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燃 第六十二章 跨越的仪式感

时间:2018-05-10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

    大雨瓢泼,蓉城到处都是雨线。程燃醒过来听到窗户外淅沥沥的雨声,这处屋子阳台的窗棚是打的铁皮,雨水滴落在上面,尽是噼噼啪啪的声响,声音有些吵,但入耳尽是新鲜的气息。

    蓉城早在七零年代就成立了天然气公司,早就使上了管道燃气,相比起山海的蜂窝煤炉子,燃气灶用着方便多了。徐兰给程燃和程飞扬一人煮了碗面,程飞扬看着外面的雨,刨了两口面,“黄叔叔今天那辆桑塔纳好像要走东二环去做保养,要不要他开车送你一截”

    程飞扬口里的黄叔叔是以前山海华通的员工,在单位上开车的,叫做黄任,后面伏龙公司成立后,程飞扬保留了黄任的职位,让他负责用车小组。目前伏龙的车辆都是由他统筹。

    “我还是自己乘车去,顺便熟悉一下路线吧。”

    程飞扬点点头,“这样也好。”

    伏龙公司走上正轨,而且各方面规章制度立起来,有时候也颇为严格,也严禁公车私用的情况,如果遇到业务员要出任务,就连他这个老总也可以没车用。今天程飞扬也是心下一软,只是没想到程燃拒绝了,有时候他觉得程燃,实在懂事得太快了。虽说不能像是一些纨绔一样总是把老爹挂在嘴边,但他这样一点也不打算沾自己光的态势,让自己很没有做父亲的成就感啊

    不过想到今天程燃要去报名的是蓉城十中,程飞扬就很是有些骄傲,其实在大部分场合他都很低调了,没有怎么宣扬程燃的情况,但每每和一些大客户坐下来打关系闲聊的时候,大家把话题放在自己孩子身上,问到自己,程飞扬说起自己儿子考进十中时候,有的人会意外,或者重新打量他,有的聊得来得觉得理所当然的发出赞叹这些时候,不仅仅是程飞扬面色有光,甚至还可能给客户和合作方一种自己家风良好内外兼修的观感。

    这程燃上了十中,居然还有装饰门面的作用。

    徐兰是非得跟自己到学校去,六百五十块的学杂费她已经交给程燃了,今天去报到也是直接在班主任那里缴费,程燃不是走读生,也不必住校弄寝室那些麻烦的事情,所以也不需要徐兰进校各种帮忙,只是她就是要跟着程燃走那么一趟,到了外面亲眼看着他走进学校去再回来她都甘心。

    程燃也知道没办法,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临走前又去卫生间洗个脸,镜子里面倒映出穿着一件白短袖的他,面对镜子,程燃尝试着比划排练一下。

    “哈啰,老姜”

    “嗯好像缺乏点冲击感,”他又蜷起中指无名指小指,拇指翘起,食指伸出,构成一个直角,在下颌下面比了个亮瞎路人的动作,“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你对力量一无所知凡人。”

    “好吧,给你个机会崇拜我。”

    姜红芍忙上忙下,很早就起来了,在自己的梳妆台前梳理了头发,两侧头发在后面束成一小股,露出五官,然后打开抽屉。

    那里面有显淑女的花瓣结发卡,有姑姑从港城带回来米奇老鼠周边镶水晶显可爱的,也有那种丝带显甜美的她依次戴头上,最后看着镜子里那张容颜,越看越觉窘迫,旋即把头上的红色发卡取了下来,放回了抽屉里。

    取下发卡时候带起了一缕青丝。

    她脸有些微红,蹙起眉头。

    自己这是在干什么啊

    只是老朋友见面,只是老朋友见面而已

    而且看样子那家伙还打算给她一个惊喜偷偷来考了试,又偷偷离开回去,临到最后恁是一点风声没透露出来,这保密工作,堪比地下工作者了不管出于什么理由,总之让人很想揍他一顿。

    应该好好整治一下,要让他很惨很惨在十中碰壁,慨人生之多艰

    嗯不可原谅。

    “噗嗤”“噗嗤”一朵朵伞在大地上展开,程燃和徐兰撑开伞,走出家属院,在外面的公交站乘车,结果那里已经有无数朵花花绿绿的各种伞了。看到这种架势,程燃就开始后悔拒绝程飞扬派人送他的建议了,蓉城和山海那种小城市最显著的差别,就体会在乘公交车的壮观上面,山海是一个站台就那么几个人,车到可以从容上车,蓉城这边则是像是在站台旁边驻扎了一支部队。

    呼啸而来,呼啸而去。

    剩下的就是没挤上车在风中凌乱的,特别是在这样的雨水天气,更是考验硬功夫。

    错过了两趟车的程燃和徐兰才在拥堵中上了车去,然后鼓鼓囊囊的公交车路过几站,沿着中南大街走过金盾路,然后转到了文翁路的十字口站台,气压车门“嗤咔”一声打开,人们下了车来,有的不在这个站台下车的,却是因为站在出口而不得不先站出去让人。

    和徐兰下了车,程燃就看到了十字路口往十中方向进去的诸多私家车。蓉城的私家车保有量一向很高,到了后世,更是仅次于京城,居于全国第二的地步,以至于很多汽车公司在这里有政策倾斜,纷纷在这里设厂投产。也大概是安逸享乐主义为先的观念原因,这座城市的消费能力也是名列前茅,后世的很多实体商场,在销售额度上也是居于国内前列,所以蓉城的商业潜力,也是国内立于西南部的一处高峰。伏龙从这里作为大本营起步,可以享受到独特的地理环境优势。

    “那我就送你到这里了”站在街道这头,十中的正门在望,和当时来考试的琉璃瓦红色门柱不同,那道门其实只是后门,正门开口其实挺大,而且很是宽敞,一眼就能看得到里面的汉楼建筑体,无数学生潮水般向内涌入。

    “好啦,回去吧。”

    程燃摆摆手,和徐兰道别,然后随着人群,走进了那道大门之中。

    撑着伞,伴随着步点,想到早上出门时小练习了一把的情形,他又觉得这种事情做一做很有趣。

    而另一个意义是,从山海到蓉城,自己老爸是通过收购了蓉城华通,强势入主之后,成了一个阶段性的标志。

    对于他而言,大概就是从山海离开,再到此时十中那汉代楼建筑近在咫尺,这座古老的学校打开大门,等待他的进入

    这也算是他一个阶段性跨越的标志吧。

    有的时候,大家会找寻人生的意义在什么地方,未来后世在物欲横流的社会中,也会有人意识过来,然后寻找些名为仪式感的事物。仪式感的目的是让人感觉自己在生活,而不是成天身心疲惫对一切事物懒得走过场,行尸走肉一样的活着。

    重生前程燃看过一部叫寻梦环游记的动画电影,里面背景是墨西哥的亡灵节,活着的人祭奠逝者,是因为如果他们遗忘了死去的人,那么亡灵将真正意义上“死亡”。

    生活如果缺少了这样的仪式感,大概也会在不断遗忘某些重要事物的情况下,精神走向死亡吧。

    跨越山海,再到来到这里的汉楼城堡,再天神下凡般来到老姜面前,完成这段仪式感,程燃此时的心情

    怎么说呢,还略微的有些小兴奋呢。

    如果没有这种兴奋,人生也不过是干巴巴的沙漠而已。

    补了一更。第二更。

    今儿没有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