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燃 第三章 颠覆

时间:2018-03-30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

    会议室集体表决那一幕的震撼还深深影响着顾城西,当下来得知那个少年就是如今的少东家,程飞扬的儿子后,顾城西第一时间感觉到的,是深深的无力和失望。

    因为是作为学者出身,历来有些规律,是看透了的,改革开放这么几十年,富一代赶大潮起来的人物不胜枚举,但下一代却鲜有能够守住财富的,一方面是没有父辈的机遇,经验阅历。另一方面,不乏倒行逆施,内部集团功臣反噬,或者甚至被下面众星拱月,昏招频出,最后导致败了江山的情况,都是一个又一个血淋淋的案例。

    所以当程燃这么大言不惭一句话,倒是有雄心壮志,但客观规律,说得好听简单一个词,当你违背它的时候,就是洪水猛兽,管你有什么雄心壮志,什么梦想为王,都一并给吞噬了。

    败了好好的企业江山后,才知道那些所谓的豪情壮志,在现实面前,真的是一毛钱都不是。

    如今公司还没走出省内,甚至连主要战场省会蓉城都没有攻克呢,内部就已经出现了这种唯权威马首是瞻的局面,一个小孩,在他这个专家面前妄谈大局,还说什么不走在前列,和咸鱼有什么区别。竟然也能引得人人附和真是打肿脸充胖子。

    顾城西其实选择伏龙,无非就是去年年底京城召开的信息产业部电信设备展览会,当所有参展厂商展台都千篇一律的时候,唯有伏龙这家西南的民营企业在会展上大出风头,别致的装修,一目了然的伏龙交换机优势原理图,做了调查的良好用户口碑和稳定性,直接给人传达了这家公司欣欣向荣的创造力。

    顾城西眼睛很毒,看一家公司上下各个环节展现出来的干劲,精神面貌,处理问题的方式等种种细节,就能看出一家公司到底有没有前途。顾城西相中了伏龙,后面和在场的程飞扬进行了一番畅谈后,他当即才决定来年进入伏龙。

    他是真的抱了助推伏龙,做一番功臣事业的。

    结果这天会场的这一幕,直接像是一盆冷水,淋头浇上。

    田丰是顾城西的接洽人,看顾城西在会后的恹恹模样,田丰找上去,顾城西对其苍白一笑,“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这还真是颠扑不破的真理啊。什么是事业,事业是和个人理想重合。否则,就只能称之为工作。田技术应该知道我顾城西之所以接受程飞扬邀约来伏龙,不是仅仅找一份工作怎么,继续下去,任人唯亲,专行独断,你我都只是家仆。我顾城西前半辈子的专业,不是用来被外行人指挥的”

    田丰笑了笑,“顾兄,怨气很大啊喝两杯去。”

    田丰把人带到了个小饭馆,位于单位两个街道外一个叫王家坡的苍蝇馆子,叫了里面的包间,煮了二锅头,两人吃着,田丰又听着顾城西发了一通脾气,知道顾城西这是已经生出了离职的念头,否则也不会当着田丰这个程飞扬“亲信”说这些事情,变相也要把他这番话传到程飞扬耳朵里。

    “老顾是在信息产业部的展览会上见到我们程总的,你知不知道,在此之前我们是没打算参加这个展览会的”

    顾城西喝了几杯酒,更无顾虑,“对啊,这又是怎么回事按理说,你们算是那天全场最小的厂商吧,其余的哪个不比你们大,换做其他人,恐怕连亮相都不敢,我知道几家厂商,是死都不来京城,不敢出席信息产业部这种会,不怕人比人,就怕货比货啊。你们反倒敢来,而且声势最是浩大。这就是奇了怪哉,看到信产部大人物专门去了你们展台观摩,那其他家,脸色都不好看”

    顾城西当时其实也是因此对程飞扬刮目相看,就这么点实力,反倒敢在信息产业部的展览会上高调亮相,生怕别人不知道,当即他就认为这个程总很有魄力,“那到后面,为什么又参加这个展览会”

    田丰神秘一笑,“我说句直白点的话,程总是被程燃说动了。这小子最懂他爸,一个激将法,我们程总不服输的心态也就上来了当即表示,怕死不当老革命,有什么低调不敢见人的,展览会给了我们邀请函,我们就上而且包括了展台的配置,各种引人注目的噱头其实”

    “你想说都是程总那儿子的主意”

    田丰点到即止的笑了笑,不在多说,又道,“我知道老顾你来咱们这,还因为一件事。”

    “伏龙基本法,说老实话,我觉得你们下得功夫不浅,后面是请了一整个专家团队来做的这套规章制度和各种理念吧这可是不小的工程,据我知道的,北大的王文宏教授搞过类似的方案,有点像鞍钢宪法那一套,如出一辙的也是韦尔奇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振兴公司的通力合作方案,依我看,多的不敢说,要是伏龙真的有所成就,后世人恐怕会抱着这套管理法,引为圭臬研究吧说到底,找了不少关系人脉吧,可不是钱能搞定的事情”

    “你刚才说外行领导内行其实不然,”田丰道,“这套管理细则,确实我们内部做了很多规范和补充,但最早的起草拟定者,可是来自于程总和他这个儿子。”

    对于这套伏龙基本法,其实在公司逐渐壮大起来后,也在不停的补充,所以对于原始的起草,只有一些元老和高层知晓,大家平时也并不多提。

    而且程飞扬以此管理公司,也在淡化原始起草这件事,尽量让这个成为大家一起共同制定遵守的章程,而并非某个人英明神武的功劳。

    但这些从田丰口中说出来之后,顾城西目瞪口呆。

    作为学者,他才能看得出来这套管理法案的价值。当时大觉伏龙公司有前途,这一点也占了重要因素。虽然不知道他们背后动用了多少能量巨大的群体,以及亲身经历过的实战总结,字字珠玑的打造了这么一套章程。但这一点,委实让他这个走学术派路线的从业者是心服口服。

    要知道管理学这门科学,穷根究底,无非就是“搭班子,定战略,带队伍”这三点原则。

    这套伏龙的管理纲要,直接把后两点“定什么样的战略,如何带队伍”都言明言透了,其中的厉害处,顾城西是深有体会。

    而此时,田丰告诉他,这不是一个团队。

    仅仅是来自于一名少年。

    他这么多年的管理学术经验,顿时感觉有些颠覆。

    末了田丰说起种种神奇之处,最后再露出那个高深莫测的微笑,“还打算走人”

    顾城西再和他碰了一杯,搁下杯子,“我就不信了,你们伏龙这运势,还能上了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