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38章 第四个好处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最新章节!

    添香笑了笑,将陶罐里的高汤倒进一只精巧的瓷盆里,“我回去了,你且忙着。”

    她端着汤回到衡芜院,就着灯笼的光,看见一个穿着素色衣裳的姑娘,背着个小包袱,正慢吞吞走过来。

    她有些惊讶:“素问?”

    素问正是当初告假的那个衡芜院二等丫鬟,因为她告假回家,绣禾才会被调遣进来。

    她朝添香微微点头:“添香姐姐。”

    添香见她面容消瘦不少,与她一边往里走,一边问道:“怎么不在家多待几天?”

    素问看起来不过十四岁模样,长发只简单地用一根银簪挽起,模样生得玲珑小巧,一双杏眸似泣非泣,蒙着一层薄薄水雾,十分惹人怜惜。

    “妹妹病入膏肓,前些(日ri)子去了。”

    (春chun)风吹过,她抓着包袱的系带,轻声说道。

    添香心中一咯噔,偏头望向她,她却只是低头,掩去了满面愁容。

    “连你也治不好?”添香蹙眉,素问的医术很是了得,本来能当上医女,后来被主子纳入了麾下。

    素问摇了摇头,跟着她一道跨进衡芜院的主厅。

    添香将瓷盆放在桌上,拿了小碗来盛:“你回去的这段时(日ri),咱们府里发生了很多事(情qing)。”

    “我听顾总管说了,”素问抓着小包袱,笑得有些勉强,“那位小小姐,倒是同我妹妹一般大小。真想见见,她长得什么模样。”

    添香盛了一碗高汤,高汤的鲜香味儿立即弥漫开来。

    素问皱了皱鼻子,“这汤是?”

    “是我吩咐厨房的人,熬了给小小姐补(身shen)子的。怎么了?”添香轻声问道。

    素问越闻越不对劲儿,于是拔下头上的那根银簪子,直接探进汤水里。

    不过几瞬的功夫,那根银簪就变得乌黑乌黑。

    添香吓了一跳,堪堪将汤碗放到桌上,压低了声音,一脸不可思议:“有人下毒?!”

    此时君天澜并不在府内,沈妙言正坐在他书房的软榻上,看书看得昏昏(欲yu)睡。

    她听两人说了毒高汤的事儿,顿时来了精神:“这府里看我不过眼的,还能有谁?定是那个老妖婆暗地里使得坏!”

    “是了!奴婢去端汤的时候,就听厨房里的小丫头说,王嬷嬷今(日ri)去过厨房,还待了很长一段时间!”添香不忿,“她还真是心狠手辣!”

    素问却望着沈妙言,这小姑娘长得圆圆乎乎、白白嫩嫩,比自己妹妹看起来有福气多了。

    她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现在,唯一的亲人都离开了她,不知道今后,该怎么办才好。

    沈妙言扫了眼素问,敏锐地捕捉到她的叹息和忧愁,可话却是对着添香说的:

    “添香姐姐,国师叫我看《中庸集注》,上面有句话说,君子之道,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shen)。这汤,你想办法送到王嬷嬷房中吧。若是被国师责怪,我替你担着!”

    添香愣了愣,随即露出一抹快意的笑:“小小姐放心,奴婢一定办妥!”说着,连忙端着汤出去了。

    她跟在君天澜(身shen)边数年,虽是婢女(身shen)份,可手中,却不可避免地沾染了许多杀戮和血腥之事。

    弄死一个嬷嬷,算得了什么?

    而素问不(禁jin)对沈妙言多看了几眼,这位沈小姐看起来人畜无害、懵懂稚嫩,却不曾想,心思竟然会这样狠。

    沈妙言瞧出她的心思,认真说道:“素问姐姐,她若是不曾害我,还是好端端的王嬷嬷。可是,她偏偏不识趣儿,这就怪不得我了!”

    说着,不等素问说话,从桌上的碟子里拿了一把糖果塞进她的手里,声音甜甜:“素问姐姐,你刚刚,在叹息什么?吃几块糖,莫要再烦恼了。”

    素问愣了愣,没料到这沈小姐看着不大,心思却如此细密。

    她捏着那把糖,只觉掌心汗涔涔的。

    半晌后,她十分恭敬地对沈妙言行了个福(身shen)礼:“奴婢不打扰小小姐读书,奴婢告退。”

    说罢,小心翼翼退了出去。

    沈妙言歪了歪脑袋,正要收回视线,却见帷幕外隐隐露出一片黑色衣角来。

    她抱着书,摇头晃脑:“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国师大人,何时成了不懂礼仪之人?亏国师这里,还摆了这么多圣贤书!”

    君天澜从帷幕外走进来,薄唇噙着一点笑,“你如今,倒是满腹经纶了。”

    沈妙言拿书掩了唇瓣,只在灯下露出一双弯弯的眉眼,“能得国师大人一句赞,真是不容易!”

    君天澜在她(身shen)边坐下来,长臂一伸,直接将她圈在怀里,两手握住她手中的书,“看到哪儿了?”

    沈妙言没想到他会做出这样亲密动作来,于是愣了愣,仰起头,却正对上他幽深的双眸。

    灯下,他那张脸精致冷峻,虽然透着(阴yin)沉和霸道,却并不叫人害怕。(身shen)上的阵阵龙涎香透出来,却又携裹着夜色的冰凉,甘甜清寒,很是好闻。

    沈妙言只觉自己的心跳得有些快了,脸颊红了红,低头指着书上的那句话:“看到‘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shen)’了……”

    “你倒是会活学活用。”君天澜声音低沉,听不出喜怒。

    沈妙言撇撇嘴,轻声说道:“国师之前教我,斩草除根和一箭三雕,妙妙可都认真记着的。把那汤送给王嬷嬷,便是斩草除根,免得她(日ri)后再起坏心思害我。”

    “那一箭三雕,又作何说?”君天澜依旧圈着她,拿过她手中的书,随手翻了翻。

    他额前的几缕长长碎发垂落下来,正好落在沈妙言的面颊旁,有点痒痒的。

    她忍不住伸出手,捏住他的一缕乌黑长发,嗅着他(身shen)上的香,有些游离出神:“斩草除根,是第一个好处。警告慕容嫣别再随便纵容下人害我,是第二个好处。让我在这府里立信,是第三个好处。”

    君天澜听罢,眼底浮现出点点笑意,收回了手,“去泡茶。”

    沈妙言跳下软榻往外跑,心中却想着,做和国师一样铁石心肠的人,讨他喜欢,是第四个好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