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35章 庶婶上门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最新章节!

    君天澜瞥了眼(床chuang)上的小东西,却见她的睫毛一抖一抖,哪里是真的晕过去了?

    不过……他倒是(挺ting)愿意配合这小东西演戏。

    他一撩袍摆,在(床chuang)沿边坐了:“嫣儿,今(日ri)之事,本座自有论断。你回房,抄写两遍《女戒》。”

    “天澜哥哥!”慕容嫣不悦。

    君天澜抬眸,慕容嫣连忙收起脸上的不悦表(情qing),只低垂着脑袋。

    君天澜的目光转向王嬷嬷,声音更加冰冷:“怂恿主子胡乱行事,杖责三十。拉下去。”

    王嬷嬷惊骇不轻,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大人,老奴冤枉啊!”

    君天澜却看也不看她,只是不耐烦地挥了挥衣袖。

    立即有两名侍卫进来,将王嬷嬷左右架起,便往外面拖。

    王嬷嬷转向慕容嫣:“小姐,老奴冤枉啊小姐!”

    慕容嫣捏着衣角,她最怕的便是君天澜发火,况且王嬷嬷这段时(日ri)的确常常撺掇她对付沈妙言,她哪里敢为她求(情qing)!

    她颤抖着对君天澜行了个福(身shen)礼,随即飞快出了衡芜院,生怕再惹君天澜发怒。

    东隔间内,只剩下君天澜和沈妙言两人后,他瞥了眼(床chuang)上的小姑娘,她紧紧闭着双眼,小脸嫩生生的,透着稚气,看起来无辜又单纯。

    望着那粉嫩饱满的苹果脸,不知怎的,他心下一动,伸手去掐了下她的脸蛋。

    沈妙言痛呼一声,捂住脸,睁开双眼,便对上他那双淡漠的狭眸。

    她收回视线,不自然地坐起来,拿被子裹住自己,翻了个漂亮的白眼:“国师真是讨厌。”

    “哦?本座今(日ri)为你做了主,却又怎生惹你讨厌了?”君天澜挑眉。

    沈妙言摸了摸被掐的脸蛋,抬眸看向君天澜,圆眼睛里都是狡黠:“国师若是喜欢掐人脸蛋,只管去掐拂衣姐姐和添香姐姐的就是了!再不济,还有个慕容姐姐巴望着国师去掐呢!干嘛就掐我了?”

    君天澜伸出手,微微托起她的下颌,语气霸道:“本座掐你,是你的荣幸。”

    沈妙言盯着他的狭眸,歪了歪脑袋,“国师,自打我住进这里,就不见你宠幸过谁。拂衣姐姐和添香姐姐,不是你的通房吗?”

    君天澜盯着她,只见她的瞳眸里都是无邪,好似问得并非是什么无法启齿的事儿。

    他心中莫名产生一股不悦,到底是谁教小丫头,这些糟七八遭东西的?!

    “国师,”见君天澜狭眸微微发狠,沈妙言伸手拽了拽他的衣襟,“你是不是还没有通房丫鬟啊?”

    君天澜收回托着她下颌的手,“本座乃是洁(身shen)自好之人。”

    沈妙言盯着他耳尖上那抹不自然的红,不知怎的,心(情qing)忽然很好。

    君天澜扫了她一眼,随即起(身shen)往外走去。

    沈妙言望着他的背影,笑容促狭:“国师,我没进门前,你可不许宠幸其他女人!你要等着我长大!”

    君天澜的背影顿了顿,随即加快步伐离开。

    沈妙言独自倒在(床chuang)上打滚,捧着肚子大笑。

    国师真是……闷(骚sao)啊!

    君天澜走到外间的窗边,双手撑在桌案上,素来冰冷无(情qing)的面庞,此刻竟隐隐发烫。

    他长到二十岁,还不曾有人同沈妙言这般大胆,对他撒谎,对他撒(娇jiao),甚至搂抱他!

    这些,都是他曾经绝不(允yun)许别人做的事。

    他侧头,瞥了眼东隔间拉着布帘的雕花月门,精致的薄唇紧紧抿起。

    “国师!”又一声(娇jiao)呼从东隔间传出,沈妙言掀开布帘,穿着素白的小小襦裙,赤着脚踩在深红色的软毯上,跑出来一把抱住他的腰,“国师,我饿了,要吃点心!”

    他下意识地想要推开她,可她的(身shen)子又小又软,还透着一股淡淡的香,叫他忽然之间就无法推开。

    他的手悬在半空中,半晌后,轻轻落在了沈妙言的小脑袋上:“好。”

    沈妙言仰起小脸,朝他露出一个萌萌的笑:“国师你真好!”

    说着,便将脸颊贴到他的腰间,猫儿似的蹭了蹭。

    君天澜望着她傲(娇jiao)的小模样,宠一个小女孩的感觉,其实也(挺ting)好。

    不如,就这样宠着吧?

    而嫣然阁内,慕容嫣跪坐在蒲团上,安安静静地抄写《女戒》。

    帷幔低垂,外面响起嘈杂声,她抬头看去,阿沁正端着一杯(热re)茶进来,朝她福(身shen)行礼:“小姐,王嬷嬷被抬回来了。”

    慕容嫣的笔尖顿了顿,却没有说什么,只是继续抄写。

    阿沁将(热re)茶放到矮几前,在她(身shen)边跪坐下来:“小姐——”

    “你不要再说了。”慕容嫣盯着宣纸,一手簪花小楷颇为漂亮,“我不会再愚蠢地针对沈妙言。既然天澜哥哥喜欢她,那我便也把她当做妹妹供着就是。”

    阿沁笑了笑,“小姐顺着大人的心意,总不至于惹了大人厌烦。”

    翌(日ri),天还未亮,沈妙言爬起来伺候着君天澜穿好衣裳,送他去上早朝后,便又回了东隔间小(床chuang)睡回笼觉。

    不知怎的,这段时间,她的睡眠好了许多,不再像从前那样,一有风吹草动就会马上醒过来。

    她正睡得迷糊时,添香匆匆忙忙跑进来,将她推醒:“小小姐,沈府来人了!”

    沈妙言一个激灵,连忙爬起来:“沈府?哪个沈府?!”

    “还能有哪个沈府,就是你庶叔那个沈府啊!”添香说着,拿了挂在(床chuang)头的衣裳,给她一件件穿上,“你庶婶带着人,正堵在府门前呢。慕容小姐不肯管事,顾总管跟你庶婶怎么说,她都不肯走!”

    沈妙言想起昨天早上,在紫辛斋外国师羞辱沈月彤之事,顿时来了兴致:“怕是来找麻烦的吧?”

    添香给她穿戴好,沈妙言不忙不慌地洗漱完,又吃了几只油酥(春chun)卷,这才带着拂衣和添香出去。

    她走到沈府门口,顾明早已恭候良久,“沈小姐。”

    “开门吧。”沈妙言开口说道。

    国师府大门徐徐打开,只见门口停着两顶华丽的软轿,后面站着十几个沈府家丁。

    其中一顶软轿内,还不时传来少女的轻声啜泣。

    不少百姓都在围观,朝着国师府指指点点,好似君天澜占了那轿中少女的清白似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