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燃 第一百四十一章 各就各位

时间:2018-03-30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

    ,!

    最后那场聚会还是以众人都没法在继续聊音乐这个话题而讪讪结束。末尾那赵乐打完电话回来,大家和其道别才散去。

    程燃归还了田颖青的吉他,王嘉俊一副看不顺眼他却又偏偏干不掉他的样子,而罗志先则全程没有再多和程燃说什么话,只是对杨夏说,“改天请你出来吃饭。”

    杨夏还是点点头答应了。罗志先最后才看向程燃一眼,嘴角上翘出一种这个人很有意思的微笑。

    刘锦这个时候才有些仔细打量程燃,好像开始有那么一些明白谢飞白为什么对程燃是这么一个态度了。

    其实到后面来,这些人大概都在回味程燃那首歌的风格和唱词中了,程燃唱词并不似原创模糊,以至于基本上都能听得清楚他的吐词,但这种上快节奏带着卷舌的唱腔,再加上歌曲那种旋律,在耻多搞音乐的,论曲子,这首歌再平常不过,然而从旋律上面来说就不一样了,都能听得出来每一句歌词韵脚的押韵,同时中间的降奏吟唱又能直接凸显主题,整体丝毫不突兀,那种快节奏的吟唱却带着画面感的神韵,是至今为止从未听到过的。

    所以很难一时间对这首歌做出什么评价,但至少有一点结论是可以得出来的,要论创作性来说,比蒋陆峰和赵鑫的高明到不知哪里去了。

    后面破天荒走的时候几个女生纷纷递来通讯册让程燃留下电话。这个时代还没有那么多人有手机,看着那些造型或可爱或清爽的小通讯本,程燃觉得挺有意思。

    面对这一幕的蒋陆峰,赵鑫和乐队成员,都有种大好夜晚被搅和了太阳了dog般的不爽,却又无可奈何。你要说现在是在一般酒场,找点人私底下来给对方一个教训,可能还可以,但在场的有赵乐,又有罗志先,田颖青这些有来路的人,这样未免落了下乘,只能眼巴巴吃了这个哑巴亏。

    其实最后这首歌程燃算是主动出击,姚贝贝是一方面,虽然他从来对姚贝贝没有什么好感,但那也不是他就能眼睁睁看着姚贝贝沦落的理由。

    另一方面,也是看着被蒋陆峰那几个歌手乐队约出来的女孩就差投怀送抱了,其实这时候一些年轻女孩对文艺才华这些很是慕艾,天生就没多少抵抗力,要真是你情我愿也就算了,但是看蒋陆峰这群人,很明显都是此道老油条,为了避免有些人某天回顾成长感慨难免会遇到那么一两个人渣,程燃才决定弹奏这首歌搅和一下。至于这之后她们是否警惕醒悟过来,亦或者最终依然如故,那也不是他能左右的了。

    这种事情,遇到了,顺自己心意而来便是。

    遇不到,程燃也没有那么大而深重的责任感,要去匡扶些什么风气之类。上天既然给了他重来一次的机会,而且又是这么个陌生却熟悉的世界,人家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程燃却是要体会人生中曾经错过或者从不曾经历的风光。

    只为该驻足的而停留,因为每一天都在老去,岁不我与。

    最后回到院子的时候,姚贝贝柳英俞晓在前面走,杨夏无意识落在了后面,对程燃道,“这首歌不好听!比你之前唱的那些,都难听!我还是喜欢听一些慢歌,这种快节奏的不适合我。”

    程燃笑了笑,“还好吧。”

    她现在也不去追问这首歌哪里来的了,因为这已经没有什么意义。

    想了一下,已经好几次欲言又止的杨夏又道,“感觉很好吧,唱了首不怎么样的歌,却遇到那么多女生给你递通讯小本本,你也不看看自己是里面排名第几个了,说不定在你之前还有很多前任喔!”

    程燃愕然,这话是夸自己还是损自己?

    他就侧过手背,朝她招了招,“过来我跟你说。”

    “什么啊……”看着程燃一副想要低声跟她说话的样子,杨夏心口莫名跳了一下,程燃竖起手背,显然是要跟她拉近距离,这算不算“耳鬓厮磨”?

    万一他要做坏事怎么办?按照以往的情况,要是哪个男生要她这么凑近前来,杨夏可是绝不可能的,甚至说不定还会踹一脚过去,来句你想什么呢!

