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72章 你休想摆脱我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最新章节!

    君天澜目不斜视,负手往画舫上而去。

    慕容嫣紧随在他(身shen)后,一副与有荣焉的骄傲模样。

    沈妙言走在最后面,一边把玩那颗七彩玲珑珠子,一边跟着往船上去。

    美貌的侍女们引着众人来到甲板上,继而沿着木制楼梯蜿蜒而上。

    沈妙言注意到整座画舫都很精美,就连楼梯扶手,也是镂花嵌玉,擦拭的一尘不染。

    众人来到顶楼,进入了一座圆形月门内,里面是并排的数十间房,房门紧闭着,不知都坐了些什么人。

    沈妙言好奇地东张西望,不防落在了最后。

    她手中捧着的珠子又很滑,一不留神,便滚到地上去了。

    她连忙弯腰去捡,那颗珠子却骨碌碌滚地滚进了一扇门缝里。

    她趴在门外,一手撑在门上,一手往里面掏了掏,却一无所获。

    然而那扇门却被她推开了,只见里头陈设着一水儿的红木家具,最里面靠墙的位置,摆放着一张挽着红纱的大(床chuang)。

    而那颗珠子,好巧不巧,正好滚进了(床chuang)底下。

    她见里面没人,连忙奔进去,她(身shen)子小,掀了(床chuang)罩,就径直钻进了(床chuang)底下。

    她刚摸黑找到那颗珠子,却突然听见房间里响起脚步声,紧接着便是房门被重重合上的声音。

    她握着珠子,正要钻出去,忽然“砰”的一声,随即便是一个剧烈喘息的男声:“温倾慕,少跟我提你所谓的交易!你不配!”

    是那位花公子。

    沈妙言想着,紧紧握着珠子,却不知该不该出去了。

    温倾慕的声音紧接着响起,听起来俨然十分恼怒的样子:“你花费这么多年来找那件东西,如今有了线索,你难道不想要吗?!一个线索,换你对我的不纠缠,难道不划算?你们生意人,不是利益至上吗?”

    沈妙言(身shen)处黑暗之中,很有些疑惑。

    她知晓花容战是国师的人,他要找东西,也许是为国师找的?

    可国师那么厉害,什么东西,让他花费几年都找不到?

    她心中疑惑,忍不住继续听墙角。

    此时的房间里,温倾慕正被花容战狠狠抵在红木衣柜上,刚刚那一声巨响,是她被花容战推到衣柜上发出的撞击声。

    她的后背很痛,可她紧紧盯着花容战,一张美丽的脸上全是倔强。

    花容战一手将她的双手(禁jin)锢在头顶,一手紧紧掐着她的下颌,桃花眼中隐隐有着疯狂和怒意。

    他凑近她的面庞,气息灼(热re):“温倾慕,我说过,你这辈子,都休想摆脱我!那条线索我会得到,但我也不会放弃对你的惩罚!我要你这辈子,都得不到楚随玉的(爱ai)!我要你后悔,你曾经的选择!”

    温倾慕被他控制得死死的。

    她从不知道,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的男人,竟然会有这样大的力气。

    她以为,他不过是个相貌出众点的寒门子弟而已。

    可后来的一切,却颠覆了她全部的认知。

    甚至于她开始怀疑,她所认识的花容战,不过是他造出来的一个幻影。

    “王爷还在酒楼里等我,你放手!”

    她努力平息着(胸xiong)腔里的一簇火焰,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

    然而这句话,却又将花容战再度激怒。

    他高大的(身shen)躯紧紧贴着她的,严丝合缝,将她整个笼罩于他的桎梏之下。

    两人面颊相贴之近,几乎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这是(情qing)人间才该有的距离,可分明,他们并非(情qing)人。

    温倾慕努力将头扭转到一旁,却被花容战强硬地扭过来,强迫她盯着他的双眼。

    他一字一顿,声音冷漠:“温倾慕,把那条线索告诉我。我最大的让步,是两个月内不给晋宁王送女人。”

    温倾慕是温府的嫡长女,自幼便是温阁老捧在手心里的明珠。嫁了人,则是晋宁王府的女主人,是端庄大方的晋宁王妃。

    她有着世家小姐们艳羡的高贵(身shen)份,可又有谁知道,她这个堂堂王妃,却还不曾得到过夫君的一次宠(爱ai)?

    又有谁知道,她这个堂堂王妃,还得仰仗一个商人的鼻息生存?!

    她生得端庄温婉,睁着美丽的杏眼,凝视着眼前的男人,一字一顿:“花容战,过去是我对不起你。可如今,我还没有自甘下((贱jian)jian)到任你如此羞辱。我提出的交易你若不肯答应,那便到此为止。那条线索,我会命人销毁。”

    她相貌的柔弱,同语气的决绝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这样的温倾慕,在花容战眼中,仿佛数年前那个倔强的小姑娘又回来了。

    对他而言,这样的温倾慕,是毒药。

    是(爱ai)(情qing)的罂粟。

    在他怔愣之间,温倾慕猛地推开他,寒着一张俏脸,大步往房间外走去。

    可花容战一把拉住她的手腕,将她拉到他的怀中。

    灼(热re)的男(性xing)气息,瞬间包裹住了温倾慕。

    他的(身shen)子紧紧贴着她的后背,俯首在她耳畔呢喃:“温倾慕,我说过让你走了吗?”

    他的声音染上了(情qing)·(欲yu),含着几许沙哑,温倾慕的后背紧绷,几乎拉成了一张弓。

    她当然明白男人这样的姿态和语气,意味着什么。

    她清晰地感觉到,花容战下体那滚烫的物什紧紧抵在她的股间,她战栗着,连绣花鞋中的脚趾都紧张地微微蜷起,尽量让自己冷静:“花容战,你不要乱来……”

    花容战直接将她抱到(床chuang)上,不容抗拒地将她压在(身shen)下,呼吸声颇有些粗重:“温倾慕,我忍得够久了!”

    说着,便试图去解她的衣带。

    “不要!”

    温倾慕拼死反抗,可双手却被花容战紧紧箍在她的头顶,不给她一丝一毫挣脱的机会。

    (床chuang)底下的沈妙言睁着懵懂的双眼,话说,她现在到底是走呢,还是留呢……

    花容战密密绵绵的吻落在温倾慕颈间,一路往下。

    温倾慕颤栗着,(身shen)子酥麻,她知道,她现在出声大喊,兴许还能有救,可是……

    她紧闭双眼,黑色睫毛微微颤抖,空气和时间仿佛都已凝固。

    花容战的吻技很好,不过片刻,她便嘤咛出声。

    (床chuang)底下的沈妙言双颊一红,手中的珠子没拿稳,滚落到了地板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