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燃 第一百一十九章 敬杯酒先

时间:2018-03-30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

    bp;bp;bp;bp;第一百一十九章

    bp;bp;bp;bp;在成年人的世界里,会有身不由己,总是会有很多逢场作戏,言不由衷的事物,孙伟也不是一开始就这么成为李靖平的大秘的,在这个过程中,也有曲折,也经历过很多的事情,有的事无能为力,他能看着,却无法干预,甚至随波逐流,只能保证自己尽量遵循本心。

    bp;bp;bp;bp;在他的位置,见过跳梁小丑,看到过地位高的人做出的却是完全不符合自己身份的事,见过世俗种种,便越加觉得有些事物的珍贵。有时候能看到一两个突出的人物,还真是提气。譬如那位姜红芍,也譬如当时让他眼前一亮的这个程燃。

    bp;bp;bp;bp;他相信自己追随的那位也有如此认知。

    bp;bp;bp;bp;世间很多灰色和考验人性的地方,这些往往是让人感觉到沮丧之所在,黑暗其实有时反倒能激起人的斗志,偏偏是灰色暗沉一眼望不到边际的天空,长久的走在其中,会让人觉得抑郁。有时候能看到一两个亮点,都让人心生欢喜。

    bp;bp;bp;bp;少年人没有中年人的暮气和消沉,没有受限于自身经验囚笼的困囿。相反他们朝气蓬勃,拥有无限可能。

    bp;bp;bp;bp;但此时你程燃在做什么?你要是个成天需要拉关系走过场做事业的成年人,也就罢了,追逐这种场合,也无话可说。但你不过还是个高中生,就行走在这种关系网交错的圈子里,拉帮结派,你在想什么?

    bp;bp;bp;bp;不知道为什么孙伟心头会隐隐有些怒意,大约程燃最接近他理想中一个理智而沉着智慧少年的模样,他虽已不是少年,但也心向往之。这个时候这种想象受到了玷污,特别是看到程燃跟在那几个青年后面的样子会忍不住有所懊恼和摇头。

    bp;bp;bp;bp;人树立标杆,是为了映照自身的缺陷,希望自己能成为那样的完美。但这个道德或者模范的标杆倒塌以后,往往当时去树立的人,去摧毁也越加彻底。

    bp;bp;bp;bp;原来你也不过如此。

    bp;bp;bp;bp;孙大秘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bp;bp;bp;bp;

    bp;bp;bp;bp;歌城最豪华的包厢门口站了不少人,一群人在外面站着抽烟,有认识的冲罗有为和樊欣招了招手,“来了你们?”

    bp;bp;bp;bp;“怎么在外面啊?”罗有为和田浩明显都愣了一下。

    bp;bp;bp;bp;“那主不喜欢闻烟味儿刘锦打了招呼了,要抽烟出来抽”一个瘦脸猴表情难看,“真特么规矩多!”

    bp;bp;bp;bp;田浩罗有为都愣住了,面前这些人他们也认识,说话的瘦脸猴来头就不小,他爸陈三儿在山海这一块很有名,他陈小三也算是混出名堂小有名气的,连田浩平时都得叫他一声“三哥”,结果这瘦猴陈小三也给赶出来了?

    bp;bp;bp;bp;这外面一群人,颇有些难兄难弟的架势,对里面那主儿显然语气不好,然而没人敢造次。

    bp;bp;bp;bp;“什么时候来的?”

    bp;bp;bp;bp;“半个小时前吧,人来的时候,刘仲平还专门出现了一趟和他碰了个面才走”

    bp;bp;bp;bp;原来如此,不怪这些人一个个规规矩矩的,刘仲平先来过了田浩也就明白了,里面那主倒未必能震慑陈小三这种人,刘锦平时和陈小三也是兄弟相称,但如果刘锦他爸刘仲平都先出来了,这威力就大了。

    bp;bp;bp;bp;樊欣倒是笑起来,“不在里面抽烟也好,每次包厢里乌烟瘴气,女生没法在里面呆了”她这么说着,对包间里的那个神秘存在,还是生出了极大的兴趣,这么多人因为他不喜欢闻烟味就给赶了出来,外面怨声载道,里面歌舞升平。

    bp;bp;bp;bp;包厢门开了,又有人叼了根烟出来,找众人借了火机。

    bp;bp;bp;bp;田浩罗有为等人看着这幕也是古怪,客套聊了几句,就说,“那我们先进去了啊,三哥。”

    bp;bp;bp;bp;陈小三朝他们摆摆手,“去吧,抽完我们进来。”

    bp;bp;bp;bp;推开包房门,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高低错落的豪华包间,下方一个池子正对着大荧幕,有一圈沙发,茶几上码着许多的啤酒瓶和果盘,房间暗着,传来歌声“在屋顶唱着你的歌,在屋顶和我爱的人”有一男一女正在中间对唱,人很多,二三十人在这个包房里。

