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燃 第十八章 无能为力

时间:2018-03-30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

    最终还是拗不过被俞晓强行拖着去了网吧,于是陪俞晓玩了一会,星际的游戏性在那里,忽略画面,程燃还是能投入进去,眼看时间移到了近九点,程燃这才捉了恋恋不舍的俞晓起身回家。

    扭了钥匙,打开门,徐兰早就已经在客厅等候多时,现在程燃有充分的自由时间,像是星期五踢球或者和俞晓玩晚一点放学回家,一般也不会过问。但今天这架势倒是让程燃很有些意外,敏锐的感到有什么不同寻常。

    “有个女生先前打电话找你,我说你还没回家……谁啊,赶紧给别人回过去……”

    停顿了一下,“是不是那个在蓉城的,姜红芍?你们以前同学?”

    姜红芍的名字,早对于程飞扬和徐兰来说不是什么秘密了,此前也见过她写给程燃的信,而且隐约从大院一些人口中,知道这个女生是以前初一中的,很受欢迎,曾经还来过他们院子玩过,只是后来去了蓉城读书。

    徐兰不放过他任何面部表情的变化,程燃点点头,“我去我的房间打。”

    身后传来徐兰的声音,“哎,就在这里嘛,有什么不能当我面打的……”

    ……

    程燃家里是装了四条电话线,他卧室就有一部电话,用了伏龙的“多路通”,所以各部电话之间不仅能彼此通话,也能独立线路,不会出现串线或者能串听没有隐私的情况发生,程燃回了房间,关上门。

    在此之前,已经有近一个月时间两人没有通电话了。信好像也就来往了三封,这个月里面,似乎蓉城十中那边也忙碌不少,姜红芍回信也慢了起来,每次收到姜红芍的信,程燃隔天写好寄出去,但往往等上好长一段时间,才有回应。

    最近的信是这个星期三收到的,姜红芍写信时星期一,信上说最近事情很多,成绩还有所下降,在努力弥补,回信慢了些……这个星期五晚上八点后通电话吧。

    本来约定的和姜红芍通话在八点以后,程燃当时答应俞晓去网吧也是考虑到这个原因,只要不超出十点,应该都算是在这个期间。

    以往双方通话,大多都是程燃打电话过去,没想到这次姜红芍提前打过来。

    拨了姜红芍家里的电话。

    那头仅仅只是响了半声不到,就被接了起来。

    程燃怔了一下,难道姜红芍一直守在电话旁边?这个发现让他心头微起涟漪。

    似乎猜到程燃可能往哪个方向想,姜红芍在电话那头浅浅道,“无绳电话拿到我桌上的,刚好在做作业,就在手边……我给你打过电话,你妈妈接到的。”

    “知道啦,所以我第一时间打过来了。放学时被俞晓拉着,晚了一点回来。”

    “去哪玩了?”

    “网吧。”

    “哦……不复习啊”大概对程燃玩游戏到那么晚有点意见,声音听得出有些责备,但片刻她又问,“玩什么呢,好玩吗?”

    “一个叫星际争霸的游戏。未来……可能会火很久。”

    “那我要玩。”

    “你家有电脑吧,装一个就可以了。”

    姜红芍喃喃道,“可是我不会啊……”

    “有教程。”

    “我这方面悟性很差的,可能需要一个好老师。”

    信你才有鬼了。<b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r />

    但程燃还是道,“那下次……我教你一起玩。”

    “好的呀。”姜红芍语气轻快起来。

    程燃在电话这头微笑,其实老姜这样的存在,大概真想玩的话,哪有不会的。

    “最近怎么样……”

    “社团活动有些多,导致考试上面稍微分了神,当然最后恶补了一下下……前段时间有点烦心事,所以没能很快回信,不会生气吧?”

    又是这种面面俱到的语气了。

    她以往和人相处打交道,都是礼貌得体,仿佛能不偏不倚的照顾到每一个人,就像是曾经的程燃感受到的,哪怕只是当年那一小点交集,也能觉得她和你的交往很真诚,在聆听你的说话,给出意见,甚至开玩笑,和你交流。

    学习,社交,她好像都拿捏自如。但也是这样,会让聪明人明白与她之间真正的距离,那真是一点逾越的想法都没法生出来。曾经有一次聚会,才知道原来初一中喜欢她的人很多,但都止乎于欣赏。

    欣赏就是认命了彼此间的距离,于是遥遥相望。

    程燃笑了一下,“生气了。”

    “嗯?”电话里明显传来一些愕然。

    “除非你告诉我能让你烦心的是什么事。”

    “啊……”姜红芍声音清和,“好吧,也没啥。有人想让我们家为其办事,找上我这边,想我当说客……这样不好,我还是给拒绝了。还有就是,学校里面,有的人总是会找上门,说些奇奇怪怪的想法……就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呢。”

    姜红芍这么说着,吐了吐舌头,只是这个动作程燃看不到。

    “什么奇奇怪怪的想法?”