    这其实也不怪杨夏,只是以前小时候有阴影,大概小学的时候吧,就有个男生这么招呼她靠近,结果迅雷不及掩耳在她脸颊亲了一口,杨夏把对方打了个半死然后告了老师,之后对类似的事情就非常有经验和堤防。

    这个时候心下犹豫,但又最终还是凑过来,她想着要是程燃敢真的下口她大不了也把他打个半死,反正她瞥见脚边花台那里有几块砖头。

    心跳的极快。

    俏红的耳朵靠过来了,风吹拂的发丝触到程燃的鼻尖,有些痒,女孩的体香却有一种难明熟悉的感觉,仿佛从很遥远的记忆那头浮现,很舒服的香皂味道。程燃定了神,还是道,“我留的是俞晓的名字和电话!”

    杨夏表情微微一愣,然后诧异正视程燃,但杏目中已经充满了快抑制不住溢出的笑意。

    即便这样,前面走着的尖耳朵俞晓还是有所感应,转过头一脸狐疑的看着他们,“你们是不是说我什么了?”

    程燃摆摆手,杨夏一本正经摇头。

    等到俞晓终于释疑回过头去,他才和她同时在路灯下笑起来。

    “你这人老是这样,没正经不靠谱!”杨夏最后还是不忘贬损他几句。

    但是不知为何,心底有那么一点淡淡失落呢。

    那之后没两天俞晓就被自己母亲拿着鸡毛掸子捻了个鸡飞狗跳,“你老实交代,怎么这几天老是有女孩打电话来!你是不是在外犯了什么事!”

    然后俞晓家就是鸡毛掸子挥舞啪啪啪,俞晓哎哟哎哟的求饶,“天呐……我能犯什么事啊……”

    “肯定是他吗谁陷害我!”

    ……

    ……

    新年,山海市财政花了大价钱,在省卫星台播放了旅游节的广告,李靖平在去年承诺的计划实施十二个重点公路项目在新年之后已经通了九个。

    新的快速公路连接了山海市五区和环湖经济观光带,也加上旅游节的宣传,有国内“伍德斯托克”之称的音乐节也开办在即,山海市一时的名头一时成为了省内外都喧嚣的焦点。

    在这样的环境中,过年期间程燃也不外乎跟着父母串亲戚,上坟,请客赶场吃饭。初十左右趁着印刷厂上班,他又领着自己大哥程齐去了趟红星印刷厂,程齐对程燃对整个事情的规划是只有由衷的佩服,觉得自己这个弟弟好像不声不响,突然之间就长醒了一样,程燃给他介绍未来的重心将通过报纸媒体将桌游投放到全国的渠道之中,程齐在蓉城的工作室就是一个联系站,来年将负责和国内代理商的沟通和管理,未来的售卖回笼资金也将用于广告宣传,这个时候不要舍不得砸钱,砸的越多越狠,在前期的收益才足够大,后期盗版上来了,三国杀示威,想要单纯通过零售大赚就困难了。

    程齐首度有一种这是个“大事业”的触动。

    程齐还是不踏实的询问了程燃,“咱们这个到底要做多大”的旧事重谈。

    程燃笑着说就做成一个产业吧,未来也可以横向纵向延伸到其他领域,兄弟生意嘛。“我的无所谓,以后你留点两个小弟的份额,多少你决定,给他们准备个基金,我看程翔和李玉也不像是读书这块料,如果他们中途要参与进来,可以给他们留一席之地,搞不起来,那也有笔钱成家,提前给他们买房子……要自己想创业,那也有启动资金。兄弟之间,尽量照拂。”

    程齐点点头。

    从谢飞白的小叔那里也得到了好消息,年节之后,他们打算搞的网站就要上线。谢乾打电话过来,说是力排众议,在选定项目上面,他那几个海归同学和国内顶尖大学高材生最终还是决定听取他的意见,在网上做新闻媒体内容,然后把广告搬到网上来卖。

    谢乾在电话里笑言,“灵感还是来自于你,要是方向正确,少不了你一份功劳!”

    程燃倒是隔着电话对他表示了祝贺。

    这个时候,他想到的还是秦西榛说是要参加音乐会的事情,除了除夕夜打了个电话之后,很久都没有了联系。

    不知道她到底准备好了没有。

    =====

    拜谢昨天打赏的兄弟姐妹,这个时候还有点票就太美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