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25章 曲水流觞:沈月彤被辱(2)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最新章节!

    “我家刚垮台,沈月彤他们一家就鸡犬升天了,怎么就这么巧?!他们升天的缘故,他们得楚云间青眼的缘故,就是帮着他陷害我爹爹!”沈妙言掷地有声。

    鸡犬升天……君天澜薄唇抿着一丝笑,小丫头虽是胡乱用词,却很有意思。

    沈妙言盯着他,敏锐地捕捉到他脸上的笑:“国师,你笑什么?我说的话很好笑吗?”

    君天澜敛去多余的表(情qing),将茶盏放下,起(身shen)往楼下去了。

    沈妙言连忙跟上。

    溪水边,那只酒盏竟真的如沈月彤所期待的那般,停在了她的面前。

    她惊喜万分,连忙捞起酒盏。

    藕香亭内的晋宁王妃也笑了笑,“照规矩,请沈二小姐品了这杯酒,作诗一首吧。”

    沈月彤正要做做样子抿一口酒,忽然听见四周传来惊讶的吸气声。

    她偏头一看,只见不远处,(身shen)着黑色绣金蟒织锦长袍的高大男人,牵着一个小女孩儿,正缓步而来。

    男人鬓如刀裁,狭眸幽深,鼻梁高(挺ting),薄唇(性xing)感。

    那一张脸,那一个修长(挺ting)拔的(身shen)躯,无一寸不精致,无一寸不(诱you)人。

    那周(身shen)浑然天成的贵气、孤傲清绝的风华,叫所有人都不自觉地将目光落在他的(身shen)上,叫所有的贵公子都自惭形秽。

    沈月彤呆呆望着君天澜,只觉得这十里(春chun)风、绿水青山,在他面前,都失了颜色。

    君天澜牵着沈妙言的小手,面无表(情qing)地进了藕香亭。

    晋宁王妃的目光从沈妙言(身shen)上扫过,随即起(身shen),彬彬有礼地邀请君天澜落座。

    沈妙言站在君天澜(身shen)后,朝端着酒盏的沈月彤扮鬼脸吐舌头。

    沈月彤远远看着她竟然站在君天澜(身shen)后,不由怒火中烧,在她看来,这世上只有她沈月彤,才有资格站在君天澜(身shen)边!

    慕容嫣同样不乐意看见沈妙言和君天澜在一起,不过看到沈月彤吃瘪的模样,心里也(挺ting)快活,于是催促道:“沈小姐,你倒是快作诗啊!正好天澜哥哥来了,让他给你品鉴品鉴。”

    外人不了解君天澜,只道国师府里有位慕容小姐,毒舌难缠。可她却知道,天澜哥哥若是毒舌起来,十个她都不是对手。

    沈月彤的目光从沈妙言(身shen)上转到君天澜(身shen)上,含羞带怯地朝他微微福(身shen):“彤儿献丑了。”

    说罢,正要吟诗,君天澜忽然出声道:“沈小姐,你还未喝酒。”

    沈月彤愣了愣,虽说规矩是先饮酒再做诗,可约定成俗,曲水流觞的杯中酒都不过是·游·戏·的道具而已,几乎没人会喝。

    但是……她杏目含(情qing),又望了一眼君天澜,国师大人,这是在主动跟她说话吗?

    在场的众多小姐们纷纷艳羡地望着沈月彤,能让国师主动开口说话,这可真是莫大的荣幸!

    沈妙言不悦,暗自从背后推了推君天澜,可君天澜一点反应都没有,反而将她的小手紧紧攥在掌心。

    沈月彤面颊红若桃花,朝君天澜福了福(身shen)子:“彤儿多谢国师大人提醒。”

    说罢,美眸又含(情qing)望了眼君天澜,随即以袖遮面,将那木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且看着吧。”君天澜捏了捏沈妙言(肉rou)乎乎的小爪子。

    沈妙言盯着沈月彤,只见她喝了酒,忽然面色涨得通红,随手丢了酒盏,捏住自己的咽喉,剧烈咳嗽起来。

    她咳嗽的眼泪都流出来了,只觉自己的咽喉就像是火烧火燎一样难受!

    荷香连忙扶住她:“小姐,你怎么了?!”

    她双手捂着喉咙,辣的根本说不出来。

    荷香连忙往四周看去,好不容易从不远处倒来一杯水,“小姐,润润喉咙先。”

    沈月彤不顾形象地大口灌下去,火烧感这才稍稍缓解。

    她自觉失态,连忙摆出一副弱不(禁jin)风的受伤模样,朝君天澜福(身shen)行礼:“彤儿失仪了。”

    可这么一开口,便是喑哑难听的声音,惹来四周一阵窃笑。

    沈月彤羞得面色通红,为了挽回面子,于是上前几步,双眼中蓄了眼泪:“娘娘,这酒水清辣无比,定是有人偷换了佳酿,故意让彤儿难堪!求娘娘明察,为彤儿做主!”

    晋宁王妃瞥了眼面无表(情qing)地君天澜,用只有亭子里的人能听见的声音说道:“国师大人惹出的祸端,请自行料理。”

    君天澜却转向沈妙言,“如此,妙妙可满意了?”

    他的声音不大不小,被山风送出凉亭,正好让在场的人都听得清楚。

    众人不(禁jin)倒吸一口凉气,合着国师大人之所以让沈月彤喝酒,乃是为了给沈妙言出气?

    众人这才想起,今年曲水流觞的酒水,似乎是出自国师府。

    沈月彤的脸色倏地变白,盯着君天澜,不可置信地往后退了一步。

    怎么会,怎么会?!

    国师大人,怎么会亲自纡尊降贵,就为了给沈妙言出气?!

    似是要印证沈月彤心里所想,君天澜似笑非笑地看向她:“怎么,沈小姐是看不上本座的南浔酒?”

    南浔酒素以清辣闻名,在场的人顿时心下了然。

    沈月彤面对他看似含笑实在威压十足的目光,只得言不由衷地说道:“小女子不敢……多谢国师的美酒!”

    说罢,几乎是失魂落魄地回了座位,将吟诗一事也忘在了脑后。

    沈妙言欢喜雀跃,恨不得搂住君天澜亲上两口!

    看见沈月彤那副表(情qing),跟之前的趾高气扬形成鲜明对比,真是太解气了!

    君天澜悠闲地转动手中茶盏:“晋宁王妃,第二轮可以开始了。”

    晋宁王妃回过神,笑得温婉,好似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似的,拿了一只银制镂花杯盏,缓缓放进溪水里。

    知道那南浔酒的威力后,一些酒量不行的小姐们纷纷退避,生怕那酒盏落在了自己跟前。

    君天澜看向沈妙言,见她眼巴巴儿地盯着酒盏,于是薄唇噙了一丝笑,放在桌上的大掌微微运起内力来。

    眼见着那只酒盏要停在慕容嫣跟前,可是一阵邪风吹来,那酒盏晃晃悠悠,竟还是落在了沈月彤跟前!

    沈月彤的脸刷地白了,盯着那酒盏,还未回过神,便听见那个低沉魅惑的声音自凉亭里响起:“沈小姐,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