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46章 杀意:箭在弦上(下)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最新章节!

    午间的阳光透过树林落在地面,形成斑斑驳驳的光点。

    君天澜静静站在那里,目光落在沈妙言(身shen)上,“过来。”

    沈妙言小跑着到他(身shen)边,声音甜软:“国师……”

    君天澜拉起她的手,从掌心拿起那枚玉佩,直接丢给韩叙之。

    韩叙之接住,一双黑白分明的眼静静看着君天澜,“国师这是何意?”

    “她不需要接受别人的东西。”

    “这是我送给妙言妹妹的礼物,与国师何干?”韩叙之有些恼怒。

    尽管面前站的男人是大楚国最强势的权臣,可也不能拦着他送礼不是?

    君天澜冷冷拂袖,转(身shen)离去:“别人给得起的东西,本座十倍送她。”

    沈妙言歉意地对韩叙之点了点头,随即跟上君天澜。

    韩叙之握着那块玉佩,静静看着他们离开,双眼中满是憎恶。

    君天澜,欺人太甚!

    沈妙言随着君天澜走出围场,朝着山脚另一边的僻静处走去,不时抬头瞅他几眼,最后忍不住张嘴问道:“国师,你不送我玉佩吗?要好十倍哦!”

    君天澜停下步子,低头淡漠地扫了她一眼。

    沈妙言抿了抿小嘴巴,不敢再提,心里却暗自不爽,国师真是小气!

    这里是一片开阔草地,夜凛牵了一匹高大的纯黑色宝马过来,沈妙言看过去,正是早上国师骑得那一匹。

    夜凛行过礼后便退了下去,君天澜伸手抚摸着那匹马,马儿打了个响鼻,似是很喜欢他的抚摸,不停地去蹭他的手。

    沈妙言默默((舔tian)tian)了((舔tian)tian)嘴唇,这样高大的马,她怎么上去都是个问题。

    君天澜先一步跨上了马,将手伸给她。

    沈妙言咽下一口口水,努力压下恐惧,伸手去抓他的手。

    君天澜反握住沈妙言的手,轻轻一拉,便将她带上了马鞍。

    沈妙言坐在君天澜前面,微微侧过头,就看见他如玉如霜的冷峻面庞。

    君天澜双手绕过她的(身shen)子,拉住缰绳,“疾风。”

    那马长嘶一声,扬起马蹄,朝前小跑起来。

    “疾风是它的名字吗?”沈妙言好奇,伸手摸了摸它油光发亮的鬃毛。

    “嗯。”君天澜声音低沉,下巴搁在她的脑袋上,风迎面,送来了她发间的清香。

    想起刚刚韩叙之握着沈妙言手的(情qing)景,他的狭眸中(情qing)绪莫辩。

    “疾风,跑快一点!”沈妙言却浑然不觉他在想什么,双手在唇前合成喇叭状,大喊出声。

    疾风像是能听懂她的话,四蹄生风,朝着碧色的远方狂奔。

    沈妙言大笑出声,“国师,咱们快要飞起来了!”

    君天澜静静看着她招摇张扬的小模样,一夹马肚,疾风顿时跑得更快。

    夜凛站在树上,眼见着道道黑色残影朝天边跑去,不由微微蹙眉,主子他,从未让任何人骑过疾风。

    “啊——”沈妙言在马背上快活地大叫出声,“再快一点!再快一点!”

    君天澜纵容着她,精致的薄唇,也不由噙上了几许微不可察地笑意。

    疾风快如闪电,四蹄践踏着芳草和野花。

    (春chun)色无限好,太平盛世,谁也不会去想,这马匹跑得再快,却终究快不过时光。

    草地旁的高坡之上,一(身shen)明黄色龙袍的男人负手而立。

    他的头发全部用盘龙金冠高高束起,一张脸俊美如画,可那双眼里,却透着难以遮掩的凌厉。

    远处,沈妙言在马背上自由地大喊大叫,他静静看着,削薄的唇不(禁jin)浮起一抹浅浅的笑。

    这样的沈妙言,才是真正的沈妙言吧?

    “拿弓箭。”他微笑着,声音却泛冷。

    一旁跟随的李公公从侍卫手中接过帝王专用的黄金弓,恭恭敬敬地呈给他。

    楚云间微微侧(身shen),拈弓搭箭,鹰隼一般的双眸紧盯着沈妙言,银白的金属箭头在阳光下折(射she)出冰凉而危险的颜色。

    他紧紧盯着她,她穿着素白的骑马装,脚上(套tao)着牛皮短靴,隐约可见,那张嫩生生的小脸上,挂着甜甜的、毫无防备的笑。

    不知怎的,楚云间忽然就想起,承恩寺后院,她从石榴树上掉下来的(情qing)景。

    他握着满弓,迟疑了一下。

    然而就是这迟疑的一瞬功夫,疾风在视野里,已经成了一个黑点。

    他望着远处,最终缓缓放下了弓箭。

    (春chun)猎将持续三(日ri),第一(日ri)是安营和篝火宴会,第二(日ri)是狩猎比赛,第三(日ri)是自由返程的时间。

    等到傍晚时分,慕容嫣在营帐里打扮好,才见浑(身shen)是汗的沈妙言兴奋地跑了回来。

    她颇有些嫌弃地瞥了一眼:“真不知道你跑哪里鬼混去了!若是给天澜哥哥知道,定会责骂你!”

    沈妙言跑到她跟前,将摘来的一枝桃花塞进她手里,笑容中带着几分得意:“国师教我骑马了呢!”

    “你说什么?!”慕容嫣猛地起(身shen),满脸不可思议。

    沈妙言冲她扮了个鬼脸,风一般掠进后间沐浴更衣。

    慕容嫣怒不可遏,“啪”一声将那枝桃花拍到桌上,满脸都是委屈:“天澜哥哥从没教过我骑马!”

    阿沁柔声相劝:“小姐出(身shen)将门,原本就会骑马,国师又如何教小姐呢?”

    慕容嫣听罢,却依旧伤心,直接将桌上一(套tao)紫砂壶茶具砸了出去。

    阿沁又劝了她许久,她才罢休。

    等沈妙言沐浴完毕走出来时,便看见帐中已经不见了慕容嫣和阿沁的(身shen)影,只有两个小丫鬟在收拾地上的茶具碎片。

    她坐到镜台前,因为刚沐浴完,小脸蛋红扑扑的:“她还真(爱ai)砸东西。”

    添香从背后帮她挽发团子,笑眯眯说道:“顾管家那里,每个月都有记录嫣然阁换掉的瓷器、灯台等物盏。再后来,顾管家都不敢把贵重东西往她屋里送了。”

    “不花她的钱,她自是不心疼。”沈妙言歪了歪脑袋,不过这件事儿从侧面证明,她家国师大人,那是相当有钱的。

    添香很快把沈妙言打扮好,她穿着素白的襦裙,外面罩着件宝石蓝的褙子,袖口和领口用银线绣了竹叶,素净而雅致。

    头发依旧是挽成两个圆团子,看起来乖巧可(爱ai)。

    两人出了帐篷,便看到不远处燃着篝火,已经有不少王孙公子、世家小姐入座了。

    沈妙言站立良久,轻轻一笑:“今夜这宴会,怕是不会太平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