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48章 夜宴:小山重叠金明灭(2)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最新章节!

    今夜的上弦月格外明亮,满山都洒遍了银色月华。

    山脚下,篝火和宫灯的光将这里照得亮如白昼,那个(身shen)着月白舞裙的纤弱少女,婉转吟唱:“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yu)度香腮雪……”

    她的裙摆很大,用金线绣满了葳蕤盛开的桃花。

    稍一旋转,裙摆飞扬,仿佛那些桃花都活了过来。

    她在桃花里,一张小脸艳若桃李。

    一点朱唇,两汪秋水,宛如那从天而降的桃花仙子,明媚不可方物。

    沈妙言从不曾知道,她素来清雅的安姐姐,竟也可以美得如此张扬。

    “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

    高座之上,楚云间静静看着安似雪,削薄的唇,似笑非笑。

    沈月如端坐着,美艳的面庞噙着淡笑,转向楚云间:“素闻安家女多才多艺,今夜臣妾可算是长了见识。”

    楚云间观赏着歌舞,唇角露出一抹淡笑,并未说话。

    安似雪的歌声已到了最后:“新帖绣罗襦,双双金鹧鸪。”

    她(身shen)姿倾斜,以袖遮面,只露出一双妙目,怔怔凝视着楚云间。

    片刻之后,众人回过味儿,纷纷鼓掌喝彩。

    “安家女这一支梳妆舞,倒是精彩。”楚云间声音不咸不淡,微微拂袖,“赏!”

    立即有一名大宫女捧着托盘过来,上面有锦布遮掩,不用多想,便知是金银珠宝一类。

    沈妙言望向安尚书所坐的席位,却见他的脸上隐隐有着不悦。

    在场的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安尚书这是将自己的女儿进献给圣上。可圣上的这一声“赏”,却分明是不领(情qing)。

    “臣女谢圣上赏赐。”安似雪微微屈(身shen),心里的大石头却是落了地。

    皇宫这种地方,在多少女子眼中等同于金屋银屋。可在她眼中,却形同牢狱,进得去,出不来。

    楚云间收回视线,眼角余光却忽然瞥见沈妙言松口气的模样。

    他的瞳眸微微眯起,落在正(欲yu)回座位的安似雪(身shen)上:“安家女,你过来。”

    安似雪(身shen)子一僵,只愣了一瞬,便低垂着头,轻移莲步,走到楚云间座位前的御阶下面,福(身shen)行礼。

    “抬起头来。”楚云间好整以暇地说道。

    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这边,安似雪缓缓抬头,却依旧低垂着眼帘,只盯着楚云间的一双祥云靴。

    楚云间起(身shen),一步一步走下台阶,伸手轻轻捏住她的下巴,只见她眉眼如画,眉间的花钿,乃是一朵火红色的石榴花形状。

    他微微一笑,声音中带着几分欣赏:“安家女德艺双馨,久有贤静贞敏之名,深得朕心。”

    他每说一个字,安似雪的(身shen)子就轻微抖动一分。

    沈妙言紧紧攥住君天澜的衣角,一双圆圆的瞳眸里都是紧张,楚云间他,要将安姐姐纳入后宫?

    “皇后,你觉得安家女,位份该如何?”

    楚云间的指尖从安似雪眉间的花钿上抚过,在众人眼中是艳羡至极的帝王恩宠,可安似雪却分明觉得那指尖冰凉似铁,令人生畏。

    沈月如笑得温柔大方,“安尚书为国((操cao)cao)劳,唯一的嫡女进宫侍君,位份自然不能低了。不如,就封为婕妤吧?若是将来有子,再进妃位不迟。”

    “便依皇后所言。”楚云间含笑。

    沈妙言静静观望着,这帝后的三言两语间,便决定了安姐姐的未来。她看着安似雪和安家人谢恩,隔着篝火,只觉得恍惚。

    安姐姐她,定是不想进宫的。

    而沈月如……

    她的目光落在沈月如脸上,她妆容精致,正红色的樱唇微微抿着,眉宇之间都是微笑。

    替自己的夫君纳妾,有什么可乐的?

    可见,沈月如表里不一。

    “国师……”她靠近君天澜,有点难过。

    紧接着便正式上歌舞,乐坊的舞姬们排练了许久,环肥燕瘦,撩人得很。

    酒至半酣,楚云间带着新封的安婕妤去了大帐,众人恭送后,皇后面色淡淡:“诸位慢饮,本宫先行一步。”

    说罢,不等众人起(身shen)行礼,便拂袖离去。

    帝后都走了,在场的人这才活络起来。不少官员起(身shen)去对安尚书敬酒,顺带攀附一二。

    沈妙言觉着无趣,又因为挂念安似雪,连烤(肉rou)都觉得不香了。

    她食不知味地吃了几片,想到明(日ri)狩猎,于是问道:“国师,明(日ri)打猎,你会带着我吗?”

    旁边的慕容嫣听见,顿时将目光投了过来,她也很想跟去。

    “明(日ri)山中危险,你和嫣儿都在帐中待着。”君天澜声音淡淡,饮了一口美酒。

    “国师小气。”沈妙言不爽,“都说是(春chun)猎,不能进山,来这里又有什么意思?”

    慕容嫣没说话,却深表赞同地点了点头。

    君天澜将酒盏放下,没搭理沈妙言。

    沈妙言替他添酒,想起自己这段时(日ri)勤练箭术,不由叹了口气。

    她还暗搓搓地筹谋着,趁山中狩猎者众多时,一箭(射she)杀了楚云间呢。

    等到篝火燃尽,这场夜宴也进入了尾声。除了一些年轻公子还在把酒言欢,其余人等都陆续离开了。

    沈妙言跟着慕容嫣往自己的帐篷走,老远看见韩叙之站在大树下,他似乎想过来说什么,不过碍于慕容嫣,终究只是静静目送她离开。

    两人各自带着丫鬟,刚走到营帐前,就看见穿着红色罗裙的沈月彤俏立在门口,一手叉腰,一手挽鞭,(身shen)边还跟着以张敏为首的那几位贵女。

    慕容嫣白了眼沈妙言:“又是你的麻烦!真是个麻烦精!”

    沈月彤上前几步,居高临下地打量着沈妙言,“你上次把我脖子挠伤那笔账,还没算呢。”

    “二姐姐想要怎么算?”沈妙言微笑。添香就在她(身shen)边,这群人加起来都打不过添香,她才不怕。

    沈月彤拿着鞭子,用鞭柄挑起她的下巴,歪了歪脑袋,“不知道这张小脸若是破了相,国师还会不会护着你?”

    那些小姐们都围了过来,个个儿脸上不怀好意。

    慕容嫣皱眉,往旁边退了一步,偏过头低声对阿沁说了句什么,阿沁微微颔首,随即悄悄离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