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69章 慕容嫣的婚事(下)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最新章节!

    “阿沁你闭嘴!我的事用不着他((操cao)cao)心,他若是嫌我住在府里烦了他,我明(日ri)搬回慕容府就是了!”

    主仆二人说着,很快走出了衡芜院。

    沈妙言和拂衣对视一眼,沈妙言站起来,迈着小碎步跑进了书房。

    此时的书房地面,全都是散落的玉带糕,一只精致的玉碟在地板上四分五裂,可见刚刚,这里经历了怎样的一番争执。

    她弯腰蹲下,将糕点全都捡起来放进食盒,瞳眸里闪烁着一点暗光:“国师,你是要把慕容姐姐,许给韩家的大公子吗?”

    她说着,抬头看他,他在窗边负手而立,背影(挺ting)拔而孤傲。

    见他并不回答,沈妙言低头继续收拾地面,“叙之哥哥的大哥,我曾见过,是个谦谦公子,坦((荡dang)dang)得很。慕容姐姐嫁给他,不会受委屈的。”

    “你还会看人?”君天澜声音低沉,分不出喜怒。

    沈妙言将地上的糕点碎屑一点点捧起来,放进食盒,又将那玉碟的碎片一块块捡起来,“曾经在宴会上见过几面。”

    “那你说,本座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又问,声音依旧冷淡。

    沈妙言蹙眉,食指被玉碟碎片割破了,渗出圆圆的小血珠来。

    “国师的话,是个面冷心(热re)的好人。”她说着,将手指头伸进小嘴里含了含,抬眸望向君天澜。

    君天澜的薄唇勾起一抹笑,却冷漠得很,“你看错了,本座乃是个十分自私的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沈妙言取出手指瞧了瞧,上面还是有血珠子缓慢地渗出来,“是慕容姐姐这样说你吗?她喜欢国师,可国师却要将她嫁给别的男子,所以她不过是一时气话罢了。”

    “而且,就算国师如此,又有谁敢说什么?如国师曾经教过妙妙的,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这世上谁都不是完人,谁又有资格去数落谁的不是?”

    君天澜听着她软糯的话,不(禁jin)微微挑眉,这丫头年纪虽小,看得倒是通透。

    他回转(身shen),却正好看见她蹲在那里,小小的一团,手指头正在流血。

    他上前两步,却又觉着表现得太过在意,于是收了步子,冷声道:“收拾地面都不会吗?”

    “算是第二次呢。”沈妙言仿佛听不见他话中的冷意,只轻轻笑道。

    “过来。”他皱眉。

    沈妙言站起来,跑到他(身shen)边,向他举起流血的手指头,“国师,我(奶nai)嬷嬷说,若是流血了,放在嘴里含一含就好。可我含了会儿,它却还在流血。”

    君天澜白了她一眼,沈府的人还真是奇葩,请个夫子什么都教不会也就罢了,一个(奶nai)嬷嬷都瞎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一个(娇jiao)(娇jiao)小姐,流血了,不该拿药和纱布包扎吗?

    随便放在嘴里含一含是什么道理?

    他心里想着,随手拿起放在柜子上的小药箱,在桌边大椅上坐了,让沈妙言站到他跟前。

    他打开药箱,里面是各色各样的药瓶。

    他给她的伤口处理干净后,又仔细上了药,最后才用纱布将手指头包裹起来。

    沈妙言想起从前脚踝扭伤时,也是他上的药,不由问道:“国师,你上药和包扎的动作真是熟练,你以前经常受伤吗?”

    君天澜抬眸瞟了她一眼,低头将纱布系好,没说话。

    “国师的秘密真多。”沈妙言也不介意,只是笑道。

    君天澜包扎好,盯着她的小脸,似笑非笑地说道:“若是本座的秘密被你发现,为了防止你说出去,本座大约会割了你的舌头。”

    “可我还有手呢,可以写给别人看哦!”沈妙言歪了歪脑袋,满脸都是不怕。

    “那就挑了你的手筋。”君天澜说着,微微抬起下巴,伸手掐住她粉嫩的面颊,居高临下,“所以,永远不要背叛本座。”

    他的声音很(阴yin)沉,又是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沈妙言也不知他是怎么了,被吓得后背起了一层冷汗,小脸上却努力扮出无辜,“妙妙会很乖。”

    君天澜捏着她的面颊左右看了看,沈府寿宴那(日ri),她脸上被花枝划伤的地方抹了药后都已痊愈,如今看来依旧白嫩细腻。

    这么捏着,触手清嫩柔软,大约是早上涂了滋润的霜,隐隐还有一股杏仁蜜的甜香。

    他觉得手感着实不错,于是又重重捏了几把才放手:“知道就好。叫拂衣进来收拾屋子。”

    说着,敲了敲桌面,望了眼外面的天,起(身shen)道:“本座出去一趟。让拂衣教你珠算,晚上回来,本座要看见你的学习成果。”

    “哦……”

    沈妙言倚着大椅,看他拿了斗笠出去,忍不住抬手摸了摸面颊,刚刚被他捏得生疼,不必照镜子,都知道脸上定是红了大片。

    国师大人,真是不知道怜香惜玉啊。

    她想着,偏头望向桌上的黑檀木算盘,却并不想学这劳什子的珠算。

    她伸手按住算盘,随手拨弄了几下,这算盘声音并不像账房里那样的清脆响亮,而是一种很温厚的声音。

    她盯着那些磨得发亮的黑檀木算珠,忽然灵机一动,将大算盘从桌上抱下来,翻了个面儿,算珠那一面贴着地,她随手往前一推,这算盘竟像是个小车一般,往前滚了去。

    她觉着好玩得很,也不让拂衣进来收拾屋子了,自己找了根缎带,一端绑在算盘前面,一端绑在远处的大椅上。

    她小心翼翼地踩到算盘边缘蹲下,这算盘很大,她人又很小,蹲在上面刚刚好。

    她双手攀着那缎带,小心翼翼往前滑去。

    她逐渐放开了胆子,正玩得不亦乐乎时,不防帘子被人挑开,君天澜又折了回来。

    他是想叮嘱她晚上不必等他用晚膳,谁料一进来,就看到这么一副画面。

    沈妙言蹲在算盘上,呆呆地看着他,双手还攀着缎带,声音又细又弱:“国师……”

    君天澜周(身shen)都是(阴yin)冷气息,一字一顿:“滚下来。”

    沈妙言深深呼吸,努力地扬起一个微笑:“国师,我就是想帮你试探试探,这算珠可还算润滑,听说若是算珠太过棱角分明,拨起来会不舒服呢。”

    君天澜额头青筋直跳,压抑着怒意:“那你试着,觉得如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