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燃 第一百二十五章 宣传和渠道

时间:2018-03-30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

    春节前的日子,帮程飞扬策划了公开发放奖金,提出了安防系统的改进,程燃这天早早的起床,吃了早餐,乘上二路车,前往了水井坊路。

    这是一条老巷子,周围都是石墙砌起来的院落,一些槐树和银杏从墙那边伸展出来,枝繁叶茂。

    这里的青石巷道上经常落满银杏,他来的早了些,时不时在清晨冷气中跺跺脚驱赶寒气,有稀疏的人路过,他将五指围拱成卷,向之中呼气,时不时搓上一搓。

    这样子哪里像是这年头要风度不要温度的青葱少年,简直是灵魂深处的老男人过冬模样毕露。

    没过多久,巷道晨光覆盖的那一头,传来轻盈踏地的声音。

    然后是一个女子从那头出现。

    女子身着衬衣浅色外套,围巾之上是桃鳃粉面,下身是九分休闲裤,纤细的双腿下踩着一双黑色高跟鞋,面容着了淡妆,却更显得肌肤的清透,特别头发向上整体盘挽成一个丸子头,耳畔垂下笔直的鬓发,勾勒出瓜子一样的下颌骨。

    古道青石小路,银杏院墙槐树,看到像是从画中走来的女子,有那么一刻,程燃是愣住了的。

    这条老街在未来被拆除,对于这条街的印象也成了他记忆中的事物,也正是如此,程燃才有一种这幅画后世再不曾有的惊艳。

    这是……秦西榛?

    怎么和以往不一样了……噢,对了,程燃想起来,以往都是在学校见到她的,学校要求教师衣着朴实,甚至妆容都必须注意。而秦西榛已经递交了辞呈,已经不再是老师了,自然恢复了日常的一些搭配打扮,不得不说。其实秦西榛这个时候的穿着虽然不如后世那些潮流衣物线条繁多,相比起来色彩和变化更为单一,但在她身上,就是简单而衬体,有个真理还真是颠扑不破,那就是其实无论穿什么,梳什么头型,归而言之最重要的还是颜值。

    “抱歉抱歉,来得晚了点……”秦西榛说着,快步小跑近前。

    “没关系,女生嘛,出门总是先打扮两个小时先。”

    “嗯,我还顺便去隔壁打了圈麻将……哪有这么夸张!”秦西榛瞪了瞪眼,又看到程燃捧着手哈气,秦西榛有些不豫,她拽在领口前的手稍微紧了紧,“冷成这样了?怎么不多穿点?”

    “出门不觉得冷,这里背阴,站了一会,寒气就开始渗了……”

    “不打紧,走……”程燃刚转身起了个头,突然眼前多了一条围巾。

    再看秦西榛,脖子上围着的灰白色棋盘格围巾已经解下来了,一只手递过来,露在外的脖颈天鹅般修长。

    “便宜你了,五十块钱。”秦西榛没有看他,眼神落往别处。

    “包夜吗……”程燃话出口就掐断了,好像混入了了不得的东西。邪恶的灵魂啊。

    好在这句秦西榛没听清楚,狐疑的目光望来,“什么?”

    “呃……好。”程燃顺手把围巾接了过去,挂在脖子上,一股女子的芬芳气息进入鼻腔里。程燃抄手进裤兜里,掏出一张五十块的,拍在秦西榛手上。

    “你……!”秦西榛睁大眼睛,看到程燃缩脖子,她过意不去,动给他围巾念头的时候,其实是犹豫的。

    这毕竟是她的私人用品,围巾其实说隐私也隐私,毕竟戴在自己脖子上。但说到底它也只是一件御寒用品,有时候事急从权。但给一个小孩子可以,毕竟眼前的程燃也是个血气方刚的大男生了。

    她成长到这么大,还没真的把自己私人用品给哪个男性用过……

    秦西榛最初时还是很犹豫了一下合适不合适。但还是觉得看不过去,心一横,那句“五十块”,其实只是利用程燃认为她财迷的一面,将给予这个过程更为自然简单一些。

    结果程燃接过不说用了归还,干脆就掏给自己五十块钱这是怎么回事……

    姐这条围脖一百三十块啊……

    秦西榛那个心疼,早知道讹他两百了!

    末了程燃似乎暖洋洋的了,转过头来,关心的问了一句,“我买了你围巾,你不冷吗?”

