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燃 第一百一十八章 那个少年

时间:2018-03-30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

    bp;bp;bp;bp;卡拉k这种源于日本六零年代的事物,曾一度风靡世界,最早的时候,山海市的街头娱乐除了游戏厅,录像室,台球室,最热门的就是大舞池点唱的卡拉k。随着时代的变化,卡拉k的形式逐渐发生了改变,这个时候,也是以新兴歌城的形式出现在人们视野。

    bp;bp;bp;bp;因为山海市旅游城市的东风,很多事物,也能够很早的在此间萌芽起来。而程燃知道的是这里最早开起来的鼎盛歌城,从最初打出这种包间式卡拉k,更隐私,更趋近商务交际的旗号以来,生意就一直红火,直至后世的那个年代,山海市虽然改头换面,各种量贩kv娱乐方式层出不穷,但老牌鼎盛歌城,还一直作为一个很有知名度的品牌,在山海无人不晓。

    bp;bp;bp;bp;事物演进的过程好像从来就不是空中楼阁,很多老事物在历史的演变中乍一看是消亡了,但其实仔细分析,它们是以另一种更适应时代的方式,以另一种形态生存了下来。

    bp;bp;bp;bp;人类对歌唱音乐表达的渴望,成就了卡拉k,kv以至于后世的直播平台。

    bp;bp;bp;bp;印刷术纸张的发明干掉了笨重的竹简记事,门户网站加搜索引擎,让纸媒日趋衰弱。网络上连载,蚕食传统的图书出版业。但其实人类对资讯的渴望,从来没有消失,只是经历了不同的阶段而已,更快捷便利的工具,让这些渴望得到的直接,欲望也扩展得更为巨大。

    bp;bp;bp;bp;人类是群居动物,对交际渴望的本能,使得以前珍藏的同学录通讯本,后世就以朋友圈,微博的形式承载了各种各样的交际关系网络。

    bp;bp;bp;bp;是不是也可以说从未有事物消亡过,它们只是用另一种方式延续了下去?

    bp;bp;bp;bp;在车里这么想着,偶尔也觉得很有意思。他就像是一个时光中的溯游者,总能够提纲挈领的洞悉那些时空片段里,意味深长的瞬间。

    bp;bp;bp;bp;车在歌城门口停了下来,程翔和李玉下车看去,探照灯光柱在歌城顶上来回巡弋,歌城外立面都被灯箱装点得光华四溢,自己两个弟弟明显表现出兴奋,对于这个时期玩性大的少年,营造的效果还是让他们目眩神迷。

    bp;bp;bp;bp;放了车过来的罗有为还颇有些得意,“我一个哥们儿家里也是这里的股东,投了一百万吧!一会你们就看得到人。”

    bp;bp;bp;bp;随后罗有为就掏出一块诺基亚直板手机,打起电话来,引得歌城门口的男男女女纷纷侧目打量。

    bp;bp;bp;bp;翻过年来,有直板机的人多了起来,但一般来说在青年人身上并不多见。罗有为腰间挂个车钥匙链,手上打着个直板机,且打电话的声音更是毫不遮掩,口中“我在你的歌城门口了”此类的话也是无形中吸引了不少旁人目光。

    bp;bp;bp;bp;没过多久罗有为打电话的人就出来了,一个梳着大背头,二十出头,长得比较老成的男子走了出来。

    bp;bp;bp;bp;罗有为就给樊欣介绍起来,来的人叫田浩,这鼎盛歌城股东就是他们家,樊欣朝田浩笑了笑,说道,“你好你们家生意做得好大。”

    bp;bp;bp;bp;田浩就谦虚了两句,说是几家人一起搞的,不是他家单独的,倒像是澄清一下。

    bp;bp;bp;bp;樊欣又介绍起程燃三兄弟,“这是我们院子里的朋友和弟弟们,跟我一起出来玩”..

