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30章 拍卖沈府:国师大人,好腹黑(3)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最新章节!

    等到下方叫价达到一万两时,隔壁雅间响起一个温婉的女音:“两万两。”

    她说得风轻云淡,却直接将价钱翻了整整一倍。

    这个声音是……

    沈妙言抱着自己的茶盏,圆眼睛里都是好奇,晋宁王妃?

    紫辛斋内逐渐安静下来,花容战摇着折扇,含笑出声:“四万两。”

    沈妙言望着花容战,觉得这个看起来风流不羁的花公子,此刻的笑容竟有些可怕。

    “国师……”她不觉往君天澜(身shen)边靠了靠。

    君天澜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狭眸中一片幽深,没有说话。

    那把七星匕首的价值,撑死也就三万两,容战却直接抬到了四万两,可见,他是铁了心和温倾慕过不去。

    他想着,端起茶盏,淡然地抿了一口。

    隔壁雅间沉默片刻,又报了一个数字:“五万两。”

    “十万两。”花容战摇着折扇,浑然不顾全场震惊,“本公子就是钱多了没处烧,晋宁王妃,还要跟本公子抬价吗?”

    隔壁雅间陷入了沉默。

    他冷笑一声,“唰”地收起折扇,“清宁。”

    拍卖台上的少女回过神,连忙喊道:“花公子出十万两,成功拍得七星匕首!恭喜花公子!”

    沈妙言望着花容战,他此刻含笑的桃花眼里,正闪烁着重重仇恨。

    又拍卖了几件物品之后,拍卖台上的清宁郑重宣布:“下面的拍卖品,是本次拍卖会的压轴物,乃是由皇帝陛下亲自派人,委托本拍卖行进行拍卖。”

    她话音落地,下方就响起了窃窃私语声。

    谁都知道,这压轴,便是昔(日ri)的沈国公府邸了。

    沈妙言忍不住趴到二楼扶手边,便瞧见清宁取出房契和地契,“陛下口谕,此次沈国公府邸拍卖所得,将全部捐作军资。”

    她话未说完,下面的人立即交口称赞起来,都是夸圣上年轻有为,是圣明的皇帝。

    沈妙言听着那些话,瞳眸中是难以掩饰的愤怒,楚云间若真是好皇帝,就不会陷害忠良了!

    “沈府起拍价,八万两。”清宁高声宣布。

    八万两?!

    沈妙言惊讶,国师明明说,沈府只值五万两,可是这起拍价,居然就远远超过了实际价值。

    楚云间这是为了弄钱,而对群臣不择手段吗?

    还是说,他是为了在群臣里面,挑出忠于他的人?

    果然,下面一些大臣为了表示对楚云间的支持,立即狗腿地把价钱往上抬:

    “十万两!”

    “十一万两!”

    “十一万两零两千!”

    他们似乎唯恐有楚云间的人暗中窥探竞价(情qing)况,于是纷纷豪气干云地大喊出声,以表对新帝的大力支持。

    只是眨眼的功夫,一座府邸的价格就被抬到了十五万两。

    沈妙言失魂落魄地回到君天澜(身shen)边:“国师,下面的人都疯了。”

    君天澜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疯的人在二楼。”

    沈妙言这才意识到,二楼的这些雅间,还没人开始竞价。

    相比一楼,二楼坐着的,才真正是贵族中的贵族。

    她捏着衣角,眼巴巴地望着君天澜,价钱被抬得这么高,国师,是否还会为了她竞价?

    君天澜避开她灼(热re)的目光,只是淡然饮茶。

    就在下方竞价激烈时,隔壁雅间传出开门声,里面的主人似乎离开了。

    花容战收拢折扇,朝君天澜拱了拱手:“大人,告辞!”

    说罢,很快出去了。

    下方的价格被抬到了二十万两白银,就在声音渐小时,二楼有稀稀落落的声音响起,开始参与竞价。

    沈妙言望向君天澜,君天澜依旧品着茶,仿佛对这里的事毫不关心。

    而二楼雅间之间的走道里,花容战堵住了正(欲yu)下楼的晋宁王妃温倾慕。

    温倾慕戴着面纱,只露出一双美眸在外面,素来温婉大方的气质,在面对花容战时,却都化为了紧张和厌恶:“花公子,请让路。”

    走道很窄,只容得一个人经过。

    花容战就这么定定站在路中央,脸上挂着讽刺的笑:“听闻晋宁王早就心仪这把七星匕首,王妃是想买来送给他,讨他欢心吧?”

    温倾慕往后退了一步,她(身shen)后的贴(身shen)丫鬟连忙护住她:“花公子,我家小姐与你早没了瓜葛,请你让开!”

    花容战面对这小丫鬟,却没了好脸色:“你再大声点,我马上让你家王妃名誉尽毁!”

    那小丫鬟被他吓到,温倾慕示意她先后退,自己与花容战交涉:“花公子想要得到的也得到了,可否让本妃离开?”

    “我想得到的?”花容战上前两步,俯(身shen)凑近温倾慕的耳畔,“我想得到什么,王妃不知道吗?”

    他说着,恶意而轻薄地((舔tian)tian)了一下温倾慕的耳垂。

    战栗蔓延至四肢百骸,温倾慕扶住小丫鬟,满脸通红:“花容战,你——”

    “我什么?”花容战打断她的话,摇开折扇,一派风流模样,“王妃今年十六,却已失了晋宁王的宠(爱ai)。晋宁王府有十几房美貌鲜嫩的小妾,也不知道,到了王妃人老珠黄的时候,是否会被人取代现在的正室位置?下堂妇的滋味儿,怕是不好受啊!”

    “花容战!”温倾慕难堪至极。

    花容战盯着她,绝艳的脸上都是奚落:“我知道王妃想要借七星匕首挽回晋宁王的心,只是可惜,王妃终究是失算了。不过……”

    他话锋一转,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不过,王妃若是肯陪本公子睡一觉,本公子倒是可以考虑,将这七星匕首赠给你。”

    “你做梦!”温倾慕咬牙切齿,一字一顿。

    花容战冷笑,随即拂袖离去。

    温倾慕只觉发腿发软,扶住小丫鬟,好不容易才站稳。

    那小丫鬟只是一个劲儿地哭:“花公子从前和王妃那么好,为什么,为什么——”

    “云儿!”温倾慕打断她的话,双眸泛冷,“咱们走。”

    “是……”云儿含泪扶着温倾慕,慢慢往楼下走去。

    二楼雅间内,沈妙言双手托腮,价钱已经被叫到了二十五万。

    楚云间的拥护者还真多,瞧这些竞价者的架势,简直是倾家((荡dang)dang)产都要把沈府买下来。

    就在价钱被喊到二十六万两时,二楼响起了沈妙言熟悉的声音:“二十七万两!”

    是叙之哥哥!

    沈妙言猛地瞪大双眼,二十七万白银,叙之哥哥哪里来的这么多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