    bp;bp;bp;bp;这里是歌城最豪华的包间,容纳大五十人没问题。而在错层的那个平台上面,有人被一群人围着,那应该就是今天会客的主了,只是里三层外三层,互相敬酒递酒,倒是看不清楚究竟受邀的是谁。

    bp;bp;bp;bp;同一个大院的肖尧过来和樊欣等人照面,“才来啊今天人有点多,介绍一下。”他身边坐着好些人,“这是张志勇,这是李玥”

    bp;bp;bp;bp;肖尧介绍身边的几个人,家里来头都不小,田浩和这几个人说起话来,立即都表现得谦逊很多。樊欣这才发现田浩和刚才与程燃三兄弟交流的气质明显出现了差别,这对上家里都是实权部门的几个人,语气再不是不卑不亢,甚至还加入了自嘲,气质高下立判。甚至刚才有些作态的罗有为,这个时候也凑着上去聊天露脸。

    bp;bp;bp;bp;樊欣看着两人这变化,丹凤眼有些微怔,但她又调整过来,似乎这样的情况,好像也能接受了罗有为,田浩,都已经或多或少知道了些社会的深浅,对有来历的人,会表现出攀好结交,好像也是人之常情。

    bp;bp;bp;bp;只是说不出来,她有些不舒服。好像社会总会有一天把每个个体都同化了一样。樊欣心里又生出了很想考入人民大学法学院的那个念头,这个念头一闪而逝,似乎和眼前的情况没有交集,但总又觉得好像有什么联系。大概是觉得机械而严谨的工作就能把事业做好的环境更单纯,更能对抗某些时候人情就能决定的人生吧。

    bp;bp;bp;bp;肖尧介绍了樊欣之后,大家还是啧啧出声,“蓉城九中啊高材生”

    bp;bp;bp;bp;肖尧又面向程燃,“这是程燃,他哥在我们院子里,经常来我们那里玩,我们关系不错噢,对了,华通公司改制了,他爸后面就在华通基础上成立了一个公司,就是伏龙。”

    bp;bp;bp;bp;几个人朝程燃点了点头。有知道一些的道,“伏龙,现在在县份上搞得不错啊,到处都能看到广告”

    bp;bp;bp;bp;程燃笑了笑,“没办法,大城市给大公司垄断了,只有小地方求发展。”

    bp;bp;bp;bp;找了沙发空位坐下来,罗有为,肖尧几个人还在和人聊成一堆,樊欣坐在程燃旁边,过了片刻,转过头来,“你爸自己开了一家公司啊那你也是一个小老总了嘛?”

    bp;bp;bp;bp;她基本上每年回来不过两三次,这次放假回来,对程燃家的事情还是不太清楚的。

    bp;bp;bp;bp;“啊,我爸是我爸,公司是他的,和我没关系而且,也不过是刚刚混上口饭吃。”

    bp;bp;bp;bp;樊欣回过头,点了点头,“那也还是不错噢。至少比以前好”

    bp;bp;bp;bp;“还行吧。”

    bp;bp;bp;bp;樊欣点点头,刚刚听程燃家开起了公司,第一时间还是有些让她意外的,但随后听程燃的说法,也就明白了,以前的公司过不下去了,拉横幅讨薪的事情,她也是知道的,如今程燃父亲老实人被逼急了,自己拉起技术团队搞了家公司,在夹缝中打拼,不容易是这么个情况。

    bp;bp;bp;bp;不过说起来,程燃家有了些变化,有些出乎她意料,她点点头,“很好,看着你们过得越来越好,我就觉得很开心。”

    bp;bp;bp;bp;“话说回来,那边坐的,到底是什么人啊”樊欣回头向平台那里看去,今天整个过程,激起了她很大的好奇心。当然对受邀请的主也非常有探究欲。

    bp;bp;bp;bp;程燃也顺着看过去,这个时候平台那边正好过来敬酒的,认识的高峰期过去了,围着的人不多了,就现出了正中间的——

    bp;bp;bp;bp;谢飞白。

    bp;bp;bp;bp;程燃愣了一下,“什么鬼?”

    bp;bp;bp;bp;“嗯?”樊欣看着他道,“认出他来了他很有名吧?”

    bp;bp;bp;bp;“还行吧?”

    bp;bp;bp;bp;这个时候肖尧过来了,“这个人姓谢,叫谢飞白。他爸可算是个传奇人物了,去年有个六二大案,山海无人不晓,他爸就是被绑架的结果那个团伙全体覆灭,据说他爸明年可能会动一动,具体去省里还是直接进部委,都很难说甚至还有说法直接去江浙某市当一把手一会我们上去跟他认识一下,敬杯酒”..

    bp;bp;bp;bp;“酒就”程燃表情古怪。

    bp;bp;bp;bp;“不敬了吧。”

    bp;bp;bp;bp;=====

    bp;bp;bp;bp;我知道你们都猜到了,可就是要你们猜到啊:)

    bp;bp;bp;bp;昨天回家一直坐在桌前想情节,差点睡着想请假了,后面还是强撑着码了出来,昨天有点少,今天还有哈。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