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51章 夜宴:小山重叠金明灭(5)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最新章节!

    罗衫里是一层素白的肚兜,上面绣了一枝小小的霞草。

    他修长的手指轻轻挑开肚兜,她平坦雪白的小肚子便映入了眼帘。

    沈妙言早已羞得面颊绯红,别过脸去,恨不得钻进被子里。

    君天澜静静看着,那雪白的肚子上,赫然有一小块乌青。

    狭眸微紧,他在想,是不是对那个婢女,下手轻了。

    剁掉一只脚算什么?敢伤他的人,丢了命都是轻的。

    “夜凛!”

    帐外,白太医没等到国师对伤势的描述,一旁侍立的夜凛却被唤了一声。

    “属下在!”夜凛立即抱拳。

    “去杀了那丫鬟。”君天澜声音淡漠。

    “是!”夜凛连问都不问,(身shen)形一动,直接掠了出去。

    白太医擦了把额头的汗,“国师大人……”

    君天澜掀开帐幔,沈妙言的衣裳已经齐整地盖住了肚子:“有一块乌青,你开些药。”

    “是药三分毒,沈小姐年纪小,若只是乌青,用(热re)毛巾敷一敷,也就罢了!”

    君天澜点了点头,白太医便很快告辞离去。

    沈妙言无精打采地打算下(床chuang):“国师,你送我回帐篷吧,添香姐姐会帮我处理的。”

    她说着,正(欲yu)下(床chuang),却发现君天澜脱了外裳,(身shen)着白纱中单上了(床chuang)。

    “国师……”沈妙言小(身shen)子一哆嗦,国师不会乘人之危,对她做那种事吧?!

    可她还这么小,他怎么下得了口?!

    这么一想,她紧忙抱住肚子,一脸愁大苦深:“哎哟,国师,我肚子好痛!我要回去!我想添香姐姐了!”

    君天澜瞧着她做戏,额头青筋直跳,这小丫头,把他当成什么人了?!

    沈妙言见他巍然不动,反而自在地抖了抖中衣,在(床chuang)外侧躺下,不由眨巴起圆眼睛,国师,口味真的好重哦!

    君天澜在她(身shen)边侧躺下来,面朝着她,“过来。”

    沈妙言缩在墙角,拿毯子将自己裹得紧紧的,拼命摇头:“国师,我还小,你不能辣手·摧花。”

    君天澜强忍住怒意,这小丫头正经诗词没学到什么,倒是懂辣手摧花是何意。

    “过来!”他冷声,加重了语气。

    沈妙言怯怯望着他,最后君天澜忍无可忍,一把拎住她的耳朵,将她拎到自己(身shen)边,强迫她躺下来。

    沈妙言一脸生无可恋地望着帐幔,抽抽搭搭地红了眼:“爹爹,娘亲,这位便是你们的女婿了。女儿今夜过后,便不是少女了。”

    君天澜听见这番话,差点没把她扔出去。

    他毫不温柔地将冰凉的手掌探进她的衣裳里,覆到她柔软的肚皮上,运起内力,一点一点,温(热re)着她的肚子。

    沈妙言愣了愣,偏头看他,却见他别过脸,漠然地望向帐篷内跳跃的烛火。

    肚子上温温(热re)(热re)的,很舒服。

    她抿了抿小嘴,这才知晓,自己错怪他了。

    “国师……”一派静默里,她轻声,“你真好。”

    君天澜没看她,也没说话,侧脸线条紧绷,看不出丝毫表(情qing)。

    她往他(身shen)边挪了挪,依着他的(身shen)子,挑了个舒服的姿势,满足地闭上双眼。

    君天澜侧头看她,她小小的,窝在他(身shen)边,闭着双眼,红润的嘴唇微微翘起,嫩生生的包子脸上全然是毫无防备的模样。

    这样的沈妙言像是一只幼兽,懵懵懂懂,透着稚嫩,叫人怜惜。

    而另一边,明黄色的大帐内,龙(床chuang)之上,安似雪衣衫尽解。

    (裸luo)·露在空气中的大片肌肤,白腻的犹如上好的羊脂白玉,没有一丝瑕疵。

    上流贵族府邸的小姐,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府中的嬷嬷就会用各种名贵药物、香料等,精心护养她们的肌肤,以便将来嫁人之时,能得夫君喜欢。

    光线明明暗暗,安似雪偏头望向尽头的那一盏烛火,(娇jiao)嫩的面庞上红妆已残,却依旧是个美人。乌黑的长发铺散在枕上,如丝绸般分外漂亮。

    楚云间侧卧在里,把玩着她的一缕秀发,目光却落在她眉间的花钿上。

    柳眉若青山远黛,嵌于其中的火红榴花钿折(射she)出烛光,明明灭灭,分外妖娆。

    “雪儿的花钿真是漂亮,只是颜色过艳了。回头,朕赐你一盒翠玉榴花钿。”

    安似雪回过神,转(身shen)靠进他的怀里:“臣妾多谢陛下。”

    她说着谢恩的话,埋在他(胸xiong)口的小脸上,却是分毫笑意也没有。

    楚云间俯首,嗅着她脖颈间的体香,大掌从她的香肩滑落,不动声色地开始了新的沉沦。

    烛影摇红,夜阑饮散**短。

    安似雪紧紧咬着嘴唇,承受着这份临幸的沉重,额间花钿黯淡无光,衬得她小脸苍白。

    ……

    君天澜的黑色大帐中,沈妙言已经睡着了。

    睡着的沈妙言看起来纯净无辜,小嘴微微张着,漆黑的睫毛卷曲又修长。

    烛火已经燃尽,一点月光透进来,君天澜小心翼翼收回手,将她的肚兜和外裳理整齐,又为她掖好被子。

    做完这一切,他从枕下摸出一块白若凝脂的玉。

    极品的白玉被雕成一只凤凰,用一根黑绳穿着,看起来古朴而庄重。他将凤凰白玉挂到沈妙言的脖颈上,藏进了她的衣襟里。

    翌(日ri)。

    沈妙言这一觉睡得格外香甜,等她撑着懒腰坐起来时,帐外传来阵阵马蹄,伴着远处年轻公子们快活地吆喝声。

    她发髻凌乱,偏头看去,君天澜正站在(床chuang)边,自己穿衣裳。

    她歪了歪脑袋,正要说话,却觉得(胸xiong)前多了什么东西。

    她低头,拽出那只白玉凤凰,不由眉眼弯弯:“国师,你这是你送我的玉吗?当真比叙之哥哥那一块,好上十倍?”

    君天澜正系着腰带,听见这话,答道:“跟楚国的玉玺从同一块玉石上切割下来的,你觉得呢?”

    沈妙言顿时喜上眉梢,喜滋滋地捧了玉,低头认真打量起来。

    她瞅了一会儿,忍不住问道:“可是,国师啊,这玉雕得是个什么东西?是小鸡吗?”

    君天澜背对着她,一张英俊的脸僵了僵,半晌后,冷声道:“不是!”

    “那是什么?”沈妙言瞅了半天,依旧觉得这玉分明就是个小鸡,“国师,这雕工太差了,妙妙根本看不出来嘛。”

    她说着,跳下(床chuang),赤着脚跑到君天澜跟前,将玉捧给他看,“国师,你看,这不是小鸡是什么?”

    君天澜面容冷硬,“若是不想要,还给本座!”

    沈妙言连忙避开他伸过来的手,将白玉小心翼翼塞进衣襟里,“要,当然要!”

    说着,注意到君天澜的脸色,不由试探着问道:“我说,国师,这小鸡,不会是你雕刻的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