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52章 狩猎:国师大人,好威武!(1)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最新章节!

    君天澜额头青筋直跳,咬牙切齿:“那是凤凰。”

    “凤……凰?”沈妙言晃了晃神,掏出玉佩仔细瞅了瞅,除了尾巴有点长,她还真没看出来哪点像凤凰。

    她砸吧砸吧小嘴,望了眼面色不善的君天澜,伸手拉了拉他的衣襟,声音软软甜甜:“国师,经你的提点,妙妙发现,果然是凤凰呢!国师雕工真好,叫妙妙拜服不已!”

    君天澜抽回自己的衣裳,冷着脸大步走出里间。

    沈妙言站在原地轻轻一笑,欢快地去给自己梳洗更衣了。

    她来到外间时,君天澜正在用早膳。

    她刚坐下,外面的夜凛进来禀报:“主子,张家大小姐、二小姐求见。”

    沈妙言眼珠一转,张家?定是张敏和她姐姐张璃了。

    她望向君天澜,君天澜动作优雅地喝了一口汤:“不见。”

    “是!”

    夜凛出去后没多久,帐外响起了柔美婉约的女声:“国师大人,昨夜妹妹对沈小姐多有得罪,小女子特地备了薄礼,前来致歉。”

    沈妙言一口咬掉半只包子,腮帮子一鼓一鼓,翻了个漂亮的白眼:“国师,我要收礼。”

    君天澜默默看了眼她的吃相,满眼嫌弃,不悦地吩咐夜凛将人带进来。

    沈妙言将嘴里的包子吞下,定睛看去,只见为首的张璃,(身shen)着天青色软烟缎长裙,长发用同色的琉璃簪挽成随云髻,耳垂上缀着珍珠珰,一张清秀的小脸格外婉约秀丽。

    张家两姐妹对君天澜行过礼,张璃便笑吟吟开了口:“昨夜之事,是妹妹的不是。敏敏!”

    张敏脸色很不好,“沈妙言,昨天晚上,我们这么多人欺负你一个是不对,可竹香不过是踢了你一脚,便送了命,你是不是太残忍了?!”

    沈妙言净了手,稚嫩的声音里透着不满:“我还以为,张敏姐姐是诚心来道歉的呢。不想,却是成心来挑我刺儿的。”

    张璃望了眼君天澜,轻轻拉了拉张敏的衣裳。

    张敏冷哼一声,示意婢女将手中拎着的礼物放到桌上,“我姐姐识大体,我却是个弯不下腰的。”

    说罢,转(身shen)便气呼呼离开。

    张璃歉意地朝君天澜屈膝:“舍妹年幼不懂事,我代她向沈小姐致歉。”

    语毕,抬头含羞带怯地望了眼君天澜,便红了双颊,转(身shen)去追张敏了。

    沈妙言看到这里,哪里还有不明白的道理。

    大约是她家国师的无双风华,又吸引了这位张家大小姐,人家才巴巴儿地大清早赶过来,美其名曰是给她道歉,却分明是打扮得漂漂亮亮,让她家国师欣赏的。

    “哼!”她不高兴地用筷子戳起一只包子,泄愤似的咬了一大口。

    “不拆礼物?”君天澜挑眉。

    “没心(情qing)!”

    “拿去丢了。”君天澜淡淡吩咐。

    夜凛正要将那两只锦盒丢掉,沈妙言连忙跳起来抱住锦盒:“不许动!都是我的!”

    她的动作焦急无比,像是护食的小狗崽,圆眼睛瞪得大大的,惹得一帐篷丫鬟纷纷低头捂嘴轻笑。

    君天澜薄唇亦是抿了一丝笑,却微微咳嗽一声,很快又是面无表(情qing)的模样。

    君天澜先去了围场,沈妙言三两下刨开锦盒,里面各躺着一支人参和一只何首乌。

    “没劲儿。”她撇撇嘴,随即拉了添香,“添香姐姐,咱们也去狩猎吧?”

    添香有点犹豫,主子可没说,让小小姐进山。

    “添香姐姐……”看出添香的犹豫,沈妙言连忙拉了她的衣袖撒(娇jiao)。

    留下来的另一个侍卫夜寒见状,开口道:“主子临走前吩咐了,若是沈小姐一定要去看(热re)闹,就骑掠影去。”

    “掠影?”沈妙言好奇。

    很快,夜寒牵来一匹雪白的小马,马儿上装饰着雕花木鞍,十分精致小巧。

    沈妙言一见就喜欢的不得了,迫不及待地爬上马背,回想着昨(日ri)君天澜骑马的姿态,摸了摸马儿的鬃毛,随即试着拉住缰绳,“掠影!”

    掠影的脾气很温和,前蹄在地面刨了刨,便缓慢往前走去。

    沈妙言兴奋不已,正往前走着,忽然听见一声嗤笑:“沈妙言,再好的马儿在你手上,也发挥不出什么作用来!”

    她偏头看去,只见慕容嫣(身shen)着黑色骑马装,骑在一匹枣红色大马上,一张平(日ri)里苍白的脸在阳光下多了几分红润。

    她说完,便一夹马肚,飞快地往前奔去,(身shen)子矫捷,不复往(日ri)里的病弱。

    沈妙言紧紧抓着缰绳,羡慕地望着她的背影,最后试探着,催促掠影走快一点。

    而围场那边,上百位狩猎手已经准备好,就连楚云间和君天澜,都亲自上阵了。

    女眷们以沈月如为首,坐在围场边的高台上,个个儿脸上挂着微笑。

    今(日ri)是男人们的战场,她们只需在这里等着,看谁能打到最多的猎物就好。

    自然,也有骑(射she)学得好的小姐,比如沈月彤、张敏等人,便带了各府的侍卫,兴奋地跟在男人们(身shen)后进了山。

    沈月彤今(日ri)格外兴奋,火红色的裙摆在风中招摇:“再过几(日ri)便是爹爹的生辰,本小姐今(日ri),定要打到一头祥鹿,在爹爹生辰时作为寿礼献上!”

    说着,一扬马鞭,快速往林中去了。

    沈妙言远远望着她跑得那么快,又是一阵羡慕,随即想起她庶叔的生辰,便道:“添香姐姐,庶叔生辰,我这个做侄女儿的,也该送上礼物才是。咱们去打一头野猪,到时候送他野猪头好了。”

    添香忍俊不(禁jin):“亏小小姐说得出,野猪哪里是那么好打的?再说了,小小姐若是送沈御史野猪头做生辰礼物,可不得把他气歪了?”

    沈妙言嘿嘿一笑,没说话。

    夜寒和添香跟在她(身shen)后,随时保护着她的安全,两人觉得就在森林边缘转一圈儿,应该不至于出什么事。

    而沈妙言自己其实也不大敢往太深处去,只挑着树林里稀疏的路走。

    这里的阳光还很好,她偏头看了眼森林深处,里头一片昏暗,偶有几点光芒闪过,像是野兽的眼睛,叫人害怕。

    而另一边,男人们的(射she)猎队伍逐渐分散开来。

    其中有两支队伍,径直往密林深处疾驰而去。

    并头的两人,一个穿着明黄色的云龙劲装,一个(身shen)着黑色赤金蟒劲装,正是楚云间和君天澜。

    谁都知道,越是密林深处,越是有可能猎获珍稀凶悍的野兽。

    若是想摘得狩猎大赛的桂冠,猎物之中,几头罕见的猎物是不能少的。

    两人并驾齐驱,速度极快之时,同时看见,远处出现了一匹毛色银白的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