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燃 第一百四十七章 有点好看

时间:2018-03-30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

    ,!

    程飞扬投入到了忙碌的工作中,徐兰偶尔也会抱怨,说你这个老板在公司刚起步的时候,整天不落屋,也就罢了,现在怎么也还是这个样子?

    程飞扬也只能笑笑说以前是抓营销,抓渠道,现在渠道有项目经理负责,我要抓人才,抓建设。工厂要扩充,生产线要扩大,工厂技术的提升不比实验室技术,都是需要一个细节一个细节去磨,这些可没办法规范化量化,都是存在于每一个一线技术工人的脑子里,这些不盯着怎么行。

    而且派出去拉拢人才的人给别人抓了,作为老总要亲自安抚,要跟新来的人员鼓舞干劲,安排战略事务,都需要亲力亲为。

    徐兰也只有心疼的提醒你注意按时吃饭,注意身体。

    人在干事业的时候,往往精气神都是不一样的,但程燃其实可以看到程飞扬的憔悴,白发也多了几根,但那种精神,比年轻时恐怕也不遑多让。程燃知道自己父亲上了轨道,但有时候也有些担忧,不要父亲事业倒是起来了,身体却垮了,那就得不偿失。

    假期里,程燃和程齐重新注册了一家公司,之前他们都是搞得游兵散勇的模式,说是要弄起兄弟生意,除了注册程燃绘画的三国杀美术和文字版权之外,都没有正式成立起一家公司来。两人合计了一下,以两人的名头,注册一家公司。只是名字没想好,看到程齐翻来覆去想一大堆不靠谱的,程燃也就说了个要不干脆叫“联众”?

    程燃不知道后世联众平台是什么时候成立的,这个时空还有没有,但无所谓,一个最初时是电脑公司,他们也只是做桌游,就算名字撞车,也无所谓了,主要这个名字好,谙合桌游的核心。

    程齐也就拍板那就叫联众。

    《电脑报》刊登了关于三国杀的内容,这种桌面游戏第一次依托电脑报的庞大影响力,正式进入了人们的视野,而敲遇到的电脑报当期发行量突破五十万份,一时间,不知道多少人手头上已经看到了秦西榛那位从事媒体师兄杜鹏润笔的桌游专栏内容。

    这也证明了程燃的渠道选择的正确。

    那期专栏明示了送给读者两百套三国杀,读者的地址由报刊登记,然后通过程燃这边发货,杜鹏回应说整个报刊的热线电话已经被打爆了。

    而且报刊编辑难得的居然没有在空闲时一天泡在游戏里面,一群人结伴在办公室里玩起了桌游,鉴于桌游的热情和易推广性,电脑报打算开辟几期版面,每次介绍一下技战术和玩法,但因为杂志的功能性定位,所以并没有代理销售的打算,可以给友情价刊登桌游的招代理广告,也希望和程燃这边建立起合作,譬如订阅下半年电脑报的客户除了游戏光盘外,还能额外附赠到一份三国杀。以及未来如果有补充包,改进版本,新型桌游,电脑报都可以开辟出版面来,照顾这方面读者的需求。

    也就是在这样的情形下,程齐手头上刚买的诺基亚6110电话不断,频频接到了求代理的电话,于是没有等到三月开学,程齐就先一步去了蓉城,准备和各方到来的有意代理方见面。

    也不怪程齐这么激动,在程燃勾勒的未来中,要是代理这一笔顺利,未来桌游的销售一个月可能达到三万到五万套,运气好上不封顶。好的年景要来了,市场可能会持续扩大,盗版会疯狂进来,但怎么都有得赚。

    只要略略一计算,程齐就觉得自己每在山海多待一天,都是多浪费一天生命。

    程齐去了蓉城,程燃其间和秦西榛磨了为音乐节准备的歌曲,在音乐学院附近的琴行租了个琴房,由程燃唱歌,秦西榛编曲成型,然后还是会遇到一些麻烦事,譬如要是音乐节三天都由秦西榛自弹自唱,太单薄了,很多曲子也没法表达到位,效果就要大打折扣,想要一首曲子丰富,这种时候只有出动乐队。

    秦西榛还是有自己的办法,凭她在音乐学院的威望和刷脸,一呼百应之下,倒是来了不少学弟学妹和同学,其中就有当初她在一中当教师的时候,慕名赶过来拜会她的,一个小太妹模样叫做宁媛的副吉他手。主吉他手叫做沙楠罗木,从大山里走出的彝族帅哥,现在在山海财贸学院当老师,但以前是秦西榛的同学,现在空闲时也会在山海地下乐队帮忙,一手吉他出神入化。鼓手叫做刘裴,音乐学院在读研究生,也是秦西榛以前同学,以前和秦西榛斗过曲,算是惺惺相惜,秦西榛出面之后,他决定帮忙。

    这些人都是秦西榛可以信任的技术过硬的友人,也从骨子里热爱音乐,以前读书的时候,谁演出需要帮忙,一般都是二话不说拿起乐器就跟上,现在山海音乐节开始,他们其实都有些技痒,秦西榛一叫,无论现在在做什么,都停了下来加入。

    秦西榛从程燃那里听音识谱的曲子摆出来,大家就围在一起研究讨论,而程燃就在旁边听,要是有什么问题,当即提出来,比如这里应该加入鼓点,这里和弦要转换一下,有秦西榛在场,程燃即便专业能力有限,只要根据程燃所说的多试改进几次,也就能纠正过来。

    所以经常程燃提出一个问题后,秦西榛抱着吉他,弹奏一段,歪着头看向程燃,目光炯炯,文学作品经常有词汇形容女孩子的脖颈如同天鹅,程燃觉得真是贴切。

    如果程燃指出哪个地方要轻一些柔一些或者重一些,秦西榛就立即重来,一次一次的改,直到程燃点头通过。

    这个琴行位于老街的古建筑中,旁边的窗户外就是四合院的一棵桐树,树影倾斜,每每练习到夕阳落幕,斜阳的光柱透过窗户照射进来,映照在秦西榛的身上,她的目光流媚,眉宇轻蹙,纤细的腰肢抱着吉他,丸子头疏出一小绺,尾尖轻轻垂在肩膀上,沉浸在或激昂或悠扬的乐章里,有一种素描般的静穆。

    程燃觉得一门心思沉浸在热爱的音乐中的女生,还真是有点好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