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燃 第五十一章 高手寂寞

时间:2018-04-29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

    离开山海的程燃自然也不知道,在他离开山海的九月时,当初给程斌留下的引子,直接和隐藏在山海市的阴影碰撞,导致了一场扫黑除恶大会战的展开。

    在这场会战中,一个跨越粤省,黔贵,川省多省市,通过跨区域,分段迂回,人货分离的方式贩毒,有着严格分工,集团化,反侦察意识极强的团伙浮出水面。

    因为年初时和这个犯罪团伙碰上,导致一名干警中弹进了重症监护室,山海全线公安都处于高压线内的态势,作为社会治安的巨大隐患,警方进行过一些反击,但是对方在清楚进入警方视野之后,整个犯罪网络都沉寂了下去,那段时间不知道抛掉了多少下线和诱饵,导致局里虽然有所缴获,却总是没能对这个狡猾团伙的主干有所损伤,甚至还一度被对方牵着鼻子走。

    一方面是市局的憋屈,另一方面是省厅过问的专案组,再加上一些从其他省市各方汇总的情报,才可以隐约确定对方是一个跨省集团,然而通往这个集团的各条线,都处于隐匿之中。

    这种案件,最是让人头疼,一方面出动人力物力巨大,另一方面,虽然是不放过丁点蛛丝马迹,但有经验的老警察都知道,有时候,还得信命和运气,很多案件,的确就是在本以为山穷水尽时,于一些不起眼浮现的端倪中,出现关键线索。譬如说一些贩卖人口的案件,一个地方的孩子丢失了,往往是在几百上千公里之外才能得到线索,这些还是在案件的侦破期,多地联动的网络下才能得到。

    而这一次则是程斌先发制人,有如神助一般找到了一个表面正当经营,实则为毒贩洗毒资之所的娱乐会所,暗中将幕后老板控制,然后再通过这条线,向上挖掘,说来也是这帮贩毒者时运不济,山海这边供认的上线,恰好在渝城卷入一起斗殴伤人恶性事件中,警方抓捕之后连夜突审,两天后打开缺口。

    案件得到突破,通过这条线索,逐级突破,经过缜密的前期侦查,川省禁毒总队,山海市禁毒支队汇同各警种,顺藤摸瓜,兵分多路,从山海,到粤省岳池,贵省东阳等地全面布控,经过十几天的严密控制统一收网,抓获首脑“七哥”在内的涉案嫌疑人四十余人,缴获各类毒品二十公斤,涉案车辆数辆,而随着犯罪嫌疑人的窝点被摧毁,还查获了改装的民用军用枪支,弹药两百多发,甚至还有土制炸弹。

    等案件真正通过新闻媒体公诸于世,已经是十月的事情了。这场案件对外只是振奋人心的一连串新闻通稿,然而警界内部,却早已经传开了有关程斌的传奇,以及他那神奇的对案件敏锐的“嗅觉”能力。

    另一方面,也因为这一连串案件如有神助的破获,导致了程斌在省内的地下世界很有些威名,甚至还传出了“宁避阎王,莫惹斌哥”的诨话。

    十一月,山海市警局和程斌荣获省公安厅集体及个人一等功,并于次年获得五一劳动奖章。

    同年,程斌前往了省委党校参加工商管理的函授,而排在他前面的还有刑事科学,心理学的一些研讨进修熟知这一系列动向的人士都明白,程斌受到的这些赞誉和培训考评,都意味着一个新星,将在省内冉冉升起。

    当然,很多人也羡慕不来,程斌智勇双全也就算了,偏偏还能拥有那种超乎常人的“预感”,这在很多老警察的眼里,是佩服得紧的。

    乍一看好像是超乎寻常的直觉,但其实这是很多老警察几十年对犯罪的经验积累,对心理人性的深刻判断,甚至还有外界各种情报信息大量收集的结果。

    所以没有人觉得程斌每次独到的“预感”就是运气使然,所有看上去像是“运气好”的东西,背后都是有强大支撑的。

    当然,去年破获刘志国团伙的六二大案,相关专案组和程斌的一些个兄弟还知道程燃这么一个关键人物的存在,而这次对跨省市贩毒集团的打击,对于知道线索来自程燃的,也就只有他和顾小军二人而已。

    大多数警队内部的人也只是知道程斌是通过线人,这种细节就是放卷宗上面,也是有文章可做的,卷宗只要证据链的完整,至于情报的来源,程斌适时通过手上一个线人的“证词”,就可以补充这个环节。

    程斌也很清楚,伴随着自己的“声名鹊起”,对于背后程燃的存在,就越加是要严密保护。到后面,最好也就只有他和顾小军两人知道内幕最好。

    程斌也让顾小军留意过程燃的行动,主要是担心程燃会以身涉险,当然,程燃背后在做桌游,甚至和红星印刷厂签了大单合同的事情程斌也找了出来,但却还是没能发现程燃如何挖掘到犯罪分子信息的。

