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燃 第一百一十五章 无可奈何之事

时间:2018-03-30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

    “程燃,你们校长和我是老战友,想不到吧所以你在学校一举一动,我是知道的。”程斌又对马卫国道,“老马,你就看我的面子,有什么他没做好的地方,成绩下降了,骄傲了,能批评就批评。”

    这简直是亲叔

    马卫国笑了笑,“所以我说你这人,性子烈,能当个副局都是八辈子烧的高香,孩子就要多鼓励,哪能一味批评,我给你说,孩子好的,那都是从小到大鼓励出来的,相反每天辱骂呵斥,从小打到大的,或多或少都有些心理问题,我是搞教育的,你就别在我面前班门弄斧了。”

    程斌笑起来,马卫国看向程燃,“程燃这孩子,怎么说,有股子灵气,我很喜欢。”

    “灵气”程斌盯着程燃,不知是不是想起了这大半年在程燃身上发生的各种事情,再加上现在这逆天的成绩和排名,他认可的点了点头。

    眼看着程燃,马卫国,程斌三人聊天,其他人也就打了招呼各自离开,进行自己的工作去了,马卫国和程斌是战友,私下还有感情要联系,没有马卫国的授意,谁在这里都不好。

    马卫国和程斌一边走一边说着话,程燃就在一旁,两人倒是不避他。这大概也就是全校第一的特权,自然把你划归进“懂事”的范畴去了。

    马卫国这个人前世程燃就听说过了,毕竟是山海第一高中的校长,只是前世他和程斌虽然是亲戚,但联系还是不深的那种,也不知道他和程斌的老同学关系。再者,没过多长时间,自己这个叔叔仕途也很是不顺,后面程斌就沉寂了下去,再后面就是出了事被牵连现在听马卫国对他的告诫,也是对程斌性格上面有所担忧。

    这倒算是真朋友了,并不一味顺着巴结,其实也会站在对方的角度为他担忧。程燃想到下学期末要是自己转学,会不会让程斌在马卫国这里面子上过不去,还有自己的班主任谭庆川,可能也会失落。

    不过这些也没有办法,做什么事都不可能面面俱到。要能通过蓉城十中转学考试,这在任何人看来都是很好的事情,毕竟事关个人意愿和前途,相信马卫国谭庆川也会理解。

    天下无不散筵席,其实程燃有时候觉得要离开故乡,心头也会有些恋而不舍,但无论重生与否,这都是必然会经历的一步。程飞扬按照目前的情况发展下去,他自然也会往上突破,这已经不是他自己的事情,是手底下几百号人出路的事情,是程飞扬带他们出来的,就必须担起这个责。

    有一天要从山海离开,老宅子不会丢下,亲戚朋友也有关系在这里,这里仍是后方。时不时会回来,这里就是自己的根源。

    马卫国和程斌的谈话,从旁边进入耳朵里。

    “我说过,这什么选美选美结果越弄风气越坏,这帮人前些年搞得乌烟瘴气,现在又蹿出来了”马卫国声音愠着一股怒意。

    两人在说的是最近开始冒出来的山海市选美活动。

    程燃眯了眯眼,电视选美鼻祖的环球小姐开始于五零年代,这项由特朗圃赞助搞起来的活动就这么风靡了半个世纪,深刻的影响着很多个国家和地区,由此还演变出亚洲小姐,港城小姐之类。

    七十年代到九十年代是港城小姐在华人圈子影响力最大的巅峰时期,很多当年港城小姐出来的女性,譬如张曼玉,赵雅芝,李嘉欣等都创造了不错的成就和影响力,一度这种活动还是代表了社会开放包容的风气,有积极的促进作用,只是在后世越来越走偏泛滥,负面的东西越来越多。

    港城小姐选美影响华人世界,这个时候港城娱乐影响力还是朝内陆辐射的,自然也让国内此类活动兴盛起来。

    这个年头最早搞选美的这些人基本算得上空手套白狼的赚个盆满钵满,通过后台关系在当地拿到许可,白道黑道都打通了,然后全市宣传,搞个培训,进行选美比赛晋级,但其实整个过程就是找到企业赞助选手,所谓的找“金主”,金主赞助得多,冠军就是谁的,后面干脆就到了彼此竞价争冠军,“金主”斗得红眼赤目一掷千金,主办者空手套白狼,靠着背景后台一场比赛搞个几百上千万是常事。

    当然这其中免不了权钱色交易掺杂其间。

    这种比赛也很有市场,不可否认人都有追妍逐艳看热闹的心态,且在山海这种内陆小城市,掀起的影响力更广阔,这种比赛更能吸引眼球。

    “每次这么一搞,那个奖项多得是成片,我听说把人送上去的家庭,交赞助费,有的盼着自己女儿出头的家庭交个上万几万的都是小钱,就得了个二三十名,除了这几十名的奖项之外,还有什么最佳活力奖,最佳才智奖,最佳仪表奖,最佳亲和力奖你看看,这些乱七八糟的,不是变相占名头圈钱么”

    马卫国道,“关键是我几届之中,都有学生参与进去,跟家里谈话,不管的这些家庭甚至认为给了钱得了名次,自己孩子有本事,有资质了关键是把孩子害了啊有怀孕了退学的,九五届我们就有个学生有辍学就要出去走明星路的,参加什么训练班,结果现在就没有消息了隔壁音乐学院,每次这种活动,都有多少好生生的女孩着了道这种事,你们不管”

    程斌摇了摇头道,“要真有什么违法犯罪的事情,我们当然会处理,但关键这是有人批了的,过程中又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就像是你说的,别说那些执迷不悟的女孩,就是他们的家庭,也恨不得把她们往里面推我只是个公安口的副局,我职责外的事情,也是无法插手的。”

    马卫国摇摇头,“愚昧啊”

    “这帮人搞这个,偏偏就在假期时间,所以我今天要让你做这个安全法制教育的讲座,就是要提点这些学生们,注意保护自己,不要上当受骗”

    虚荣是原罪,这就像是皇帝的新衣,程燃知道这种活动之所以能兴盛起来,能从中骗到钱,能让组织者把参赛的女性作为资源,向手握权柄者,向掌握财富者推销出去,其实未尝没有本身这些参与者的家庭和自己本身推波助澜的作用。

    其实在参与过程中,通过要赞助费,要自己去“争取”赞助,就知道了这场比赛的本质,但这些人和背后的家人仍然会义无反顾的进去,未必不是抱着投入点东西,无论是钱还是个人的身体,最终得到一个万人瞩目的名头和回报来。

    只是这些,都和目前的他无关,连程斌所表现出的都是无奈和无能为力,可想而知这背后的水有多深,而且这些是禁绝不了的,只要不沾染到自己这边就好。

    可惜的是马卫国忧心忡忡,其实这也是他无解的。

    两人说着这些,最后走上去校门的路,门口那边有顾小军开的车在等着程斌,程斌回头对程燃问,“我要出去,要不要我送你一程回家”

    “老师还要布置作业,讲一些事宜,我还要回教室一趟。”

    “要不要我等你一会”

    “不用了,表叔你还有事先忙吧。”程燃笑了笑。

    程斌就和马卫国告别,又朝程燃摆摆手,乘坐顾小军的车走了,临走时,顾小军隔着车窗,对他竖了个大拇指。

    先还小呆的一章,好像还欠他一章。今天没有啦。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