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燃 第二十三章 不幸的大幸

时间:2018-03-30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

    宁远村位于中国最大的淡水湖鄱阳湖不过二十几公里,平时天气好时,时常能看到溪流交错,良田沃野。

    说起农业经济,村长叶荷惠向来骄傲,宁远村地理位置极好,这里土肥力高,一年可以种三季稻米,九十年代打工潮,抽走了不少附近村落壮年力,唯独宁远村,靠着鱼米之村的丰厚回报不受动摇,早就修起了电灯和公路,这在当时附近的村落里面,算是最早的,那时候可是让宁远村很是虚荣了一把。

    虽然鄱阳湖这附近从来就是洪水和旱灾交替上演,却始终没能威胁到宁远村。

    很多人说是上游红旗圩的功劳,那座大堤护着桑湖县大大小小数十个村落的安全,八零年代实行“分田到户”,附近村落都出人修建圩堤,一个小时一个工分,那座红旗圩就是这么伫立起来,这么多年,不管其他地方闹洪涝灾害,位于红旗圩下游的宁远村总是能安然无恙。

    只是叶荷惠看来这种说法就是无稽之谈,哪里是什么圩堤的功劳,都是这地方风水好,据上辈人说,这宁远村就是个锥体轮廓,那是地藏王菩萨的宝瓶啊。

    聚精华之地,这是有菩萨护佑的!否则那红旗圩也不是固若金汤,有一年发大水冲垮圩堤一角,农田受灾,三个村落被冲,偏偏那水就绕开了宁远村,这更是让村子里面人人笃定宝瓶的说法。

    这不,今年汛期,虽然从开年上面就有再说打醒十二分精神,可村子里仍然该干嘛干嘛,种田大户孙作福今年还多承包了十亩农田,都种上了棉花水稻,就等着行情上来了买些好价钱,过个丰年,把那熊孩子以后结婚用的小楼给盖上,其余村民,莫不大抵如此。

    只是连绵的暴雨,也终究还是让宁远村上下多了一层忧虑,想到历次水患都对宁远村没啥损伤的情况,大家多少还能坐得住。

    这天夜里,雨水反倒是比起前几天下小了些,叶荷惠还专程让几个懂天气的老人分析,都说这代表吉兆,天气好转,没准过两天红旗圩那边巡堤的人就会带来好消息。

    叶荷惠今晚睡得格外香甜,但半夜隐隐入耳的都是聒噪不已的响铃声。好几天没睡个好觉的叶荷惠套起衣服到了门堂,整个村现在就他村长家装了部电话,作为平时和外界信息沟通的工具,但这么半夜三更响起,叶荷惠心头咯噔了一下。

    接起电话,里面是一个机械而不真实的女音,还在冲击着他尚未完全警醒的耳膜,“滨河县防汛抗旱指挥部通知您,当前地区已经出现超400毫米强降水,滨坝水位超警戒容量1.9米,创历史最高水位线,已有溃坝风险,请得到通知的单位和群众即刻向安全地区转移……”

    叶荷惠被这种新鲜感弄得处于短暂的微懵中,居然还能这么电话通知?这东西先进哩!

    但短短的时间,他就反应了过来。围绕脑袋的睡意不翼而飞。

    滨河县大坝,可不就是红旗圩上游?

    当年他见过大坝的蓄水容量,那就是一个大湖泊,水草丰沛,鱼鹭做洲!一旦溃坝,红旗圩,包括他更下游的这个宁远村,那还不变作一个水塘塘!

    尽管宁远村历次都在水患中安然无恙……然而这一次,他不敢赌命。

    叶荷惠连忙唤醒了自己老伴让她赶紧收拾东西跑路,从墙上取下了高音喇叭,冒雨奔走拍门挨家挨户通知。

    村落乱作一团,有不满的,不信的,怀疑村长哪就能那么快得到消息的,也有人说红旗圩去了巡堤的人,要有什么动静,那边会过来通报的……

    老村长扯着嗓子喊,这次不是红旗圩,而是滨河县水坝,防总电话通知的,洪水来了红旗圩算个鸟蛋!赶紧撤!

