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71章 珠子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最新章节!

    最后,那十首诗到底是没背下来。

    沈妙言十分努力,却只背了两首,便觉膝盖处受不了了,只用一双圆眼睛可怜巴巴地瞅着君天澜。

    正好拂衣进来沏茶,顺带着求了(情qing),说是府里没有小孩子玩的玩具,小小姐也是一时寂寞了,君天澜这才放过沈妙言。

    她躺在东隔间的小(床chuang)上,在自己这一方小天地里,觉得呼吸都顺畅许多。

    她躺了会儿,又趴起来,揉搓着绣枕,圆眼睛里都是思量。

    听国师和那个顾钦原的谈话,他们端午的时候大约要有什么动作。

    会是什么样的动作呢?

    她抱着枕头,想半天也想不明白,最后沉沉睡了过去。

    翌(日ri),依旧是(阴yin)雨绵绵天。

    沈妙言很早就起来,伺候君天澜梳洗更衣后,同慕容嫣一起,在花厅用了早膳。

    因为端午将近,早膳里多了几盘粽子,金丝蜜枣的、火腿的、红豆的、咸鸭蛋黄的等等,无一不精致美味。

    沈妙言贪吃,多吃了几枚粽子,便摸着滚圆的肚子坐在椅子上不得动弹了。

    慕容嫣对她暗暗翻了个白眼,随即温温柔柔地给君天澜斟了茶:“天澜哥哥,今(日ri)路滑难行,你上朝时,叫轿夫们多注意些地面,莫要摔到轿子。”

    沈妙言抬眸看去,她粉面含(春chun),打扮漂亮,仿佛昨天的尴尬一点儿都不存在似的。

    君天澜走后,沈妙言双手托腮,小脸上露出一个欠揍的笑容:“慕容姐姐,那位韩家大公子,人很不错哦。”

    “沈妙言,你是没事找打?”慕容嫣立刻恢复了高傲的模样,喝了口温(热re)的糯米酒,声音泛冷。

    沈妙言跳下椅子,往外面走去:“我觉得你该好好为将来打算。”

    说着,一只脚停在门槛外,回头笑嘻嘻补充道:“毕竟,国师府总不能养个嫁不出去的老女人。”

    她说完,一溜烟跑了出去。

    “沈妙言!”慕容嫣大怒,随手抄了只粉白瓷碟往门外砸去。

    沈妙言早拐进了一旁的抄手游廊里,回头望了眼那只砸得粉碎的瓷碟,冲追出来的慕容嫣扮了个鬼脸,旋即快速跑掉。

    “沈妙言,你给我等着!”慕容嫣在她(身shen)后叉手大喊,一张俏脸气得通红。

    君天澜下午回来的时候,带了颗珠子给沈妙言,说是下属孝敬他的,他觉得这珠子(挺ting)幼稚,就随手给了她。

    沈妙言捧着那颗珠子左右研究,这珠子有小碗口那么大,在灯笼光的照耀下七种颜色交替变幻,炫目而漂亮。

    珠子外面还有个配(套tao)的红鲤鱼荷包,垂着红色流苏,挂在腰上,格外的精致。

    小姑娘都喜欢漂亮的东西,沈妙言喜滋滋地将荷包挂在腰上,对这颗珠子(爱ai)不释手,谢过君天澜后,便巴巴儿地捧着,拿去给拂衣和添香她们看。

    君天澜注视着她欢快的背影,薄唇抿了一丝极淡的笑,撩了袍摆在大椅上坐下。

    翻了几页书,却又看不大进,脑海里,都是沈妙言的笑脸。

    他微微蹙眉,一手托腮,不解自己这是怎么了。

    深夜,书房内点着枝形灯盏,还有几只羊角灯笼悬挂在架子上。

    沈妙言踩在小板凳上替君天澜研磨,腰间挂着鲤鱼荷包,荷包里藏着那颗七彩珠子。

    她望着君天澜写字,好奇问道:“国师,过几(日ri)端午赛龙舟,你会带我去吗?”

    潜台词是,他和顾钦原的行动,会不会带她去看一看。

    君天澜盯着宣纸,手腕运力,声音不咸不淡:“看你表现。”

    沈妙言心中一喜,知道大约会带自己去了,于是又道:“咱们得提前和江岸那些酒家的人预约吧?往年我和爹娘去看龙舟赛,都得提前半个月预定临江的雅间呢。”

    龙舟赛赛程很长,又有很多贵族的龙船参加,因此这龙舟赛乃是京城里的一大盛事。

    不少上流贵族,都会携带家眷登楼观看,常常龙舟赛还没开始,临岸位置好的酒楼便被预定一空。

    君天澜淡然地写着字:“你觉得本座过去,还需要跟别人挤着预定雅间吗?闭紧你的嘴巴,让本座安静写字。”

    沈妙言语噎,磨了一会儿墨,又忍不住开口道:“国师,你不派人参加吗?若是得了第一名,那多么荣耀啊!”

    君天澜白了她一眼,“聒噪!”

    她讪讪闭了嘴巴,然而没过一会儿,又(情qing)不自(禁jin)地说道:“国师,你让夜凛和夜寒带人参加呗,我一定会押他们赢的!”

    君天澜搁了笔,一脸(阴yin)沉地转向她,“是不是要本座把你的嘴巴缝起来?”

    “不用……”沈妙言连忙竖起手掌挡住自己的嘴巴,只睁着一双茶色的圆眼睛瞅他。

    “净手,更衣!”

    君天澜不耐烦地道了声,沈妙言连忙跳下小板凳去给他端水盆了。

    将君天澜伺候完,等到他终于上了(床chuang),她轻轻给他放下帐幔,便回了自己的东隔间。

    她脱了衣裳钻进被窝,躺了一会儿,却又忍不住从(床chuang)头取了那只鲤鱼荷包,倒出里面的珠子把玩。

    没有光的时候,这颗珠子会散发出柔和的月白光泽,隐约能照亮直径半米的范围。

    她蒙了被子,捧着珠子,猫儿似的圆眼睛里闪烁着光彩。

    她记得,前些年七夕节,爹爹带她去街上玩儿,得了一盏很漂亮的琉璃花灯,里面的灯芯,便是这种珠子。

    只是可惜,沈府被抄,那盏灯笼约莫是被人拿走了。(日ri)后若是有机会,她还是很想把那盏灯笼找回来的。

    她亲了一口珠子,将它抱在怀中,觉得整个人都踏实了许多。

    黑夜里,她很快沉沉睡了过去。

    过了几(日ri),龙舟赛如期而至。

    天公作美,这几(日ri)天气一派晴好。

    许多百姓们挤在岸上看(热re)闹,远处的江面上,数十艘精致的龙舟已经准备好,只等着比赛开始。

    国师府的马车一早就到了岸边,沈妙言跟着下了马车,江风迎面,湿润清和,让人很舒服。

    她注意到临岸停着一艘巨大的楼船画舫,隐约有丝竹管弦声传来。

    华丽的地毯从甲板一路铺陈而下,美貌的侍女们恭迎在地毯两侧,只等着贵客上船。

    而这贵客,无疑便是君天澜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