    老姜停顿了一下,“就是,你不准笑啊……一个人做了一个厚而精美的本子,上面贴了一些他曾经旅游去过和还没去过的一些著名国家旅游胜地的照片,然后对我说那些去过的地方,希望我以后能跟他重新去一次,而这个世界其他的地方,他也希望带着我一一去领略……你是不是在笑,你还是笑了……我不说了。”

    当然普通的一些示好,姜红芍都只是一笑而过,礼貌婉拒。但最近这件却不同,是一个他们家认识的同辈子弟,姜红芍之前将其当做是朋友,不过大概对方觉得门当户对,自身有资格,所以对她公开了自己的想法,毕竟是青年,有时候荷尔蒙冲动下的行事,没那么周详缜密,导致那个圈子里人尽皆知,一片轰然。

    同龄人有鼓励的,也有那个胆大包天的家伙展开洗涮,贬损的,把她姜红芍高高捧起来的。大人和长辈那边,则也是无人不晓了,只是大多把这个事情当做是个趣事,对方的长辈还敲打那人,不自量力之类的……但这种念头一旦提出来,在那个层面,自然有股力量会推动,姜红芍有时候也不得不对家里一些试探的亲戚朋友摆出明确态度,这种事做得多了,便不免觉得乏味和聒噪。

    程燃记得俞晓说起过姜红芍很受欢迎,蓉城十中是战场又是情场,战场形容其中“陋室精舍”的竞争,情场自然是阐述里面自古以来“文庙风流”的传承,这是整个省内都闻名的,耳膜早就听出了老茧。

    在那样的环境中,姜红芍本身的脱颖而出,自然会引得一大帮人会主动向她围过去吧。

    程燃知道这种涉及到他人自尊和隐秘的事,有的人会四处宣扬当做自己的勋章,而对姜红芍来说,可能是对谁都不会说的。你喜欢我,我尊重你的喜欢,但我唯一给得起你的回报,就是对于这份喜欢的保密。所以若不是那哥们儿自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己搞砸了弄得人尽皆知,最起码从姜红芍这里不会泄露。

    其次,也算是烦心事,她并不愿意对旁人倾吐令自己烦心的事情,因为那不但于事无补,反而会给他人增添负担。

    只是因为程燃问了,并以她回信慢生气作为威胁,她这可能才说了。

    程燃果然在笑,不过听老姜的语气,这个时候还是努力憋住,“好了好了,没笑了。”

    “没笑也没用……反正不、说、啦。”

    “没听你说起过类似的八卦啊……很有意思,之前你没跟我说过,再来点。”

    “那你也说,交换。”

    程燃哑然,原来是在这里等着自己,想来老姜从未尝试打听过别人的隐私,唯独在程燃这里,好像找到了个公平换取的方法。

    “我想想啊……前段时间,教我们的音乐老师,参加了山海音乐节,然后在其中大放光彩,现在专辑发到了港台,霸了很多榜单……”

    “你是说秦西榛?”

    程燃愣了愣,心想老姜知道啊。

    “秦西榛是山海音乐节为人所知的啊,她父亲是秦克广,当年很出名的……学校里有人很喜欢她,知道她是第一高中的老师,我当时想过……不会你认识吧。”

    “啊,教我们班。”

    秦西榛在山海音乐节的冉冉升起,在她作为主场的省内,自然名声会传得更开,在信息各方面都发达的蓉城,姜红芍听说也不足为奇了。

    “她怎么样呢……真人长得好看吗?”

    “还行吧。比较抠门。”

    “喂,可不能背后说别人啊……”

    “抠门是为了存钱奔梦想,现在也算是个好的局面……该你了。”

    “嗯……”电话那边的姜红芍想了想,“前段时间,住了院,心肌炎,持续发烧……人很不舒服,每天都输液,折腾了很长时间,才算慢慢好转了。”

    “什么时候的事?”程燃愣住,姜红芍这个月的回信,不光慢,也不长,情绪也不高,当时他以为是她现实中有忙碌的事情……却没有往她可能生病的方面去琢磨。

    姜红芍当然不是变形金刚,她仍然会被打倒。

    所以两人才没有约电话,她故意疏远,是怕他的问候。而这个星期恐怕是她刚刚好转,才跟他约了通话。

    一时程燃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心头有些微微心疼的恻隐。

    程燃声音低沉下来,含着一些责怪,“为什么当时不说呢,严不严重?”

    “已经没事啦,”姜红芍微笑着道,“我好着呢。”

    她的声音清和平静,有安抚人心的力量。

    只是她没有正面回应程燃的问语。

    程燃的话自然也没能继续下去。

    因为两个人都清楚,为什么不需要告知对方那些困窘的,难堪的……生活中每时每刻的烦恼。

    就像是有时候,对方的城市下雨了,很想问一句你带没带伞。

    话到口边最后又忍住咽了下去,因为怕对方回应说没有带,而在时空这头的自己,又无能为力。

    谢谢打赏和投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