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66章 君天澜,欺人太甚!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最新章节!

    若非华氏死死拉着沈朋,他一定会冲上去跟君天澜拼个你死我活。

    寿辰上灭灯,乃是十分不吉利的事(情qing)。

    君天澜居然直接指使人,要将他满府的灯灭掉!

    华氏不停轻抚他的(胸xiong)口为他顺气,“大好(日ri)子,老爷莫要动怒,何必气坏了(身shen)子……”

    没说出的话是,即便动怒,即便气坏了(身shen)子,对君天澜和那个小灾星也是一点伤害都没有。

    何必呢?

    沈朋双目腥红,推开华氏,正要大步走到君天澜跟前同他理论,君天澜百无聊赖地瞥了他一眼,端起旁边桌案上的一盏茶,随手往空中一掷,手掌拂过,那盏白瓷茶盏竟硬生生碎裂成无数片。

    他手指翻动,所有的瓷片,同时朝不同的方向迸(射she)而去。

    不过一瞬的功夫,宴会厅中的上百盏灯火,竟都被瓷片熄灭了。

    宴会厅陷入一片黑暗,众人呼吸一滞,沈朋扶住旁边的桌子,心中虽怄火不止,却也因这瞬间到来的黑暗,而使头脑清醒不少。

    他剧烈地喘着粗气,声音颤抖:“国师大人,等找到了沈妙言,下官希望,你能给下官一个交代。”

    早有暗卫为君天澜呈上茶水,黑暗中,他优雅地用茶盖抚开松山云雾茶叶,抿了小口,声音慵懒:“楚国,还没人敢问本座要交代。”

    沈朋的指甲紧紧扣住圆桌边缘,咬牙切齿,却说不出一个字来。

    而一片黑暗之中,唯有慕容嫣的衣裙散发出微光。

    像是月光,像是星光,映衬着她的小脸,衬托得她宛如月宫仙子,绝美不可方物。

    “那是月光纱吧?”

    “是呢,真好看!”

    “很贵吧?”

    “反正不是你我穿得起的。说起来,国师大人突然说灭灯,莫非那沈妙言(身shen)上,穿的也是这样的衣料?黑暗之中,才好找人嘛。”

    “上次(春chun)(日ri)宴,她穿的便是含雪缎,国师大人待她真好!”

    女眷们纷纷悄声议论,眼睛里都是艳羡。

    沈月彤则死死攥住帕子,该死,该死!凭什么国师对沈妙言这么好?

    若说曾经她嫉妒沈妙言国公府小姐的(身shen)份,如今嫉妒的,便是国师对她的好。

    这份妒忌犹如藤蔓,在她心中野蛮生长,逐渐将她整个人都包裹起来。

    黑暗里,她的表(情qing)狰狞可怖,宛如戏文里所唱的妒妇。

    夜色沉沉,京城里华灯初上,可本该(热re)闹的沈御史府,此时却漆黑一片,沉寂得宛如无人居住的府邸。

    国师府的上百侍卫们在沈府翻腾挪转,所有亭台楼阁、长廊的灯,都被尽数灭掉。

    一片漆黑里,夜凛站在房檐上,俯视整座沈府,敏锐地发现了明月楼不远处的花丛里,正闪烁着一点萤光。

    他飞(身shen)而下,奔到花丛边,里面果然躺着一个人!

    沈妙言被送到君天澜(身shen)边时,仍旧处于昏迷状态,一张白生生的小脸儿都被花枝划花了,露出几道血痕,看起来很是可怜。

    君天澜将她抱在怀里,轻轻摸了摸她的脸蛋,声音(阴yin)沉:“掌灯。”

    几名暗卫(身shen)影在大厅里掠过,黑暗的大厅重新亮了起来。

    众人瞧见沈妙言,纷纷松了口气。

    众人都觉得,若是今天国师找不见这小姑娘,怕是连带着他们都会遭殃。

    君天澜起(身shen),以抱小孩儿的姿势抱着沈妙言,转(身shen)跨出门槛:“沈府食物不干净,以致本座的侍女晕厥不醒,砸了。”

    在众人震惊的眼神中,国师府所有暗卫一同上前,不由分说就开始砸那几十桌酒席。

    一时间,大厅里杯盘狼藉,众人们纷纷起(身shen)退避。

    华氏扶着沈月彤,却是摇摇(欲yu)坠,这到底造的是什么孽?!

