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燃 第一百五十八章 地震

时间:2018-03-30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

    赵启明在家里迎候了秦克广,赶紧让他上座,以前赵启明拜会秦克广,秦克广都是一副不大想和他们深入交集的样子,想来以为秦大师老爷子也是想享个清福,又担心自己的身份给他带不必要的庸扰,也就着实没在各种场合下邀请秦大师,不过逢年过节的问候和礼物,是一点不落下的。

    赵启明知道一辈子没见过低头就是如今也是清高的很的老爷子竟然找上自己,让他又是心酸又是感动,说老爷子登门,就是看得上我小赵啊,老爷子有什么事尽管说,是什么事不落你眼了,只要在我赵启明手够得到的地方,我一定给给你办了。

    秦克广叹了一口气,说说来惭愧,是件私事。于是也就一五一十的将秦西榛受到的不公正待遇倾吐。

    赵启明后来拍案而起,怒不可遏,随后安抚了秦克广,一连打了几个电话,处理事情的面容冷峻而利落,表示这样的事情发生在音乐节上面,对山海市努力营造的氛围和公平公正简直是一种亵渎,让下面的人紧急召开会议,准备应急处理方案。

    等到一一安排完毕,回到秦克广面前,赵启明面容平缓了许多。却再不说这个事情,赵启明各种处理也是当着秦克广的面,知道现在也不需要“小赵”说任何拍胸脯保证的无谓之言了,赵启明似乎也知道秦克广的脾气,也不用搞这些虚假的套路,就是说,“老爷子,哪个收你的酒噢当年你没把小赵当外姓人,文工团好吃的,慰问演出当地送得生活物资,都接济给我们这些后辈了,关心着我们的发展,大事小事,那件你不操心说掏心窝的话,你老头子就是我第二个父亲,我小赵一辈子都不会忘。以后啊,你老也经常来看看我们,下次家里做点菜,请你和师娘一家过来,可别又敷衍推辞了”

    这些年秦克广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也渐渐见的多了很多人走茶凉,人情淡薄,待遇随地位运势冷暖起伏的事情,加上自己也是起起落落,后面就觉得,干脆有的事不期望,也就不失望。

    但是其实也未必,有的成功和人所达到的高度其实都不是偶然,就比如说这个以前自己唤在嘴边的“小赵”,当一些人达到某一个层次和高度过后,其实反过来追求的,未必不是当年那值得回味的人生一点真。

    从赵启明家里出来,秦克广又打了一个电话。

    王世峰是从广播台长那里得到秦克广的电话的,得知秦克广找上他们城市之音电台,简直有些受宠若惊。曾经他就和秦克广有一面之缘,当年在蓉城的时候,据说秦克广在蓉城短暂交流,那时候大大小小的人物齐聚一桌,他当时还在电台实习,也随着领导参加了这场酒局,从人群的影影绰绰中,就看到了众星拱月的秦克广。

    旁人对他竖大拇指,说起曾经的辉煌,但他好像并不受用,明显只是端着酒杯,面容僵硬。当然,当天宴请他的人未必不是想要借用他的名气,所以对他的态度也就无所谓了,能出场就是给了天大的面子。至少能够给人介绍到位,自己认识当年如何如何的秦大师,关系好的很如何如何也就够了,他的这种独有的特质,反倒成为他人格魅力的组成部分,世人的观点,不特立独行,怎么能算大师呢。

    当时秦克广给冷眼旁观的王世峰印象就是清高,艺术家气质浓郁,没有任何官场和生意场人的圆滑世故。

    今趟他来到山海参加音乐节,第一时间想到的还是当年这位秦大师,不过以他的资历,在秦大师面前委实有些拿不出手,而且传统和古典音乐大家的秦克广估计对他们这个音乐节和这些电台活动也不感兴趣,他来之前,台长倒是给他面授了机宜,等音乐节结束,找个机会代表他和台里去拜会一下秦大师。这对年轻人的事业也是莫大的好处,秦大师要是看对眼,要说在流行和大众音乐领域秦克广或许名声不显,然而在上层圈子,秦克广可是有话语权的。

    结果没想到秦克广直接联系到了他们台长那里,台长指令来让他王世峰筹备秦克广的电台直播采访事宜。当王世峰把电话打到秦克广那里去的时候,电话里的秦克广道,“小王,麻烦公布一下,音乐节上指责剽窃赵乐作品的歌手,是我女儿。我接受你们的采访,把这件事情讲清楚。”

    只是这一句话,王世峰仿佛感受到了千军万马。

    一大早,程燃就接到秦西榛的寻呼,跟着到了滴水岩的琴房。

    乐队成员相继到来了,一个穿着衬衣,模样友善的男子和秦西榛道别,遇到他们的时候还摆了摆手。等到秦西榛送来人离开,宁媛这才从旁对程燃道,“你知道吗,刚才来的是市委宣传部的人,一位科长,说是特事特办,主办那边临时调整让我们今天在主会场最后加一场,现在给嘉宾的乐单准备重印了,给了我们一份核对。”

