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燃 第十章 一剑摧城

时间:2018-03-30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

    生活总是不经意间就惊起波澜,程燃哪里知道,因为救了谢侯明,从而和谢侯明一家产生了维系,而如今的谢侯明,也即将升任成为一家巨无霸国企集团的掌舵人,看似乘风破浪,直挂云帆。

    然而,这其实也是一锅浆糊,注定不会是轻松的差事,首先历来这种风口浪尖之地,就爱诞生是非,譬如现在的省投集团的董事长,去年就陷入贪腐的漩涡之中,谢侯明前往接任,很可能意味着对其的最后处理即将下达。命脉集团不可一日无主,谢侯明这才临阵挂帅。

    当然,这个位置尘埃落定之前,必然也是有很多竞争者,经历过一番纷争角斗。随着社会的变革,知能型干部在未来大有前景,而能够在省投集团挂帅,那也就是未来走向更高位置的镀金资历,谢侯明是如何击败一个个竞争者,最终上位,程燃不得而知,但可以知道,那也必然有更高层面的权衡和博弈,当然,谢侯明本身在山海的经历,甚至六二绑架大案,都给了谢侯明极佳的一个话语背景。

    但也意味着,谢侯明已经正式踏入了那个层面的高度,置身于那些不见刀兵,却不亚于连天烽火的硝烟之中。

    未来,西南这片地域和那座城市,又会因此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呢

    充满机遇和挑战的未来,对于谢侯明来说,也会有些憧憬,饭桌上,最后谢侯明,程飞扬,谢乾三人喝高了,气氛也有些热烈,不住回忆当年刚参加工作,当兵,知青,或者背井离乡打拼的那些激情燃烧的岁月。

    一回首,就已经走过半生啊。

    这其中有平坦,有离奇,有跌宕最终,这三个不同位置事业和境遇的中年人,谢侯明出任国企老总,谢乾迎上互联网的浪头,程飞扬则走技术型民企路线。有如三艘航船,各自在自己的航段,向着巨浪迎头而上。

    见证这一切,并深知因为自己而导致这一切发生的程燃,有一种息息相关而又奇异的成就感。

    谢侯明家吃饭之后,谢乾第二天就带着和程燃讨论出来的新点子上了飞机去了京城,程飞扬对打入蓉城的下一步计划,似乎也多了很多的底气。但是进军蓉城,可不是仅仅说说而已。

    贝拓和一些老牌公司不重视山海这些省内二三线城市次级市场,并不意味着他们不重视蓉城这么一个西南战略要地。要知道仅蓉城一地的市场,就大过省内其他地域的总和。伏龙在二三线城市发展得火热,但一天不拿下蓉城,伏龙这个牌子就一天没办法竖立起品牌效应,没办法进入主流和老牌公司竞争。

    最近这段时间自己父亲的焦虑,程燃不是没有看在眼里。

    这个时候他又想到了那天给程飞扬送钥匙的时候,那位在会议室里面侃侃而谈的学者型人物,后来他知道那个人叫顾城西,伏龙内部大多都在传他的信息,这倒不是什么秘密,来头很唬人,以前南大的教授,出过一些书,都是研究民营企业的兴衰。但那天自己在台上驳斥他的观点,引得伏龙高层纷纷举手赞成的事情,程燃不确定会不会让他心有芥蒂。

    和程飞扬这么一说之后,程飞扬还是决定专程让顾城西来自己办公室深谈。

    顾城西被通知到程飞扬办公室之前,还是有些犹豫的,最终还是抱着大不了引颈一刀的想法,要知道前不久的高层会议上,因为程燃的出现,顾城西是对田丰表达了强烈不满的。因为指挥不动人,伏龙那些元老对他丝毫不买账,顾城西当时是有走人的念头的,就是要通过田丰变相的传到程飞扬耳边。

    被程飞扬通知,顾城西其实是有些悔意的,但人争一口气嘛,要是程飞扬这边真的没有挽留之意,他还是会硬着头皮率先要求离职的。

    叩开办公室门之后,顾城西愣了一下,房间里不仅有程飞扬,旁边还站着程燃。

    这是怎么回事

    顾城西首先想到的是自己针对家族企业那套所谓任人唯亲,独断专行,他们都是家仆这种说法,现在是父子俩要找他算账

    他心里这个矛盾啊,在听到程燃最早提纲了伏龙基本法之后,他原本要走人的念头就淡了下去,如今再看到程燃,他满脑子都是纠结。

    倒是程飞扬没有丝毫异样,让程燃跟他顾城西以长辈礼见过之后,程飞扬开门见山,“老顾,这次让你过来,我觉得那天会议上,你提出的东西,有些很有价值。但我们定下的,对技术持续投入的基础战略,还是不变。”

