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燃 第四十二章 好想打死你

时间:2018-04-18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

    这场晚餐吃到最后,大家更多的是畅想未来,苏红豆说自己很佩服传奇女记者法拉奇,这个出身于一战后意大利佛罗伦萨一个斗士家庭的女子,亲历二战,采访过包括邓公在内的六十个国家精英政要,参与过那些历史上激荡人心的大事件。

    所谓采访,其实是类似于轰炸般的盘问和咄咄逼人的交锋,甚至有时候更是针砭挑衅讽刺的攻击和战斗,她令基辛格尴尬,令卡扎菲失言,令以色列强人沙龙狂怒,她曾说过着名的言论是:“我发现这些掌权者并不是出类拔萃的人,决定我们命运的人,并不比我们优秀,并不比我们聪明,也并不比我们强大和理智,充其量只比我们有胆量有野心。”

    苏红豆就感叹,“也只有她敢这么说,虽然有人说她的那些报道本身就制造了狭隘和偏见,但有时候我也希望能成为这么一个记者,能够参与到很多风云事件中去,能够多睁眼看世界。”

    舒杰西就点点头,“确实是很传奇的女记者。只不过睁眼看世界不一定要当记者,有钱也行啊。我倒是倾向于那些建筑设计的东西,我爸从小就跟我说和人事打交道都很麻烦,所以我以后打算和建筑打交道,我钦佩的是贝聿铭,香港中银大厦和卢浮宫改造金字塔简直是杰作,凭这一出就能让他这个华人建筑师跻身世界建筑大家的行列,要是我以后从事这一行,有朝一日能够自己设计一座标志性建筑,那就功成名就了。”

    罗维道,“你不是打算去国外读建筑吗,走这条路,应该不难。话说是去悉尼科技还是明尼苏达大学?”

    “还是去美利坚吧,论建筑学美利坚风气和环境最好。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被录取上……”他其实是属于比较焦虑的,论家境,家里只能说是中产,能供他在海外读书,但和很多十中人瞄准顶尖的那些顶端大学不同,他选择面大概也就是三梯队的大学,要是碰碰运气,或许能撞进第二梯队里面,他父亲说了,真那个时候,就带他回广东老宅,给列祖列宗上香。

    看上去身子瘦弱性格温婉从小学画画的苏红豆想成为记者,看似内敛的舒杰西想走建筑这一行,罗维则想成为比尔盖茨,这个梦想一说就遭到了嘲笑,这大概是十个人中五个人的梦想,对此俞晓也表示了附议。

    马可则是随口说想成为歌星,这个时候苏红豆就补充,马可可是十中一个乐队的主唱,实力唱将啊。

    一说到这里的时候,在场的伏龙大院小伙伴们同时朝程燃看来,柳英说起了山海音乐节出名的秦西榛是一中的音乐老师,当时她在山海音乐节最后一场演出,他们还到现场帮了忙的。大家都有一种很神奇的感觉。

    柳英想当医生,姚贝贝想未来有自己的店铺,轮到程燃的时候,程燃想了想,说,“以前小时候,我就想当飞行员。”

    这倒是他以前质朴的梦想,当然,重生以后,他觉得自己未必能成为什么名人,也不追求名留青史,可是只要把以前过不好的这一生过好,似乎比什么都强。

    姜红芍浅笑道,“梦想追逐天空的孩子,应该运气都不会太差。”

    后来大家问起姜红芍,她想了想说,“想成为自己。”

    成为自己,简简单单,但却又似乎不简单。

    饭局就这样结束了,姜红芍回政府大院,她十中这些同学也住在政府的招待宾馆里面,大家约了明天的日程后,在门口分别。

    回伏龙公司的时候,柳英和姚贝贝都显得有些受了冲击。他们处于山海,即便在市一中里面,似乎也算是眼界开阔的了,但好像和蓉城十中的这些人一比较,就相形见绌。比如苏红豆洋洋洒洒说起法拉奇,见识见闻,连他们也生出了几分想要做那种风云人物的激荡心情。