    程燃从宁媛手上接过新的宣传册,看到最后一场上面,赫然是秦西榛的名字。音乐节三天,每天最后一场其实时间不固定,第一天是九点半结束,昨天又是八点半,今天也原本是八点半结束,如果再加一场到九点过,时间上面也不拖沓。

    但是看到秦西榛的名字位列名单上,那个字体上程燃还有些愕然,这可是主会场啊。

    程燃有些意外,“这是怎么回事”

    刘裴道,“秦西榛的爸爸出面了,据说是宣传部赵部长打的招呼,主会场那边给我们放行了。而且他爸直接站了出来,要求接受采访,说明自己女儿的事情,采访直接对准了最后一场,表示他将在今天最后一场让秦西榛澄清是否剽窃的事宜。”

    程燃怔住,这分明是一场更大的波澜,正在展开。

    这个时候秦西榛送了那位宣传部科长离开回来,刚好和程燃打了个照面,程燃道,“这些都是你爸做的”

    处于风暴中心的秦西榛,这个时候明显也是在逐渐适应这件事情,她回忆昨天晚上,“让我在他面前弹奏之后,他就带了两瓶酒出了门,我知道他一辈子没有求过人但是他还是去了,后面回来,我什么也没有问,他也没有说,所以现在这些,我也不太清楚”

    很明显,秦西榛还处于一片茫然之中。

    秦克广昨晚出门求人,第二天就有宣传部的科长联系了秦西榛,告知前往主会场的路已经铺平,澄清也好,解释也罢,一个舞台已经为她打开。

    然后,没过多久,宁媛连忙把一个收音机拿了过来,摆在众人面前,声音开大。

    是城市之音的广播频道,“今天晚上,我台有幸邀请到了古典和传统音乐的守望者,秦克广老师到本台直播间,秦克广是古典和传统音乐大家,创作过溢满乐坛的长月夜、留人不住、长安花等四十多首融合琵琶,古筝,扬琴,钢琴等乐器的优秀协奏曲作品,当年我也是视秦克广老师为偶像秦克广老师在今天的直播上面,有些话想说。首先其实大家对音乐节上发生的两首歌撞车的事,已经有所听闻,其中那位演唱的女歌手,就是秦克广老师的女儿,至于她的女儿是否窃取了著名歌手赵乐的歌曲,他希望大家今晚之后,再做定论现在我们接一下观众朋友们的互动热线电话朋友你好,你那边有杂音,请关了你的收音机”

    “喂,你们说的那个秦克广老师,就是当年西楚霸王电影的谱曲作者秦克广老师居然在山海吗他什么时候还能有新作品面世呢还有”

    一个个电话,打进了王世峰的直播间来,瞬间各个线路都是一片红线。

    王世峰只能一遍遍重复着“听众您好”,回答一个个人的疑问。

    “太激动了,我今年已经六十岁了,就像上个朋友说的那样,秦克广的音乐,是当年我们的青春啊,那些年,他以自己实际行动在艺术人生的路上无怨无悔,辛勤耕耘,谱写了一首又一首足以传世的作品他女儿也参加了音乐节吗那可真是优良基因后继有人了。以秦克广大师的家风,要说他女儿剽窃,真是荒天下之大谬”

    “秦克广老师什么做客直播间,我要守着收音机听晚上八点半吗,好的好的”

    程燃紧接着拨动收音机调频旋钮,转了频段,果不其然,一些对音乐节的广播频段之中,已经出现了嘉宾热议的情况。

    一名乐评人说道,“为什么说秦克广是一代大师,因为从未有一个人在古典音乐和传统民乐的交汇上,做到娴熟自如的地步,我在八四年中英音乐交流会上,有幸听过秦克广和音乐家皮卡特的合奏,皮卡特对秦克广赞不绝口,当时的作曲家艾伦听过秦克广的演奏,是激动得热泪盈眶,那是东方民乐对西方乐界的一次冲击”

    “没想到,秦克广大师的女儿也参加了音乐节原来昨天她没有出现,是为了今天在主会场上演出,这样看来,赵乐指责秦西榛剽窃自己的作品到时候,就能水落石出了。这件事让秦克广出面为自己女儿站台,真是越加让人期待晚上的演出呢”

    电台频道里展示的,只是这场风暴的冰山一角。伴随着秦克广出面的消息,一时间,很多老牌音乐人,类似中唱,港果这些曾和秦克广合作的老牌唱片公司,也纷纷将目光聚焦过来。

    秦克广在音乐节的出面站台,对整个西南音乐圈,都是一场地震。

    自己那个最不喜外界喧嚣的父亲,竟然为了自己抛头露面,不惜四处求人,并以大半生积攒的名誉为她站台澄清,想着这些年和他的争吵,不对付,时常看到他如同老头一样孤单的背影,秦西榛红了眼眶。

    突然觉得四周很寂静,她抬起头来,看到程燃和一干乐队成员们,都一个个目瞪口呆的望着她。

    她抹了抹眼角的水渍,勉强牵起一个笑容,“怎么了”

    程燃道,“你爸这么厉害,早一点捧你,你还不早就火了”

    秦西榛噗嗤一笑,“我爸老顽固嘛拉不下大师的面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