    两个小时后,当宁远村的村民向着高地转移的时候,他们看到了在山崖间满山飞窜的鸟群,听到了那仿佛群兽在林中奔腾的轰鸣。

    全村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几百户人,刚刚爬上山腰,狂风就呼啸而至。

    洪峰从两座山之间倾泻,首当其冲的几十间房屋,就像是被水银推动着,支离破碎的瓦解,然后消失。

    所有人都知道,从他们这座山上看似缓慢的水线,实际上真正置身那片地域,就会明白那是怎样的迅疾。

    洪峰造成了地质沉降,刚刚还在人们面前的半座山,突然就消失了,只留下几棵靠着半数根系扎着边缘的松树,歪歪斜斜,让人不敢相信它们以前是一片郁郁葱葱松林的一部分。

    再也看不到宁远村的房屋了,稍微高一点的地势上,看得到一个像是钓鱼浮标一样的物体,那是村小学的旗杆。

    走上了山峰最高处,宁远村的村民们这才能总览全貌大概,以前能从这座山顶看到的十几个村落还有附近的乡镇,现在都被吞没了……目光所及,尽是洪涛。

    老村长转过头来,看着后面这虽然哭天抢地,但大多数都安全转移的村民。

    他不知道其他的村落乡镇,是不是也在之前也接到了同样的预警电话,从而也得到了安全转移。

    这片天地,只剩下自然不死不灭的洪荒伟力。

    ……

    狂风暴雨,拍打在冰冷的军车钢铁车厢上面,南京军区某部营地,一群群身着军装的年轻士兵,排列成队,检阅之后,命令下达,“全营登车!出发抗洪!”

    汽车发动机的轰鸣撕开雨夜。

    一队队这样的钢铁洪流运兵车,在这片大地上的很多处遇险地区冒雨前进。

    在溃堤的大坝,在险峻的滩涂,在被淹没的城镇和乡村,到处都是扛着麻袋,向山洪逆行,手牵着手跳入洪峰里用身体筑坝的军人。

    多年以后,他们的照片,仍然在抗击洪水这段历史的前列,时代会记住这一切。

    ……

    6月12到27日的这十五天,持续的强降雨鄱阳湖水系率先暴发洪水。

    这之后……抚河、信江、昌江水位先后超过历史最高水位,洞庭湖水系的资水、沅江和湘江洪水相继爆发。两湖洪水汇入长江,致使长江中下游干流监利以下水位迅速上涨。

    7月,宜昌相继出现多次洪峰。

    8月,九江决堤。

    人们凿沉装满煤,砂石的运输船封堵缺口,用汽车,一节节的火车皮装满沙袋,石料,甚至仓库里的玉米,稻谷,大豆等都,上去封堵缺口。

    一直到八月底九月,历经前前后后八次洪峰最终形成的全流域大洪水肆虐之后,长江中下游干流水位才逐渐回落。

    至此,全国包括受灾最严重的江西、湖南、湖北、黑龙江在内,共有29个省、市、自治区都遭受了这场灾难洗礼。

    受灾面积超3亿亩,成灾面积近两亿亩,受灾人口2.23亿人,死亡人数2149人,倒塌房屋685万间,直接经济损失达1666亿元。

    要值得说的是,根据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办公室和民政部统计出来的数据,这是自1991年开始,历次洪水中受灾损失最严重,但死亡人数却是最低的一次洪水灾害,2149人的死亡人数,比起96年受灾更轻却导致了5840人死亡的数字,不得不说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能减少伤亡,也是归功于灾害防治预警系统的准确和及时预警,研发这套系统的伏龙公司的名字,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第一次进入人们的视野。

    ====

    调整一下,今天就一更吧。

    这本书预计写到程燃上大学结束,缅怀一下青春,希望和大家共度这段美好时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