    沈朋更是气得吹胡子瞪眼,沈府的侍卫有意阻拦,可哪里打得过国师府的侍卫,一个个都被扔了出去,场面颇为壮观。

    不过一时半会儿的功夫,宴会厅中便没有一个完好的碟盘杯盏了。大厅里弥漫着混杂在一起的菜香和酒香,与女眷们(身shen)上的脂粉味儿交融,复杂难闻。

    沈月彤瘫坐在椅子上,几乎不敢置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她知道国师护着沈妙言,可是她没有想到,他竟然会为了沈妙言那小((贱jian)jian)人将她家砸成这个样子!

    难道,他一点都不怕得罪皇后姐姐吗?!

    君天澜抱着沈妙言一路出了沈府,进了马车后,便吩咐夜凛立即回府。

    慕容嫣静静坐在他对面,目光落在他抱着沈妙言的手上,(禁jin)不住拧住帕子,一双杏眸晦暗莫测。

    而沈御史府,华氏着急忙慌地带着下人们将客人先送走。

    沈月彤则不敢多言,生怕被知道今晚的事是自己惹出来的,于是连忙带着荷香离开宴会厅。

    华氏送走了所有客人,又连忙赶回来看沈朋。

    沈朋一个人站在空((荡dang)dang)((荡dang)dang)的大厅里,(身shen)子摇摇(欲yu)坠。

    华氏连忙扶住他,还未开口安慰,一个小丫鬟哭哭啼啼地前来禀报:

    “老爷、夫人,国师大人赔的那株大珊瑚树,不知怎的,突然自己裂开,碎了一地!二小姐她,她看到老爷的寿礼中有口大红木箱,一时好奇打开来看,结果里面是沈妙言送的野猪头,二小姐她吓得晕过去了!”

    沈朋听罢,再也支持不住,呕出一口老血来,指甲深深抠进了桌面,一字一顿:“君天澜,欺人太甚!”

    华氏抹着眼泪,轻声说道:“明(日ri)我就进宫跟娘娘说,好端端的,这叫什么事儿啊!”

    而国师府,慕容嫣眼睁睁望着君天澜抱着沈妙言进了衡芜院,站在灯下,攥着帕子久久无言。

    阿沁陪着她,不知该说什么。

    过了许久,远处响起深深浅浅的落雨声。

    阿沁抬头,这才惊觉夜空落了细雨。

    她连忙脱了外裳护住慕容嫣,“小姐,回嫣然阁吧?”

    慕容嫣垂头,拢了拢外裳,一脸黯然地转(身shen)离去。

    她之所求,不过是他心中的那个位置,不过是这国师府中,一个名正言顺的(身shen)份。

    两年过去,她以为他不喜欢她,应当也不会喜欢别的女人。

    毕竟,那么一个风华无双的男人,这世上哪个女人能配得上?

    可是,可是……

    她缓慢地解开阿沁的衣裳,随手扔到地上,只垂着头,任由漫天雨丝淋落满(身shen),沿着沉沉夜色,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嫣然阁而去。

    因为他不(爱ai),所以她的千言万语,她的满腹(爱ai)恋,不过都是……

    虚妄罢了。

    此时的衡芜院东隔间内,素问为沈妙言检查过后,轻声道:“启禀主子,沈小姐约莫是看到了什么吓人的东西,惊悸过度,这才晕厥过去。”

    “如何治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