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54章 狩猎:国师大人,好威武!(3)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最新章节!

    眼见着(日ri)薄西山,围场边的女眷们纷纷兴奋起来,期待地望着入山口,等待第一位归来的人。

    很快,入山口人影攒动,已经有人出来了。

    上座的沈月如(挺ting)直脊背,一双妙目盯着那里,期待着第一个回来的会是楚云间。

    顺贵人笑道:“陛下天纵英姿,这一次,所获的猎物必定最多。”

    “正是。”另一位颖贵人含笑附和,“听说紫阳山中,藏着银狼,那银狼皮最是珍贵。若陛下打到银狼,想来一(身shen)狼皮,定是要请最好的绣娘制成被褥(床chuang)毯,赠给皇后娘娘的。”

    “皇后娘娘和陛下伉俪(情qing)深,真叫妹妹们艳羡。”

    沈月彤倚着沈月如,笑容明艳:“皇帝姐夫最疼我姐姐,好东西,自然都是要送给我姐姐的!”

    她说着,目光斜向旁边妆容清淡的安似雪,“安婕妤,你说,是不是啊?”

    安似雪声音淡淡,“帝后(情qing)深,自然如沈二小姐所言。”

    沈月如的眼角余光扫过安似雪,不着痕迹地一笑,依旧保持着端庄得宜的姿态,默默注视着入山口处。

    随着那些人走近,众女眷这才看清,为首的是一个小女孩儿,她骑在一匹雪白马驹上,(身shen)后跟着几名暗卫,抬着一头死掉的野猪,大大咧咧地往这边过来。

    “沈妙言?!”沈月彤皱眉,“怎么会是她?!”

    众妃嫔的目光变了几变,顺贵人和颖贵人想着刚刚的恭维,不(禁jin)都有些尴尬。

    “这是你打的?”沈月彤不爽。

    她找了那么久的鹿,却一无所获,连只兔子都没看到,沈妙言凭什么能打到这么大一头野猪?!

    沈妙言得意洋洋,“二姐姐,你羡慕嫉妒我?”

    “谁羡慕嫉妒你!真是做白(日ri)梦!”沈月彤冷哼一声。

    沈妙言没再说话,乖巧地跑到君天澜的座位上,坐下等他。

    沈月如的目光如水一般,清幽幽从她(身shen)上扫过,沈妙言,倒是比她想象的,要有能耐得多。

    又过了会儿,不少人从入山口出来了。

    这次没人再敢随意开口,等人走近了,众女眷才看清原来是一些贵公子们。

    韩叙之兴奋地跑到沈妙言跟前,“妙妙,我今(日ri)打到了一头狼!虽没有银狼那般好,可狼毛也算软,用来做地毯,冬(日ri)里踩着一定很舒服。等我回府,让人做好了给你送去。”

    “谢谢叙之哥哥!”沈妙言吃着(肉rou)干,眉眼弯弯。

    昨天拒绝了他的玉佩,今(日ri)再拒绝,未免显得太过小气。再说,狼毛也不是太贵重的东西,她拿了也不算什么。

    韩叙之望着她吃东西的小模样,声音柔和:“今(日ri)韩家收获不少,大哥还打到了一头熊。妙妙,韩家,越来越强大了。”

    “嗯。”沈妙言没看他,继续吃(肉rou)干。

    强大又如何,能和楚云间对抗吗?

    或者,不如说这份强大,是巴着楚云间才得来的。

    韩叙之犹豫片刻,轻声道:“妙言妹妹,国师此人,(阴yin)鸷难测,又视人命为草芥。你在他(身shen)边,如是伴虎,怕是随时会有危险。不如,你跟我回韩家?我定会护你周全。”

    沈妙言愣了愣,抬眸看他,他的脸上全是认真。

    她还没回答,一旁的添香看不过眼,忍不住说道:“韩二公子,我家主子待小小姐可好了。不说别的,就说小小姐(身shen)上穿的缎子,你能拿出半匹来供着小小姐吗?”

    她说着,瞟见远处归来的一行人,又补充道:“你瞧,你忙了一天,不过才打到一头狼,可我家主子,却是打到了十几头银狼,足够给小小姐做十来件斗篷穿了!”

    韩叙之回头看去,远远便看见君天澜骑在纯黑的大马上,(身shen)后的侍卫们抬着十几头银狼,架势十分煊赫嚣张。

    他收回视线,诚恳地凝视着沈妙言:“妙言妹妹,有些东西,并不是拿钱财来衡量的。我对你的心意,比国师贵重十倍,百倍!”

    添香在一旁嗤之以鼻,别过了俏脸。

    “我留在国师(身shen)边,是有原因的。”沈妙言注视着往围场靠近的君天澜,“叙之哥哥,你回去吧。”

    韩叙之凝视着她,他总觉得,她变了。

    虽然依旧和从前一样,对那些贵女们嚣张跋扈,虽然对他说话时依旧甜甜软软,可是,感觉不一样了。

    “妙言妹妹,你若是到韩府住,三年后你及笄,我一定会——”

    “国师!”

    韩叙之还没有说完,沈妙言已经起(身shen),欢快地君天澜奔去。

    韩叙之默默看着沈妙言跑到君天澜的马下,一张脸喜怒难辨。

    沈妙言站在那匹纯黑色大马旁边,“国师,你今天打了好多猎物啊!有没有什么东西送给妙妙?”

    众人都盯着这里,君天澜跨下马来,牵了她的小手,声音不高不低,却是让在场的人都能听见:“十一匹银狼,毛皮都给你做斗篷,要不要?”

    “要!”沈妙言抱住他的胳膊,喜滋滋地跟着他回了座位。

    沈月彤在上方咬牙切齿,“大庭广众之下搂搂抱抱,真不要脸!沈妙言这个小——”

    沈月如按住她的手,保持着端庄得宜的微笑,“彤儿,有些话,不该是世家贵女说的。”

    沈月彤硬生生把后面的“((贱jian)jian)人”二字吞进肚子里,闷闷道了声“姐姐说的是”。

    沈月如清凉的目光从沈妙言脸上掠过,她正抱着君天澜的胳膊坐下,嘻嘻哈哈地说着什么。

    “姐姐!”沈月彤越看越不爽。

    众人的目光里,沈月如依旧笑的得体,“自然,有些行为,也不该是世家贵女做的。”

    众人听着她的话,各自低头,心思各异。

    沈月彤的怒意稍稍缓解,暗道姐姐就是厉害,这是拐着弯儿地说,沈妙言已经不是世家贵女了。

    她望了眼沈月如的端庄,不由也端坐好。

    君天澜猎来的十一头银狼,以及其他大大小小的猎物这么一展示出来,其他人的猎物便没了看头。

    楚云间带着人马悠悠出来时,一眼看过去,便能看出猎物比君天澜的少了一半。

    他瞟了眼君天澜的猎物,也不恼,只淡淡笑道:“国师果然厉害,朕佩服。”

    围场上很是安静,只能听见山风掠过的声音。

    众大臣面色各异,皇帝亲自参与围猎,作为臣子,自该百般谦让,所以参与狩猎的人其实都有所保留。

    像君天澜这般毫无顾忌落皇帝脸面的,当真是少。

    沈妙言望着楚云间去更衣的背影,想到他憋了一肚子火的模样,就忍不住凑近君天澜的耳畔,声音甜软:“国师大人好威武!妙妙喜欢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