    直觉上,程斌是不相信程燃所说的那一套通过所谓同学朋友得到情报的说辞,但一时又没有办法把他谎言给戳穿,于是叔侄俩也就只能暂时以这种合作方式和平共处了。

    另外一方面,在得知程燃三国杀的桌游收益过后,程斌和顾小军是委实惊了一下的,听着顾小军说起调查回来的那些内容,什么“山海市基本上已经建立了分销点,每一个学校的外面,小卖部和文具店都代为分销”

    “每个星期二,四,六,都会有物流车前往印刷厂装车拉货,有陆运,也有铁路,去往好几个省,那边自有代理商接货”

    “至于每个月的销量,我出示了警官证也没有要到,印刷厂以前是国企,那厂长见过世面,不吃这一套还以为我是在打探商业机密,把我给轰走了,要我除非拿到相关文件,才能给我信息情报,又说我不去查盗印厂,跑到他们正规厂来胡搅蛮缠看来是受盗版毒害颇深啊”

    听着顾小军的这些抱怨,程斌只得笑着摇摇头,自己这个侄子,不声不响,仅仅是喜欢绘画作图,就搞了一套这么个游戏出来,而且居然规模还不小结果他本身却一点不外露。先不说初中毕业出乎所有人意料的考上市一中,就是此时转学被蓉城十中接收,也让人匪夷所思好像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程燃和他的家庭,都发生了某些运势上的转变,难道说所谓的命运,是真的有冥冥中的某些定数的

    眼看着这个小家伙,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不知道他身上,到底还会发生多少有意思的事情

    同样也是在程燃所不知道的九月山海一中入学,年级排名又在张贴栏上大大的放榜了。

    虽然考完试后返校拿过成绩,但那个时候成绩只统计出了班级排名,年段的当时尚未汇总出来。经过一个假期的时间,大家返校的第一件事,市一中就是把这份成绩给张贴出来,以作为新学期学习的激励。

    排在前面的会感觉威胁,被超越的再等待反击,落后的感觉紧迫。

    不得不说,在拿捏学生心理上面,市一中的确有非常独到的手段,也难怪能成为远近闻名的省重点高中,从这里毕业走出去的一些学生,后面也曾和当年的老师称兄道弟打得火热的时候,听到一些有关于老师如何整治学生秘诀,什么时候“限制”,什么情况下要注意“疏通”,各种手段,不得不让学生感叹一声,当年自己还是太年轻啊

    宋时秋入校看到的,依然是榜单前面的人头。

    这个时候有的人已经朝他看了过来。

    对这种情况,宋时秋已经见怪不怪了,不过就是程燃在最后时候又突然发力,把他给超过了嘛

    呵呵,所谓无欲则刚,自己这个当事人,都已经有了充分的心态准备面对这个结果,毕竟高中还有几年时间,在这样的年华里遇到一个对手,然后去击败他,难道不是一个磨砺且成长的历程

    就像是樱木花道之于流川枫,就像是西门吹雪和叶孤城,又好比追捕里的杜秋冬人和矢村警长

    有的人的存在,是让你想超越他,替代他的。

    这一次,程燃又超了自己多少分嘛

    呵呵

    站在张贴榜面前,宋时秋却冷不丁怔住了。

    “嗯”

    张贴榜第一的名字上,不是别人,正是他宋时秋。

    一股子难以抑制的讶异和狂喜袭上心头,宋时秋眼睛慌忙下移可是,那个位置上,并不是程燃。

    程燃难道掉下去,状态不稳,直线下跌

    他心头并不觉高兴,反倒有些淡淡失落。

    宋时秋循着榜单逐一观看,片刻后,他明白了为什么那些人用那样的眼神看着他。

    程燃并没有在榜单上。

    那周围,是一些个挥之不去的声音。

    “程燃不在啊”

    “据说是转学了”

    “啊,转学了山海一高就够好了,他转哪里”

    “不清楚啊到时候问下俞晓他们他们不是一个院子的吗”

    还有很多的声音,从耳边出现,又消逝而去。

    然后宋时秋听不到了,只感觉整个脑袋里,有如黄钟大吕作响。

    据说第二节课下课宋时秋就去了教师办公室,回来后整个人都恍恍惚惚。

    然后体育课上,他围着操场跑了一圈又一圈,直到最后再也跑不动了,找到一棵树扶着蹲下来。

    很多人从未见过宋时秋那么拼命过,也找不到任何词汇形容他当时的表现。

    如果硬要说,就像是丢失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再也找不回来了。

    亦或者好像被回家最后的一趟班车落了下来,从此只能走着回家。

    背影满是孤独。

    这幅样子,远远看上去,又不知让多少少女心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