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73章 敢说出去半个字,剪了你的舌头

时间:2018-04-07作者:风吹小白菜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最新章节!

    尽管那声音很轻,可花容战的动作一滞,被(情qing)·(欲yu)沾染的双眼却是瞬间清明。

    他抬眸看向颤抖的温倾慕,随即起了(身shen),自己理了理衣裳,薄唇吐出的字眼冰冷而残酷:“滚!”

    温倾慕喘着气,不明白心里那若即若离的失落感是什么。

    可她不敢去看他的眼眸,杏眼中蒙着一层水雾,红透了双颊,匆匆跑了出去。

    房间中恢复了静默,沈妙言捡起那颗珠子,一颗心七上八下。

    被发现了吗?

    她听到了这么多秘密,会不会被灭口?

    正想着,便听见花容战在(床chuang)上坐了,声音透着漫不经心:“怎么,在等我把你拎出来?”

    沈妙言抿抿小嘴,小心翼翼从(床chuang)底下爬出来。

    这里打扫得很干净,她(身shen)上一丝灰尘都没沾上。

    她不敢看花容战的眼睛,只垂头将那颗珠子装进荷包里,“我是进来捡珠子的,不是在故意偷听你们说话。”

    花容战随手展开一把折扇,挑着眉头,只一个瞬间,便从她腰间夺了那只红鲤鱼荷包:“这颗珠子,哪儿来的?”

    沈妙言一惊,连忙跳起来伸手去夺:“这是国师给我的!你不许拿走!”

    “这本来就是我的!”花容战说着,从荷包里掏出那颗珠子,“我那(日ri)拿着把玩,被你家国师看见,从我这儿抢了去,说是有大用,没想竟是送了你,啧啧……”

    沈妙言愣了愣,“他说是下属孝敬他的……”

    她又转念一想,那(日ri)拂衣说她没有玩具,难道,国师是觉得这颗珠子很适合给她当玩具玩,所以才特地为她抢来的?

    这么一想,顿时心里暖暖的,连带着两靥的梨涡都深了些。

    花容战忍不住拿扇子挑起她的下巴,左右看了看,都觉得这小姑娘太小,那张包子脸还未长开,看着便是一团孩气的模样。

    他那双勾魂摄魄的桃花眼不由含了几许兴味:“以往我也曾给他府上送过美人,却还未近(身shen),就被他赶了出来。莫非,他当真喜欢幼女?”

    沈妙言的目光却只盯着那颗珠子,“你能不能先把珠子还给我?”

    花容战收了折扇,好整以暇道:“你过来。”

    沈妙言上前两步,他伸手揉了揉她的一只发团子,桃花眼中闪烁着妖异的光泽:“刚刚的那笔账,本公子还没跟你算。你听到了不该听的话,你自己说,要怎么办?”

    “我什么都没听见。”沈妙言盯着他的双眼,表(情qing)认真,随即又指了指自己的肚子,“若是有话语不小心飘进我耳朵,就都烂在这里了。”

    她人小,说话时却很认真,一双猫儿似的大眼睛里都是无辜和懵懂,叫人看了忍不住心生怜(爱ai)之心。

    花容战继续揉着她的发团子,虽是笑眯眯的模样,可沈妙言却嗅到了一丝危险意味。

    “呐,小妙妙,哥哥也不为难你。刚刚那些话呢,你烂在肚子里最好。若是传了半句出去,哥哥就剪掉你的舌头,听见没有?到时候,就算是国师大人,也不会护你。”

    他眉眼弯弯地含笑说着,可沈妙言却清晰地捕捉到他(身shen)上溢出来的一丝杀气。

    她盯着这个看起来光风霁月、过分美貌的男人,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我知道了……”

    花容战将那颗珠子丢给她:“出去吧,大人想必正在找你。”

    沈妙言抱着珠子,害怕地望了他一眼,兔子似的快速跑了出去。

    花容战摩挲着下巴,盯着她的背影,寻思着要不要在府上备几个幼女……

    万一那家伙再冲他发怒,他及时献上小姑娘,兴许能让他息怒?

    沈妙言跑出这间房,便看到了四处寻她的拂衣和添香。

    两人瞥见她抱着珠子站在长廊中央,连忙奔过来,见她无恙,于是放了心,连忙领着她去找君天澜。

    沈妙言进了长廊尽头的倒数第二间房,便看见君天澜和慕容嫣站在窗边,慕容嫣的语速很快:“天澜哥哥,即便我要嫁人,那也是明年及笄以后的事了!可及笄之前会发生什么,谁能预料呢?”

    也许,也许天澜哥哥会忽然(爱ai)上她呢?

    她偏头望着君天澜的侧脸,一双杏眼中全是(爱ai)恋和渴求。

    沈妙言翻了个白眼,在桌椅边坐下来,给自己倒了杯茶:“慕容姐姐,你还是听国师的话吧,国师不会害你的。”

    慕容嫣回过头,一看见她就来气:“你闭嘴,喝你的茶去,我的事用不着你来掺和!”

    正说着,那厢夜凛带着韩家的两位公子过来了:“大人!”

    沈妙言端着茶盏看去,为首的公子(身shen)着浅色长衫,腰间佩玉,看起来十分俊逸干净,正是韩家大公子韩棠之。

    他走进来,朝君天澜施了礼,随后转向慕容嫣,一双澄净的眸子里,含着几许笑意:“慕容小姐。”

    慕容嫣却很气恼,别过脸,并不肯理睬他。

    “嫣儿,随韩公子出去走一走。”君天澜摩挲着指间的扳指,声音淡淡。

    慕容嫣满脸不善,也不看君天澜,也不理韩棠之,快步走出了雅间。

    韩棠之朝君天澜微微颔首,随即去追慕容嫣了。

    韩叙之却没走,一双眼只望着沈妙言笑:“妙言妹妹,好久不见,你又长胖了些。”

    沈妙言被人说长胖,觉着有些羞赧,于是垂头给他斟了杯茶。

    君天澜十分不耐烦看见韩叙之,正要打发他走,两名侍者却捧了托盘进来,笑道:“见过国师大人、韩二公子!两位可要赌个胜负?”

    沈妙言好奇地看去,只见托盘上摆满了各家各户出赛的龙船,甚至连皇族都有派人参加。

    韩叙之温和地看向沈妙言:“妙言妹妹,我们韩家今年也着了下人参加,你可要押我们家赢?”

    沈妙言回过神,摸了摸自己的袖袋,里面一块银子都没有。

    她很尴尬地笑了笑:“赌钱不好,我不赌。”

    韩叙之并不理解她的真实想法,只当她是真乖巧,于是自己摸出一张百两的银票,压在了韩家上面。

    “国师大人可有要押的对象?”韩叙之又转向君天澜。

    君天澜随手褪下指间的那枚墨玉扳指,押的却是花府的龙船。
小说推荐