    还在为自己破天荒做了亏本生意哀怨的秦西榛对他做了一个很有教养很优雅的笑容,但声音里透着的满是森寒的杀气,“有个词叫‘美丽冻人’嘛!你别热死了就好。”

    ……

    水井坊街西路18号是山海红星印刷厂的所在地,今天和秦西榛来就是把相关事宜给办理了,在此之前秦西榛其实就已经和印刷厂方面谈过了,先期的影印清样也是打过去了,今天和他们见面的也就是厂长付左涛。过去的时候,类似红星印刷厂这种国营印刷大厂一般是不会接私人的活的。

    但这个年头,印刷厂的效益也长期低迷,本身一个大厂子,那么多人工开销,后面也就逼不得已拓展业务了。至少红星印刷厂这种国营大厂还是有些明面上底线的。一些小厂可是直接突破下限,对于市面上一些畅销书资料盗印成风,盗版商都成了这些小厂的业务渠道。毕竟纸张都是一样的,印刷出去冲入市场,谁还知道是哪家印刷厂出来的。

    付左涛估计在此之前已经被秦西榛攻坚够厉害了,这个时候再看到秦西榛上门都有些想躲,“我说秦姑娘……你好歹还是给我们留点利润空间,能给你少的我已经是够少了……你们要进行的是工艺印刷,我这边有一整套的流程,填浆,你们要做的卡牌纸张较厚,由多层构成,还要通过钢辊揉捏,我们的技术精到,绝不会出现玩久了脱落的情况,其次压布纹,模切,分拣,内心热缩包装,打印外包装盒,上光粘黏扑克小盒……这些工序一整套下来,你到哪里还能拿到这样实惠的价格……”

    看到这厂长一副苦瓜脸的样子,程燃就知道秦西榛估摸着先前就把这厂长砍晕菜了。

    “我今天把我们设计师请来了,先参观参观……”

    付厂长领着两人把整个印刷厂的情况观摩了一番,印刷区域轰隆轰隆作响。

    程燃看着那些设备,道,“海德堡四色印刷机……对开机和四开机……”

    付厂长微讶看向程燃,“好眼力!我们红星印刷厂是国营大厂,九四年引进的海德堡机器,这可是好东西……敢说山海市里面,引进海德堡机器的规模,我们家是独大的!再加上多年的……”

    程燃在各个环节的线上都观摩了一番,这种国营大厂在技术上面还是可以信赖的,而且这个时候三国杀也没要求到后世那种精工地步,一般的这种传统印刷厂,不需要大的模块改动,以一般工艺印刷的水平,也能胜任。

    “我们觉得,最主要的还是价格……因为最终还是希望和你们进行长期合作的,我们前期印刷一万副,通过我们的桌游分销渠道,如果销量达到预期,我们的合作就会继续下去,未来不仅仅是一万副,还可能是十万副,一百万副……”

    秦西榛道,“基于我们这样长期合作的基础上,你给我价格上再降一块……”

    付厂长差点要转身走人,“这还没谱的事情……最初我报的是十五块吧,后面十三,十二……到现在的十块钱一副,你都还要我再降一块……”

    “你自己说的,量大价优嘛……”秦西榛微笑。

    “那也等你们真能印到那个份数再说啊,你去打听打听,一万副只是我们的起步开模数目,少于这个数目的我们都不接的……”

    “那你也得先让我们看到诚意嘛……要不,再降五毛?”秦西榛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

    付厂长也是中了她的邪,最初时看到漂漂亮亮的姑娘,心头就被迷惑警惕了一下,结果这个姑娘简直就是笑里藏刀,砍起价来软硬皆施,简直让人招架不能……要说一开始板着脸拒绝就好,偏偏在聊天过程中一来二去聊熟了,再加上对方样貌清纯谈吐可人,还时不时说些让你心情愉快的话,付厂长哪里见过这么厉害的角色,价格上面也就只能一松再松了。

    但其实按照这个价格,其他厂也是能做的,只是程燃觉得这种国营大厂,在质量把关上面,甚至一些操作和节操上面,还是先有一道关卡的。

    后来印刷厂方面还是答应了再降五毛,把一副桌游的成本压缩到了九块五。不过也还是有前提条件,那就是首付款必须付到三成。

    这个款项相对现在有的印刷厂一成就可以开工还是很高了。毕竟成本开销最大的还是人工,人没事做,工资还是得照发,有工可以开,钱那自然后续还是能收到的。

    三成就是两万八千五百块。程燃现在手头上有四万多块富余,这笔钱还是能付得出的。与印刷厂签了约后,程燃和秦西榛出来,突然感觉到,接下来好像就到了这个事业重大的转折点了。

    他们还将面临七万多块的尾款要付,从最初依靠程翔家打字复印店生生在半学期卖出两千多副桌游的小打小闹,变成了扩大到一万副的产能销售,要是这些桌游都卖不出去,或者在回款周期里面没办法全数卖出,销售情况不佳,那问题就大条了。

    秦西榛轻声道,“我那个在电脑报的师兄回话,栏目得到了总编认可,认为是可以试试对桌游讲解的内容,而且他们有心帮我们代理,我们接下来寄给他们一些样品,让他们内部研讨决定。”

    程燃微微点头,看来给秦西榛那个师兄两千块的“活动费”还是有效果的,要是通过电脑报的宣传和代理,他们现在的渠道从只是蓉城和山海的小打小闹,直接变成了获得了一条全国性渠道,面对的是全国对桌游感兴趣的极客们。

    程燃忍不住心潮澎湃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