    又像是舒杰西,这开学才高二,就开始考虑准备去国外读大学,虽然成绩各方面申请不到最顶尖的学校,但人有这样的条件,有这样的出口,甚至所处层次和眼界,都超脱很多还懵懵懂懂的同龄人。

    而且据他们的口中透露,他们这群人其实在十中并不算什么,只能算是普普通通中游,十中有两个专门出国的班级,那些人成天做的事情,旁人看来都几乎是两个世界。

    又比如一些和姜红芍齐名的人物,一个个看似学霸各种风云,也别以为人家就是靠拼命死读书读出来的,实际上人家玩起来的时候高端得超过普通人想象。

    也不要以为是家境贫寒只有一条路唯拼命读书上进,有的人可能家里位居高位,有的父母也可能是上市公司老总……真正家庭贫寒的天才有没有?有,但想要依靠单打独斗的个人天资际遇出人头地,和拥有予取予求强大教育资源平台系统精心培育起来的人之间,不用说都知道哪个基本面数量更多。

    还真是不由得让人感慨,人与人后天际遇所导致的差距,有时候真如天堑鸿沟。

    俞晓一拍脑袋,“我明白了……其实大家最后问姜红芍的时候,她说她想成为自己,其实何尝不是在跟我们说呢……不要管那些人如何如何……其实做自己,最是独一无二。”

    程燃点点头,“每个人各有际遇,也有你自己最擅长的东西,只要不停持续向认准的方向上前进,终究会在一个领域有所成绩,凡是最怕认真,脚踏实地耕耘,就会有所回报,相信我们中有的人没准多年以后,也会成为别人眼里的偶像,说你你如何如何了不得呢?”

    柳英如梦初醒,“原来姜红芍是这个意思!”

    姚贝贝笑道,“到时候我就去找你看病,叫你一声柳医生!”

    柳英对姚贝贝打趣道,“那我是不是该叫你一声姚总!”

    两人咯咯笑起,柳英道,“那俞晓呢?俞晓你也可以做个老板啊,大腹便便,拿着大哥大那种,就叫你一声余老板!”

    姚贝贝看向程燃,“要是程燃的话,看这个趋势,那就只能说别人口中……伏龙老总的儿子了!”

    程燃失笑道,“就这么不看好我?”

    姚贝贝伸出食指翻了翻下眼皮,做了个鬼脸。

    这几个大院子弟,原本因为看到和他人差距的焦虑,又好像因为姜红芍一番话,又多了些释然和动力。

    ……

    接下来几天里,大家又在一起去了几个景点,吃了不少本地美食。他们在湖泊中划船,在山林踏青,一晃眼,这群蓉城十中来的小伙伴似乎也要返程了。

    返程前一天晚上,大家找了个水吧吹凉风喝冷饮,这几天大家到后来都很是熟稔了,临到要走,还是多了几分不舍的情绪。

    这个水吧位于靠河的草坪上面,程燃和姜红芍单独散步来到树下,其实程燃还依然对他们爬骊山时牵姜红芍手时的那种极细腻的美妙手感记忆犹新。

    只是随姜红芍一起的蓉城十中伙伴简直是没再给他这样的机会,这个时候两人散步,一棵树遮挡了草坪水吧那里一群人视线,程燃就伸手去够了一下姜红芍的手,却正好那个时候她抬手挽鬓发,只有小指和程燃的手贴滑了过去。

    姜红芍愣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程燃的意图,但最后是意味深长的瞄了他一眼,搞得程燃很是有些进退维谷。

    最后时间指向了十点,姜红芍的手机上面李靖平也在催了,大家打道回府,大部队一起踱步到了伏龙公司外。

    姜红芍一行说什么都先送程燃他们回去。其他人道别的时候,姜红芍来到程燃侧面,程燃冷不丁的感觉到自己的手被她拉住,轻轻握了握,然后收回去,待得程燃再看的时候,姜红芍兀自回到了他们那一群人里,笑吟吟的看着他。