    顾城西就道,“那么资金呢最关键的还是资金啊。没有资金,就像是建一个空中楼阁,根基不稳,口号喊得再大,最后也会轰然垮塌。”

    “正说到了重点,程燃这边有些想法规划,跟你碰一下”

    顾城西看向这个他已经没法用常理度论的年轻人,他抓住了程飞扬话语里的关键词,不是程飞扬有什么想法,让程燃跟他说。而是程燃有些想法,要跟他提一下。

    但无论怎么提,顾城西不认为他们就有能耐解决一直以来困扰民营企业的资金链问题。哪怕你是孙猴子七十二变,这座五指山可是无路如何也翻不过去。

    顾城西见过多少私企的英雄人物,最后不是倒在了这一条路上,就是受限于此,没法真正壮大起来。

    “哦。”所以顾城西热情冷了一半,摆着脸色看向程燃。这模样就像是一个相关领域的大家,在听一个刚入门的小学生侃侃而谈,大概是这种感觉吧。

    但程燃第一句话,就是羚羊挂角的出剑。

    “资金的确是我们发展的最大瓶颈,却也并非没有办法解决。伏龙发展所需要的资金量很巨大,我们可以通过几个方面来解决输血问题。”

    好嘛还有几个方面。

    顾城西都忍住了笑,只是面部肌肉有些不受控制的挑了挑,努力严肃的看程燃,“几个方面呵,那你说来听听。”

    “第一个方面,根据未来的融资计划,我们拿出百分之十的股权,作为换取外部资金流入的通道。”

    第一招,还算中规中矩,顾城西点点头,像模像样,言之有物。

    结果程燃提出的第二点,就险些让顾城西一个趔趄,“第二个方面,再拿出一部分,让员工持股购买。员工可以无息贷款,可以通过奖金认购,甚至可以用他们的积蓄和资金来购买这这将大大减轻账面上的资金压力。也能大大增强员工对公司的归属感,甚至结成利益共同体”

    顾城西感觉这一招已经让他有些扛不下来了。

    自来他所接触过的私企,无不是把股权当成自己的命脉,拿一点出来都是抠唆抠唆仿佛要老命的样子。而现在眼前的这对父子,可以为了公司的壮大发展,要和员工结成利益共同体

    但是,顾城西脑子里已经翻江倒海,感觉以往的那些经验和教科书里面的例条已经用不上了,但又有一些新奇的新东西在融合和发酵

    他眼睛大亮,可行啊

    结果程燃还没说完,“第三点,开展应收款转让业务,我们的业务回款一直以来是个问题,如果我们把应收款转让给银行和金融机构,这些金融机构赚佣金,我们只是付出一小部分利润为代价,但却可以得到这些金融机构提前支付的货款,拥有大量的现金流”

    顾城西胸口已经急促起来这种业务,在目前国内还是试验阶段,他有所听说,但并没有大规模开展,要知道,改革开放到现在,很多地方还是摸着石头过河这个少年居然已经提前想到了这一步,还能这样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伏龙能不能由你牵头,我们到蓉城去,甚至未来去羊城,去京城,去中海成立分公司,技术中心总之很多的分公司,而这些公司,让我们的客户也加入进来,让他们也来持股。既然我们可以让员工持股结成利益共同体,那么我们也可以把客户拉入我们的分公司里面,让邮电部门的员工,领导,成为我们的股东。这样一来,我们的利益,就是他们的利益,我们将有共同的敌人,其次,也解决了最大的回款问题。因为给我们回款,实际上也是再给他们分奖金嘛”

    顾城西脑袋“嗡”一声。

    他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个少年。

    这最后的一招实在太狠了。

    要是按照这个套路打到蓉城去,贝拓,爱信,阿尔卡特这些积重难返的蓉城分部,哪里是对手

    这一剑,足以摧城。

    摧的是蓉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