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燃 第一百六十一章 地狱之门

时间:2018-03-30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

    体育馆的音乐节主会场最后一场,雨在这座小城纷飞的落下,却似乎并没有浇灭音乐节会场上的热情。

    广播电台是没法定位收音机的,收音机只有接受波长的功能,而无法发出信息,但电台想要知道收听率,除了人工抽样调查之外,还有一些办法,比如此时的王世峰城市之音节目,就通过对音乐节歌曲投票的方式,通过热线电话的频率来确定收听率。

    当然,电台不可能接收到每一个热线电话,但是每打进一个电话,后台就有数据统计,到底那个时段有多少电话打入,再进行一个收听模型比对,大概就知道了收听率。

    而在八点二十,秦克广来到王世峰的直播间后,王世峰可以看到后台数据图到了一个新的峰线。

    王世峰也知道几家和英驰关系要好的电台,都请了乐评人镇台,这些人以陈一波为代表,刻意营造出一个舆论氛围,譬如陈一波开口就是,“说句实话,我认为秦西榛不太像是能够驾驭那首歌风格的,纯以风格和意境论,赵乐的歌词名更为点题,而且这首歌,用女性口吻来描述,始终却少了股味道。”

    当秦克广上了城市之音电台后,汪中桦就没必要再和他正面对抗了,毕竟作为著名音乐家,秦克广的声誉地位余威尚在,汪中桦和秦克广正面对上,都会受人诟病。

    而动用各个乐评人从旁边策应,秦克广说什么,都由类似陈一波这样的老牌评论家来给他拆台,这才是围剿,只要把秦克广拉进他需要不断解释那些质疑的泥潭中,把水搅浑,秦克广到时候就会发现,自己就是满身是嘴,都说不清楚。

    直播间里,秦克广穿着一身中山装,在王世峰的指示下上座,面对着一个采音话筒,王世峰发现秦克广气定神闲,丝毫没有局促,这才想起眼前这位秦大师,早在八零年代的时候,就不知道做客了多少当时知名节目了,此时当然熟门熟路。

    王世峰示意直播已经开始,看到秦克广点了点头,他就道,“秦克广先生,相信很多听众对你能够做客城市之音节目都非常激动,早些时候,有些声音说,您是以权威包庇自己的女儿,听众们对这种说法产生了强烈的愤慨,毕竟我们已经听过了秦西榛的演唱,从很多反馈来说,对于她的歌唱水平,是非常高的。可以说是虎父无犬女,所以我认为这种指责,纯属是无中生有说不定,”王世峰停顿了一下,“是有些人要混淆视听,掩盖真相呢秦先生,你对此有什么说法吗”

    王世峰看来对方既然从这方面质疑秦克广,而且这个质疑也最是能引发热议,他也利用秦克广这个做客直播间的机会,把这个质疑直接攻破。其实在他给秦克广的那份台词单上面,已经有很多提示行,这个时候只需要秦克广顺着说一下秦西榛的个人履历和获奖情况,她曾经学音乐的刻苦,流下的汗水,她的意志和理想,标准的答案,就能让这个质疑最大限度的不攻自破。

    但秦克广却似乎并没有这么做,看到王世峰给他的问题引导单,笑了笑,透过直播间的窗户,看着主舞台那里,秦西榛这个时候刚刚上台,他淡淡一笑,“至于真相是什么,就让秦西榛以她的演奏,来回答吧。”

    所有的质疑,喧嚣,尽在秦克广这一句话间,仿佛带着轻描淡写而又强大无比的力量。

    姜还是老的辣啊,那些得到了汪中桦授意意图针对秦克广言辞寻找破绽继续攻击的人,却有一种面对铁板一块,无法下口的感觉。

    同时,从秦克广的镇定之间,又有一种不好的感觉,正如此时乌云密布的体育馆上空。

    没有人知道,会发生什么。

    “他们上台了”姚贝贝看着台上,激动喊起来。

    旁边的张鑫定睛一看,“怎么还有程燃他也是乐队的”

