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60章 带着小灾星来砸场子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最新章节!

    众人不(禁jin)脑补出一堆不堪入眼的画面,觉得国师跟往(日ri)里的形象都不同了。

    君天澜则漠然地接受着众人的行礼,大步走到上座边,撩起袍摆,在沈朋旁边坐了下来:“免礼。”

    其气势之(阴yin)冷、气场之霸道,让众人恍然,哦,原来国师还是原来的国师。

    众人重新落座后,气氛却冷了下来。

    沈妙言站在君天澜(身shen)后,喜滋滋地想着,她家国师就是一个会移动的地下冰窖,去哪儿哪儿凉快。

    这庶叔好端端的寿宴,来了这么一尊大佛,估计够他郁闷的。

    沈朋此时的脸色的确不大好,他给君天澜发请帖,不过是出于礼貌罢了,谁知道他真的会来。

    他瞥了眼沈妙言,莫非,是这个小灾星把君天澜引来的?

    君天澜把玩着酒盏,声音冷漠:“诸位继续,不必顾忌本座。”

    众人皆是满脸讪然,说是不必顾忌他,可这位国师,乃是连皇帝都要忌惮三分的存在,哪里真能不顾忌?

    于是一时之间,阁中陷入沉默,气氛诡异至极。

    最后还是沈朋开了口,“妙言,在国师府,待的可还习惯?”

    沈妙言望向他,他的目光平视前方,压根儿不曾看自己一眼。

    她撇撇嘴,随即扬起一抹甜甜的笑,声音大方坦((荡dang)dang):“回庶叔,妙妙流落街头无处可去时,是国师收养妙妙的。国师待妙妙极好,自是习惯。”

    一声庶叔,再度提醒了在座的诸位,这位沈御史,乃是曾经的沈国公庶弟。

    而沈国公府落难之时,这位沈御史,甚至不曾站出来说过一句话,求过一句(情qing)。

    沈妙言话中有话,一句“流落街头无处可去”,又让众人浮想联翩。

    想来,是沈御史不愿意收留这位侄女儿了。

    都说皇家薄(情qing),可有的官家,其实也好不到哪里去。

    沈朋脸色很不好,安西侯府的那位华扬世子见状,连忙将话题扯开:“沈大人的酒真是好酒,敢问此酒,从何处购得?价值几何?”

    在场的人纷纷跟着称赞起酒水来,沈朋淡淡道:“此酒名为千金醉,乃是府中的酒匠钻研数年,精心酿造出来的。”

    说着,晃了晃杯中晶莹剔透的淡青色液体,“这么一杯,须得五十两。”

    他话音落地,在场的人纷纷惊奇不已,一位贵族公子连忙笑道:“此酒贵重,我得好好品尝,方不辜负沈大人的盛(情qing)。”

    在场的人纷纷应是,一时间无数人要求侍女添酒,都忙着品酒去了。

    沈朋见这些达官贵族如此给他面子,脸色稍霁,却依旧不耐烦沈妙言在这里杵着,可碍着君天澜的面子,又不好直接将她赶出去。

    正在众人一致交口称赞千金醉时,君天澜淡然地抿了口那酒,随即发出一声不合群的嗤笑。

    这笑声太过(阴yin)冷突兀,让众人不得不把目光聚到他(身shen)上,那位华扬世子问道:“敢问国师,此酒有何不妥吗?”

    “妙妙,过来。”君天澜压根儿不搭理他,只是淡淡唤道。

    沈妙言乖巧地走到他跟前,他将酒盏递给她,“尝尝味道如何。”

    沈妙言接过,以她对国师的了解,刚刚那一声嗤笑,乃是挑剔的意思。

    于是她抿了一小口,品了会儿,声音脆嫩地开口说道:“美则美矣,可惜,缺了些后劲儿,回味起来,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她说的是实话,她在国师府时,光是慕容嫣拿出来的那瓶梨花醉,就比这千金醉好上数倍了,更别提国师藏在酒窖里的那些贵重酒水。

    沈朋的脸有些挂不住,华扬世子不屑地瞥了眼沈妙言,冷笑道:“你一个罪臣之女,国师府的区区侍女,懂得什么?我们这些人,可都是尝过无数好酒的,孰优孰劣,自然能分辨出来!”

    “我说的是实话,世子不信,那是眼界狭小的缘故!”沈妙言翻了个白眼,颇为不屑。

    “好狂妄的小姑娘!听闻这位国公府的小姐,如今乃是国师的贴(身shen)侍婢。敢问国师大人,这便是国师府的教养了?”华扬摇着折扇,摇头晃脑,朗声问道。

    君天澜摩挲着指间扳指,缓缓抬眸看向他,狭长的凤眸里一片冰冷:“华世子这是在诘问本座?”

    他的眼神太冷,众人忍不住往后缩了缩。

    华扬更是抖了抖(身shen)子,被君天澜看着的感觉,就像是被毒蛇盯上,十分可怕难受。

    他望了眼沈朋,想着自己要是将来求娶月彤,眼下可不能退缩了。

    于是他(挺ting)了(挺ting)(胸xiong)脯,强撑着说道:“若国师能证明沈妙言所言不虚,本世子愿意当众给沈妙言道歉!”

    阁中一片寂静,良久之后,君天澜低低笑了起来,“先是诘问本座,如今又让本座去证明妙妙所说真假……怎么,华世子这是,做起了判官?可是要审判妙妙罪行?亦或者,是想审判本座罪行?”

    他的语调起伏不定,尽管说话声音不大,却威慑力十足,叫在场的人大气都不敢喘。

    华扬早已汗流浃背,审判国师?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啊!

    他忍不住面露怯意,看了一眼沈朋,轻声道:“在下并非那个意思,只是,只是……”

    “去马车上,把壁笼里的酒取来。”君天澜看也不看华扬,只吩咐沈妙言。

    沈妙言得意地瞥了眼华扬,兔子似的轻快跑了出去。

    她有国师撑腰,谁也不怕!

    “国师大人,他们年轻人争辩,您又何必较真?”沈朋微笑着,示意一名美貌侍女为君天澜斟酒,“国师大人若是看不上这千金醉,改(日ri),下官得了好酒,定当亲自上门,赠与国师。”

    他这话说得滴水不漏、很是得体,却让众人产生一种,君天澜是来砸场子的印象。

    众人不(禁jin)望向君天澜,不知他会如何解释?

    君天澜漠然地把玩着酒盏,声音冷淡:“比不得沈御史年迈,本座年纪也不大。”

    全场寂静了几瞬,众人纷纷低头。

    久闻国师毒舌,他们有的人不曾见识过,今(日ri)却是见识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