

    那师姐脸都变成猪肝色,话头一转带火药味的弹起另一首曲子。秦西榛又是全面压制的过了一遍。结果那天就是那师姐前后弹了四首堪称难度系数9以上的曲子,秦西榛跟了一遍,特别最后一首那师姐弹得生涩的拉赫玛尼诺夫小红帽在她那里反倒是行云流水,气势恢宏。

    弹完不待秦西榛“指点”,那师姐就脸色惨白的托辞而去,自此她一战成名。很久以后音乐学院的一些人才琢磨出点门道,音乐学院那么多琴房,怎么偏偏两个人预约都前后点预约到了同一个琴房,而且还是双钢琴室揣度了一番后,人们再看秦西榛的眼神,除了敬佩之后,还有一种心知肚明的刮目相看了。

    小小的非议,她并不在意,用句她小自恋的话来说,自己长这么美,刺伤了一些人的眼睛,还不准他们骂两句么。但有人故意要跳出来找存在感,那也就别怪她反击。

    所以怎样的流言蜚语都好,对她而言都是过耳聒噪乌鸦叫。

    这也是她对抗这个世界的指导思想。

    但是这次宋嘉说的东西就不一样了。她没法当做是无动于衷的无聊言论。

    程燃成绩下滑了。

    而且,别人看来是搞乐队,但只有秦西榛知道如果程燃真的成绩下降,除了乐队之外,还有其他的原因,比如他和她的生意秦西榛生出一些恼然。

    原本对程燃,是觉得他足够成熟,那种气质让她直接忽略掉两人身份,甚至年龄的差异。

    但这么一个消息,又让秦西榛拉回现实里。她甚至对程燃生出一丝不满,身为年级第一,难道没有一点起码的自知之明和自觉性吗成绩有所下滑,难道不该反应过来立即止损吗

    但更多的是一种对自己的责懊。

    因为和程燃能赚钱,自己就真的为了赚钱,忽略掉了其他了让程燃受到了干扰,成绩跌落下来

    自己怎么会是这么一个拖后腿的女人

    咦,这话好像有哪里不对

    心头这么胡思乱想着,在期末考完试的当天,秦西榛就想办法在打听程燃的成绩了。她没有参与批阅卷,不在学校,但还是通过和自己要好的英语老师宋嘉,打听程燃的分数。

    只是刚考完时,暂时没有任何消息。

    秦西榛心里已经在打算了,要成绩出来,程燃退步了,她就明确的斩断彼此之间的生意,到此为止。

    职她还是会辞,但养活自己的事情,就不用程燃操心了。

    说到底,他仍然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就算自己再觉得他如何成熟,如今看来那也只是假象

    他也有自己不能超脱的事情嘛

    二十五号,晚饭过后。第二天就是学生返校领通知的日子,秦西榛发现自己竟然前所未有的煎熬。

    这倒不是因为外界说着搞她扶持的乐队,程燃成绩才会下降这种事是否坐实。而是这好像直接意味着,他们之间的联系,是否还能继续

    像是宣判,她回顾这一学期的点滴,竟然有些不舍亲自去斩断。

    但是,有的事,必须是要做的。秦西榛,你要清醒。

    她这么告诫自己。

    叮

    电话铃响,宋嘉的消息过来了她是英语老师,参与了批阅卷宗,到下午汇总,这个时候应该从谭庆川那里得到年级上的排名消息了。

    秦西榛接起电话,宋嘉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挂了电话,秦西榛呆怔怔的看着窗外。

    片刻后,她“噗嗤”笑出声来。

    然后,又兴之所至把一首诗给改了,明明是师道威严,此时却小女孩样毕露,喃喃念着。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呐

    幸不生同时呀与你一起考。”

    此时“一起考”的宋时秋二十五日特地洗了个澡,大概就是很多名著纪传上面每逢大事“沐浴更衣”的意思,二十六号神清气爽的返校,八点半到学校,九点就要召开闭学式。

    宋时秋今天的心情很平稳,期末他已全力以赴一战,感觉已经是掏空了自己,所以这个时候无怨无悔,甚至对程燃已经没有了当初被他超越时一种说不出别扭,那种些微的屈辱的感觉。

    有些事情应该理所当然,付出就应该有回报。当初程燃兴许用了心在这上面,而他大意了,打篮球,搞这样那样的活动,以至于对学习这一块,颇为放松。而接下来,他截断了所有的休闲娱乐活动,篮球场那边,哄然激起女生们欢呼惊叹的已经换了别人。他抓紧了学习,高中进度是不停再往后走的,这个过程中,他已经用了心。

    而程燃,搞乐队吧,和杨夏也走的很近吧似乎也和音乐老师秦西榛有牵扯,很正常半期的年级第一嘛,受人欢迎是应该的。以前他宋时秋受到的这种待遇,难道还少了。

    但是不要紧,他赶上来了,赌上自己智商和荣誉的拼命学习刷题间,赶上来了。

    他走进了学校,看到了教学楼张贴栏前攒动的人头。

    当看到那张贴栏时,他原以为圆融无缝的心境,突然有了一丝阴影,期中时那种踩空了一样的惶恐无助似乎又浮现宋时秋这个时候才明白原来自己还没摆脱那天的那个下午,这是心魔,唯有今时今日,可以将其祛除。他其实很优秀,短暂的明白自己的心障源于何处后,又迅速调整,心态伴随着迈开的步伐逐渐平稳。

    张贴栏那边,有的人朝他看来。

    这是迎接的目光吗

    王者归来

    但为什么这些人脸上的表情不是祝贺,而是类似于惋惜

    随着他越走越近,名单也就越加清楚。

    然后,他越过人头,看到了那上面的名次。

    他一眼看上去,怔在那里。像是云深不知处的山峰,面前的路藏在云雾下面,也可能那下面没有路,他觉得应该上前一步,白云下面应该有路吧,有路的吧

    然后他勇敢往前一跳,踩空了。

    云下面真特么的是万丈深渊,根本没路

    这个时候,身后围观的人中,有人的声音传来,“这次全年级第一又是谁嘛无悬念啊1005分程燃。”

    宋时秋脑门嗡得作响中,似乎听到有人对他说,“宋时秋,你第二,992分得了,这次只差程燃十三分了”

    “有进步。”

    “再接再厉啊”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