    当看到程燃和秦西榛乐队一起站上台的时候,这群大院子弟都一时呆住了。

    杨夏倒是最快反应过来,提醒众人,“程燃刚才说了,演唱开始唱到二十分钟的时候,我们发歌单。比着时间来。大家先去往预定的各个方位。”

    她回头看了台上的程燃和秦西榛一眼,光从天而降照射在他们的身上,不知为何,她心头有点发慌。

    秦西榛站在了台前,下面是黑压压的潮水,雨在天空成线,但却没有任何人离开,反倒是人头攒动。

    有人喊起来,“秦西榛,加油”

    秦西榛觉得这个声音有点熟,但前排对着舞台照射的炫目灯光遮住了她的眼睛,所以她没有看到,那个山海开连锁餐厅的赵海华,几乎发动了全部员工,上百号人,站在舞台一角,对她表示支持。而她的儿子王文华,那个某局的科级公务员,此时也是穿着黑色西服,只是脚上裤腿全溅满了泥,在台下保持着一个仰望的姿态。

    此时此刻,台下有些本就是知道撞车事件,又因为秦克广而到来的听众,有的人呼喊着什么,只是听不太清楚,有口哨声,有加油打气的,有喝倒彩的。

    一时间,台下面嗡嗡嗡的,显得有些杂乱。

    众人看着台下,突然觉得,好像终于,走到了这里。

    那么就开始吧,这个时候刘裴的鼓已经安置好了,沙楠罗木和宁媛的调音也完成了,秦西榛的脚边,却搬上来了一个箱子。

    在灯光的照射中,她弯腰,从箱子里拾起了一把小提琴,架在了肩膀上。

    众人才知道,那箱子里敢情全是乐器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一会演奏中,曲子里遇到什么乐器,她就会直接取出演奏

    这就是秦克广女儿的强大之处

    秦西榛拉起小提琴后,会场上原有的喧嚣,就被那种略带着忧伤的婉转回旋的琴声给制住,草坪上渐次安静了下去。

    灯光照射中,音乐起,这乐声盘旋全场。

    一段小提琴的前奏。

    在琴房已经演练过无数次的刘裴在最后那两道如预兆着大幕拉开激昂神经而又步步紧逼的小提琴尾音之后,挥动鼓杆,小而快节奏的鼓镲之声瞬时天衣无缝的插入。

    然后包括程燃在内的沙楠罗木,宁媛三个吉他手,都同步按弦。

    当然,相比起另外两人的专业,程燃也只能起到和个曲的作用,然而也很唬人了。他其实心跳得贼快,即便是重生者,身处这样从未经历过的舞台,想必此时心情也是注定难以平复吧。

    面如平湖,却心如惊雷。

    星汉灿烂,以歌咏志。

    血液像是被引燃的火,脊椎奔涌向脑门顶。

    一连串的乐章排比迭进,似乎都在引入秦西榛开口的那一刻。

    在沙楠罗木骤然拨弦之后,秦西榛小提琴落回箱子,她握住话筒,声音传来。

    这道声音伴随着众人那种奇特到极致的编曲配乐,瞬间将全场都笼在了其中。

    草坪上,即便落着雨点,但人们仍然竖着耳朵,争取听清楚每一个音符,还有来自秦西榛的歌声。

    “又是这样诡异的音乐”

    “和先前那首撞车的歌如出一辙,特异独行的风格不不不,这一次,好像更厉害”

    “唱了什么,微凉的晨露,展示黑礼服是沾湿黑礼服,对石板路有雾,夫在低诉夫”

    “吹不散的雾,隐没了意图,谁轻柔踱步,停住。

    还来不及哭穿过的子弹就带走温度。”

    秦西榛这样唱着,伴随着这段话,手伸展出去,拇指翘起,食指伸直,其余手指蜷缩,指向了嘉宾席。

    距离主会场极近的汪中桦和赵乐,自然把她的这个动作看得清清楚楚。

    伴随着那吟唱着子弹的歌谣,现在的体育馆草坪上,人们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正是这种静静听歌的寂静,才让他们觉得不祥。

    今晚,仿佛地狱的门。

    打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