    bp;bp;bp;bp;田浩伸出手来,和程燃握了一下手,又分别和程翔李玉握了一下,最后握李玉手的时候,目光却落在程燃身上,“以后可以过来玩,报我的名字打八折。”

    bp;bp;bp;bp;一种很娴熟的处事范,即便是对年纪明显小很多的程燃兄弟三人路人甲,这番作态也能一并把三人揽入他的气场中,同时表现出他的应对风度。

    bp;bp;bp;bp;罗有为对田浩给程燃三人握手的礼遇颇有些不以为然,岔开话题,问起刘锦订的是哪个包厢。

    bp;bp;bp;bp;田浩已经收到效果,樊欣先前听到罗有为说田浩家里开歌城,还有些不是同类的判断和偏见,这个时候,至少已经有所动摇了,看田浩的眼睛,也多了几分探究的兴致。不消说在樊欣这里赚了不少印象分。

    bp;bp;bp;bp;程翔和李玉还怔了一下,然后往里面走的时候,程翔凑到程燃旁边,道,“这个人是不是对欣欣姐有意思?”

    bp;bp;bp;bp;程燃挠了挠他脑袋,自己这两个弟弟,其实挺聪慧的,就是很贪玩好耍,不过话说起来,当年自己这个年龄的时候,何尝不是这样。只是毕竟这个年代山海夜里治安还不是很好,今天应着他们性子出来玩一会,还是得看着时间提醒两人回家了,否则晚回到家里,又免不了会挨上二爸和小姨的痛揍。

    bp;bp;bp;bp;举步而行的时候,歌城四楼这边,一个中年男子无意中看到了程燃,然后看着他们的去向,竟然还是走廊尽头处那早已经传来喧嚣的豪包,他又收回目光,在旁边人勾肩搭背的簇拥中,去了另一个小型包间里。

    bp;bp;bp;bp;孙伟今天是和老同学出来唱歌的,没想到会碰到程燃,去年六二大案,牵扯了市长女儿进去,孙伟是很严肃的替李靖平过问过这方面资料的,当然对程燃不陌生。

    bp;bp;bp;bp;李靖平和他讨论起过程燃这么个少年,倒是认为他很有胆识,基本上是超越了他这个年龄应有的表现。智勇双全也不为过,这方面同样令孙伟赞叹的只有姜红芍了。

    bp;bp;bp;bp;孙伟也知道出于对他们安全的考虑把两人给藏起来了,否则要是公诸于媒体,掀起的波澜肯定不小。因为这个波澜都是由程斌一力挡下来了,他的身份,让民众对这场案件的发展经过和结尾都有了有安全感的降落伞着陆,弘扬了警方的破案效能,对犯罪起到了震慑作用。

    bp;bp;bp;bp;但要是关键人物换成了姜红芍程燃这两个学生,一边是穷凶极恶的匪徒,对抗者的身份是学生那引起的波浪就大了。两人恐怕都无法好生生拥有现在这样安稳的生活。

    bp;bp;bp;bp;不过总而言之,两个人,都另类得可以。孙伟知道姜红芍在十中持续优秀着。而与之相对的程燃,这么一个学生,又是什么样子,孙伟有时候也会想象一下,也没到打听的地步,毕竟以他的身份,专程去获取这方面这个学生的情况,总归有些奇怪。

    bp;bp;bp;bp;结果,今天倒是遇上了。

    bp;bp;bp;bp;“来,我们市长面前的大红人,咱们这些老同学里,就你最有出息孙伟,那些个找你办事的,依我说,也别因为碍着同学的面子,不好说,该拒绝的,还是得拒绝,拿工程是要犯错误的理解你”

    bp;bp;bp;bp;有人开了啤酒,递给了孙伟,还是讲究老规矩,对瓶吹。

    bp;bp;bp;bp;孙伟接过去,笑了笑,“对了,隔壁那边,很热闹啊,什么人啊?”

    bp;bp;bp;bp;他一个同学道,“还能有谁,这山海有几个首富?一个巴掌都数的过来,刘仲平就是其中之一,今天给他儿子订的包间,他儿子刘锦要请人,拉了子弟圈的人来请的据说来头也很大,都是来作陪朝拜的”

    bp;bp;bp;bp;“噢”孙伟想起了程燃,他显然不是主角,而且有刘仲平这样的人出面邀请的,程燃自然也够不上那个级数,且他当时和程燃擦肩而过,看着他在那行人后面更像是跟随者。

    bp;bp;bp;bp;尽管隐藏了他的事迹,但六二大案那个有那样表现的少年,竟然成了攀附权贵之辈,裹足在这浑浑淤泥之中,说不上为什么,孙伟有些失望。

    bp;bp;bp;bp;他相信那个人知道了也会是。

    bp;bp;bp;bp;

    bp;bp;bp;bp;(今天家里小姨子生孩子,帮忙了一天,写不完了,担待担待)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