    脸红红的。

    程燃心口像是猫抓了一下,觉得今天晚上可能又要入睡辗转稍迟了。

    第二天有专门的车送姜红芍一行去机场,约好了他们车路过伏龙公司大门,程燃一行在门口跟他们道别。

    来的车是三辆,都是越野车,车里面不仅有蓉城十中这些学生,还有他们的父母,当然他们还接到了和他们一起来山海,去了另一个较近的市探亲,临走时和他们汇合叫的一个女生。女生因为全程都没有和姜红芍山海这边的朋友接触,所以也就没有下车了。

    大家在一起互相留了联系方式,说着空了还来玩。

    苏红豆也对柳英他们道,“来蓉城了也找我们啊。”

    俞晓咧嘴笑了笑,“我能来找你不?”

    苏红豆瞥了他一眼,“管几顿吃的还行。”

    马可适时在旁边起哄,“管住就住她家厕所!”苏红豆追打,引发了一阵笑声。

    姜红芍则站在晨光里,她今天穿着短裤,笔直的长腿踩着一双运动鞋,上身是一件红色开衫,明艳而不可方物。

    其他人互留电话的时候,两人得到了个单独说话的机会,姜红芍眼神柔和道,“高二学业会紧张一点,不过我会找机会回来的,一定比上一年多。”

    “你这是……探望家属吗?”程燃笑道。

    “你想啥呢!”姜红芍白了他一眼,不过似乎这种时候也没必要跟他计较了,“胡说八道的。”

    程燃一想到自己在蓉城十中天降时的那一刻,此时就觉得憋着也很想笑,但外表还是要若无其事道,“那就再见吧……明年见?”

    “……我会争取多回来的,也许,不用等到明年……”

    怪责的看了他一眼,姜红芍转身走回开车门上了车。

    大家通过车窗挥手道别,然后车开走,程燃却很不厚道的朝着姜红芍那辆车背影微笑,“开学见。”

    他还想到那天姜红芍为了刺激或者说鞭策,说是要“考试相互约战”的约定。

    其实那个时候程燃很想告诉她,这个世界上有一招从天而降的掌法。

    想象一下当老姜一无所知,自己骤然杀到她面前的时候,对于她那种一切都希望尽在掌握的性格来说,该是何等的震惊。

    这种一切尽在自己掌控的感觉,真是贼好啊!

    ……

    登机过后,姜红芍和曹丽雯坐一起。

    其实今天他们十中伙伴的大部分从一开始就发觉了,姜红芍今天一早就穿了很靓丽的新衣服,对于女孩来说,穿的很漂亮一般心情会很好,但姜红芍其实情绪并不高。

    大概山海承载了她很多记忆,这个时候又要离开,她心情又会好到哪里去?

    所以大家都没有打扰她,只是罗维和舒杰西对视一眼,都感觉姜红芍终究要和那个人分离而松了一口气。

    倒是后面和大家汇合的曹丽雯,似乎一直有什么事耿耿于怀。

    最后她还是确定了,她坐在靠窗的最里面,这个时候转过头来问姜红芍,“红芍啊……今天跟你道别那个男生,是你以前的同学?”

    把戴着的眼罩取了下来,姜红芍歪头看着曹丽雯,“怎么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看错了啊……我怎么记得在放假的时候,我们英语社回学校彩排,当时我看到一个男生在你照片下面打望,还以为是准备偷你照片的……那个男的,和他长得——好像啊……其实我可以说肯定了,就是他。根本忘不了他那个笑容!”

    姜红芍问,“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曹丽雯道,“具体时间不是很清楚,七月六号还是七号?那天十中有场对外的招生考试,我想起来了,是十中的转学招生考试!当时没想那么多,还以为是一个学校的!”

    然后曹丽雯看到姜红芍看着窗外发呆……很长时间后,她突然展露出一个炫目的笑容。

    “原来……是这样啊。”

    “怎么办……好想回去打死你。”重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